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随行》- 10
10 炒鸡蛋加点蘑菇,两片多谷类面包烤得香香的薄薄抹层牛油,几片牛油果和蜜瓜,再用果汁机打了几杯橙汁,这是我准备的早餐。老婆爱吃蘑菇,特意给她们的鸡蛋里多加了蘑菇,女儿爱吃玉米,给她煮了一把玉米粒,儿子爱吃肉,煮一根低盐的火鸡肉香肠给他。讲真,我很喜欢做饭,厨房是我感受“home sweet home”最主要的地方。 老婆孩子们继续下楼,安静的厨房顿时变得热闹起来。我喝着我的中国茶,陪着他们吃西式早餐,看着他们叽叽喳喳地边吃边聊,我的心暖暖的,只有那么一会儿,我不自觉地想到安娜一个人在厨房忙碌时心轻轻地被扯了一下。 儿子下午要去补习班,女儿要去画画,老婆要去做Spa,我这个司机一天就排满了。 “王蕾叫我们晚上去唱K,她生日。” “好呀。” 王蕾是我的朋友,也是我老婆的客人。她的生日party,老婆是很乐意出席的。岳父母住到了我们给他们买的小Condo 里,但是每个周末都会回来看孙儿孙女,如果有需要,他们可以留下来过夜帮我们看一下小孩。 “还有谁?” 老婆问,我知道她是想知道来的是什么人来决定穿着打扮,如果只有王蕾和她的男朋友,自己就随便点。要是还有别人,那就必须要精心打扮一番。 我心虚地说:“还有别人吧,王蕾朋友一堆,你知道的。” “那是。她男女通吃。” 老婆说这话倒不是挖苦嘲笑,王蕾性格开朗豪爽,人缘特好。老婆问我:“她还是单身吧?上次我说介绍我同学给她,她一口拒绝。看来她还是对老外情有独钟。” 我没接她的话。刚开始介绍王蕾给她认识时,她还小心眼,猜疑人家单身女人恐怕是对我有所企图,直到她了解没一个老中男能入她蕾姐法眼后才解除警惕。 得知还有别人要来,老婆就一股浓浓的战斗格了,做完Spa,还在家敷了面膜,在洗手间里呆了半个小时化妆,还特意用一根棒子把头发卷了。又把长短各式裙子试了又脱,脱了又试,最后选了条像绷带一样紧的红裙,紧到必须我帮忙从后面给她拉上拉链。我脑子里突然想,Andy 会帮安娜拉拉链吗?他对安娜跟菲佣差不多。 去卡拉OK 的路上,老婆还不断照镜子,我也不知道她打扮是给我还是给她自己挣面子。10号包间前,老婆停下来挽着我的手,恩恩爱爱地推开了门。 这应该是间中号房,灯开得很亮,里头已经坐了五个人,王蕾,还有另外两男两女,没有安娜。 我暗暗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和老婆恩恩爱爱的出现在安娜面前,是担心她触景生情吗?不是。 “哈罗。” 老婆跟王蕾打招呼,还夸张地亲热拥抱,接着大方得体地跟大家一一打招呼,“你好,我是Jennifer,nice to meet you.” 多年做销售的她跟陌生人打交道绝对是小菜一碟。 一阵寒暄,大家开始坐下来聊天。王蕾已经点了两扎啤酒,还开了一瓶红酒。我随便到了杯啤酒,老婆拿了杯红酒,她看了一眼那两个女的,Lily 和 Joy,毫无杀伤力,便特别平易近人地和她们有说有笑了。那两个男的,Mike 怕是有50了,穿件Polo衫,牛仔裤膝盖上破了几个大洞,俨然一个潮大叔。David,不到40吧?穿着件灰色衬衣和深灰色西裤,个子高高,一幅精干利落的金领样子。大家以聊天为主,都有点矜持,电视里放着王蕾随便点的歌做背景。 我时不时盯着门口,安娜什么时候才来?正想着,门推开了,安娜出现在门口。大家一下子都安静下来,我看到Mike 和 David 眼睛一亮,我也偷偷地瞄到正在和Lily 和 Joy 兴高采烈聊天的老婆眼神犀利。 安娜长发披肩,一件黑色一字领露出一点锁骨,一条A字型的裙子长到快到脚踝,这条银灰色的裙子面料挺括,像一副日本浮世绘木版画,上面印着松树和仙鹤。这裙子把安娜的细腰勾勒得一览无余,她就像一只仙鹤亭亭玉立站在门口,温婉优雅。 她微笑着走进来,有礼貌地和大家点点头招招手,径直坐在了王蕾的身边。看到Mike 和 David 对安娜刻意掩藏殷勤,我心里竟有小小的骄傲,好像安娜给我挣了面子一样。 我把老婆介绍给安娜:“这是我太太Jennifer。” 安娜隔着几个人向她用力挥挥手,“你好!我叫安娜。” 她眯眯笑着,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我老婆的笑容有点僵硬。 有了安娜的包间,气氛热烈起来,虽然她安静地坐在那里看餐单。最后,她对服务员说要瓶伏特加,把除了我和王蕾以外的人吓了一跳。 我和老婆坐在一头,安娜和王蕾坐在靠点歌器的另一头,从王蕾往中间是Mike, David, Lily 和 Joy。安娜不怎么聊天,她用手撑着头看着屏幕,开始点歌,看来她真是来唱歌喝酒的。Lily 和 Joy 继续和我老婆聊天,Mike 和 David 和王蕾开始有了酒兴,越喝越开心,David 衣领又开了一颗纽扣,袖子也卷高了。 安娜往手里的伏特加加了几颗冰,我也要了一杯。她喝着酒,一个人唱着歌,自得其乐。 Mike 唱了首英文经典,沙沙的嗓子,标准的发音,很有味道。其他人也开始唱歌,从点的歌就能发现,这些人来自五湖四海,年龄参差不齐。 安娜在喝第三杯了。她嗓音甜美,声情并茂地演唱着: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慢慢变老,直到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得了吧,他可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宝。” 王蕾连输了几次,一口气喝了三杯的她站起来指着安娜,忘乎所以地说;“哦,不对,他一直都把你当宝,当活宝耍。” 我来不及制止她,安娜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大家都听到了,气氛有点尴尬。 王蕾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赶紧嚷嚷着自罚三杯。显然安娜并没有生王蕾的气,她端起酒杯站起来开始唱下一首歌,第一句“忘记他,等于忘掉一切”就惊艳了四座。 Mike 很认真地听安娜唱歌。 老婆悄声地问我:“安娜也离婚了吗?” “应该没有,我不清楚。” 我撒谎了。 安娜唱完了,Mike 第一个鼓掌,大家也都纷纷称赞。安娜含羞地点头致谢。 音乐声响起,是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看了一眼四周,没有一个人准备唱,安娜看着我,眼睛好像在告诉我这首歌是点给我的。我不知道她怎么知道我会唱这首粤语歌,还是我高中时很喜欢唱的一首老歌。 很多年没有唱歌了,节奏感还在,音准也还在。这首歌一下子把我带回到了学生时代,青涩的我站在讲台上唱“偏偏喜欢你”,台下有一个我暗恋的学妹在看着我,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美丽文静羞涩。 我喝多了,回家是老婆开的车。 洗完澡躺在床上,我很快入睡。迷迷糊糊中,有人在抚摸我。老婆躺在我身边,她的手抓着我,嘴亲吻着我,期待我的回应。 最近半年,我感觉自己交公粮逐渐费力,有时候,为了完成作业,只要一有反应,我就必须马上行动,否则就会一蹶不振。幸亏老婆对性事兴趣不减,没有前戏,也能积极配合。甚至有时候,我会中途败下阵来,任凭老婆上下其嘴,我也有心无力。她越是主动配合,积极引导,我越是压力山大,除了对她感到内疚,我还觉得烦躁,常常有意无意回避。 今晚,我的脑子晕乎乎的。似睡非睡中,眼前好像看到了高中时的学妹,她的秀发触摸着我我的脖子,痒痒的。她看到我像一头小鹿逃之夭夭。我忍不住追上她,紧紧地抱着她,她在我的怀里娇羞躲藏,我低头找寻她的嘴唇,轻轻地吻着她,她的呼吸轻柔,甜甜的,她的双唇柔软,绵绵的。回到年少时光里的我重拾青春,今晚,就让我重温旧梦,一醉不醒……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18
《暗夜随行》- 10
沙发
-redneck(Cracker) 2017-10-18
再次感谢你的关注!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19
木木写得不错,这次还费心地勾画了一下锋哥的LP,给你点赞。
-mantis(我是虾一只) 2017-10-18
我尽量写好点,谢谢表扬。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19
大部头的节奏,佩服。
-211(luck) 2017-10-19
谈不上啦,就是希望能尽量言之有物而已。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19
这段写的最好!
-vacationgirl(重新振作) 2017-10-19
第一次看到你的留言,鼓舞了我。谢谢!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19
文笔一如既往的好。木木知道的流行歌不少啊,这两首歌运用得很巧妙。只是梦里杀出一个高中学妹,有一点点突然。安娜让锋哥想起那段青涩的感情了吗?
-xiaoxiaoai(艾) 2017-10-19
是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有时候人们会不敢梦见白天那个特定的人。锋哥对安娜还停留在单纯的喜欢,就像情窦初开时暗恋学妹一样单纯。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19
建议换昵称~~加吉士
-kking(捣蛋) 2017-10-19
是说“木木”昵称不太好是吗?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19
你看坛子里,到处木木这个木木那个的,加拿大cheese不就是加吉士么?:) #11124537@0
回国有点想喝咖啡,在麦当老喝,看见早餐english muffin+cheese叫麦吉士 -kking(捣蛋) 2017-10-19
哎,你说得有道理,容我仔细想想。反正另一个“木”也另有归宿,是时候一根木头过余生了。只遗憾“单木不成林”呀......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19
昵称常让我联想此人,比如“小小艾”让我想到邻家女孩,性格外貌都让人觉得好舒服。“风华”女人味(性感)。“海牛”既心胸开阔,又较坚持原则。得罪了,望三位莫怪。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19
鸳梦重温,后来生了一个贴心小棉袄
-oldstone(stone) 2017-10-19
好文笔
-oldstone(stone) 2017-10-19
喜欢这段。赞
-uptowngirl(若初) 2017-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