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嫂的幸福生活(一)——公驴发迹
祥林嫂是幸福的 虽然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我真幸福,真的。”祥林嫂木讷地重复道。“我是扫把星,是我害死了自己的首任丈夫,贺老六和蒋公。是村长带给了我们现在的新生活、新希望。老龚就是老公,老公就是老龚。”每天吃药前,她总是要把这个说上5遍,就像是虔诚基督徒在餐前的感恩祈祷。虽然她自己也对刚刚说过的句子里面的“新生活”、“新希望”不太理解,但日复一日的诵念之后,这些就变成了相声演员嘴里的贯口,即便在梦中也可以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村长和老龚其实是一个人,也就是祥林嫂的老公,目前的老公。其实村里人背地里更愿意把村长叫做“公驴”。公驴原本是孤儿,没有姓氏,生下来才几个天大就被遗弃在龚庄。当村民刚发现他的时候,正值原来村里最大的恶霸“公驴”死了。老人们都说这孩子是“公驴”的转世,因此都叫他公驴,希望他能够自生自灭。然而村里总是有好心的妇人把他带回家中轮流照顾,小公驴才得以温饱免于一死。 长到十五六岁,公驴终于不负众望地成为了村里有名的流氓。虽说以乞讨为生,但公驴的手段有些特别。凡是对他不予施舍或招待不周的,总是家里会莫名出现夜里门窗被砸,锁孔被堵以及院墙泼粪等咄咄怪事,甚至更有不少人家妻女被人凭空造谣玷污清白。村人对他避之不及,却又不得不小心侍奉。公驴因此日渐骄横,还养了数条流浪大狗,其中最大最听话的一条叫做夜叉。当然祥林嫂对此是一无所知的。 其实在公驴之前,贺老六之后,祥林嫂另有老公。自从贺老六死了之后,祥林嫂总觉得自己是扫把星害死了两任夫君,惶惶不可终日。后来听人劝在土地庙捐了一条门槛赎身,没想遇到了来土地庙为刚刚过世妻子上香的蒋公,祥林嫂的好运也就此来了。蒋公是村里大户家业颇丰,可怜祥林嫂的不幸身世,加上膝下两个年幼的儿子蒋忠、蒋华无人照料,就招她进府做了佣人。重获新生的祥林嫂干活格外卖力,不仅将蒋忠、蒋华养得白白胖胖,而且将家里家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颇得蒋公赏识。两年之后,蒋公为避村里人闲话,就续弦将祥林嫂娶过门来。夫妻二人相敬如宾。再过一年之后,祥林嫂为蒋家添了一女,小名敏儿。虽然身处乱世,但一家人也过得简单宁静。“我真的很幸福,真的。”一有闲暇功夫,祥林嫂就满心欢喜地想。“亏得蒋公不嫌弃,我才有过去梦里想都不敢想的生活。菩萨保佑,但愿这种日子永远地过下去吧!” 村东面五十里左右的地方有个死火山,因为中间凹四面凸,看起来像个倒立着的窝头,因此被称为窝头山。山上怪石丛生,土地贫瘠,很难耕种,所以人口稀少。正是因为这样,很多强盗小偷为躲避抓捕大多藏匿聚集于此,久而久之,人称窝寇。大概是祥林嫂生下敏儿后的第四年,窝寇大举进犯龚庄。蒋公率村里众男丁奋力抵抗,但总是寡不敌众,败多胜少,命悬一线。最后,仰仗于隔壁梅庄梅老大亲自出手,带领两条藏獒直捣窝头山重创匪巢。窝寇分身乏术,只得匆忙回撤,龚庄老少才得以保全性命。然而经此一战之后,龚庄男丁几乎全部战死,蒋公也身负重伤,每天只能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魔鬼般的身影出现在了龚庄,还牵着十几条大狗。没错,他就是公驴。几乎就在公驴出现的同时,当天夜里,蒋公突然被贼人所害,一命呜呼。据说凶手非常残忍,一刀砍在脖子上,不仅切断了气管,几乎连整个头颅也一起斩了下来。祥林嫂的眼泪还没来得及擦干,公驴就带着他的大狗们来了。公驴说是他的大狗昨晚看到有窝寇闯入蒋府,肯定是凶手。公驴又说窝寇肯定会卷土再来,号召村里人有钱捐钱有物捐物,一起抵抗,还说大敌当前,如谁有异议就拖出去喂他的大狗。抗窝总指挥部就设在蒋府,公驴顺势当仁不让地坐在了主席的位置上成了临时村长,他的狗们也分别占据了次席。很快捐赠的财物堆满了蒋府的仓库,但窝寇却迟迟没有来。日子久了,面对村民们的非议,公驴打起了祥林嫂的主意。 “蒋公是原来的村长。祥林嫂是蒋公的老婆。只要把祥林嫂娶到手,村长的宝座才能够坐得稳,那些村民捐出来的财物才能够最终变成我的。”公驴的如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但毕竟祥林嫂是个刚烈的女子,当年二婚嫁给贺老六,强行拜堂时险些一头撞死在香炉上,所以硬来是不行的,公驴对此心知肚明。除了平日对祥林嫂和三个孩子大献殷勤之外,公驴不得不动用了自己的杀手锏——萱姐。 萱姐是个灵婆,原本是附近钟庄人,颇有几分姿色,虽然年近四十,但在胭脂和香水的加持下依然显得风韵犹存,一双媚眼足以摄人心魄。村里人无论老少都叫她一声萱姐。据钟庄人介绍萱姐年轻时跟很多富家公子有过交往,可最后均是无疾而终,不了了之。村里老人都说她是狐狸精转世,一辈子成不了婚的。龚庄民风淳朴,很多家都拜神信佛,所以庙宇和大仙灵婆众多。自从公驴当上村长以后,以私通窝寇、未能及时预测本庄重大灾难及庇佑村民众生为由,将众多庙宇拆除,只留下土地庙,将众多大仙灵婆遣散,只剩下萱姐。村民们也只能将自己的一腔喜怒哀乐尽情倾倒给萱姐。 祥林嫂自打蒋公横死之后,由于悲伤过度,留下了偏头痛的毛病。她拿了二两银子和一只活的大公鸡(据说狐狸精喜欢吃鸡)去找萱姐。萱姐煞有其势地做了一番法事之后,伏在祥林嫂耳边阴森而又诡秘地说:“佛祖说了,你是扫把星转世,专克老公的。这次的头疼病就是你的几个死鬼丈夫的冤魂聚在你头上了。”“那如何破解啊?”祥林嫂惊恐地问道。“佛祖说了,想要破解也不难。”萱姐故意喝了一口茶,缓了一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祥林嫂,幽幽地说出了公驴转给她的话:“那你就要再找个老公,找个厉害的老公,命硬不怕被克的老公才能镇得住那些冤魂的邪气。” 婚后,祥林嫂的头疼并没有好转,公驴却日渐风光起来。正式当上村长的第一天,公驴就昭告村里无论是公开还是私下均不能称其为公驴只能是“村长”或“老龚”。龚庄人世代养驴,不仅吃驴肉,而且因为驴皮比羊皮更致密耐存放,所以更多地用来书写保存珍贵的历史资料。自从公驴当上了村长,真驴们的末日也就到了。为了避讳村长的外号,各家各户的驴被屠杀殆尽,写有众多珍贵史料的驴皮卷也被付之一炬。既然称公驴有违忌讳,但聪明的村民们马上又给这个村长私下起了一个全新的指代“那个畜生”。 第二年,蒋公的首个祭日,祥林嫂从土地庙进香回来,当晚做了一个梦,而这个梦也成为了她一生中最大噩梦的起点。(未完待续)敬请期待第二篇 祥林嫂的幸福生活(二)——狐仙萱姐 -audreymm(awesome) 2019-9-30
祥林嫂的幸福生活(一)——公驴发迹
献礼70周年
-audreymm(awesome) 2019-9-30
这有点儿莫言的文风哎~
-dong3213(牛) 2019-9-30
多谢夸奖,哈哈
-audreymm(awesome) 2019-9-30
好文。恭候下篇。
-235(吃豹子) 2019-10-1
已经贴出来了。:-)
-audreymm(awesome) 2019-10-1
祥林嫂的幸福生活(二)——狐仙萱姐
祥林嫂是幸福的 虽然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祥林嫂从土地庙上香回来,当晚蒋公托梦给她说杀死他的凶手就是公驴,凶器是一把镰刀就埋在了公驴平日吃饭的八仙桌下。第二天一早,祥林嫂趁公驴出去喂狗,刨开地面果然找到了一把带血的镰刀,殷红的血迹把包裹它的白帆布染了个通透。上午在河边一起洗衣服的时候,祥林嫂把托梦以及发现镰刀的经过告诉给了平日交好的王姐和李婶。“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她们先都是惊恐万状地张大嘴巴,然后就只能双手合十齐声叨念“罪过罪过,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这苦命的人吧!”,之后便叮嘱祥林嫂谨慎从事不要把事情透露给其他任何人。 经过辗转反侧的一夜无眠之后,天还没亮,祥林嫂就揣着二十两银子,并用篮子装着两只活公鸡去找萱姐了。“祥林嫂你肯定是想老蒋想得头昏了。世上哪有那么准的事儿?八成是你平日里听了一耳朵两耳朵地下有镰刀的事,又和梦撞到一起了。”了解了来意之后,萱姐打着哈欠不痛不痒地说道。“萱姐,求求你发发慈悲,帮我问问佛祖爷,这是不是真的。”祥林嫂一边不依不饶地求着,一边将沉甸甸的二十两银子塞到了萱姐手上。“好吧,”萱姐看了看银子,又看了看祥林嫂,略有些无奈地答道。“如果是真的,我该怎么活啊!我真是个罪人!”祥林嫂忐忑地喃喃道。 过了半晌,萱姐做完法事从内堂出来说:“佛祖说了。老蒋的确是窝寇所杀,不关村长的事。”“真的吗?佛祖还说什么了?”祥林嫂急切地问。“佛祖还说让你好好服侍老公和孩子,以便早日赎清罪过。”萱姐拉着长音郑重其事地说道。“你真是天下第一号的傻女人。”在祥林嫂略微恢复平静之后,萱姐抚着她的后背柔声说道。“咱们做女人的就是天生的贱命,不靠自己男人还靠谁。就算是公驴干的,你们孤儿寡母的又能拿他怎么样呢?人死不能复生。再说人家公驴对你们娘几个还真不错。回去好好过日子吧,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几句话说得祥林嫂云里雾里的,感觉好像反倒是自己做错了事。“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都是为了你好。”祥林嫂在刚迈出门槛的那一刻,萱姐小心翼翼地叮嘱道。 吃晚饭时,公驴的脸拉得老长,右侧脸上一条竖直的旧刀疤不停地抽搐将右眼拽成了三角状。“你今天早上去哪里了?”公驴恶狠狠地盯着祥林嫂问。他本是生就一双狮子眼,因年轻时同人打架右脸被割了一刀,长年瘢痕收缩竟将右眼拉成了豺狗一般的三角眼,整张脸看来不仅凶狠残暴,当中还透露出几分阴险狡诈。到这这个份上,想必瞒也瞒不住了,祥林嫂不敢作声只是默默大滴大滴地流着眼泪。也不知道这眼泪是因为蒋公的冤屈还是自己的不幸,或者是两者兼有吧。“你想知道老蒋是不是我杀的?……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公驴站起身转到祥林嫂身后,俯下身嘴巴贴近她的耳朵阴森森地问。…… 这一晚的天像塌了半边一样,雨下得特别大,以至于庄头自建庄以后经历无数次朝代变迁风风雨雨一直屹立不倒的土地庙都被冲垮了。雨点像皮鞭一样凶狠地抽打着每一户的窗户、房门和屋顶。恐惧,这个曾经东躲西藏的幽灵,如今也壮起了胆子,大摇大摆地闯进每户村民家里用力地扇着他们的耳光。漫天的雷声中,隐隐夹杂着女人的惨叫、孩童的哭喊以及大狗们狂躁和兴奋的嘶吼。 “我要去找萱姐了。”早上,祥林嫂在河边整了整蓬乱的头发,洗了洗脸上的血迹和泪痕,对王姐说道。“还是不要去吧。”王姐一边帮她清洗腿上被狗咬伤的几条大口子,一边不无担心地说。随后她趴在祥林嫂耳边小声说:“听,听人说,那个萱姐好像……和,和你家公驴有点不正常。听说,有几次,别人看见你家公驴还在萱姐那里过夜呢。我这都是听人说的呀。”“王姐,话可不能乱讲。”祥林嫂快速地把自己在王姐手里的腿挪了回来,稳了稳身子一本正经地说到。她沉思了一小会儿,脸色微微涨红地自言自语道:“谁会做那种事呢?谁会冒着下拔舌地狱上冰山下油锅被千刀万剐的险去做那种事呢?(注:佛教认为说谎者死后会进入拔舌地狱被拔掉舌头,通奸者会进入冰山地狱再入油锅烹炸。)不会的,一定不会的。萱姐那么漂亮,那么懂人疼人,怎么会做那种事?”王姐看她心思已定,便不再说什么,默默地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回家去了,只是一再叮嘱她小心小心。 祥林嫂拖着一身的伤痛和被咬伤的瘸腿,一拐一拐地向萱姐家走去。尽管她也很清楚这种家庭暴力也不属于萱姐该管的事,但在这茫茫人海中,除了她还能找谁呢,也好像每次只有她的话最动听最安慰。 “对面是蒋家嫂子吗?”一个熟悉的男声隔着河面夹杂着水气远远地传了过来。祥林嫂循声望去,在河面不远处一艘大船甲板上站立着一个四十来岁皮肤黝黑身材魁梧仪表堂堂的中年男人。此人就是隔壁梅庄的梅老大。早年蒋公在世的时候,逢年过节,梅老大总是会带着贵重的礼品过来拜访蒋家,而且每次都会精心挑选一些玩具和书籍送给蒋忠和蒋华,告诉他们等长大看懂了这些书以后可以去他的庄里学造船。两个庄的大当家的在一起谈的净是些“民主”、“自由”、“革命”之类祥林嫂听不懂的话。 对于他们的谈话内容祥林嫂自不理会,只是凭直觉对这个人有着莫名的好感,也许是因为他见人总是带着真诚微笑,没有其他老爷的那种看着可怕的不可一世的官威;也许是他每次俯下身不惜弄脏衣服来陪蒋忠蒋华玩耍时爽朗无邪的笑声;也许是每次跟她见面时纯真的眼神和进退有度的举止。这种亲切和尊重让她朦朦胧胧地想起了童年时隔壁能在水里游得像条泥鳅还会捉鱼烤鱼给她吃的怀哥以及出嫁前邻庄时常唱些动听的山歌、说些蹩脚笑话给她听的帅气青年樵夫春哥…… 此后陆续从别人的嘴里听说了关于梅老大的更多故事,比如力气大过牛,一个人扛三十吨粮食走五十公里山路不用换肩;水性好的可以制服河里最大的鳄鱼精;凡是乡里乡亲有难,即便是其他远庄的,也必定倾囊相助,全力以赴。最精彩的部分则是他凭一己之力,带着两条藏獒直扑窝寇老巢,重创贼人,力挽狂澜的奇迹。梅老大在她心中的形象更加光辉起来,高大得像小时村头说书老人嘴里的岳王爷和关二爷。 后来,每次梅老大来访,祥林嫂总会准备上最可口的饭菜,把瓜果梨桃也是洗了又洗。两个男人说话,她总是不方便在场,只能坐在自己的床上,听着隔壁浑厚的男中音,默默地发呆。有一次她梦到自己一个人躺在一艘漂亮的船上惬意地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和大大的月亮。突然水花泛起,梅老大从水里钻出来,把手里的两条大鱼扔在甲板上,对她说:“嫂子,这两条大鱼留着你补补身子吧。”说完就一个猛子不见了踪影,搞得祥林嫂心里又惊又喜,还略带几分惆怅。“祥林嫂啊,祥林嫂,一定是那些大鱼大肉塞住了你的心窍,凭空生出这么多荒唐的念头。该死!真是罪过罪过。”醒了后她心里不停地骂着自己。有时候她又会痴痴地望向梅庄,想:“佛祖保佑,让小敏长大以后就嫁给这样的男人吧。” 总是女人最懂女人。一次和王姐在河边洗衣服,祥林嫂听着河对岸传来梅老大的歌声以及和水手们欢乐的打闹声忘了神居然将洗好的衣服又丢回了河里。“你这痴货,别忘了你可是有老公的人啊?”王姐吃吃地笑着骂道。“你也有老公,你才是痴货,你才是。”祥林嫂一边涨红着脸回骂着,一边把双手浸到水里拱做勺状用力地向王姐泼去。王姐也奋力反击。两个人就像是少女一般在河边尽情地嬉笑打闹着,直到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甚至耽误了给全家煮午饭。尽管回去之后被公驴臭骂了一顿,但祥林嫂依旧觉得这是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自蒋公死后,梅老大便没有造访过龚庄,只是逢年过节会托人送些精美的玩具和书籍给蒋忠和蒋华。即便祥林嫂嫁给公驴以后,梅老大远远遇见她也是依旧以“蒋家嫂子”相称,更是尊重有加。 今天的见面有点尴尬,偏偏是祥林嫂最感到狼狈和屈辱的时候。她没有回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用手拢了一下略显凌乱的头发,拖着瘸腿加快了脚步。大船很快开了过来。梅老大灵巧地一跃而下,站到了祥林嫂的面前,手里提着两条大鱼就和她梦里梦到的那两条一模一样。“今天我去镇里,正好路过这里看到你。嫂子,这两条大鱼留着你补补身子吧。”说完,他把鱼递到了祥林嫂手上,正巧看到了那些伤口。“狗娘养的公驴,居然能做出这种事,还是人吗?!”梅老大气愤地骂道。“不是他……”祥林嫂回避着他的目光,面无表情漠然地说。“你不用怕他。这骗不了我。我们的狗都是只咬坏人的,只有公驴的狗,才能对自己家人下得了口。下次他再敢这样,我一定饶不了他。”梅老大怒目圆睁,抬起头望着蒋家大院的方向大声一字一句地说。 祥林嫂望着梅老大远去的背影,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只得慢慢回转过头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在河边踌躇了一小会儿,最后好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步步地向萱姐家走去。她一边走,一边想:“梅老大会不会打老婆呢?他的老婆应该是个异常漂亮温柔善良的人吧!也不知道修了几辈子的福才有这样好的命。唉!” 对面山坡上,透过萱姐家的窗户,四只眼睛正在盯着河边发生的这一切,其中一双媚眼,一只狮子眼,一只是豺狼般的三角眼。 “我的傻姐姐,这世上哪有舌头不碰牙的啊?哪家老公不打老婆呢?像我们女人家都是天生的贱命。要不老天为什么赐给男人那么大的力气呢?”萱姐还是一如既往地热心体贴善解人意。“我替你数数看:村北的苏家男人每次都把老婆打个半死;村东头的老金家,不仅打老婆,还把老婆和孩子锁在狗笼里,连饭都不给吃啊,真是可怜。南村的老岳家平日倒是不打老婆。但后来有一次两口子吵架,当家的发起怒来把老婆还有老婆全家都杀了,死得那叫一个惨啊,头都被齐刷刷的割下来了……” “那隔壁梅庄的梅老大打不打老婆呢?”听到这里祥林嫂已经得到了很大的宽慰,怨气消了大半,只是有几分好奇和不甘。“这个,这个倒是没听说他打老婆。”萱姐沉吟片刻之后,用手挠着头皮说。“不过,不过……”萱姐故作神秘地拉长音说到。“不过什么?”祥林嫂抬起头来望着萱姐迷惑不解地问。“不过听人说远村有个姓衣的,以摆渡拉客为生,都叫他衣拉客。他也是出了名的打老婆打得厉害的。他老婆熬不过打,就找到了梅老大。梅老大二话不说就去他家把衣拉客打残了,还把他从村里赶了出去。”萱姐唾沫横飞,煞有其势地讲道。“还真有这种盖世英雄啊!”祥林嫂略显兴奋地说,眼睛里泛起了喜悦的泪花。萱姐俯下身子,贴近祥林嫂盯着她的眼睛阴森森地继续说:“不过,后来很多人说梅老大之所以出手,是因为看上了衣拉客的老婆。衣拉客被打残以后,梅老大把他老婆霸占了,玩腻了以后就卖到窑子里去了,还收了他们的女儿做他的小老婆。” 祥林嫂被盯得毛了,眼睛里的光彩也暗淡了许多。“怎么会是这样啊?居然还有这种事?”她木然地喃喃道。“还有呢,听说当年梅老大他太爷刚到这个庄的时候把原来住这里的人都杀光了,一个活口没留!”萱姐不依不饶地继续说,在描述时诡秘阴森的语调上还加了一个用手比划的杀头手势,把祥林嫂吓了个半死,眼睛里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灭掉了。“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可怕的事。我这是积了几辈子阴德啊。多谢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感谢什么菩萨?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啊神啊的,还不是还要感激你老公,老龚!”萱姐翻了个白眼埋怨道。“感谢老公!感谢老龚!”祥林嫂哆哆嗦嗦地胡乱说着。“我看你家老龚的姓就是天意,老龚就是老公,老公也是老龚,不要胡思乱想了,赶快回家好好过日子去吧。”祥林嫂临走,萱姐又不放心地叮嘱道。 从萱姐家出来,祥林嫂觉得身上和心里甚至步子都轻松了很多。“萱姐真是个世间难找的大好人啊!要不是她跟我说这些,天晓得我会做出什么样的蠢事呢。”祥林嫂忍不住心里暗自高兴。从此祥林嫂也多了一个毛病,每当妇女们聚在一起议论家长里短,张家的老婆又被打了,李家的媳妇又挨揍了的时候,她总是从内心里感到阵阵窃喜,并默默记下细节。别人描述那婆娘被打得越是厉害,这种窃喜和快感就来得越强烈。每每自己被打了受其他妇人取笑的时候,祥林嫂总是会快速地从记忆中搜索出那些张家老婆被打,李家媳妇挨揍的片段作为例证,证明挨打就是老天赋给女人的专利,打人也成了男人们不可剥夺的权力。虽然惹得妇人和小孩们的一片哄笑大呼“活该,活该!”,祥林嫂却自认为是幸福的、是对的,虽然这种幸福好像哪里有些不对。 最近每到晚上,公驴的大狗们就叫得厉害。公驴对村民们说大狗告诉他窝寇马上就要打过来了,要家家户户出人出力,集体在庄内修建高墙作为防御,而且有很多窝寇的奸细已经潜入邻近各庄,因此未经他本人允许,村民不得擅自同外庄人接触。违犯者将被扔进狗圈咬死喂狗。 公驴的墙建得越来越高,高达50丈,后来为了安全起见索性在上面加了一个盖将整个庄子牢牢罩住。村民们白天也需要点上蜡烛,打着灯笼。更要命的是因为遮蔽了日光,庄稼无法光合作用,一场史无前例的饥荒和恐怖即将来临。(祥林嫂的幸福生活上部完) -audreymm(awesome) 2019-10-1
祥林嫂的幸福生活(二)——狐仙萱姐
Awesome, Beyond the a story teller.
-anexplorer(页于) 2019-10-1
thanks
-audreymm(awesome) 2019-10-1
浩浩荡荡,洋洋洒洒。佩服。
-235(吃豹子) 2019-10-1
多谢鼓励!
-audreymm(awesome) 2019-10-1
好看~继续~
-dong3213(牛) 2019-10-2
👍精彩,再接再厉,静待下期
-xiangcaosh(船头) 2019-10-3
写的非常好
-snowgrass(糊涂虫) 2019-10-2
rolia竟然有此等人才!
-vacationgirl(重新振作) 2019-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