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爱情故事》- 8
王美人在向上攀登一段斜坡时,由于体力严重透支而导致左小腿肌肉抽筋。站立不稳的她向旁边的陡坡摔了下去。司男见状赶忙伸手去拉,但是还是差了一点,只能眼见王美人的指尖从自己的掌心划过。情急的他也不去管如何保持自己身体的重心了,使劲将身体向前探去并同时将自己的右手伸长到了极限。这一下他总算将王美人的左手牢牢攥住,可同时自己也失去了重心,和她一同向着将近5米落差的陡坡跌了下去。

司男眼见自己就这样和王美人一起跌了下去,情急之中的他将抓住对方的手使劲往回一带,在空中将王美人拉到自己怀里,一只手将她抱紧,另一只手则护住自己的头,就这样和王美人两个人一起从陡坡滚了下去。

这一下可吓坏了在后面看到了全过程的小娜水。在她发出一声“啊~~”的尖叫同时,司男和王美人已经滚落到了坡底。着急的小娜水连跌带爬地从旁边稍缓的地方下到坡底,来到他们身旁,一脸急切地问道:“怎么样?还能讲话吗?”

“呼~还好!”被王美人压在身下的司男首先开了口。“你赶紧看看王美人怎么样,她的腿好像受了伤。”

小娜水听到后赶忙将一直被司男保护在怀中的王美人扶着坐到了旁边,盯着她的脸着急的地问道:

“你、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腿怎么样?还能动吗?......”小娜水不停地问了一长串问题。而早已被刚才发生的一切吓得花容失色脸色惨白的王美人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只是两眼无神地呆坐在那里,口里不停地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你还好吧......”看到目光呆滞的王美人,小娜水尝试着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膀,这才使王美人稍稍缓过来一点神,答道:“还、还好。你能扶我一下吗?”说着,王美人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哎呀!”就在小娜水正要上前扶她的时候,王美人突然右腿一软,又坐回了地上。在小娜水查后发现,原来王美人的右脚在踝关节部位已经肿起了一大块,而且颜色有些发红。

“你的脚肿了,可能是刚才摔下来的时候伤到了。”小娜水说道。

“严重吗?不会骨头折了吧?”王美人担心地问道。

“这......这我就不知道了,只能等一下去医院检查了。”

“应该不严重。”一旁的司男说道。

听到司男的声音,王美人和小娜水不约而同地抬头向他望去。只见司男全身是土地站在她们身旁,上衣的肩膀和手肘部位已经磨破了,露出了里面被擦伤的皮肤,而裤子在右边大腿的侧面也破开了一条大口子,隐隐地可以看到腿上的伤口。他的额头上也挂着几块淤青和擦伤,脸上则满是汗水裹挟着泥土流淌过的痕迹。看到这样的司男,王美人不由得心中一“紧”,关切地问道:“你伤的重不重?”

“我没大碍,只是擦破了点皮,不打紧的。”司男又低头看了看王美人的脚,接着说道:

“应该没有骨折,而且皮肤颜色也没有发青,说明没有淤血,应该只是软组织扭伤之类的。”

说着,司男从背包中拿出绷带,为王美人的脚做了简易的固定。

“我只是做了简单的处理,还是应该马上去医院进行检查。”

三人在简单地商量了一下后,决定由司男背着王美人走完最后的一公里多的行程,小娜水则负责背着三个人的行李。

王美人刚一趴在司男的后背上,不知为何忽然她的脸没来由地有些发红。这是她第二次接触到男人的后背,上一次则是一周前的张高帅。司男的个头不如张高帅,他也没有像张高帅那样在gym里锻炼过的紧实肌肉,所以后背的感觉不如张高帅的来的宽广和结实。但是不知为什,就是这样的一个没有什么特点的后背却给王美人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一公里多的山路说近也不近,再加上道路曲折高地不平,司男背着王美人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回到了出发时的停车场。在将她搀扶着坐在了小娜水的车上后,司男这才有时间坐在车旁喘口气休息一下。王美人看到司男坐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汗水不断从他的头顶渗出,划过脸颊,使得本已满布泥水脸如同画上了迷彩装一样。而他裤腿上被划破的地方仿佛有丝丝血迹从里面渗出。王美人赶紧从自己的包中翻出一包湿纸巾递了过去。

“给你,擦擦脸吧。”

看到王美人抵过的纸巾,司男先是一愣,但马上微笑着伸手去接。由于刚刚背着王美人走完山路,司男手臂的肌肉现在正处于极度疲累的状态,他伸出去的手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这一下哆嗦使得他并没有准确地拿到王美人递过来的纸巾,而是轻轻地在她的手背上握了一下。这一下司男自知失礼,赶忙将手收了回来并连声抱歉。

王美人虽然笑了笑表示不用在意,但是脸却稍稍红了一下,并感到心跳有些许变快,心里悄悄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眼中的司男好像变得有点不一样了,他那张平凡的国字脸好像透出了一种特有的可爱。这种变化让王美人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虽然自己的恋爱经验少得可怜,但是35岁的自己应该不至于会产生如同小学生一样的反应。最后的她只得将次归结到身体太疲劳这个原因上。

在短暂的休息后,司男和小娜水分别开着自己的车载着王美人来到了最近的一间医院。在等待了了将近2个小时后,他们终于见到了急诊室的医生。医生在给王美人做了细致的检查后认为骨头并没有问题,只是踝关节扭伤,但是韧带有些撕裂,需要将足部固定并静养至少2个星期。

在听到这个结果后,王美人长出了一口气。毕竟骨头没事,而且两个星期后就基本可以下地走路了,这已经是坏事情中的好结果了,众人那紧张的神经也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此时气氛一下子就显得轻松了不少。

“还好你的脚没有大碍。你知道吗,在看到你们两个掉下去以后我都快吓死了。以为这次可能需要直升机救援呢。”小娜水冲着王美人和司男说道。

“你太夸张了,那虽然是个陡坡,又不是悬崖。”司男笑着说。

“不过你还真厉害,竟然跳下去救她,这个场景我只在电视剧里看到过。”

听小娜水这么一说,司男有些不要意思了,赶忙表示:“我可没有那么勇敢,只是自己没有掌握好重心才和她一起跌了下去。”说完,司男又习惯性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而坐在一旁的王美人此时非常正色地对他说道:

“这次真的非常感谢你。要是没有你,我想自己肯定不会只是扭伤这么简单。今天给你和娜水填了太多麻烦,最后还害得你受了伤。对不起。”说着,王美人向司男和小

娜水低下头,表达自己的深深歉意。

见到王美人如此做,二人赶忙连连摆手,相继表示不用如此,这只不过是一次意外,并不能怪罪到王美人的头上,而且好在大家并没有收什么不得了的伤。听到他们如此说,王美人的心里稍稍好过了一些,并转头询问起司男的伤势来。

“你的伤要紧吗?要不要也让医生看一看?”

“我没事,只是一些皮外擦伤,回去上点药就好。倒是你,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一定要静养,如果在这期间再受伤的话今后可能落下习惯性崴脚的毛病。”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和单位请假,好好休息他两个星期(笑),谢谢你。”说完后,王美人对司男报以一个笑脸。而小娜水这是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皱着眉头对王美人说道:

“你现在的脚没法站着,就算可以在家休息两个星期,但是没人照顾你呀。别的不说,光是吃饭问题怎么解决?”

“我可以叫外卖呀。”

“一天三顿外卖吃两个星期?”

“我一天不用吃三顿,有一顿就行了。现在不是流行brunch(早中餐)吗,我可以11点多吃一顿,然后就能挨到晚上。到时候在吃一点水果和酸奶就好了,就当减肥了。哈哈~”

听到王美人如此说,司男和小娜美对看了一眼,不约而同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这样吧,我每天下班以后过去陪陪你,顺便帮你带点晚饭过去。本来应该帮你做点晚饭的,但是我的厨艺是在是拿不出手,担心你吃了以后伤势会恶化的。”小娜水说完后自己都笑了。

又休息了一段时间后,王美人在司男和小娜水共同的帮助下终于回到了家里。由于司男要赶着回去接女儿下辅导班,在将王美人背进房间后就离开了。小娜水则是留下来帮她简单收拾了一下今天的行李后也回去了。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6点了。王美人一个人坐在床上,看着夕阳将暖暖的金色光辉洒满了房间。虽然这是一副非常温馨的画面,但是她的内心却感到了一份孤独。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生病的情景。那个时候只要自己一生病,父亲就会变得非常紧张,因为抱着自己去医院好像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剩下的时间就只能焦躁地在自己身边晃来晃去。而母亲却总是能沉着冷静地陪在自己身边,悉心地照顾着自己,喂药,喂饭,做自己最爱吃的菜,乃至讲故事,在自己有需要的时候,身边总是能够看到她的身影。在那个时候,生病中的自己最不缺的就是关心了。不过说来也讽刺,自己正是因为想要逃避来自父母的那份“关心”,现在才一个人在地球的另一边“享受”着这份孤独。想到这里,看了看自己那为了防止胀痛而用枕头垫高了右腿,王美人不禁轻轻地摇了摇头,嘴角边挤出了一丝苦笑。

结束了回忆的王美人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一个人,右腿根本不能站立,如何能去洗澡呀?不,别说洗澡了,好像连上厕所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真是活该呀~”说着,泪水悄悄划过了她的双颊。

第二天早上,睡梦中的王美人被家里座机电话的铃声吵醒。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此时已经接近上午11点了。由于王美人平时只使用手机,所以家里的座机并没有开通电话服务,只是单纯地用来连接楼下的保安呼叫系统。“有谁在楼下吗?”王美人这样想着的同时拿起了听筒。在说了一声“hello”后,电话那头传来了司男的声音。

“王美人你好,我是司xx。我现在在你家楼下的大门外。我昨天回去后找到了一幅拐杖,觉得你应该会用得到,所以现在帮你拿过来了。能请你开一下一楼的大门让我上去吗?”

“好、好的。你按号码xxxx门就开了。”

“我试一下......啊,门开了。那我现在就上去了。”

结束了和司男的通话,王美人变得有点紧张起来。司男的突然来访是她始料未及的,自己昨天晚上好不容易才推着床边的椅子解决了上厕所的难题,并忍着疼痛简单洗了个脸后就睡觉了。现在的自己虽然勉强换了一身干净的居家服,但一定还保持昨天那蓬头垢面的样子,不,经过一晚上后,样子一定比昨天还要糟糕。要怎样才能将现在自己的丑态稍稍掩饰一下呢?在王美人正在为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个好方法而犯愁的时候,“叮咚”一声,门铃响了,司男已经站在了单元的外面。

“来了,你稍等一下!”王美人一边向门外喊着,一边赶忙从床头柜上摸起一只黑色发卡,使劲戴在了头上,将凌乱的头发强行压了下去。来不及照照镜子检查一下的她匆忙地下了床,推动着床前的靠背椅,以单脚点地的姿势向着大门的方向挪去。由于这个方法是王美人昨晚才急中生智想出来的,动作并不熟练的她废了好一番功夫才连同椅子一起挪动到了大门旁。大门被打开了,门外站着的正是司男。只见他左手攥着一副拐杖,右手则拎着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的沉甸甸的塑料袋,一个食物保温包同时挂在了他的右肩上。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我挪过来比较慢......”说着,王美人苦笑着指了指自己右手扶着的椅子。

看到如此吃力的王美人,司男赶忙从开着的门缝中闪进身来,一边关门一边说道:

“没关系,我知道你现在活动不方便。也怪我太冒失,没有事先打声招呼就来了,实在是因为我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听到司男这么讲,王美人才反应过来,虽然自己和他有过一次相亲的经历,但由于是失败的结果,双方并没有交换电话号码,甚至连微信也没有留。只见司男将手里的塑料袋和肩上的保温包放在地上,双手将拐杖递了过来,说道:

“你先试试这副拐杖如何,看看合不合用。你这样推着椅子挪来挪去的既不方便又危险。”

王美人接过拐杖后大概看了一下后就放在腋下试了起来。这是一幅由铝管制成的可调节的轻便型拐杖。从手握部分的些许磨损看来,这不是一幅新的拐杖,但是保养的还不错,并且被擦拭得非常干净,而且其支撑腋下的部分还刚刚被进行了加厚处理,用起来没有一丝“咯”的感觉,非常舒服。虽然这是平生第一次使用拐杖,但王美人没走两步就掌握了使用方法,在屋内可以非常快速又平稳地进行移动了,比推着椅子可是强得太多了。

“非常好用,高矮也很合适。太谢谢了!”王美人笑着对司男表示了由衷的感谢。

“不用客气。这副拐杖在家里已经闲了好多年了,没想到还能派上用场。我昨天用一些海绵将腋下的部分加厚了一下,不知道你用起来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没有没有,非常好。没看出来你的手还挺巧的(笑)。你家里还有拐杖,之前也受过伤吗?”

“不是我,这个是Anna......我前妻......她之前也是扭伤了脚,和你现在差不多的情形,所以家里才买了这副拐杖。”

王美人听到后礼貌性地微笑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就着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对他大塑料袋产生了好奇。

“你这大袋子里放的是什么呀?”

听她这么一问,司男仿佛才想起来一样,赶忙将袋子提起,在王美人面前打了开来。

“奥,对了。我还给你买了一些吃的。我想你这几天也出不去,就给你带了一些水果和比较能放得住的吃的,像酸奶和cheese什么的。这样晚上娜水过来的时候可以少买一些。”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王美人露出了一脸为难的表情。而司男却一再表示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说着,他又将带来的保温包打开,取出两个饭盒。

“我想你可能还没有时间吃那个brunch吧(笑),于是在准备自己和孩子的午饭时就多做了一些给你。”说完后,司男看了看表,表示自己必须要走了,饭盒的话先放

在这里,等王美人的身体痊愈后在还给自己就好了。说着转身就要开门离开。

“等、等一下。”王美人忽然喊住了他。

“那个,我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吗?这样......这样以后比较方便联系......还你饭盒和拐杖。”

司男听到她的这个要求先是愣了一下,但随即表示没问题,同时拿出手机并打开了二维码。王美人用自己的手机扫描后,微信上显示了Eric Si的名字,同时自己Lilian Wang的名字也出现在了司男的手机上。

待司男走后,王美人坐在餐桌上,打开了司男拿过来的两个饭盒。其中一个里面装的是无锡排骨和蒜蓉西蓝花两个菜,另一个则是一满盒的米饭,还在冒着热气。她夹起一块小排骨放在口中,软嫩的肉质和适度的酸甜口感给常可口。她同时又将一口米饭送入了口中,混合着排骨的酱汁,一边嚼一边流出了眼泪。

我早上还没刷牙呢。。。。()”
(未完待续)

-kiticli(lalala) 2017-11-13
《多伦多爱情故事》- 8
沙发!
-troyd(.) 2017-11-13
板凳~太不像话了,居然不帮忙洗澡~
-onyou(悟) 2017-11-13
别把啦啦逼急了,他下集就给你来这个情节。我琢磨着啦啦是想写一段类似山楂树之恋的,我们大家还是别逼迫他了。咔咔
-xiaoxiaoai(艾) 2017-11-13
说的挺对,我非常喜欢山楂之恋那种结合酸与甜的感觉,这让我在炎热的夏日感受到了一种沁人心脾的凉爽。可惜,来到加拿大后再也没有这种体验了。。。

如果你知道哪里有卖的,请告诉我,谢谢。

Image result for 山楂之恋

-kiticli(lalala) 2017-11-13
说的挺对,我非常喜欢山楂之恋那种结合酸与甜的感觉,这让我在炎热的夏日感受到了一种沁人心脾的凉爽。可惜,来到加拿大后再也没有这种体验了。。。
自带摇椅!
-xiaoxiaoai(艾) 2017-11-13
大家散了吧,女主摔伤了,估计接下来很多集都没有肉戏的可能了。
-madog(武疯子) 2017-11-13
太长了。。。到肉戏的时候请通知一下,谢谢!
-mid9t(游水) 2017-11-13
哈哈哈哈哈哈
-xiaoxiaoai(艾) 2017-11-13
你太扎拉拉的心了。以为读者都为了故事的趣味性来的。中年人都堕落了?
-troyd(.) 2017-11-13
那天“龟甲缚”的帖子,绑的是猪肉还是啥肉,反正连人都不是,大家都已经好开森好开森!
-madog(武疯子) 2017-11-13
通过我的示范教学,你学会了吗?:D
-kiticli(lalala) 2017-11-13
会是会了,速度太低。
-troyd(.) 2017-11-13
慢慢来,多练几次就好了。学会后你就会发现新世界的大门就此为你打开,你会终生受益的!今后
烤肉再也不怕绑不结实了。 -kiticli(lalala) 2017-11-13
我怎么觉得正好相反,剩下的只有床戏了
不过,啦啦有个细节不科学,扭伤的不会马上青紫色 -pumba(J哥) 2017-11-13
因为接下来王美人只能一直在床上了?
-xiaoxiaoai(艾) 2017-11-13
我现在更加确信你就是老大!又在这里冒充女ID !
-kiticli(lalala) 2017-11-13
bingo!
这就是啦啦的本意 -pumba(J哥) 2017-11-13
你个肉食系!我想想如何加入血管的情节。。。。
-kiticli(lalala) 2017-11-13
这是给机会呢
-facenorthface(小北) 2017-11-13
非常纯洁又美好的爱情故事,我都被森森地感动了!
我现在的心情,其实和你看皮皮虾那篇囧事一样一样。你到底要写到哪一集才能出点像武疯那样有血有肉的内容? -xiaoxiaoai(艾) 2017-11-13
公平来说,女主摔伤那段描写,确实有“血”有“肉”。
-madog(武疯子) 2017-11-13
好吧,我错了。
应该改成,哪一集能写到见血管的内容。 -xiaoxiaoai(艾) 2017-11-13
王美人的右脚在踝关节部位已经肿起了一大块,而且颜色有些发红,隐约能看到青紫的毛细血管。
-madog(武疯子) 2017-11-13
看来拉拉对毛细血管,充血什么比较有研究
-onyou(悟) 2017-11-13
你是医学部的高材生吧?之前误会你了,看来你口中的“血”和“肉”,真的就是他们的本来意思,堕落的原来是我。。。。
-kiticli(lalala) 2017-11-13
记得好像有谁也说过注意到了别人皮肤上的青色血管。你们对女性皮肤上的青色血管怎么看,喜欢吗?
-wifi(远方) 2017-11-13
估计美女的胸部在武兄的眼里是这个样子的

Image result for 女人 血管

-kiticli(lalala) 2017-11-13
估计美女的胸部在武兄的眼里是这个样子的
我好后悔点开来看了。
-cc-pc(I am nobody) 2017-11-13
排版要改进,不方便一目十行
-nocomputer(花花) 2017-11-13
谢谢提醒,我已经把拍板改了,现在看起来好一些了:)
-kiticli(lalala) 2017-11-13
谢谢啦啦。。。非常好,赞一下
-nocomputer(花花) 2017-11-13
谢谢
-kiticli(lalala) 2017-11-13
别听楼上的,我们需要纯洁和美好~ 加油~
-letempsdescerises(百草园主) 2017-11-13
哈哈哈~~~义人啊。( ̄▽ ̄)
-xiaoxiaoai(艾) 2017-11-13
嘿嘿,对于已经渐趋稀少的事物,我们一定得好好爱护合支持~
-letempsdescerises(百草园主) 2017-11-13
终于见到一股清流了!
-kiticli(lalala) 2017-11-13
礼貌性的阅读一下
-alwayschanging(污污快车) 2017-11-13
我也礼貌性地说声谢谢
-kiticli(lalala) 2017-11-13
礼貌性的劝你还是专注于做饭吧
-alwayschanging(污污快车) 2017-11-13
礼貌性地关心一下,箱子搬完了吗?
-kiticli(lalala) 2017-11-13
你俩真逗。礼貌性地LOL
-newrover(漫游) 2017-11-13
礼貌性的点赞一下。两个人都抱一起滚了,肉联有些ID还不满意,说好的提升中坦层次哪去了?
-mantis(我是虾一只) 2017-11-13
他们觉得下面应该有一条床单吧。。。。
-kiticli(lalala) 2017-11-13
我觉得野外滚没有床单也是可以凑合的。
-mantis(我是虾一只) 2017-11-13
牛,笑喷了。
-newrover(漫游) 2017-11-13
吃瓜众的要求是越来越低了。(▰˘◡˘▰)
-xiaoxiaoai(艾) 2017-11-13
终于等到了~ 发现啦作家俩错别字“练练摆手”~ :) ~ 把司男描写的那么好,他太太离婚的理由是不是不成立了?还是他吸取教训,改变了?
-siwuxu(无根藤) 2017-11-13
改了,多谢!不是说:失败的婚姻容易让人变得成熟嘛:)
-kiticli(lalala) 2017-11-13
运动生理学知识全面,山路走多了,肌肉疲劳下过度用力确实容易抽筋
问题是这么点破事你絮絮叨叨上万字没有一点打码内容你不是骗稿费是什么?司南好歹也是老司机,没前途早就撤兵有情况早就动手,大家都不小了注意节奏好不啦 -canadacanada(枫下) 2017-11-13
最后一句不就打码了嘛!
-kiticli(lalala) 2017-11-13
翻翻你手机,和你一起打过码的少说也过百了吧,说说哪一个把你
先拉黑了? -canadacanada(枫下) 2017-11-13
笑喷了~
-xiaoxiaoai(艾) 2017-11-13
拜读一下。文笔流畅,故事感人。这碗鸡汤,我先干了。LOL
-newrover(漫游) 2017-11-13
谢谢!这是到目前为止为数不多不嫌“素”的读者了!:D
-kiticli(lalala) 2017-11-13
别理他们,LOL。我猜他们也是故意歪楼。要看荤的,哪里不是一大堆?我就不信他们不去留园右下角。清新脱俗的反倒不多见。
-newrover(漫游) 2017-11-13
说的真好!不得不为你点个赞!
那个什么,关于你说的“留园右下角”,给个链接呗,先谢谢了:) -kiticli(lalala) 2017-11-13
毁人不倦,不差你一个,当年忘了是老顽童还是小武就这样被我带坏了。LOL
PM你了 -newrover(漫游) 2017-11-13
收到!漫游好人!! LOL
-kiticli(lalala) 2017-11-13
说说你现在有多坏
-alwayschanging(污污快车) 2017-11-13
我不是坏人。
也不是什么好人。当坏人是我的人生梦想。LOL -newrover(漫游) 2017-11-13
你没明白,他是让你也给他PM一份
-kiticli(lalala) 2017-11-13
LOL,都污污了,还需要雷锋吗?
-newrover(漫游) 2017-11-13
跟你比起来,我肯定是纯洁滴。LOL
查PM -newrover(漫游) 2017-11-13
患难见真情啊,这一跤摔出感情来了,值!难怪你叫啦啦啦
感觉写的有点啰嗦了,简洁一些会更好:)啦啦加油!谢谢你大老远的来歌会捧场:) -joannewan(风华) 2017-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