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尔卡姆
唯尔卡姆 我的老家位于渤海之滨的辽西走廊,关于地名还有一个谜面:“老太太抽烟”—锦西,大概是因为在锦州的西边的缘故吧。现在老太太也不吸烟了,地名换回解放前用的“葫芦岛”。据说是在国际上比“锦西”更响亮,方便国际间的交流,也算是“与时俱进”。父母工作的炼油五厂的简称也由“锦炼”成了“胡炼”。 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了近十年,每次渡假回家,只顾享受干豆腐(北京称“豆腐皮儿”)卷大葱蘸大酱和酸菜火锅,对老家的人和事已经不大了解。没想到在卡城还遇到了几家从五厂来的移民。我是在C-TRAIN站上认识吴一家的。那天他们刚来不久,穿的衣服上印着“中国石化”很是眼熟,一问才知是老乡了。夏天他们住的17AVE附近收获颇丰,还送了我们一个微波炉。现在得到OFFER,搬到EDMONTON了,开始了小康生活。春节前又来了FRANK一家。甚是古道热肠,传我秘制小鸡炖蘑菇和猪肉炖粉条子大法,这下我可以铆劲造了。去他家吃饭,如果不是WINNIN拦着,我早把他带过来的“朗酒”吹光了。WINNIE说我的东北音越来越重了,我也担心哪天要说“YAP”或“YEAH”时顺嘴冒出“恩那” WINNIE的学校也来了几家同事。其中一家有备而来—连压面机都扛来了。想起以前每次到西安看WINNIE时,坐了一夜火车,第一顿例必是“歧山臊子面”来开胃。九字真经:“薄筋光酸辣香煎稀汪”要用陕腔才能道出此面的精髓。去他们家吃面,每次都是两海碗,然后坐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 99年在“人大”学雅思,大部分的学员都是为了移民加拿大,没想到在卡城就有几个同学。除了同机来的张,在“大统华”上班时还遇到原来在北京一家医学机构工作现在U of C搞研究的王。前几天MENDY又从TORONTO打过电话,说从网上看到我的文章,他们下月要来卡城,九月要上MBA。SMALL WORLD! 卡城的大陆人越来越多了。 90年是中国的“国际旅游年”,那年的元旦相声晚会有段相声说的是为了提高服务质量,大家要学英语,一个相声演员模仿天津口音说:“唯尔卡姆”(WELCOME)。我也要说:“唯尔卡姆—欢迎到卡而加里来。” -supertao(臭鱼) 2002-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