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相矛盾嘛。『中国从来不会有不流血的变革!也许你们会骂我的悲观,会慷慨赴死,但我是从来不主张无味的牺牲。』 必须流血又不能牺牲那咋办?像蔡伶那样让别人流血自己老资本?这是我对学自联头头最看不起的地方
-yikecong(yikecong) 200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