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去虎来三五事

封城、开城、撸铁

大年三十,周一,安省算是解除了一部分的封城。健身房、电影院、餐馆可以允许50%的容量了。去年十二月初开始,COVID-19 的新变种Omicron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北美,多伦多很快沦陷,我刚开始的健身房撸铁活动就停止了。五十岁以后,练点肌肉十分不易,眼看自己身上各处开始松松垮垮起来,肥肉更是一片一片的贴在自己的肚腩之上,也是无计可施。过了阳历新年,学生就要回校上课,省政府实在扛不住了来势汹汹的第四波疫情,终于宣布“封“:元月五日起学校再停课两周,健身房餐馆闭门谢客。好在这次封城时间短,也就三个多星期,到了一月三十一日,疫情高峰开始回落,虽然也是一天好几千人的新病例,但重症人数开始下降,医院压力稍有缓解。于是省长福特宣布解封,恰恰就在咱们中国年的大年三十,高兴,开心!

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害怕刚解放的人们太激动,把健身房围个里三层外三层,于是就没有去。到了初二,也就是二月二日,下午,确实按捺不住砰砰直跳的那个撸铁之心,拎着包就去了健身房。这天我的马拉松训练计划安排的是休息,所以不用跑步只要撸铁,于是可以全程带着口罩。心想应该比较安全。一进健身房,门口的小伙子就让我扫描疫苗的二维码,说以后每次来都要扫描。这倒是比以前严格了,去年下半年,扫过一次后,就不用扫了。麻烦是有点,但我心里却觉得安全许多,健身房里的人毕竟都是打过疫苗的。扫了疫苗二维码和健身房的二维码,信步进到大厅,人不多,特别是中老年人少了,我想这也许是下午的原因。那些老家伙包括我一般喜欢一大早去。看到不少的年轻人,几乎没有人戴口罩,心里就添了几分的堵。自己坚持带着口罩,不过戴着口罩健身真TMD不舒服。

健身完,洗澡。一群年轻人竟然在澡堂里大声地聊天,因为澡堂的回响很大,也听不清他们在谈论什么。但从他们的充满幼稚和元气的大声喧哗中,从他们不时发出的傻不叽叽笑声中,我猜想他们是大学生或是高中生,作为过来人,我理解他们那种,为了可以再一次聚众吹牛逼所感到的无比兴奋。

初一清晨跑个“虎”字

大年三十,一大早,微信上的各种拜年短信就开始了轮番轰炸。微信“滴滴滴”的报信声此起彼伏,让我不由地沉浸在过大年的激动氛围里。似乎好多年,没有这么激动过了。一一回这些拜年的信息是来不及了,于是我干脆群发了个160多个拜年的微信短信,结果又呼呼啦啦回了许多,连以前不怎么联系的朋友也回了信。有些竟然仍然还称呼我宁总,让我有些恍然。中午两点出门跑了6.66公里,表示六六大顺,图个吉利。天儿好,路也不错,跑程又短,关键是心情愉悦,所以跑得轻松,速度也快了些。跑回家,太太不知干什么事情去了,不在家,只有自己把手机放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拍了自拍照。发朋友圈打卡时,看了看股市,好家伙,股市涨得一片葱绿,比如蔚来汽车竟然涨了17%还多。心想,美国股市也来给咱们中国人拜年啊!

下午四点多回家准备新年夜的晚餐。这次太太做大部分的饭菜,我只烧了一个葱爆海参。儿子女儿都在外地,这个年夜饭不仅不是团圆饭,连个小团圆也不是。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手机,昨天我发起的虎年虎跑接龙已经报了八个,加上我是九个人,心里有些高兴,一直担心没有人响应,怕明天一个人孤孤单单在大年初一早上跑的像个神经病。晚上本想早点睡觉,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竟然失眠了,已经好久没有失眠了。于是爬起来,看手机看电视,折腾到凌晨一点多才困得睡了去。临睡前安慰自己,牛年结束,虎年来临,自己睡不着,也算是熬了年,好兆头!

大年三十,一夜没有睡好,虽然把手机闹钟定在了早上六点十分,但不到点我就醒了。在床上迷迷糊糊又躺了一会,然后换好跑步的衣服,再下楼先煮了咖啡,拿了咖啡再出门上路。看了看表,已经六点三十四分了,天还黑着呢。我赶紧驱车往央街开去,说好我六点四十五分接上Joanne。我们跑群里,只有她不会开车。到她家的楼下,六点四十六分,晚了一分钟,看到 Joanne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了。她一上车就给我拜年,又随手给了我一张星巴克的礼物卡。我也赶紧也给她拜了年,yeah,这是大年初一的早晨了。

两人到了Bayview Village后边的停车场,正在施工,好在我们早,没有多少个车停在那里。只有一辆车先于我们到了。好像是鱼哥(Sunfish), 我和Joanne坐在车里聊了会儿股市。不一会儿,陆陆续续又来了不少的车。数了数人头,报名的人都来了,除了Sunfish, Joanne和我以外,Helen Ding, 金蕾,阿朱,大姐Worldy都来了。那个叫Nancy的我不太认识,只是上次在所罗门落叶跑时打过照面。还有一个今天早上才报的名,叫Sam Yang。以前的群主平康没有报名,最后也到了。他自从搬家退位让给我以来,很少参加我们这里的群跑,连阳历新年跑也没有来,这次能来,真是让我有些喜出望外。我旁边的那辆车里出来一个高大的男子,以为是洋人,我用英语和他打招呼。平康赶紧过来说,这是Sam Yang。 我笑了,说你也太像老外了吧,平康打趣说他是新疆人,Sam笑着说:“胡说,我是正儿八经的中国人。”

人都到齐了,报名九人,实到十人,十全十美,好彩头。此时天还没大亮,但东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我们先集体照相,然后打开App(RunGo)开始跟着设计好的路线跑。我跑在最前。除了我,鱼哥和金蕾也有App, 他们下载了我的路线。但昨天晚上我又改了一次,他们的路线与我不同。Sam非常高大,身体素质也好,我虽然跑在最前面,但显然他是压慢了跑速跟着我,以免画不成虎字。大家说说笑笑跑得很愉快,跑了不到一个小时,跑出个非常方正的“虎”字,后来有人说像是仿宋体。一众人跑回停车场,才八点半,五个人离开回去上班了,我和其他四个人则留下来在星巴克喝咖啡。

拜年、云聚会、波本威士忌

大年初一晚上,其实已经是国内的初二早晨。想着给国内母亲拜个年,问了二妹,才知道保姆回家过年,哥和姐妹轮流在母亲那里值班做饭,今天是哥的班。晚七点,也就是中国的早上八点,我给哥去了微信,问他母亲是不是起来了,他说他进屋里看看。等了挺长的时间,他才回我说咱妈起来了。看来是他把母亲从睡梦里叫了起来的。透过哥的手机屏幕,母亲看来并没有又老几分。但心想,母亲已经老成这样了,再也老不到哪里去了,不禁心里添了几分的酸楚。我问嫂子咋样,哥说不太好。心疼哥,他上边一个病怏怏的母亲,还有一个也是病怏怏的岳母,更有一个还是病怏怏的嫂子。国外的儿子研究生刚毕业,工作还没着落。好在哥的身体还行,心想他这是病不起啊。写到这里,突然想到是不是哥也会偷偷地背着人抹泪,于是心里的酸楚又多了几分。哎,人老了,年就成了坎儿, 是越来越不好过了!

晚上,在加拿大的高中同学张某和朱某某提议我们几个在加拿大的同学和班长搞个Zoom 会议。晚八点七个高中同学在线上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在国内的班长蔡某需要陪太太回娘家才算结束。

和高中朋友云碰面完才九点多,今天大年初一,不喝酒好像说不过去。下午就煮好了一盆新鲜的花生,这次煮花生时不仅放足了盐,而且放了姜片、大料、香叶和花椒。煮了四十分钟,出来的味道还不错。又搞了一盘的沙拉。把上次从美国带来的那瓶美国肯塔基出的Woodford Reserve拿出来。我只往威士忌里是加了冰,我很是喝不出酒的细微差别,只是觉得这美国的威士忌木头的味道大了些。好像上次看到《寰宇全视界》,那位嘉宾郭正亮提到美国的这种威士忌叫波本(Bourbon),他说和苏格兰的Scotch 比,波本就是垃圾。写到此处查了查谷歌,肯塔基是波本威士忌的起源地,只有这个州出产的波本威士忌才能叫Straight Bourbon。 也只有美国产的这种威士忌才能叫波本。加拿大的威士忌呢?原来以Forty Creek和Royal Crown为代表的加拿大威士忌是混合品种,没有Scotch的泥味重,也没有Bourbon的木头味重,味道清淡了许多。这似乎也契合了加拿大这个国家“非欧非美、不伦不类”的特点。

央视春晚、河南”村”晚、倚天屠龙记

初一上午跑完步,边吃饭,边打开油管试图看今年的央视春晚。和以往一样,节目热热闹闹的一大堆人,红红绿绿好不喜庆。以前就在网络听说今年央视春晚主持除了几个老面孔,又添了个绝世新美人,叫马凡舒。但一看之下,也就那么回事。后来想明白了,不管如何的美人,到了春晚这个场合也会不由地变得多少有些“北朝鲜”了,原来“央视春晚败美人”啊。突然又想到,不是那些艺术家没有才华,是春晚这个容器有些魔法,也许是我看春晚的态度极其不端正。比如那个舞蹈《只此青绿》,心静的时候慢慢看,也许会惹得老汉心旌摇动。但放在春晚里,像是在蹲厕蹲坑时,前面突然摆上一桌美味佳肴。罢了,央视的春晚罢了。

看网络新闻也听说老家河南的“村晚”又出圈,赶紧放下央视春晚,在油管搜索。看了一会,果真这次不错,比去年的强了许多。虽然还是去年的那个穿越的调调,但舞者的水平果真美出了新高度,关键没有那么臭长,也没有把现代和古代揉地那么别扭。唯一可惜的是油管上没有高清版,只有等一等高清版再细细地看了。

初二晚上看了新的《倚天屠龙记》,昨天把第一集看了一半,觉得挺有意思。今天继续,第一集看完,接着看第二集,虽然看的饶有兴趣,但却感到表演拙略、情节狗血、缺少新意。我好像没有看过此书,也没有看过电影电视剧。这是我的一个香港朋友推荐我看的,我问他是不是现在还有武侠电影会得到好评,他不置可否。他可能根本不关心电影的公众评价,只在乎自己是否觉得好看。朋友是《倚天屠龙记》的粉丝,所有的电影电视和书都看过,他喜欢张无忌,似乎也幻想自己是张无忌。所以我问他感想时,他评说了不少,说情节改了,说扮演赵敏的应该去扮演周芷若,说扮演周芷若的那个女孩子一定被导演王晶潜规则了,不然怎么会挑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来演大美女呢。我心里笑道,既然导演有权利改变,怎么不可以把周芷若改成他想的那样,怎么周芷若就一定是个大美女呢。当然他也八卦说扮演张无忌的林峰是个富二代,扮相太老了,和演他爹张翠山的那个男演员古天乐差不多年岁等等。后来我抽空看了看网上的评论,豆瓣评分才3.5左右,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但我想这并不妨碍这个电影看的人多,人们看的是情怀。看到最无情的评价是关于女演员们的颜值。说峨嵋派的一众女孩,像是集体从美容医院出来的。这个评论的下一条就接着说,说医院是抬举了,应该是个美容小诊所。再下一个评论更损,说可能是比谁的美容手术做的失败,最失败的那个就扮演周芷若。哈哈,我不厚道地笑了之后,突然觉得女权朋友们还有很长的 路要走,性别歧视、容貌歧视、物化女人的社会基础太他妈的深厚了。

男足、女足、北京冬奥

二月四日,初四,早上先去Costco 加油。九点多到的,加油的人已经很多。车队排到了拐弯的停车场南边的边界,我边听梁晓声的《苦恋》边耐心等侯。等到我时,看了看油价,好家伙,已经是146.9了。加完油出来,看到外边加油站的标价是156.9。过了两天, 油价又高到了159.9. 听说很快就会顶到165, 这不是物价飞涨,什么是物价飞涨!

加完油回家边吃早午饭边看电视。今天北京冬奥会开幕,朋友圈里已经全是对100分钟开幕式的夸奖,没有一个提到西方国家因为人权对中国的杯葛。在我的一个学生群里,一个同学说”最后点火牛逼坏了/新疆的小哥哥出场/点个火就把霉国给戳了“。美国等一众西方国家杯葛北京冬奥的理由其中一条正是因为中国的新疆政策被其说成种族灭绝。我内心十分不以为然,以为疆独分子都是些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或狂热宗教份子。中国政府的政策行为似乎没有可以指责之处,甚至比美国虚伪的民族政策好很多。但中国有些国民狭隘的民族国家自豪感确实有点可笑和愚蠢。当然美国国民也是一样,大家其实都是政客的木偶而已。政治就让政客们玩去,咱们老百姓过好自己苦逼生活就得了,有点自己的独立思想就是对社会的最大贡献和监督。

大年初一中国男足输给了越南,痛失出线权,国内国外一片骂声,各路媒体网红一路讨伐,让人想起了鲁迅笔下那些丑陋的国人看客。唉,过了一百多年,我们怎么还是那个屌样:似乎被看的人是百年前的那些人,围观的人也是百年前的那些人,只是我们中间少了个叫鲁迅的人。到了大年初六,中国女足夺得亚洲杯冠军,全国一片狂欢,继而又是变着法地对男足的一片揶揄嘲讽谩骂。别说,这些破口大骂的方式,还挺有几分创意。比如我的学生微信群里,一个女生扬眉吐气地说:”傻缺儿子大年初一受的气,闺女初六就一家一家给打了回来。“

———————————————————————————————

虽然疫情还没有散去,但这大年还不就这么热热闹闹地过完了。

更多图文博客看:

http://ice-point.net/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2-7
牛去虎来三五事
你们跑群里有我的朋友。她说过你们跑马的。了不起
-wifi(圆方) 2022-2-7
跑马?哈哈哈哈,请说全了,是跑马拉松。跑半程马拉松可以说成跑半马,但跑马拉松就一定要说全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2-7
全称跑马拉怂是不是更不好听 LOL
-dummyfrog(Tigerfrog) 2022-2-7
是的,更难听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2-7
跑了这个“虎”字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2-7
跑了这个“虎”字
吓死人了,炮群。
-thegirlbefore(Jane) 2022-2-7
哈哈,笔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改不了了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2-7
把文章收藏到枫下部落,然后从部落里可以改。
-newrover(漫游) 2022-2-7
谢谢🙏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2-7
不错不错
-kking(捣蛋) 2022-2-7
谢谢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