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随行》-18
18 早上一到公司,组里的中国同事就过来问我,有没有想好公司把整个team的工作外包给印度后我们的出路。我最近烦心事太多,还没来得及想这个问题,但是,这事需要提入日程安排了,毕竟好几十个人涌到找工市场,市场也是需要时间消化的。而且靠近年尾,节日期间人力资源部门休假的多,招工进度缓慢。说实话,工作多年,我是干够了。真要裁了,我就拿着大package 先休息半年,以后转行也未尝不可。唯一的问题是我老婆绝不可能让我在家休息半年的。男人不出去工作躺家里休息,想什么呢?脑子生锈了吧?拿着大package,还挣着一份薪水那还差不多。而且这新工作的薪水可不比现在这份少,已经不受待见了,还想更受鄙视么…… 跟他在茶水间聊了一会,收到了一个微信。我一看,是王蕾,告诉我昨晚飞机晚点了。现在去开会途中,提醒我今天是周五,要麻烦我送她老大去补习课。 喝完了第二杯茶,10:28,叮叮叮好几个微信。都是安娜的。 “锋哥,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对不起,让你操心了…… 我一时想不开,多喝了酒。” “我把录音给他听了,把合影给他看了。我一时情绪失控,后来,就喝多了。” ”我不知道自己会不省人事,更不知道Jason会找你。我还从来没有喝醉过。” 我给她回过去:“孩子们上课了吗?” “没有。我刚才给学校打电话了。” “我对不起孩子们......” 安娜应该很愧疚。 “你把他们吓坏了。” 我语气有点重:“你真的再也不能喝多了,孩子们吓坏了。” “我知道。我不会再喝醉酒了。我跟他们发誓保证再也不喝醉酒了,再不让他们担心我。我跟他们道歉了。” “安娜,你自己还好吗?我是说你头疼不疼?” “我今天也请假了,头有点晕……” 安娜赶紧补充:“但是我没事的,你不要担心我。” “没事就好。你想要吃点什么?喝点白粥,小孩子们也吃点东西,我帮你叫些外卖好不好?”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叫。明天是周末了,我好好休息,把家里收拾一下,带孩子们出去走走。” “那好吧,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我。” 我想了想,“等你回来上班,我带你去吃饭,去你最爱的烧烤店。” 我此刻的心中没有任何杂念,只希望安娜振作起来,好好活下去。 “嗯嗯嗯。” 安娜写道:“锋哥,我会好好的。谢谢你!” 放下电话,想起公司未来可能裁员的事情,我突然发现我有很多单位福利从来没有享受过,比如牙齿矫正。然后我又想起我好久没有看医生了,趁着现在人人无心恋战,请假去看医生也好,头痛折磨了我几年,我都是靠Advil 就熬过去了,是时候彻底检查一下了。于是,打电话预约家庭医生,没想到最早要等到下周二。 下班接女儿,利索地准备晚餐。美极大虾,农家小炒肉,蒜蓉A菜,海带排骨汤,一小时不到就全部热腾腾上桌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我希望自己精心准备的饭菜能让家人吃得开心,那么我就开心了。 儿子和女儿都吃得津津有味。老婆吃着吃着,问我:“听说你们team 要外包,你开始找工作了吗?” 我不想在饭桌上讨论这个话题,“改天再向你汇报好吗?现在不想说。” “你怎么现在什么都不跟我说!” 老婆火了,“昨天晚上也是不跟我说。” 她转向儿子,问到:“儿子,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昨天那个朋友是谁?妈妈也许可以帮到她/他。” 我一听,有没有搞错,穷追不舍,还哄骗孩子。她什么时候愿意真心帮助别人?除非是她想签约的客户。 儿子正要说话,我制止了他。严肃地面对老婆,我说道:“有些事情不要把孩子夹在中间。昨天晚上的事情等下我会一五一十地告诉你。还有,我工作的事情,等下我也会和你商量。但是,请不要在饭桌上讨论这些好吗?我只想儿子女儿能开开心心地吃我做的饭菜。” 老婆立马翻脸了,什么时候我敢这么跟她说话了?“你说,你倒是说呀!为什么要等一下才说?有什么秘密吗?” 她咄咄逼人。 “你过来我跟你说好吗?” “就在这里说。” 她开始无理取闹。 我无奈地对儿子说:“带上妹妹,夾点菜到family room 吃好吗?” 看着儿子担忧的眼神,我向他保证:“爸爸会和妈妈好好说话。我向你保证。” 儿子带着妹妹走开了。老婆坐在饭桌前,讥笑着说:“就你是个好爸爸。那你现在说呀。” “虽然我没有必要向你凡事汇报,但是我问心无愧,所以说给你听也无妨。我昨天晚上去了安娜家里。她儿子给我打电话请我帮忙。” 她一下就炸了:“她儿子找你帮忙?你们很熟吗?” “我们算是很熟的朋友,尽管很少见面。” 我尽量平静地接受她任何的审问,理智地如实地回答她的问题。 “找你帮什么忙?” “安娜不省人事。” “为什么不打911,却找你帮忙?为什么不找她老公,要找你。” “安娜最近跟她老公分开了。” 我也不确定安娜是分居了还是已经办好离婚手续…… “你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找你帮忙?” 老婆醋意大发。 “我和她是朋友关系,就像我跟王蕾一样。” “朋友关系?是你的红颜知己吧?你不是一天到晚追求精神世界的满足吗?不是厌烦柴米油盐酱醋茶吗?” “我和她没有任何你想象中的关系。安娜很爱她的老公。” “很爱她老公,怎么会分开?” “那是他们之间的事情,我没有资格说别人的家事。” “别人的家事,你比别人还操心!对了,前段时间老是晚上出去帮朋友忙,那个朋友也是安娜吧?” 老婆恍然大悟,觉得自己被我蒙骗了很久,顿时怒不可遏。 “是的,我那段时间是在帮她。” 我试图晓之以情软化老婆,“她一个女人,遇到了困难,需要帮忙,我能帮就帮了。就像王蕾请我帮忙,我也帮了。” “你以为我愿意你帮忙王蕾吗?你身边总有女人需要你帮忙,你从来都不会说no。” 老婆开始添油加醋。 “总有女人,我何时何地总有女人?你不要给我扣这些帽子。” “你没有女人,怎么会没事就看手机发呆。没有女人,怎么会总睡沙发?没有女人,你怎么?” 老婆开始疑心大发,我知道她没有说完的那句话是指我最近一年交功课无力。 “没有,请你不要胡乱猜测。” “没有?没有是吧?那好,你现在就跟我上楼,证明给我看。” 她说话间就来拉我。 难道我是你的工具吗?你想要我躺下就躺下,想要我起立就起立?雄风不再难道是我愿意的吗?我的自尊心早已没有了,但请不要得寸进尺地践踏。我甩开她的手。 她不依不饶地又来抓我的手,这个疯女人,我把手臂高高举起,不让她够着我的手。她使劲地拉扯我的手臂,一下一下地发猛。我气得哆嗦,心中又担心孩子们以为我们在打架,突然,头巨痛,眼前一黑,直直倒地,耳边只有女儿的尖叫声。 -canadiancheese(林一木) 2017-12-31
《暗夜随行》-18
沙发。
-thegirlbefore(Jane) 2017-12-31
如果没有外面闲事,心无旁骛,说不定对老婆说话态度就会好了,这后来也不会被雷
-oldstone(stone) 2017-12-31
我对锋哥这个人物是很敬重的,发乎情止乎礼,即使心有旁骛,对家人的责任担当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当然他不是圣人。
-canadiancheese(林一木) 2017-12-31
虽然有道理,但是中年夫妻有矛盾都是瓜田李下嫌疑导火索,如果夫妻有一方心里住着别人,另一方肯定会察觉,没有抓住证据,就只有语音较量和冷暴力,如果不及时刹车,坚壁清野,最后就是离婚结果,
-oldstone(stone) 2018-1-1
先顶后看!为精神食粮的创造者点赞!
-letempsdescerises(百草园主) 2017-12-31
谢谢点赞!祝愿百草园主2018精神与物质食粮满仓!
-canadiancheese(林一木) 2017-12-31
借你吉言了!祝你在新的一年里妙笔生花,灵感不断!
-letempsdescerises(百草园主) 2017-12-31
承你吉言!感谢!
-canadiancheese(林一木) 2017-12-31
《暗夜随行》-19
19 我被救护车送到了North York General Hospital。到医院后,我清醒过来,等待专科医生确诊。照完CT,确诊为轻度中风,留院治疗。 多么荒诞可笑的事莫过于我在45岁的时候中风了!不知道是喜还是悲的是我没有死去…… 这是一间足足有20平方米的病房,就住着我一个人。床边很多仪器,还有我老婆和孩子们。女儿看来哭过了,脸上似乎还有泪痕。儿子抿着嘴看着我,眼神很忧伤。我头脑模糊,眼睛看不清楚老婆是不是也脸有泪痕。她坐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看着我,终于我看到了她的眼泪。 “对不起,我不应该和你吵架。” 她小声地道歉。 儿子气鼓鼓地看着她。女儿爬过来,喜悦地在我脸上亲了又亲。“爸爸,爸爸,你醒来了。”她不停地叫唤我。 我的右手在输液,我想抬起左手来摸摸她,却发现左手麻痹无力。挣扎了许久,还是只能稍微移动,始终够不到她的脸。我猜想我很可能左边身体右边脑子出问题了…… “你把孩子们送回家吧,他们要睡觉的。” “Tomorrow is Saturday.” 女儿赶紧告诉我。 我想起来要帮王蕾星期六送孩子。我去不了,怎么办呢?我让老婆把我手机打开,帮我发一条微信告诉王蕾我的不得已。老婆照做了,王蕾连忙回信说不要紧不要紧,最要紧的是我赶快好起来! 在我的坚持下,孩子们最终还是跟他们妈妈回家了。洛大的病房里只有机器滴滴的声音,和我自己的心跳声。 我差点死了吗?原来死亡来的时候真的是无声无息…… 我昏昏沉沉入睡。 老婆回来了,我再三强调不要她回来,她还是回来了。 “我让Nancy 睡在家里帮忙照看一下孩子。” 老婆说。Nancy 是我们的邻居,一个单身女人,和父母同住。平时几乎没有来往,但是冬天我常帮着铲雪,夏天顺便把她家的草也剪了,她碰到面总是客气地谢谢我。 我点点头,闭着眼睛养神。左手左脚的麻痹感没有消退,我想我会不会偏瘫? “你还生我的气吗?” 老婆语气歉意十足。 我不想说话,摇了摇头。我好累呀…… “对不起。” 我皱了皱眉头,示意她不要继续讲话。她终于安静下来。 机器滴滴声,我偶尔打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依然难以相信这个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我热爱运动,是健身武术达人,才45岁,怎么会是我? 医院的第一个晚上,老婆依偎在我的脚边,我时醒时睡。 早上,医生来了,给我量血压,吃药,继续输液,说是暂时不需要动手术,但是我脑内有小量的血块,导致了我的左边身体麻痹,需要时间康复。幸好我年轻,应该恢复的几率很高。 中午,老婆出去给我买一点粥,数据把孩子们接过来看我。其实医院的餐我觉得也不错,可是她坚持要买,我就由得她,我也想孩子们了。 正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有人叫我“uncle Kevin”。 睁开眼,眼前站着安娜和她的一儿一女。安娜脸色苍白,头发扎了个马尾。她的眼神里无限担忧。 “你怎么来了?” 我很惊讶。 “王蕾让我帮忙送小孩,她告诉我你住院了。我一送完她儿子就过来了。你人没事就好。” “我没事。这么壮,哪能那么容易有事呢?” 我开玩笑说。 “嫂子呢?” 安娜问我,“我们过来看看你就走了。” “她去帮我买粥,顺便接孩子过来。” “她需要我帮忙看孩子吗?你们可以把孩子放我家,Jason 还想和你儿子玩呢。” “暂时不用。我也不需要她全天照顾我,医院条件很好。” “哦哦哦,锋哥,你好好休养。你这么好心肠的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安娜要走了,Jason 过来抱了抱我。小女孩从安娜背着的手上拿过来一束鲜花放到我床头柜上,黄色粉色的康乃馨点缀着白色的满天星。 他们走了没一会儿,老婆带着孩子们拎着一个饭盒来了。 看见这束鲜花,她张开想问,又马上装作若无其事,给我打开饭盒,喂我吃鱼片粥。 儿子坐在旁边看书,女儿好奇地围着各种仪器观察,不断地问问题,她的哥哥就一一解答。她蹦蹦跳跳,无忧无虑,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前一晚上还在为生病的爸爸哭泣。 我继续休息,中间请儿子帮忙拎着输液瓶去了一趟厕所,老婆想帮我,可是我不想在她面前,那样我会不自在。 躺在床上,想了一个晚上的我轻声问道:“如果我死了,你有能力照顾好孩子们,和你自己吗?” “不要胡说!” 她眼泪汪汪。 “你告诉我。” 我平静地再次问她。 “我有能力。” 老婆说完马上改口:“没有,我没有这个能力!没有你,我没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和孩子们。这些年来都是你照顾我们,我什么都不会。我连煲个粥都不会。所以你要好好地活下来。” 她泪流满面。 我不再说话。生命何其渺小无力,我只能随着命运的波浪起伏,未来何去何从,我无从知晓,也无力掌控。 -canadiancheese(林一木) 2017-12-31
《暗夜随行》-19
结尾写的很好啊,生活就是这样,浮萍一样随波逐流,浪花一朵朵的美丽都是命运节奏,而不是浮萍自己的努力
-oldstone(stone) 2017-12-31
你说的比我说的好!:)
-canadiancheese(林一木) 2017-12-31
你文笔很厉害
-oldstone(stone) 2018-1-1
佩服
-oldstone(stone) 2018-1-1
抱歉一直忙没跟上进度,祝木木新年里佳作不断,笔耕不辍!
-ingale(英格儿) 2017-12-31
谢谢!祝愿英格儿2018年英姿飒爽,犹如雪上飞狐!
-canadiancheese(林一木) 2017-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