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妍
记不清是哪年哪月,但记得是在一家咖啡店,我第一次见到妍。妍不喝咖啡,只点了一杯茶,与婉相依而坐,亲密无间,我要了一杯浓烈的espresso。咖啡店灯光昏暗,但妍那张泛着红晕的脸却被照得通亮。她穿着一件蓝色毛衣,神情平静而大方,声音低沉而柔和,一头长发飘逸着充满活力的波浪,一双眼睛闪烁着洋溢睿智的光芒。她才学渊博,谈吐得体,思维敏捷,善解人意。毫无疑问,妍是我平生见到的最美丽最淑雅的女子。我低下头,脸上火辣辣的,感受到她那咄咄逼人的目光,却无勇气正视她。说句天经地义的大实话,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只在相见后的第一秒。“他挺帅的,” 耳边传来的是妍低沉的声音。“你是在恭维吧,妍?” 我偷偷瞥了一眼,婉的脸红得像一只苹果,笑容中带着幸福。 “的确如此,婉,我祝福你们⋯⋯” 仍然是妍低沉而平静的声音。我端起杯子一口喝尽espresso,心却醉了。 我用手指轻轻敲打着黑胡桃木制成的桌面,桌上古旧的蜡烛灯闪烁着微弱但很顽强的光芒,精制的玻璃花瓶中插着一支红色的玖瑰花,红得就像燃烧的火,那是我心中的火焰,冉冉升起。我终于鼓足勇气,抬起头,而妍正露出了微笑,笑得如此醉人 - 她的脸型完美无暇,面部轮廓分明,眉毛纤细清秀,眼睛温柔妩媚,牙齿洁白整齐,嘴唇性感甜蜜。“你应该做演员,有没有觉得可惜?” 我脱口而出地问道,然后又后悔自已的鲁莽。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提问,妍并未显出吃惊的样子,她再一次露出了笑容,大方地答道,“被邀请过,但家里不同意。” 说完后,她的目光仍然朝着我,平和而从容,这种自信让我颇为震撼。起身离座之时,我一直偷偷地打量着妍那高挑窈窕的身材,她的体形看上去既属运动型的健美又不失女性的丰腴,我甚至爱上了她穿的那件蓝色的毛衣。 一天夜晚,我转辗反侧,无法入睡,只好起身点燃一支“烟”,顿时,大麻的气味弥漫着整个屋子。我猛吸了两口,慢慢地,觉得有一只无形而柔软的手掌,贴着自己的后背轻轻抚摸着,全身感觉到一种难以言表地舒坦。我仰首看着窗外,深邃的夜空中繁星点点,像一只只萤火虫,闪烁着微弱而精灵的光芒,美得令人眩目,美得让人窒息。多么美妙的一幅仙境,多么绚丽,多么恬静,而我正身临其中!忽而,一颗光彩耀眼的流星飞逝而过,整个天体被她的光芒照亮,无数的尘埃仿佛在睡梦中被唤醒,争相见证着这个举世壮景。而我却不禁黯然神伤,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妍,自从初次见面后,她始终占据在我的脑海里,如袅袅青烟,挥之不去。想着她,抱着她,忍不住潸然泪下。不可救药,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女人!对天长叹,我就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却愿追逐那光芒璀璨的流星,日月为我作证,大地与我共鸣! 而婉却变得越来越bossy。一个雨雪霏霏的星期六,我在百般推脱未果之下,只好跟在婉后面,开始了枯燥漫长的血拼旅程。商场里人山人海,恶劣的天气似乎把在寒冬里茫茫不知所措的人群都赶到了这个地方。我们在商场里漫无目的地四处徜徉,然后驻步于一家灯光柔暗的服装店,至今未能记起店名,但我突然意识到,原来婉早已有了安排和计划。“你觉得妍身上那件毛衣怎么样?” 她突然发问,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挺,挺,挺好,穿在你身上挺好⋯⋯” 我有点语无伦次。“什么挺好,我可不喜欢蓝色!” 婉一头短发,脸上充满书卷气,眼神总是带着好奇,她撅起了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紧接着,她又转脸向我瞥了一眼,“你最近有点不对劲,是不是喜欢上了她?人家可是看不上你的。” 我这时已经张口结舌,似乎任何语言都无法洗清这个“罪名”,但这简直是“莫须有”,自己并未越雷池半步。“随你怎么想吧,” 我的声调出乎意料地平静。咯咯咯,婉笑了起来,随手抓起一件红色毛衣,就着身子比划着,“快过来,你觉得这件穿在我身上怎么样?” “你还是选那件蓝色的吧,” 我斗胆进言。“为什么!” 这次,婉真地生气了,但她脸上的怒色如同天上飘浮的阴霭,不一会儿便烟消云散。最后,她紧紧抓住那件红色毛衣不肯松手,婉赢了。 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在抽大麻,婉也不例外,而它的作用却妙不可言。我的睡眠一向不好,这段时间更是对妍日思夜想,这种感觉既甜蜜又痛苦。雪夜,我披上厚重的外衣,步出户外,顶着凛冽的朔风,来到了一片旷野。可能是大麻的效用,我不惧怕寒冷的呼啸,不惧怕黑暗的恐胁,更不惧怕野兽的侵扰,我的心中只有她!哦,我张开双臂,大声呼喊着妍,眼泪像泉水般地涌出。我艰难地在雪地里继续行走,来到一颗百年老树的脚下。我拼命地刨着树根下的泥土,试图挖出一个洞,将自己对妍的情感统统埋入这个不为世人所知之处,让它永远成为一个秘密。我的十指挖出了血,鲜血在雪中结成了冰;我的两手完全冻僵,麻木得像两根毫无生命的木棍;可我的内心是如此地火热,以至能把大地冰雪融化。天边出现了一道闪光,照亮了夜空,也照亮了大地,我心里明白,那是一颗匆匆逝过的流星。忽而,老树后面转出一个人影,慢慢向自己靠近,我大惊失色,转而喜出望外。来者身着蓝色毛衣,长发飘逸,亭亭玉立,不是别人,正是妍! 这种幻觉毫无例外地出现在自己过量吸食大麻之后,为此,我曾痛下决心来彻底戒除毒瘾,首要的任务就是让自己早睡,第一个星期的尝试果然收效甚佳,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使得自已的努力全部前功尽弃。那一日,我下班刚一到家,手机就响了。“你快到这里来一下,我的手提电脑坏了。” 电话那端是婉的声音。“可我还没吃饭⋯⋯” “吃什么饭,我这儿有。” 我匆匆赶去,婉已经在餐桌上摆好了热腾腾的饭菜。她的手提电脑可是足足伤透了脑筋,我折腾了几个小时仍然未有成效,急得满头大汗,一看时间已是晚上11点。这时,婉正从浴室出来,她裹着一条白色浴袍,头发湿漉漉的,浑身冒着热气。“你呀,这么笨,今晚修不好我就不让你回去。” 可今晚真是糟糕透顶,手提电脑却死活不工作。婉进了卧室,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她每隔30分钟便出来检查一下进度,一副着急的样子,最后,气呼呼地扔出一床被褥,“你就睡沙发吧!” 说完砰地一声关上房门,再也不出来了。我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第二天一大早,当婉再次推门而出的时候,我早已起身。只见她两眼通红,一脸倦容,身上仍然是那件浴衣,神情却平静了不少。“我早就知道你是柳下惠,好吧,禽兽还是禽兽不如,自己挑一个。” 我心里明白她的一番用意,昨晚势在必得要将生米煮成熟饭,可惜,这场戏演砸了。想到这里,我不禁偷笑起来。在以后的几天里,婉几乎动不动就发脾气,我却默无声息,任凭狂风暴雨而岿然不动,最终牢牢地稳住了阵角。我赢了。 可自从那夜做了“禽兽不如”之后,我的戒毒计划彻底泡了汤。夜深人静之际,我越发思念妍,这种思念就像一条无形的蟒蛇缠绕着自己,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这时,不得不起身吸食大麻,并逐渐加大了剂量,来帮助入睡。我全身舒坦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纷飞的大雪,周围万赖俱寂,一切恬静如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眼睛变得疲惫,而窗戶玻璃外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变成了不透明的毛花玻璃。但我的眼睛却在这个时候察觉到了一些动静,玻璃上的冰霜在慢慢地融化,仿佛有人正对着它吹热气。不一会儿,冰霜全部融化开,玻璃一下子变得清澈透明,而呈现在窗口的是一张人脸的轮廓。我惊得几乎叫不出声,连忙从床上跳了起来。是她!天空出现了橙红色,纷飞的雪花衬映了那张格外娇美的脸。她面露微笑看着我,依然是那么平和。“妍,你好吗?” 我激动不已,嘴唇在不停地颤动。我听不见声音,但看到她的嘴唇也在动。晚安,妍的口形传递出这两个字,我再也忍不住,两行热泪滚落了下来。我与妍近在咫尺,却为玻璃相隔,但玻璃阻隔不了我们,轻轻的一个吻,我的心碎了,玻璃仿佛也消失了。窗外是永不解冻的冰雪,屋内是早已融化的心扉。 突然,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这才意识到刚才做了一场梦。“这么早打电话给我干嘛?人家还没睡醒呢。” 我的声音带着倦意,懒懒的,就像一个在姐姐面前撒娇的男孩一般。“喂,告诉你,我在妍家里,昨晚被大雪困住回不去,你赶紧来接我!” 婉依然是那么bossy,可这次我却心存感激。我按着婉给的地址,冒着大雪,半个小时后开到了目的地。妍的家是一座很漂亮的宅屋,红色的砖墙向人暗示着玫瑰的色彩,因而充满了温馨的气氛,屋前长长的车道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而远远就能看到客厅窗户内两个人影。这时,雪还在不断地下,我把车停在街边,打开trunk,从里面拿出了铲雪的铁锹。又过了半晌,屋门终于开了,传出的是婉高吭的声调,“你在干什么?我们等了半天想你怎么还没到。” 婉的身后却传出一声低沉的惊呼,”啊,他把雪都铲干净了!” 我喘着大气,心跳得很快,胸口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可是,自己却不敢正视她。“快进屋吧,” 那是妍的声音。 进了屋才注意到,两人都穿着毛衣,一红一蓝。我仍然低着头,从眼睛余光中能确定她们的存在,并清楚地知道哪一个是婉,哪一个是妍,可心里还是很紧张。“你干嘛这么起劲?人家扫雪都是交年费外包的,妍,你说是吗?” 我偷偷抬起目光,妍脸上抹了淡妆,嘴唇涂了口红,显得分外妖娆。她连忙点头,脸上是歉疚的表情,“他做事很认真的,婉,你有福气啊。” “他呀,不知道哪根筋搭上了,” 婉瞥了我一眼,“咱们赶紧走吧!” 一年中最讨厌的节日St Valentine's Day来临了,好在婉似乎没想起来而只字未提,可是我的心却揪着。2月13日,情人节前一天,我买了一支红玫瑰,晚上,又吸食了超剂量的大麻,然后迷迷糊糊地开始入睡。忽然,窗外人声鼎沸,我睁开眼睛,发现天空通红一片,一个声音在耳边呼唤,“勇敢!勇敢!” 我披上外衣,手执玫瑰,推门而岀,直奔那棵百年老树,可这里空无一人。这时,气温开始上升,天空下起了冰雨。一个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走吧,一路向西!” 走吧,走吧,我一边高喊,一边行走,全然无惧寒风和冰雪。不知走了多久,我看到天边泛起了潋滟水光,已经走到了大湖边。这时,自己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前方的道路不知还有多长,而我却疲惫不堪。我对着苍穹高声呼唤,苍穹却没有回应。突然,我发现天空中亮起了红光,又是一颗流星飞逝而过,立刻恍然大悟:我不就是一颗追逐流星的尘埃吗?日月正在为我作证,大地正在与我共鸣。经过6个小时的艰苦跋涉,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天色濛濛,冬季里的辰光是多么地微弱,可内心是亮敞的。我手执玫瑰行百里,一路经历了多少风寒,才得到了今天的黎明,而这一天就是情人节!玫瑰就是手中的宝剑,我要夺门而入,杀败强敌,拥美人入怀!我一个箭步来到了窗前,妍正坐在客厅的餐桌前。她低着头,眼里噙着泪,餐桌上摆放了一大束玫瑰花,总共32朵!寡不敌众,败局已定,我最终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接下去的战斗就是以身殉情。我轻轻地推开门,妍听到动静猛地抬头,她显然大吃一惊,眼角中出现了一丝慌乱。我趁其阵角未稳,立即递上玫瑰,然后潇洒转身,夺门而遁,如同一缕青烟,匆匆消失在滚滚尘雾之中⋯⋯ 妍离开了这个城市,回到了献给她32朵玫瑰的男人身边。这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婉是始料不及的。但她并未离弃我,而是找了牧师来捉鬼 -捉我心中之鬼,最后,牧师make sure,鬼已不在。婉原谅了我,又重新恢复了往常的欢笑,而我的心思却愈发沉重。一个格外宁静的夜晚,大地已经沉睡,路上依旧积着白皑皑的雪,月亮在稀疏的枝叶间探出了半张脸,而我却睡意全无。忽而一阵敲门声,来者是一位短发女子,我心里知道那是婉。但今夜婉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沉默不语。朝夕相处,我对婉已经熟视无睹。她脱下外套,露出一身红色毛衣,而我脸上依然是漠然的表情 - 事实上,我对周围的一切都已经习以为常到了麻木的地步。两人竟面面相觑,默默无语。突然,我感觉全身一阵难受,剎那间脸色苍白,心跳加快,人一下子瘫倒在地。我表情痛苦地望着婉,无奈地坦白自己的毒瘾正在发作,并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烟。婉脸色大变,吓得几乎哭出了声。“火柴!” 我奋力呼喊。就在这个时候,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在婉的脸上奇迹般地出现了从容、沉稳的神态,她找来火柴,迅速帮着点燃大麻,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伸手摸到墙上开关,熄灭了屋里的灯。漆黑中,我对着窗外的月光,猛吸了几口,身体变得酥软,终于爬到了床上,两眼也开始模糊。这时,天边又出现了一片发亮的红光,像一团燃烧的火焰,我心里完全明白,一颗流星正在飞过。“你好一些没有?” 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这个声音非常奇怪!我转过脸来,瞪大双眼死死盯着婉的背影 - 她缓缓地转过身来,月色照耀着女人的脸⋯⋯啊!我吃惊得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震颤。眼前这个女人披散着凌乱的长发,身上穿着一件蓝色的毛衣!她的脸型是多么地完美,眼睛是多么地迷人,牙齿是多么地洁白,嘴唇是多么地性感 - 妍!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妍,是你吗?” 我轻轻问道,声音中带着惊讶和温柔。她点了点头,含情脉脉。我热泪盈眶,一把抱住了她。那一夜,我们的精神出现了升华,婉终于蜕变成妍。 (请勿转载)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 妍
咣咣咣。。几个组合下了,睡得賊香。 谁都别想进到我梦里

 

-4_fun(寻开心: 誓别三推) 2019-2-19
咣咣咣。。几个组合下了,睡得賊香。 谁都别想进到我梦里
谢谢老农,虽然对我的故事兴趣不大,但是你是第一个跟贴的,呵呵。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谢谢。。7爷不介意,老农粗鲁不着调子。 瞧瞧才子多有女生缘
-4_fun(寻开心: 誓别三推) 2019-2-20
快美快来呀,还有一枝🌹。
-april(april) 2019-2-19
七爷受爱伦坡哥特式唯美风格影响不小啊 小说婉约忧郁超凡 细腻的笔触透着美丽的哀伤 赞丰富想象力😂
-expressline(Express) 2019-2-19
more like expressionism
-less_is_more(流浪眼球) 2019-2-19
加上意识流的技巧。
-less_is_more(流浪眼球) 2019-2-19
谢谢less兄弟,意识流不敢当。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谢谢E美!爱伦坡哥特式这些都不敢当,只是感谢大家提供素材。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E美的32朵玫瑰,功不可没;)
-retirecat() 2019-2-20
嗯,32朵玫瑰是一种鞭策!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谢谢四月!还在日本吗?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回来几天了,要工作哈
-april(april) 2019-2-19
读美文如饮醇酒
-guwangyan(瞎说话) 2019-2-19
谢谢姑爷,过奖!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鉴定,你肯定没有吸食过大麻,你对吸大麻后的感觉的描述违反科学和常识。
-rainbowadmirer(朵朵) 2019-2-19
鉴定:你肯定很擅长动大脑手术,在满载着丰富而复杂情感的大脑超密集神经间挥刀如入无物之境,理智到能清晰地分辨出每一缕神经元的载体是哪几个细胞,都装载着啥内容......
-see1see(Isee) 2019-2-19
我错了。。。请求七爷和各位读者原谅。下次不敢挑刺了。
-rainbowadmirer(朵朵) 2019-2-19
别哈。有空可以帮我们科普一下正确的科学常识,- 吸完后的感觉。
-april(april) 2019-2-19
错啥了? 作为医学权威人士,不信你还能信谁? 该自信时要自信,若过于敏感乱认错,反而不利于专业的权威性....
-see1see(Isee) 2019-2-19
谢谢朵朵!回朵朵的问题,本人二十多年前吸食过大麻。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走心之作,哦,不对,是剜心之作啊,血淋淋的.......另外,估计茨威格写的东东比较对楼主的胃口.....
-see1see(Isee) 2019-2-19
看兄 老夜的风格更象爱伦坡
-expressline(Express) 2019-2-19
写的风格是像,但俺说的是他的阅读口味.....
-see1see(Isee) 2019-2-19
E美过奖,哪能跟爱伦坡比?我的风格更像rolia,呵呵。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谢谢看兄!惭愧,我并不知道茨威格。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装吧! 你几天前才说过啥来着 (#11922637@0),
你所说“...一个陌生女人来信的情节”不就是茨威格的名作么? 你现在写的这篇人物心理活动与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何其相似.....估计下笔前已经酝酿良久了,anyway,你是一个心思极为敏感细致的人,尤其一有春的律动,便会神采飞扬... -see1see(Isee) 2019-2-19
哦,是这样。我一直没注意作者的名字。陌生女人的来信我是在初中时候偷看的,当时确实震撼。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那俺没说错吧?这么震撼,当然是你的大菜了......难怪那么多年后影响还那么深.......
-see1see(Isee) 2019-2-19
那是初中的时候学校图书馆里借的,我都不知道这是传世大作,呵呵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你应该是情感心理方面比较早熟,才会在初中的年龄感觉那么震撼,不少男孩心理上还嫩着呢...但奇怪的是,一般人读过对自己影响大的书后会注意作者是谁,然后会像追粉一样去搜集作者其它的书来读的,你却没有?
-see1see(Isee) 2019-2-19
初中的时候我并不会去关心作者是谁,后来很少有机会有时间读文学作品,直到出国以后才想起来。本人最推崇的是爱伦坡,他每一部小说都那么晦涩难懂,但你只要模仿他任何一个故事的套路写,大方向就错不了,呵呵。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原来是爱伦坡的套路,茨威格的心思和笔触.....
-see1see(Isee) 2019-2-19
这个实在是过奖,其实我是rolia的套路,我的故事属于rolia,呵呵。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看兄的确是涉猎广泛 博览群书
-expressline(Express) 2019-2-19
其实是开杂货铺,捡破烂滴.....杂揽群书....
-see1see(Isee) 2019-2-19
婉+大麻≈妍
-less_is_more(流浪眼球) 2019-2-19
less≈短而骚
-cricketkiller(将军打扮) 2019-2-19
赞,表面上本人想表达这个意思,但从深层次中,我想说的是,每一个男人(这里每一个是泛指,不是真正的每一个)都有一个妍一个婉,最终婉变成了妍,呵呵。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画龙点睛 好文!
-expressline(Express) 2019-2-19
过奖!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理想🆚现实,理想终究远去。
-retirecat() 2019-2-20
能不能这样说,现实是理想的化身?谢谢休猫!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悲观的说法:现实是理想的妥协。;-)
-retirecat() 2019-2-20
咱们吸毒者永远分不清理想和现实!呵呵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现在还吸啊?戒掉吧!
-sunshinecanada(Sunshine Canada) 2019-2-20
美篇。用鼻吸的再写上一篇,会是上上乘
-935862990(。) 2019-2-19
谢谢九妹!九妹光临,不胜荣幸,呵呵。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不由地想到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_vZtpjNKVE -cricketkiller(将军打扮) 2019-2-19
不由地想到了
谢谢二郎的夜曲,非常好听!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没有看见鬼
-redneck(Cracker) 2019-2-19
谢谢刺哥!为什么刺哥喜欢鬼?呵呵
-72350(LuckySeven) 2019-2-19
因为老夜的鬼故事給我留下的印象最深。
-redneck(Cracker) 2019-2-19
楼主好能写啊!👍
-sunshinecanada(Sunshine Canada) 2019-2-20
谢谢谢谢🙏🙏!是不是想说楼主好啰嗦啊?呵呵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也许是你想像力特丰富或以往情感经历特深?你的文字生动且特富有感情色彩,形容比拟的词藻也特丰富。请问你写的文字是纯属虚构还是基于你自己的原形?
-sunshinecanada(Sunshine Canada) 2019-2-20
你有文才,建议静心多写多修改,争取出大作。
-sunshinecanada(Sunshine Canada) 2019-2-20
谢谢你的鼓励!🙏 让我想想,待会儿给你上述问题的回答。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恕我直言,前一阵你好像几次在抱怨"万恶的工场老板",还有网上与他人在"战斗"啊拉黑啊, 还有"道歉书"等,好像你总在与别人"战斗"似的。也许你若少"战斗"一点,静心写点小说啥的,更能成功?
-sunshinecanada(Sunshine Canada) 2019-2-20
一个屌丝的悲剧爱情,和一个高富帅的放纵情怀 ,都会让人心动,而把二者合一就是一副美丽的毒药了。。。
-ballfan(BALLFANS) 2019-2-20
美丽的毒药,这词用得好,谢谢!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这文采太厉害了。赞👍
就是稍有点啰嗦 -newrover(漫游) 2019-2-20
谢谢你,很中肯的批评。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吸毒害人害己
-facenorthface(小北) 2019-2-20
是啊,说的很对!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你若真有吸毒戒毒并痛改前非的经历,能写出来警示教育他人,也是对社会的贡献。
-sunshinecanada(Sunshine Canada) 2019-2-20
好吧,回答你的问题。故事中有一些情节确实来自本人年轻时代的痕迹。二十多年前,我刚出国不久,误吸了大麻,好在我并不喜欢这个味道。修电脑的情节也似乎发生过,做没做禽兽不如我实在记不清,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们都曾经年轻过,不是吗?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貌似想了又想,斟酌来斟酌.....避重就轻才给出了“回答”嘛.....打回去重新写过,呵呵.....
唉,人艰不拆,其实无论你咋写,肉友们都会脑补的..... -see1see(Isee) 2019-2-20
看兄,在rolia大家都是玩笑而已,不必当真,呵呵。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做没做禽兽不如我实在记不清】这比吸大麻严重啊😄
-facenorthface(小北) 2019-2-21
纯情作家,赞
-meimeiless(月色) 2019-2-20
谢谢你,作家称不上,太过奖了。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小说家呀,读帖不勤奋不仔细,楼主和那个午夜写荒诞怪异小说的师爷是一个人吗?
-6d6789(66789) 2019-2-20
冤枉啊,俺不是师爷!呵呵,谢谢你!
-72350(LuckySeven) 2019-2-20
太虐了!~~写完这篇儿,老夜该脱层皮了吧?~😀
-dong3213(牛) 2019-2-21
终于请出了rolia大佬、浪漫女王美牛!🙏 其实写之前有点虐,觉得不吐不快,也该脱层皮了。
-72350(LuckySeven) 2019-2-21
文笔精彩,构思独特!
-joannewan(风华) 2019-2-21
谢谢华华厚爱🙏 你的受伤的女人是迄今为止我听到唱的最好的。请代向小艾问好,她最近也像流星一样一闪而过。
-72350(LuckySeven) 2019-2-21
一口气读完,文笔细腻流畅,情感浓烈,引人入胜,这是红玫瑰与白玫瑰的老夜版👍 感觉你深知吸食大麻的感受呀?
-ingale(英格儿) 2019-2-22
谢谢格格厚爱,惭愧!
-72350(LuckySeven) 2019-2-22
写的非常好,看完之后受益匪浅。学习了。
-spruce(丫丫爸爸) 2019-3-2
🙏谢谢你,实在是过奖!非常高兴网友们读我写的故事,这是对本人的一种莫大的鼓舞和鞭策!小可非文科出身,先天愚钝,又才疏学浅,平时亦不得不为基本生存而疲于奔命,空闲极少,然一定坚持向各位学习取经,争取不断进步。
-72350(LuckySeven) 201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