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大时代里小股民们的故事(1)by Goldman ZT from WenXueCity 大千股坛

qkang98 (大道至简)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从1995年到2000年可以说是股市的大时代,这辈子可能都见不到这样的时代了,nasdaq从1000一路高升到5000点,几乎没有什么correction,那时候是个人在market上呆一会都能挣钱,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股神了。

开始做股票时还没有工资,随一群朋友胡乱炒,除了p/e和dividend什么都不懂,有赚有陪,赚的时间多配的时间少,像两年前中国股市上的股民,开始还蛮高兴,后来发现还不如index的return,于是决定认认真真学习投资,在学校可以免费选课,于是一边上课,一边在纸上练习,后来发现这里面大有学问。最容易让我接受的概念是dollar cost average买index,原因很简单,我当时自认个人一定做不过institutes,因此,要想不输,只有靠index和cut trading cost。经过一段时间,发现成效还不错,胆子就大了。一批在high tech公司里的朋友向我灌输buy high,sale higher的那些stocks,尤其是yhoo这样的.com股票,我还是胆小,不敢碰,最后壮起胆子买了msft和ibm。那时操作也简单,选好一两种股票,低买高卖,其实return比近几年好很多,但是人心不足,有一次和一个朋友一亮,我半年的return才30%,这位老兄1300%,我就像蚯蚓见了蟒蛇!我赶忙去取经。他悄悄告诉我他在做option,尤其是赌ER,一次赌对了就是10倍,虽然也有输的时候,但是毕竟赢的时间多。我也试着拿小钱开始赌,先睹yhoo的ER,那一次赌对了,但是ER出来的第二天YHOO并没有涨,我因为是第一次,一看value很快少了1/4, 吓坏了,整个人神经特别紧张,cut lost就卖了。然后没两天就疯涨,那次本来可以有三四倍的return,因为是第一次,做砸了。不过我看到了用option赌ER的甜头。第二次再赌yahoo ER,挣了四五倍,从此就很少buy and hold,只做短线和option了。那时bbs开始流行,于是在各个坛子里认识了不少狐朋狗友。当时有一个是一家很牛的.com公司十几名的employee,不妨叫他小D,从pre-ipo stock option上已经挣够了一辈子的钱,依然龙穿鱼服,和我们鬼混。他有一个ML的finance advisor,天天就催他卖掉自己公司的stock 去买它们的各种烂notes,他也开始卖了些stock换成那些烂notes,不仅自己公司stock价钱卖低了,而且那些烂notes根本挣不了几个钱,于是他懂得了“conflict of interests”,把ML给炒了,自己干。这小子在各个.com公司中认识不少人,天天打听“内部消息”,把自己好好公司的股票,逐渐换成更risky的网络垃圾股,当时叫网络概念股。一度他帐面上有好多钱,他在一个很贵的区,zip code大约在美国排20名左右,盖了个豪宅,游泳池有四十feet长。小D还上班,但是时间花在炒股上,公司也没人管他,他的老板也是他recruit进来的。小D有时高兴,就把他打探到的“内部消息”给我们点,然后我们就开始赌ER,不过小D的消息时灵时不灵,但是那时nasdaq涨得很猛,因此还是赚得多,倒不是小D的消息有用。那时,我出来每月稳定地dollar cost average投钱到index上,多余的钱就玩option。我们玩option的,每次在坛子里讲起来,就觉得比炒stock的人高了一等。

option玩久了,就有了DQ大部分人的困惑,time value不断贬值很让人头疼。后来我认识了小Z,聊起来他一听我在买卖option,觉得我太土,他告诉我他反其道而行之,naked sell options,大约10被的leverage,由于当时是牛市,他卖puts的时间比卖calls多三四被。有100k,本能买1K shares,他就卖一百个contracts,连着两年每年100%以上的return,到我认识他是,他做了三十个月,只亏了两个月。我一下就被小D折服了,它的话听起来不错,我就开始小规模地卖puts,但是不敢leverage。后来发现return很不好,虽然都是正的。原因是option的beta小于一,在牛市时不leverage肯定做不过stock,后来小Z告诉我必须leverage,我开始壮着胆子两倍leverage。同时把我多年攒的index funds移到margin account上去。return勉强赶上nasdaq。小Z自己觉得找到了一条把股市当做取款机的方法,干脆次了工作在家炒股。

到1998年,我的account 上钱,如果不上税涨了有五倍,但是上完税就去掉了一多半。而一直不动的MSFT涨的比这还多点,不止五倍,而且不用上税。ibm performance不咋地,早卖到了。真的老熊讲三万块炒不成1M就不用做了,按当时的速度,还真不是难事。但是,和坛子上好多人比简直是小菜一碟。那时yahoo finance每月悬赏一名纸交高手,第一名赏金10K USD,(可是真金),每次的第一名return都在2000%以上。

我们这些混蛋中,也有例外的,老Z,是个女生,在一家光纤公司工作,是那里特早的employee,大大地有钱(纸面上的钱,不是真的),她胆子小,当时她还没结婚,她算了算以她的option,如果买了muni bonds,花到90岁也没问题,当时bonds的return可比现在好,于是每个月vested时候就卖掉她公司的股票换成bonds。那时她的performance最差,是我们私下嘲笑的对象。

那时最有雄心的是大Z(中国人名全是xyz开头),他以daytrade为主,是我们里面最有理论水平的,TA和FA一大套。他讲,如果我每天return 0.5%,或者每月10%,还不发死了。可惜的是在那个大牛市里,大Z的performance 并不好,别人看了他的post,然后buy and hold都比他好。他最忙乎,还时不时挣两天,赔一天。

1995年market连涨12个月,以后也是大牛市,直到1998年market来了个小的correction。我没经历过两个月跌20%的情况,加上naked puts有leverage,一下把一年挣的钱都输了,心里很难过。小Z输得更多,超过了0.5M,但是他比我乐观,他相信market会回来。想到输得比小Z少,心里好受点。这次大输使得我们俩逃过了2001-2003年的一劫。

(下面到2000年时更热闹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98923@43)
2009-7-29
Sign in and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