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的故事

看了很多大学里的风花雪月,象牙塔里的爱情故事,真美好,像奶油蛋糕、前两天又路过唐人街,有点何不食肉糜的感觉了,这里是多伦多的红镇老街,金融区的光鲜之下,这里是一道不一样的风景:陈旧的街道,破烂的房子,狭小的超市、杂乱的地摊,凌乱的招牌、还有年复一年穿梭在超市里的中年小哥、穿着脏兮兮的大褂、带着一顶满是油污的棒球帽,推着一个dolly,经常在嘴边挂着一句让人似懂非懂的英文:cuse me!


这就是我住了7,8个月的唐人街,咱也不自惭形秽,13个人的分租房我也住过,超市的的零工小哥咱也当过,见识过全国各地的难民兄弟姐妹,跟他们打成一片,要是没有后来去上学再深造,现在大概率也是一个在超市门口一边挑着烂水果、一边吆喝:丫门狗耗狗!的油腻大叔。也算一段经历,八卦一下唐人街那些三教九流,当然没有大学里那些事那么清新素雅,像一副大饼油条,管饱。

移民接待站老板:

山西还是哪里人,90年代留学来加,和老婆两个人开移民接待站,身材壮实,剃个小平头、面相忠厚,其实是个奇葩。我一开始被移民公司接机的扔在他那里,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干什么,拿着一份星岛日报的广告版,对着那些奇形怪状的街名在地图上找、也找不到,就向他请教,坚尼地在哪里?士雕在哪里?麦考云在哪里?他说他也不知道,后来我想明白了,我越找不到,在他那里住的时间越长,我住了1个月,给他贡献了7,800,一间小屋,他要长租能租上300顶天了。他也不是任何时候都一问三不知,我问他哪里有卖电话卡的,他立马就有,10块一张,3分钱一分钟,可便宜了。后来我也明白了、为啥他立刻就有、街对面的便利店也有,10块打8折,他要没有、我走个几步路就买到8块的了。后来听说他又买了间破屋做接待站,把他爸支过去打扫卫生,他爸我见过、7,80十岁的老头。路都快走不动了,人家的家事,我还是不操那份闲心了。


包租婆:

广东台山人,三年自然灾害活不下去了,逃到香港做难民,后来的加拿大,守着一间破的不能再破的townhouse、他家门上永远贴着个条:有房出租。这也是为什么我最后租到他家去的原因,再差也比耗在接待站强。租了13个人,包租公平时步履蹒跚,永远耷拉个脸,好想你欠他500块钱一样,他的口头禅:想租就租、不租马上走!押金不退!有一天终于惹毛了一个东北人租客,拿着菜刀要跟他拼命,我听到楼梯上踢踢踏踏一阵急促的跑步声,老头蹭的一下不见了。大隐隐于市!原来老头都是装的、其实是个运动健将。再说包租婆,比包租公圆滑,你软她就硬,你硬她就软,她给租客一个小冰箱,哪放得下13个人的东西,菜塞得满满的、没两天就臭了。跟她提了好几回、也是一副臭脸,后来我去上link,老师听说还有这样的事,让我写封信到LTB去举报她。我倒是没写、我就跟包租婆说,你再不改善我们的生活条件,我就要去LTB举报了,老太一听脸色大变,当天就给我煲汤喝,还跟我谈心。又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个破电风扇,说给我屋降降温!阿*啊、这么多租客里。我*太对你最好了!租了几个月实在受不了那里的生存条件、搬家了,后来零零星星也路过几次她门口,总是看到那张条:有房出租。再后来去唐人街的次数越来越少,几年都不去一次,最近那回心血来潮,又去她门口转了一下,条没了,没房出租了。这时、门开了,走出来一个佝偻着背,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依稀还看得出当初包租婆的模样,她跟一个快递小哥在理论包裹的事,我在不远处装着路过、没有上前打招呼,打招呼估计她也不认得我了。这一刻忽然心生一丝怜悯,20多年了,坏人也变老了,也该没房出租了。


室友:

不知道他全名,只知道名字里有个国,也是上海人,在上海人难民普遍搭伙过日子的唐人街、他算一股清流,老婆孩子在国内4,5年,他没干过对不起老婆的事,只有一个不良嗜好,爱赌博。他干着一份在难民眼里很羡慕的活,在按摩院里做接线生,不用干重体力活、不用被老板呼来喝去,一个月现金到手3,4000,但因为赌博的原因、这些年也没存下什么钱。国是挺上路的一个人,隔三差五的晚上就请我去金石吃夜宵,还把他那些赌场里的研究成果传授给我,百家乐,德州扑克都是从他那里学的,别看他平时怂怂的一个人、一进了赌场马上变了样,100块的筹码、一叠扔出去眼睛都不带眨的,旁边的赌友说他早年跟赖昌星是坐在一个桌上堵的。不愧是混过场面的人。只是他那些研究成果,我很快发现是瞎掰饬,百家乐的设计、压桩最低要给1.25的小费,别看这点小钱,就是存心挖个坑,让赌徒的赢率低于50%,最后全部输光光,德州扑克倒是有技巧、赌客之间玩,由于我的悟性比较强,国和他那帮子赌友很快就玩不过我了,每次都是我收桌,虽然都是小来来,我也不好意思,每次玩完我都请他们吃个夜宵啥的,他们心里也平衡点。国还给我介绍过一个接线生的工作,做了一天落荒而逃,现实远没有他说的那么美好,被五大三粗的黑妞调戏不说,第一天就碰上警察查岗,大家从后门逃跑,有个客人裤子都没穿好。太吓人了,要是被开个票,我的移民身份就毁了。情愿苦点累点,不能干违法的事。


超市老板娘:

越南华侨,50多岁、刚来的时候不知道有职业中介,平时上三天link, 还有两天在家里闲着没事,我就去她超市里随便问了一下要不要找人,还真有,第一天给我发配到门口去卖菜,旁边的天津老李教我怎么吆喝、丫门狗耗狗,就是1.99的意思,老李欺负新人,他自己吆喝、让我摆菜上菜、累的我气喘吁吁,老板娘看不下去了、就说你到后面库房去摆货打标签吧,那是个轻松活,躲在后面可以偷懒、也不是一直要上货的,老板娘经常来帮我,还经常跟我讲她的创业史。他们一家是70年代末来的加拿大,那时中越开打,越南把很多华侨赶走,他们是坐船来的加拿大,到了近海、被海岸警卫队拦截、眼看要泡汤、她老公一不做二不休、跳下海就游了过来。来的时候也是一无所有、她就跑到制衣厂里做工,她老公做超市跑堂,后来有了一点积蓄,就开了一家小超市、满满累积到了4家,也算成功人士了。见过她老公一回、满脸横肉,一看就是混黑社会出身,后来他们把超市盘出去了,离开了唐人街。想起来、可能跟那阵唐人街东北大圈帮兴起有关、唐人街本来是越南棒的地盘,大圈帮心狠手辣,干掉越南棒几个堂主,抢了好多越南棒的地盘。


职业中介:

老板娘是个东北人,40来岁,我映像最深的就是她那张嘴,得不得不,最后能把死人说活了,她是老板娘、又不说自己是老板娘、非说自己是个打工的,她给我介绍个鸡厂的工作,要收我月工资10%加HST,我还纳了闷,你也没卖我东西、凭啥收我那个HST?她说,咋没卖呀、我不卖了你一个工作吗?后来我明白为啥她不说自己老板娘,这行招人恨、西人的职业中介都是不收钱的,跑华人这就变了味。我是咋知道她隐藏身份的呢、她手底下有个小伙,那天我去的时候小伙从外面跑弹回来,跟她表功、烈日炎炎、他拜访了一路工厂、水都没喝一口。那个献媚的劲,除了老板娘、他能花这么大力气?一来二去跟老板娘混熟了,她觉得我有培养前途、让我帮她干、他们要新开一个报纸的业务,让我去负责。我那时在上学,况且,我找她其实是另有目的,她那里有个很漂亮的北京大姐,30岁左右、风韵犹存、除了胸平点。后来老板也看得出来我跟北京大姐关系不一般、每次就拿我打趣,啊呀,**不在呀、你又白来一趟。其实北京大姐在世家保分店、我早知道。干职业中介这种骗人头生意的、最终还是是会被历史潮流淘汰,多年以后,我毕业回到多伦多,唐人街已经没有老板娘和她那个中介的影子。据说那个小伙子最后和老板娘吵了一架、把她办公室都砸了,其他员工们也各奔东西、北京大姐因为宫寒生不出孩子,怕丢了她老公,早早拿了公民回去。


-xiangcaosh(船头) 2022-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