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门者

元旦是一个忙碌的迁居日, 我终于被网友小苑说服, 搬来这个远离都市中心的僻静小区, 与她成为了室友。白天的气候并无意料中那么寒冷, 明媚的阳光甚至带着丝丝暖意。我的卧室窗户正对着屋前那条叫Forest Park Way的小路。小路一直向西延伸, 直接通向一片小树林。傍晚时分, 大地露出了倦容, 疲惫的红日渐渐西落, 刹那间林子被照得通红, 出现了罕见的绚丽景观。抬眼望去, 天边片片云彩也被夕阳映衬得分外妖娆。劳累一整天, 全身已经是困顿不堪。一瓶啤酒灌下, 我不知不觉地倒在床上, 进入了梦乡。

"开门, 开门! 有人吗?" 忽然, 一阵呼喊把自己从梦中唤醒。我连忙起床, 趴在窗口, 悄悄地把窗帘拉开一条缝。

天哪!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 老天下起了大雪。 屋外早已是一片茫茫的白色, 宛如一个童话世界, 童话里婷婷玉立着一位身材高挑, 姿态美好的女子。她身着一袭长长的黑色外套, 长得几乎拖到雪地上, 看上去就像一头黑色的精灵, 与周围的白色氛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厚厚的雪地里是这只精灵留下的一串串无数的脚印, 连绵不断, 一路往西, 汇入了那片小树林。很显然, 黑衣女子是从那片林子走来。她背对着我, 头发整齐地盘梳在后脑勺, 背影尽显妩媚之态。女子吃力地迈步上前, 举手奋力敲打对面邻居家的大门。

"开门, 开门! 有人吗?" 又是一阵呼喊。我抓起手机一看, 正值凌晨二点。女子凄厉的声音, 犹如冰天雪地中呼啸的寒风, 竟穿透过厚厚的窗户玻璃, 真真切切地在屋内回响; 它不仅震撼着自己脆弱的耳膜, 也冲破了本人不堪一击的心理防线。顿时觉得心跳出现了怪异的频率 , 一个让人焦躁不安的音符, 正踩着鬼魂的节奏, 猛烈地跳动起来。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 急急地披上一件外套, 冲出卧房, 径直闯到屋外。

我的双脚深深地陷在雪中, 心情却平静了许多。此时此刻, 雪已经停了, 天气异常寒冷, 而头顶上的月亮却分外皎洁, 夜色非常迷人。对面邻居的屋子在雪景中显得格外地寂静而孤独, 如同童话中空无一人的神秘宫殿, 紧闭的黒漆大门, 在月色照耀下反射出刺眼的紫色光芒。这是一栋独立的两层楼房, 上下两排窗户都拉着白色的布帘, 里面没有一点光线, 更无任何生机。不可思议的是, 正面屋檐上织筑着一窝鸟巢, 这恐怕是唯一的生命痕迹。一只黑鸟从巢中探出头来, 黑衣女子并无理会, 但她全然不知还有一个生命, 已经悄然地站在了身后。

"几十年来, 我天天打听你的下落, 最终寻到此处, 负心的渣男! " 黑衣女人忽而抬头, 厉声高喝。

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转向楼上的一个窗口------那明净的玻璃后面, 步帘的一角在微微拂动。而屋内却没有一只生灵能聆听到那女子的呼唤! 只有躲在帘后的鬼魂才会无动于衷, 只有移情别恋的铁石才能淡定自如。我的心一下子被揪紧, 口中不住地念念有词, 急切地期盼着那薄薄的帘子被一把拉开, 里面的生灵跃然而出。不知为何, 一股浓浓的酸楚涌上了心头。

"姑娘, 我能帮你啥吗?" 我鼓足勇气地大声说道。

黑衣女子纹丝不动, 仿佛压根儿没有听到我的叫喊。她依然仰着脸, 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窗口。似乎已经感受到那种渴切而无畏的目光, 我的心不禁随之跳动, 热血也开始沸腾。

我不惧寒风, 在雪地里步履艰难地向前挪动, 慢慢地靠近那女子。就在与她近在咫尺之际, 我停下脚步, 再次提高嗓门大喊道, "姑娘! 我能帮你吗?"

黑衣女子没有一点反应, 似乎仍然全神贯注地等待着屋内幽灵的回答。可那是何等的徒劳! 屋内只有鬼魂, 而无任何生灵。但就在这个时刻, 我突然发现她的头发已经全部披散开来, 像瀑布一般, 长长地垂到腰间。

也就在这一瞬间, 一个奇怪而又无法克服的冲动在脑海中闪过, 我毫无惧意, 竟不可思议地伸出手, 往黑衣女子的后背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啊! 我顿时像触电般地弹跳了起来, 手如同拍在了坚硬酷冷的冰坝上, 心也跳到了嗓子眼, "你。。。到底是谁?!"

没有回答, 四周寂静无声, 只有天上的明月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并继续毫无保留地泻下无数条银白的光线。黑衣女子悠然地沐浴在月色中, 就像时间已经完全停滞似的, 身子依然纹丝不动。而我却惊恐万分。这种停滞的场面并未持续很久, 不一会儿, 本人见证了一幅非常清晰而又令人难以忘怀的画面: 她的头开始微微地蠕动, 很慢很慢, 慢得令人几乎无法察觉, 最后却像围绕一条垂直轴线似地以极慢的速度旋动着。。。月光下, 她的脸一点一点地转向了我!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 已经无法回忆起黑衣女子的那张脸, 虽然自己真真切切地看到她转过脸来的那一幕。当我拖着倦步走入厨房的时候, 小苑急速地赶来, 劈头盖脸地问道, "你半夜三更跑到外面雪地里干嘛?!"

"我。。。你怎么知道?"

"你自己出门看, " 小苑有点儿不太耐烦。

打开屋门, 满眼是一个白色的世界, 深夜那场大雪依旧历历在目, 雪地里是一对对深深的脚印。我暗自笑道, "这不是自己的足迹吗?"

但是, 不对啊, something is very wrong!

"小苑, 你来看, 你快来看!" 我不禁惊呼起来, "那个黑衣女子的脚印全部不见了!"

-099268539(雪地中的独行者) 202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