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眼烟云
爷爷的爷爷,曾经过得很不错,不仅有自己的土地,三个儿子,还不到娶亲年纪,每个儿子都已经准备好了三幢大宅院,后来老二年幼病故,老大替老二娶亲,拥有两个老婆,当然也就占了两幢宅子,我家属于三弟这一支的,只拥有自己那一幢宅子。后来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土地没了(其实想想农村里的土豪的土地也是自己辛勤劳动积累钱财买来的,真不是天上掉下来或者掠夺的。),不过宅子都还在,一直传到我们这一代,院子很大,房屋已经翻新。 前几年,共产党又来了政策,把农民的宅子全部推到,然后盖楼,让农民都住进楼里,据说这样可以增加耕地。瓦亮的堂屋和厢房,院子里果树成荫,再加上大院子,只换成三房的小楼房,而且还要自己交10多万块,真是有点被抢的感觉。或许是自己宅子是在小地方,而不是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所以才有被抢的感觉吧。 想想,从爷爷的爷爷到我们,不过几代人就把他老人家挣的家业“”败光“”了,不是家中不幸出了败家子,而是一次次共产党共产的结果, 一切如过眼烟云。 -shoushang(出水芙蓉) 202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