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随行》—14
14 这个秋天,天气反常,周末的狂风只带来了一场小雨,很快气温便回到了夏天。这忽冷忽热的天气让人乱穿衣,路上行人从短袖到薄羽绒服,五花八门。 流感季节到了,公司组织集体打针,我乘机溜了出来。 一溜达,就到了安娜楼下。我知道偶遇她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到她楼下的咖啡店坐了下来。安娜是个重度咖啡成瘾者— 据她自己介绍— 她每天都要来这家店,早上一杯 blonde, 中午一杯 dark roasted。遇见安娜之前,我只喝茶不喝咖啡,现在的我觉得其实咖啡也不错,那股浓浓的咖啡味让人闻了还想闻。 此刻,我就在这家她每天必来的店里,端着她每天都买的dark roasted,想象她排着队,跟店员熟络地打招呼,拿着咖啡匆匆离开,高跟鞋轻轻地叩响地面,人渐消失声渐远…… 我怅然若失,安娜,我好想见你一面。如果见不到,请你至少和我微信聊聊天。你难道感受不到我对你的想念吗?我所求不过是你的一个微笑,几句问候,而你却总是选择沉默。 呆呆静坐,悻悻离开。从今天到周六,还有五天,我从来没有如此盼望过周末。 家里这几天风平浪静。院子里的树叶装了一袋又一袋,总也捡不完,女儿喜欢和我一起,我给她买了一个小小的齿耙,她卖力地把树叶耙到一堆,然后等我装袋,再给她一个吻作为奖励。有时候,我们躺在草地上聊天,女儿会提醒我不要让妈妈看见,不然我就要挨骂了,虽然衣服都不是她洗。我想,我的女儿比安娜的女儿还小一岁,她都能看到大人之间的矛盾,那安娜的女儿又怎么能看不到母亲的不快乐呢?安娜离婚,即使孩子们现在不能接受,再大几岁应该就能明白母亲的不得已了吧。 我每天没事找事干,尽量把自己忙起来。这两天,我在前院挖地,准备种郁金香。我挖了一个心的形状,买了三百颗郁金香茎块,老婆觉得我有病,这郁金香花期如此短,干吗不种玫瑰?我没理她,不抽烟不打牌不泡吧不买名牌,我基本不怎么花钱,几千颗郁金香都不够她买一个手袋。 忙忙碌碌,终于到了星期五。我微信安娜,问她要了基本信息登记了一个Guest Pass。我很兴奋,期待在安娜面前表现自己的游泳本事。我和安娜的家乡隔湖相望,夏天,采莲蓬,摘菱角,挖莲藕,是家乡人民最喜欢的活动。那儿的男孩子个个都和我一样是浪里白条,像安娜这种不会游泳的女孩子极少。 周六早上8点,我换好了泳裤,在泳池里边游边等安娜,这么早,池里就我一个人。 一会儿,安娜从泳池边的淋浴间走过来,她裹着浴巾,只露出两条长腿。她迟疑地走到池边,站着不动。我赶紧一个冲刺就游了过去。 “这里的水不深,你从旁边走下来。” 安娜还是犹豫不定。 我以为她怕水,“你不要怕,我给你带了一个浮板。我们今天先学打水。” 我站在水里,伸手抓过我放在池边的浮板。 我仰望着安娜,她的表情很古怪。她好像视死如归一样把浴巾放了下来,我心一阵狂跳。穿着蓝色泳衣,身材姣好的安娜就这样高高地站在我面前,她右边大腿从膝盖往上到腹股沟布满了一大片红色疤痕,一眼看去,触目惊心。 她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我不知道我的脸上是否露出了惊吓的表情。她不说话,就这样盯着我看。 “你把浴巾挂好,从这边下来。” 我的心跳平静下来,原来她跑步右腿总提不高是受那片疤痕牵扯。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片的疤痕?她经历过什么?我脑子一片混乱。她那时候一定很疼吧?现在还疼吗?我心疼。 她把浴巾挂好,缓缓走下了池子。水漫过了她的脚,她的腿,她的疤,她的腰,蓝色泳衣和池水衬托着她肌肤白皙无暇。 “你能浮起来吗?” 我问她。 “我可以试一试。” 安娜正要尝试,她突然转过头问我:“锋哥,我从来没有下水游过泳,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学游泳。如果我学会了游泳,是不是我就有勇气做更多的事情?” 我明白她从不学游泳的原因,她介意暴露自己的伤疤,我也懂她为什么问我学会了游泳是不是就有勇气去做更多事情,面对那一片疤痕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安娜,你会学会游泳的!你是一个勇敢的女孩子。” 在我心里,安娜柔弱,却不脆弱。不够坚强,没有勇气,她如何走到今天? 我一点一点教安娜,惊喜地发现她水感很好,很快就学会了浮起来。我只托着她的头两次,她便能仰泳游完一个25 yards。安娜也很开心,享受在水里翻来覆去,仰泳的时候,疤痕露出水面,她也渐渐不再刻意用手遮挡。 池子里的人开始多起来,我们来了一个小时了,不想安娜第一次太累,也想和她喝杯咖啡,我便提议今天的课就到此结束。安娜还有点意犹未尽,她心情愉悦,走上来的时候无惧有人惊诧的表情,抬头挺胸自信满满。 咖啡厅里倒是人不少,我们买了咖啡,坐在壁炉边别喝边聊。 我犹豫了很久,心里打草稿一遍又一遍,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问她:“安娜,你的疤还疼吗?” 安娜摇摇头。 “是小时候弄的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她。 “嗯。” 安娜迟疑片刻,说道:“小时候,在乡下外婆家,冬天很冷,只有火盆取暖。” 我知道我们家乡冬天的那种寒冷,膝盖深的雪,却没有暖气,那种火盆每家每户都有。 “我不小心走路摔倒了,摔在火盆上。” 安娜的声音告诉我,她还没有完全忘记那火烧的痛楚。 我有点后悔问她,可是太晚了。 “乡下只有一个赤脚医生,没注意,我的伤口发炎发脓,最后烂了。伤口好了后,就这样了……” “你之后没有看过医生吗?这些疤痕不能消掉吗?” “我后来才知道,我是疤痕体质,消不掉。” 说到这里,安娜低下头来。 “你也许不知道,我妈妈是个医生。” 安娜的声音哀哀的,“她后来找了很多人给我看,还带我去过北京上海看烧伤科,可是他们都说没有办法,只能磨平一点点,不能完全消除。” 往事,不堪回首,安娜对我倾诉。 “它们经常很痒,是那种挠不了的痒,痒得忍不住的时候,我就用指甲掐。有时候又会很痛,无缘无故地痛。我不能洗太热的水,冬天都不能,不然就会又痒又痛。” 安娜面露痛苦。 “我从小到大很自卑,因为这些疤痕。我从来不参加班里的活动,小学五年,年年班主任的评语都是说我内向不合群。上了初中,我是班里最高的女生,我知道有男同学叫我班花什么的,有些胆大的男生还在校门口堵我。可是,他们越是说我好看,我越是自卑,我生怕他们知道我一身的疤。”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 “长大了,我不敢谈恋爱。我觉得别人越觉得我漂亮,他们就越无法接受我的疤。我喜欢过一个男孩子,后来分手了,因为我希望自己在他心里永远是完美的,不想让他看到我的疤痕。”安娜苦笑着说:“我觉得我配不上他,他却以为我是嫌弃他。” “跟他分手后,我很难过。正好有个同事天天追我,我烦不胜烦。有一天,我掀开裙子给他看,问他怕不怕。他其实吓坏了,却骗我说不怕。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没多久,他找了别人,跟我分手。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晚上睡觉,一不小心摸到我的腿,很害怕。” “我后来就出国了,想着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哪里都没有差。遇到Andy,他问我愿不愿意做他女朋友,我就脱光了问他,你要敢娶我,我就嫁。三个月,我们就结婚了。我给我爸妈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我结婚了,我有了自己的家。” 安娜眼中有泪,却忍着没有流下来,“他们从来没有爱过我,关心过我,我一直都是家里多余的人。我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当然,这些话我没有对他们说。” 安娜讲完了她的故事,朝我勉强笑了笑。 语言太苍白,不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我们走吧。” 安娜说。 我送安娜回健身房停车场取车。 停好车,我看着安娜的眼睛,认真地说:“这个世上,人们往往都注重外表,但是,总有一些人,能看到美好的内在。在锋哥的心里,你一直都很美。” 我取下我妈妈临终前给我戴上的红线挂着的一块玉,说:“你就像这块美玉,那些疤痕不过是这块玉里的纹路,这些纹路代表着它曾经经历过的沧海桑田。正是这几条纹路,让这块玉与其它的玉分别开来,独一无二。” 安娜眼睛红红的,临下车前,她突然转身轻轻抱了我一下说:“谢谢你,锋哥!” 然后,很快就松开我下了车。 这一个拥抱来得太突然,我毫无准备,心如小鹿乱撞。紧贴我胸口的那块玉,晶莹剔透,温润细腻,温暖我心。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5
《暗夜随行》—14
安娜不可能不知道锋哥对她的情愫,傻子都应该知道了吧,然后还和他单独去游泳。表面又装着无辜柔弱的样子,唉,我真是喜欢不起来她这个角色。如果她觉得自己也是小三的受害者,那么她和锋哥去游泳就没想到锋哥老婆的感受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哎。 -xiaoxiaoai(艾) 2017-10-26
小艾去游泳绝对是一种诱惑,但是
安娜却不是,至少她本人不认为是。她对自己的身体是极度自卑的,对她而言,去游泳是一种突破,有很强的心理暗示:如果我那面对我的疤痕,那我也有勇气去面对现实生活中的种种问题。 以上是我试着站在她的角度出发来理解她为什么会去游泳。当然这未必能说服读者。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安娜大腿从膝盖往上到腹股沟布满了一大片红色疤痕,要表示勇敢面对,穿条热裤就可以现于公众,还得和有妇之夫去游泳?
-211(luck) 2017-10-26
握爪。:)
-xiaoxiaoai(艾) 2017-10-26
不得不承认,本人对于“谁和谁游泳”这件事存在着局限性。吃瓜群众,砸瓜皮的时候别只扔瓜皮,记得稍上几块没啃完的就行了。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安娜也许知道锋哥的意图,只是想用这种方式让他退缩。
-thegirlbefore(Jane) 2017-10-26
另一种思考的角度,嗯,吃瓜群众智商情商都很高呀!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赫赫,主要是对女主随便和别人老公去游泳觉得不习惯。
-211(luck) 2017-10-26
哪里是‘随便’?这是考验峰哥呀。
-vacationgirl(重新振作) 2017-10-26
+1
-newvest1(newvest) 2017-10-26
木木别介意哈,我们吃瓜众比较投入的时候就会偶尔吐槽。你别受我们影响,继续写下去,我们都等着结局呢。
-xiaoxiaoai(艾) 2017-10-26
我也觉得怪,有夫之妇和有妇之夫居然在约了一起游泳,安娜居然同意。
-211(luck) 2017-10-26
安娜从头到尾没有考虑过锋哥也是个有家室的,那么多次单独和锋哥会面还有让锋哥陪她去捉奸,现在又是一起游泳,也没考虑过人家太太会怎么想。作者还替安娜辩护说她“从头到尾不知道锋哥的情意”,如果安娜不是太蠢,就是太装。我比较相信是后者。
-xiaoxiaoai(艾) 2017-10-26
同意你的看法。
-211(luck) 2017-10-26
可见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哪有这么理智。女人当然能看到这点。用不用,什么时候用,真就看人品了。
-uptowngirl(若初) 2017-10-26
让瓜皮来得更猛烈些吧。。。。。 哈哈哈。其实,我也是吃瓜群众。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我倒不愿意把安娜想得那么‘心机’,聪明如斯,应该是洞察了峰哥的意图,不过又怎样呢,在溺水中抓得一根稻草也得死命抓住不是?除了峰哥还有谁替他跑前跑后,听她诉说?给你+1!
-vacationgirl(重新振作) 2017-10-26
en,女人看事情比较准。安娜是心机
-dreameveryday(dreameveryday) 2017-10-26
给艾妃明码加1,看得明白。木木,不是不喜欢你的作品奥,两回事。
-mantis(我是虾一只) 2017-10-26
你怎么哪都掺和?
-alwayschanging(污污快车) 2017-10-26
嗨 为啥你们公司附近都有个安娜可以吃午饭,我的公司只有和印度女人们一起吃午饭。
-ysysning(婴兆田) 2017-10-26
午饭吃的多的是王蕾。你给个地址,哪天我叫上她一起找你吃饭?:)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我午饭也吃的多,一次两三碗,她能吃多少?
-ysysning(婴兆田) 2017-10-26
我是说锋哥和王蕾经常吃饭,你非要说你吃三碗。吃饭多意味着什么呢?想起了廉颇。。。。。。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安娜的经历感受写得很真实。
-thegirlbefore(Jane) 2017-10-26
谢谢Jane。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写得真好。人物先前的所作所为显得立体了很多。
-uptowngirl(若初) 2017-10-26
木木写得好。。。不过不太喜欢安娜,也不喜欢锋哥
-joannewan(风华) 2017-10-26
搞得我也摩拳擦掌,想跟你们一起扔瓜皮。你们太“坏”了。。。。。LOL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木木,完结的时候广而告之一声好不好?我性子急,喜欢一口气看完。谢谢
-nocomputer(花花) 2017-10-26
木木,完结的时候广而告之一声好不好?花花,完结的时候给分享个阅读总结好不好?我性子急,喜欢一口气看完。谢谢。
-troyd(.) 2017-10-26
okay
-nocomputer(花花) 2017-10-26
okay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木木你写得不错,读者参与讨论,说明你的文章吸引人,我就搬张板凳等着。
-211(luck) 2017-10-26
嗯,木木文笔没得说,杠杠滴。
-xiaoxiaoai(艾) 2017-10-26
一点也不介意。承蒙厚爱,请继续发表意见。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写的挺好的,锋哥这个人物比较丰满,现实中也很多,中危,有心仪女子,但道德底线也比较高,女主塑造的差一点,前几章说过她其实活泼外向,受老公出轨打击才消沉的,但现在又归小时就心里受创伤,中段后故事发展有点慢了,小说还是要靠情节的
-19878(冬灌) 2017-10-26
中肯之言!感谢!希望能看到更多你的意见。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其实不是中肯,我主要想表扬的,写这么长小说不容易,结果一回帖变中肯了
-19878(冬灌) 2017-10-26
哈哈哈哈,那更要感谢了!不过,“小说主要靠情节”这句话确实中肯。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木木,你不觉得瓜皮满天飞很欢乐吗?人气旺旺滴,继续写故事,让群众和你的安娜暗夜随行,迎接光明的到来。
-211(luck) 2017-10-26
让瓜皮飞吧…… 哈哈哈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
哈哈哈
-211(luck) 2017-10-26
笔耕不辍,作者辛苦
快速浏览一遍,亮点很多,也很贴近生活。说点感受木木参考; 这个安娜的可爱度不够能服众,最显然一点,丈夫出轨两三年,她一无所悟,这对一个有生活阅历和情感丰富的女性不应该也不会发生的,如果能成立,那andy随时可以拿奥斯卡奖,太能装。还有一个反复演练去阁楼看房进房这个也不合情理,这样的女主心态,额,有点重口味;一般是直接上去撕脸撕逼,要不就默默承受流泪,这种能一二三次的去人家的闺房,比较费解,希望作者给我们一些再解释铺垫。 男主的角色也比较怪异,如果你这样安排他一直参与到安娜的家庭纠纷里,这个从一开始就说明,安娜不把他当作爱慕的对象,所谓家丑不可外扬,男一号被当作暖男的心理,说明女主没有把他当外人,那这个感情线发展下去,会比较难服众。 -canadacanada(枫下) 2017-10-26
笔耕不辍,作者辛苦
写的不错,挺引人入胜的,安娜感觉是心机女,怎么会对峰哥这么会把握,但是对andy却素手无策了,看来真爱还是andy。
-newvest1(newvest) 2017-10-26
吃瓜群众用‘道德’尺度衡量一切,抛开人性不谈。
-vacationgirl(重新振作) 2017-10-26
“人性”!吃瓜群众站的位置不同,有不同的观点很正常。百家齐鸣才有意思。
-canadiancheese(木木) 2017-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