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做得不错。挺喜欢这个美术馆。跟一篇去年的观后随笔。

McMichael 美术馆里,在这幅以前未曾见过的油画前挪不开步。年轻的F.H.Varley 在经历十年异乡的学艺生涯后回到东岸家乡,用“108个小时狂热的激情”创作了这幅《温哥华的夜班渡轮》。大海,夜船,圆月,甲板上孤独的年轻人。站在画前,往事历历浮现眼前。

儿时随父母第一次坐长江上的夜船。江道暗礁重重,除了沉默的探照灯,世界似乎都因无趣而早早睡下了。沉闷夜航多时,忽见得远处零星光点闪烁。船靠越近,灯火越多越亮,直到山城的光芒近在眼前,铺满夜幕和江面。终于到家了。

大四实习,从江津回重庆的夜轮行了一夜。夏夜江风拂面,江岸光影明灭,水色幽微变幻。二十岁的我,独自站在甲板上,渴望成长、期待独立。

珠海出差去往深圳的晚班渡轮。海波荡漾,天心月圆。渡轮在海风中驶向夜明珠般辉煌的城。

那些年轻得一塌糊涂的岁月啊,那些哪怕异乡羁旅夜行、心中也有朝阳明月的日子…在将近一个世纪前Varley的画作之前,偶尔忆起,是以为记。


:

-uptowngirl(若初) 2021-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