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点酸腐的感叹

这几天听了好些老歌,想起许多久旧的日子,发现70's 出生的人挺特别的。

父母的青春年华被文革耽误,上进点的学习还行,但文化素养就还是欠缺。孩子生了没几年,改革开放,一头扎进浪潮里,读书的读书,挣钱的挣钱,等搏够了出来,想搞点现代教育,孩子已经自己长成一棵树,他的风她的雨都与父母无关了。

所以70后,尤其是76以前的,是挺特别的一批。外表看上去都差不多,轮廓模糊的脸,平淡的表情和一身不出挑的暗色衣服。不出挑就是不出错,混在人群里最安全最舒适。而那些个被荷尔蒙熏发的躁动都在心里捂得像旧皮鞋里的垫子,没人的时候偷偷翻出来晒晒,可又常常被那味儿齁得慌。曾经和一帮朋友闲聊,说选一个词形容70的人,最后“闷骚”一词独得青睐。其实,真还挺贴切。

70的人活在新与旧的更迭和撕扯中,注定矛盾,注定别扭。他们向往,却犹豫;他们不甘,可又认命;老练也天真;他们遗憾, 但也满足;合群,却始终孤独。他们就像贝壳,安静待在鱼缸一角,偶尔吐吐泡泡,没人注意的时候,朝着路过的你,打开自己,在你走过后又关上。他们内里的华彩只有为他们驻足等待的人才能看到。

-yyrrmom(青山如是) 2022-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