×

Loading...

话梅乌鸡的失心疯和他的复兴号(上)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话梅乌鸡不是一道菜,是一个人,虽然也许只能称之为一个生物学上的人。他是我的一个同事,南方人,四十左右岁,花白短发,胡须稀疏,虽然身体强壮,但个子不高,还微微有些驼背。

他原名贾爱国,英文名好像叫卢瑟什么的,因为和单词Loser(大概相当于汉语里的失败者或者怂货、孬种之类的)发音有几分相似。为了避嫌,我们当面喊他老贾,私下里都叫他乌鸡。

话梅乌鸡的绰号来自于他的口头禅。话梅好像是一家很有名的中国通讯产品制造企业,据他介绍产品质量远超美国的苹果和韩国的山杏,尤其是还有独家专利的乌鸡技术,号称足足领先世界几十年。他的普通话说得很烂,具体企业名称是什么不得而知,只听得他每天几十遍地“乌鸡”、“话梅”叫得起劲。不过,从常识来看,话梅的确比苹果、山杏好吃,还要贵一些,乌鸡也是很好的东西,大补,是妇女补血之友。

乌鸡光棍一根,没有老婆,虽然他说跟很多女人上过床。厂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总是以此来拿他开心。“乌鸡,你说你跟女人上过床。那你就给我们大家详细说一说。细节越多就越真实,说明你真干过。”之后,这些人便拿着水杯抢好位置流着口水等待他的表演。乌鸡也并不怯场,开门见山地讲述某年某月某日和什么女人在何时何地如何如何,还伴有很多肢体动作。看得次数多了,每次他一开场,同屋一同休息的女人们就齐刷刷地把白眼甩过来,胡乱把饭塞到嘴里,快速收拾下手头的东西,羞红着脸匆匆走开。一边走,一边骂:“这个死乌鸡!断子绝孙的死乌鸡!”


我来到这家工厂之前,他就已经在这里工作很久了。他生于中国,没念过几天书,就开始四处打工赚钱了。二十年前,大概不到二十岁便来到加拿大。据说老家在农村原来曾经有好多间房很多地,后来因为供他出国,家里把房子和地都早早卖了,这也是他一直对加拿大耿耿于怀的原因。“妈的,要不是当年瞎了眼为来这个鬼地方把房子卖了,现在单凭拆迁就可以拿到上千万的赔偿金。谁还要在这里吃苦受罪?!”每每谈及此事,他总是目眺远方、义愤填膺。

尽管年纪轻轻便来到这里,并且居住了近二十年,他的英文比他的普通话还烂,除了和日常工作相关的简单会话,他连打电话办卡和申请网络这类事情也难以搞定,更不用说接触、了解和学习外国文化了。“我们中国文化、文字博大精深,谁还要学英语那些下三滥的玩意儿。”他对此并不以为意,每天闲暇时间就是用手机斗地主、打麻将,重复而无聊。我也曾好心劝他有时间多读些书。可他却翻着白眼不屑地怼我道:“读书有什么用啊?你读了那么多书,还不是和我一样做苦力?”我只能报以苦笑,摇头走开。

他平日里最大的快乐来自于他对加拿大和美国的各种吐槽,从语言到文化,从生活到制度,无所不包。每当这时候他就像是地狱里的冤死鬼附体。他声嘶力竭的嗓音、涨红的面庞、极力外张的眼睛、抻长的脖子以及上面暴起的青筋,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在痛苦疯狂的宣泄过后,是惬意无限的舒畅和满足,既像是拳击高手狂风暴雨般重拳KO对手之后的兴奋骄傲,又像是SM爱好者从地狱到天堂的升华。

与此截然相反的是他对于所有和中国相关的,包括文化、科技、制度,都有着一种近乎痴狂的执着、迷恋和自信,虽然他连四大名著也都没有看过,说话还时常夹杂一些简单的语法和逻辑错误。“你们都不知道中医的厉害啊,扁鹊、华佗的医术都能让人起死回生。三国时期就能进行开颅手术,比西方领先近2000年。中国现在人口这么多,都是要感谢中医。哎,要是当时有诺贝尔奖,中国真是要拿到手软呢……”;“中国武术也不知道比西方那些拳击、格斗要高到哪里去了。泰森、梅威瑟他们要是遇到霍元甲、黄飞鸿,只有分分钟被KO的份儿,对于金腰带,那些鬼佬想都不要想……”

久而久之,大家对他的高谈阔论也都听得厌了,视若无睹,但是他却总能保持激情依旧、活力四射、唾沫横飞。每次公司有新人入职,都免不了要和他争论一番。“西方和其他国家没有中医,人家也活了这么多年,更不用说那些老鼠和蟑螂。现在怎么没见有人能起死回生?再说扁鹊、华佗也难免一死啊!”,“中国有那么多武林高手,为啥现在不出来比赛为国争光,还有大笔奖金赚呢?”面对这些质疑,乌鸡马上就像患上了脑中风一样,支支吾吾,语焉不详。胡乱说些“时间过得太久,医术失传了。你怎么知道扁鹊和华佗就真死了?”,“高手在民间,人家根本看不上这些钱和荣誉。”之类的荒诞话。

其他的,我不敢妄加评论,但对于书法他则完全是个白痴。闲暇无事,我也喜欢舞文弄墨写几幅不太象样的作品,欣赏墨迹的浓密疏淡和字体的大小错落。他照例对此也是不屑一顾。“这有什么好看的。这个像怪石压着的蛤蟆,那个像树上挂着的死蛇。这些字都是些不听话的。哪有那些书上打印的印刷体规矩好看。”他的这种看法一直延伸到了近期的冰展。前几日,厂里组织大家观看了一场据说由北寒之地著名艺术家导演的冰展。在我和同事看来,那些人物虽然形态整齐划一,但行为僵硬、目光呆滞,宛如木偶或者丧尸。期间还有几门冰雕的大炮,横七竖八地放着,像是强奸犯勃起的阳具。这些却令乌鸡兴奋不已,连连拍手叫好、大呼过瘾。

时间就在乌鸡日复一日的争吵与挫败中飞逝,直到话梅和乌鸡的出现。这两大神器的登场,犹如一针鸡血彻底点亮了他的生活。他仿佛孙悟空找到了如意金箍棒,不管别人用什么兵器使出什么招数,都可以招架一番。别人说美国的高科技,他会说:“他们有乌鸡吗?有话梅这样厉害的公司吗?”别人谈美国的企业文化,他会说:“他们的文化有话梅厉害吗?能搞出乌鸡这样领先世界几十年的高科技吗?”……总而言之,乌鸡话梅就像是元始天尊的翻天印,无论是对方的自由民主还是法制人权都砸之不误,战无不胜。

很多同事在乌鸡的怂恿下也买了话梅手机来用。不过,没几天他们就纷纷抱怨说感觉好像没有原来的苹果和山杏好用,最起码不像某人说得那样厉害。听到这些话,乌鸡就像被人问候了十八代祖宗一样跳将起来,抻长脖子、脸庞涨红、毛孔发亮、歇斯底里地大声回应:“怎么可能?不可能?肯定是你不会用,没用好。要不就是国外的网络不支持。还说人家手机不好。真是的!”当遇到较真的同事与他比较几款手机的焦距、像素等参数,他总是拼命地摇着头、摆着手说:“不要跟我说这些。反正我只知道话梅的手机就是好用。”一次争论得急了,他直接大声吼道:“谁说的?怎么可能不好用?我用话梅手机可以在我房间里直接看到对面五楼的美女洗澡,其他手机都行吗?”

仁者见仁,淫者见淫吧。此后,我们也懒得跟他争辩了。不过乌鸡的卖力宣传却产生了截然相反的效果。一次老婆想吃话梅让我去买。可是等我走到摊前,低头一看,那话梅一下子变成了一个个水晶球,显露出一张张歇斯底里的脸,一同狂喊着“话梅”“乌鸡”。这面庞是那样的熟悉,抻长脖子、脸庞涨红、毛孔发亮。于是我打消了购买的念头,生怕那些话梅里面会渗出令人恶心的头油来。只得买了些美国的苹果和韩国产的山杏回去交差。

由于有了话梅手机的加持,他得以通过上面各种中国的媒体应用对于国内的一切动态,时刻了然于胸、尽在掌握。祖国的点滴变化都会令他兴奋不已,心驰神往,壮怀激烈。而这点对我却酿就了一场灾难。当时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同时下载了很多个中文新闻软件,但很快发现它们里的内容几乎完全相同。我甚至花了几百块加币去查手机是否被黑客黑掉。后来索性直接把手机扔到垃圾桶里,免得脑子被黑客及软件控制或者吃掉。

国内日新月异的变化,给予了乌鸡更多的自信,也给他带来了敏捷的思维和雄辩的口才,即便有些偶尔散落的负面新闻,到他嘴里也能马上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比如说有个地方的桥塌了,他就会满不在乎地说:“国内每年有几万座桥在建啊!塌一座两座很正常啊!”看到有贪官落马,他就会漫不经心地说:“腐败哪个国家没有?就像细菌到处都是。”那情形看起来就像桥是他建的,那个贪官是他的亲爹。不过虽然就像他说的细菌到处都是,餐厅和厕所都有,但他每天也还是不辞辛苦地和我们挤在狭小拥挤的餐厅吃饭,而不是去厕所吃。

有时候,我和同事们倒是真希望有华佗或者他的传人在世,可以一斧砍开他的头壳,然后把能够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灌进去,或者像西医那样简单地将腐烂和坏死的部分切除也好。但是日子久了,我们连对他最后的怜悯也随着时间慢慢消散无踪了。这情形就像是你看到一个在悬崖边摇摇晃晃的醉酒者。你好心警示他危险。他却一笑置之,并做出一些更加大胆的动作,并跟你吐舌挤眼的挑衅。这时候,我不知道这时你们会不会有一脚把他踹下去的冲动。这一脚很快就来了,只不过踹人的不是我。(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Sign in and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