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还是妥协了。他描写了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洪同县里无好人,然而最后他给出的办法是"为什么不举报"?作者还是希望走正常的法制手段解决问题,从他上面描写的社会来看他自己也知道这是痴人说梦,大概他还是害怕,不敢公然说兔子你造反才能活。
-yusheng(拜月) 2009-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