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圣劳伦斯河之旅(七)日落佩尔塞




今天是此行最重要的一天,我们的目的地是魁北克的名片 - 佩尔塞巨石(Percé Rock)。


这块巨石长433米,宽90米,最高点88米,千万年来,就这么静静地矗立在加斯佩的海岸边。




 1534年第一位抵达加东海岸的法国探险家雅克.卡地亚(Jacques Cartier)看到它,称巨大的岩石中有三个“拱门,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中两个“拱门”消失了,最后一个“拱门”倒塌于1845年6月17日,留下了一根柱子。


如今的巨石,只有一个孔洞,即被称为“哥特式岩石拱”的拱门洞。


1844年,加拿大地质之父、威廉?爱德蒙?洛根爵士(William Edmond Logan)首次对这块巨石进行了地质考察,发现巨石上的石灰岩地层可以追溯到3.75亿年至4亿多年前的泥盆纪时期,岩石包含150种不同的化石,如泥盆纪的三叶虫、达尔曼石、珊瑚和泥盆纪的海洋蠕虫等。


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永恒的,即使是坚硬如铁的磐石。按照目前被海水的侵袭程度,这块巨石也将在一万六千年以后从世界上彻底消失。


也正因为世事无常,人生短暂,我们才对这个世界多了无尽的一份眷恋吧。


来不及仔细端详巨石,我们先登船直奔附近的博纳文特岛(Bonaventure Island)。




虽然一路上我们都尽量避免进入人群聚集的地方,但面对眼前的美景,我们早已不再顾忌这些旅客里,是否有德尔塔带菌者了。


站在船上,回首来时路。


博纳文特岛距离佩尔塞大约3.5公里,小岛不到,面积只有4平方公里许,但这儿却是北美最大的鸟类迁移区,每年4月到11月会有成千上万只候鸟在此筑巢栖息,十分壮观,是观鸟的胜地,于是人们也把这座小岛成为鸟岛。




为了尽量减少游客对鸟的干扰,小岛的码头设在了海鸟栖息地的另一端,这意味着赏鸟者必须步行横穿小岛。




时近中午,先解决午饭问题,没想到,小岛上不起眼的小卖部卖的是龙虾三明治,美景,美食,美丽的心情。


顶着烈日,横穿小岛。


在魁北克徒步的时候,经常在路边看到这种不起眼的野花。后来才知道这种名叫Fireweed的小花,居然是加拿大育空地区的省花。




博纳文特岛有记载的鸟类共有293种,但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北方塘鹅(Northern gannet)。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塘鹅聚集地,有超过十二万只塘鹅聚集于此。


每一年它们从遥远的墨西哥迁徙到此来繁殖后代。




群鸟欢快的叫声此起彼伏,配合着周遭拍击岩石的海浪声,这是天地间最动听的音乐。鸟岛是一片鸟儿的天堂、人类的净土,没有喧嚣的人群,可以好好和大自然来场宁静的约会。这些可爱的鸟儿一会依偎在一起晒太阳,一会挥舞着翅膀高高飞翔,一会又和身旁的鸟儿互相轻琢嬉戏,虽然热闹,但却是一幅温馨的场面。


 这一番净土就是鸟的天堂。



远离了人群的喧嚣,鸟儿们飞跃万水千山,来到这儿,来赴一场和大自然的约会。


虽然身体无法如鸟似地飞行,但不妨碍我们有一颗自由放飞的心境。




挥别鸟岛。


从开始准备攻略,LG就告诉我们,他一定要在佩尔塞找一处酒店,让我们推开窗户就能看到巨石,看到落日,我以为他只是哄我们高兴。


酒店在佩尔塞属于top 2, 我们的房间离大海,不到100米。


巨石离我们近在咫尺,仿佛触手可及。




走在栈道上,任海风轻轻地吹。




儿子说,我们来到最美的地方,住最好的位置,是不是也该吃最好的饭?




这是我们此行吃得最舒畅,当然也是最昂贵的一顿饭。






走出饭店,不知不觉,日已偏西。




空中俯瞰,小镇美的让人无语。


夕阳下的巨石,被镀上一层金黄。




从空中看下去,前方是大海中的巨石,后面是绿树成荫的小山。


父子俩在这个地方起飞,已经做好了炸机的思想准备。




在空中,我们就这么守着巨石,在落日余晖里,慢慢掩映在无边的大海深处。。。



-xiaoke(小珂) 202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