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与枪7
六个月的培训后,瑟朗可以独立操作接待客人了。 因为客人都是预约,所以他到店里上班的时间不固定,有时下午,有时傍晚。 瑟朗素描底子好,擅长二次元风格的漫画人物形象。 二次元是个小众文化圈,是那些亚洲留学生热衷的画风。工作室就位于多大和Ryerson 大学之间,很多留学生,慢慢的找瑟朗纹身的客人也多了起来。 瑟朗的顾客群和茫茫的顾客群是完全不同的画风。 那些找瑟朗纹身的年轻人,三观似乎和其他人不太一样,有奇异的想法,没有常识。带有或轻或重的白日梦妄想症状, 情绪变化莫测,有时阳光灿烂,兴高彩烈,但有时又会突然陷入郁郁寡欢的心绪中,让人摸不着头脑,刚开始约定的画稿是傲娇的夏娜,来店里几次后,纹在身上的是病娇的桂言叶。他们的内在和外在倒是十分相似,孩子气、电波柔弱, 瑟朗被他的玫瑰爱情阴影笼罩、经年累月在希望和绝望中反复,比常人更脆弱敏感柔弱,电波和这些二次元男女生频率相同,难怪画起二次元来得心应手。好多女孩都被目光柔和,性格温柔的瑟朗迷住,有事没事的爱到店里和瑟朗聊两句。 茫茫认为自己进行的是 Soul TAttoos, 纹身前,她和客人进行深度的沟通,了解客人想把怎样的感情寄托在图案中,要抒发怎样的念想。她把自己视为半个心理治疗师。每当看到客人站在镜前看着身上的tattoos, 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泪时,她就感到无限的宽慰。客人的痛苦变成了她的痛苦,客人快乐变成了她的快乐。 “玫瑰与枪”纹身工作室为孤独的人,为伤心的人,为疲累的人,为迷茫的人,提供一个温暖的短暂的疗伤之地, 那怕以后我们再也不会相见, 但只要有那么一刻,触动到了你, 也就够了。 茫茫和小北在电话里约定,星期五他下班后来店里面谈文稿,电话里的小北似乎还和以前一样,没变。 -hotmoon(梵高的耳朵) 202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