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恐极的自助餐——信息爆炸时代的困惑
最近想写点东西总感觉力不从心。倒不是因为材料不足,反而是有些过剩,红的黑的各执一词,莫衷一是,善恶难辨。在电脑前折腾了一个半天,竟写不出只言片语。踌躇间,手机响了,是老钱。“晚上出来一起吃顿饭吧。好久没聚了。”老钱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和疲惫还流露出几分焦躁不安。“好啊,好啊,晚上6点老地方见。”我一面应下来,一面大脑飞快地旋转,想搞清楚老钱到底出了什么事。 老钱是我在加拿大的第一个朋友,早我几年来到这里。在国内,他曾是一个大城市重点高中的语文特级教师,为了给儿子一个美好的未来移民到了这里。我们在一个工厂一起工作了两年多。那是我在这儿的第一份工。他天性乐观、豁达、幽默,为人坦诚热忱,在工作中给了我很多帮助。同时他又学识渊博,尤其擅长写作,与我志同道合,所以很快我们就成了知心朋友。虽然后来我换了工作,但我们之间的友谊并没有减弱丝毫。隔三岔五我们总要聚上一次,小酌几杯,海阔天空,畅所欲言。 老钱的爱人很早就去世了。家里只剩下他和儿子。他喜欢无拘无束,也就没有再找。儿子Alan是他最大的希望和寄托。在加拿大,离开教室讲台和粉笔试卷,他每天拖着肥胖的身躯理货搬货。Alan没有辜负老爸对他的期望,考上了加拿大乃至北美最著名的滑铁卢大学计算机专业并以全优成绩毕业,前途无量。老钱喜悦的泪水还没擦干,Alan却突然说要去参军服役为国效力。当时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事不断,加拿大每年都要派遣很多新兵奔赴前线,危险不言而喻。多次规劝无果之下,老钱气成了高血压,一跺脚自己独自回了国,眼不见心不烦。好在两年兵役转瞬即逝有惊无险,老钱重返加拿大。父子俩言归于好。之后,Alan和同学创立了一家软件公司,发展良好,目前公司估值已达数百万美元。 “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老钱如此心烦呢?”一路上,我心里不断地盘算。我们所说的老地方是一家知名的中式自助餐,环境优雅,菜品齐全,味道正宗,不像有些中餐自助为了迎合西人口味而增加了酸和甜的比例。晚上6点,正值高峰,餐厅里食客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尽管如此,老钱高大肥胖的身躯在人群中还是比较扎眼。他似乎来得很匆忙,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在不停地往外渗着汗水,露出肉的地方都是亮晶晶的一片。胡子也有几天没刮了,加上闪亮的光头,远看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演员李琦。 “老赵,你说说,Alan这孩子是不是中了魔!放着几十万的年薪不赚,老婆不找,非要回中国去穷山沟当志愿者免费支教。你说他是不是中魔了?”两杯酒下肚,老钱开门见山地大倒苦水。“老钱,先别急。有话慢慢说。Alan现在也是成年人了。公司又做得这么好,能力肯定比我们强。我想他这样做肯定是有他自己的道理。”我试图让他平静下来,没想到却适得其反,进一步勾起了他的怒火。“他有什么狗屁道理!他还不是因为天天看那些媒体上的新闻把国内夸得这也好,那也好,像朵花儿似的。他就觉得自己应该回去做点什么。他把自己当成了救世主,以为缺了他就不行似的!”说完,老钱端起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Alan这孩子还真的很懂事,很有责任感。”我由衷地赞许道。 “屁!我这么多年含辛茹苦为了啥?还不是为了他?还不是希望带他远离那个破地方,让他这一辈子衣食无忧、舒舒服服,别遭我过去受过的那些罪。我把自己的后半辈子都搭里了,把他供出来了。我想我这下总可以松口气了吧,谁知道他又要往火坑里跳。这个小兔崽子!”老钱的泪水在眼圈里直打转。 “我知道你为Alan付出了很多。我们出来都这么多年了,国内变化也很大,早就不是我们原来记忆中的样子了。现在的年轻人头脑比我们灵活。有没有可能他的想法也是对的呢?”我仍然没有放弃让他改变念头。 “你等一下……”他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熟练地登录了一个中文新闻网站,并指给我看。“你看看这个‘某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危机将迎来经济整体衰退’……,这个‘某国房地产即将崩盘神话不再’……,还有‘超额地方债敲响警钟持续增长恐遭终结’……”他的手指在屏幕上的不同条目间不停地跳跃滑动。 看到这,我不禁心里暗暗发笑,因为他展示给我的,恰恰也是我平时最常登录的网站,毕竟在海外的中文信息渠道并没有很多。网站比较客观中立,正方反方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相映成趣。而这正是我近日来写作的苦恼所在,素材过多,无法取舍,忠奸难辨。我也看过很多在论坛里的留言和争论。正方反方各执一词,剑拔弩张,口诛笔伐,大有决战到底、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之势。 老钱的手指像拨打算盘一样快速地搜索着他想要的东西。而在他指尖下方略过的恰恰是那些“中国二十年后将取代美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中国某某技术狂甩国外同类产品几条街”等令人振奋的消息。突然我感觉犹如醍醐灌顶一般,仿佛在老钱的手指间看到了一面魔镜,里外并存着两个平行的世界:一个是风和日丽、天下太平,犹如世外桃源;另一个则是狂风骤雨、大厦将倾,宛若世界末日。虽然这两个世界相互平行,无法感知,无法触碰,但站在两边的人都觉得自己无比正确,为了捍卫各自的理想而互相指责谩骂,同时投向对方的则是相同的不屑、焦躁和愤怒。 “为什么他们不尝试走入对方的世界呢?”一个新的念头从我心底冒出来。此时,老钱出去转了一圈儿之后,又端着一大盘子海鲜重新坐回我的面前。“你也来点儿尝尝。今天的龙虾特别新鲜。”经过了刚才的发泄以后,老钱的气儿也顺了很多,食欲大开。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对他说:“老钱,你上次不是说得了痛风嘛,还吃这么多海鲜?”他一手拿着一个龙虾的大钳子,难为情地抬头看了看我,不情愿地松开了手,把头往后缩了缩,像是一个犯了错误被抓现行的孩子。 “没办法啊!就喜欢这一口。医生也劝我不要吃海鲜。没办法,就是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唉!”他叹了口气,接着说:“原来过苦日子的时候还真没这病。到什么季节吃什么都得看老天的安排,一年到头连吃几颗虾用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也少了这些诱惑。虽然说现在这自助餐品种多,但每次来也就是固定吃那几样儿,费钱还不健康。不过今天就让我破个例吧” 我试着把自己的那些富含营养的健康蔬菜分给他一些。他连忙摆手拒绝,给自己打着圆场:“虽然这些肯定健康,但我这吃了这么多年肉的老肠老肚恐怕是消化不了这些东西的。” “老钱,其实你可以跟Alan一起回去支教啊。你做了那么多年教师,有经验,又可以照顾他、帮助他。钱现在对于你们来说也不是问题。”在埋头吃了一会儿东西之后,我率先打破了沉默。他先是愣了一下,停下了咀嚼,一丝笑容浮现在了他的脸上,但嘴角很快又拉了下来。他慢慢把口里的饭吞下,不紧不慢地说:“还是算了吧。天天跟他在一起还不得把我给气死!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又一杯啤酒进肚,他继续说:“Alan跟我一样,都是倔牛脾气,只怕是回去之后免不了碰壁吃亏。” 我觉得他有心一同回去,只是碍于面子不肯跟儿子说,便借坡下驴说:“我也担心这样啊。你和他一起回去还有个照应,帮帮他,免得他吃亏。”他没有回答,只是闷头喝酒。“这样吧。晚上我回头给Alan打个电话,问问他的意思。”我对他说道。 我们俩又喝了很多酒。期间他一再重复着自己作为右派儿子的悲惨童年,之后怎样顶着压力和白眼,克服重重困难通过自我奋斗达到个人巅峰,最后又如何为了孩子放弃事业,远赴他乡这些我早已耳熟能详的经历。老钱是语文教师出身说话极富感染力、穿透力,讲到伤心处声泪俱下、情难自已。 “你要是晚上有时间就给Alan打个电话吧。帮我劝劝他。”他摇摇晃晃地上了公交车,又不放心地回头留下了一句。 送走了老钱,我独自坐在餐厅外的长椅上,等着醒酒以后跟Alan通话。已经晚上8点多了,里面的食客依然络绎不绝。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像老钱一样,径直走到自己喜欢吃的几款菜品前迅速把盘子装满。一些人则是每样都要浅尝一点。还有一些人则是和我一样,面对琳琅满目的美食手足无措、呆若木鸡。 我小时候正好赶上物质匮乏时期的尾巴。当时买很多东西都要凭票。买粮或面包饼干需要粮票,买肉要肉票,买油要油票,买布要布票。半盘炒花生加半盘切成一片片的香肠就是逢年过节或者结婚宴席上一道广受欢迎的主菜。所以我对食物的理解就是它最原始的功能——果腹,这一理解一直持续至今。那时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能够吃顿饱饭。等到物质极大丰富之后,我却患上了选择困难综合症。尤其到了加拿大以后,东西方的各类食物混杂在一起,实在令人难以取舍,无从下嘴。尤其自助餐更是我的噩梦。 与我不同的是,我那在8岁时来到加拿大的儿子在这方面则是个天才。不知道是得益于学校的教育还是自身的天赋,他可以在全世界的各种美食之间穿梭自如、无缝切换。无论是羊蝎子还是牛排,肉夹馍亦或汉堡,他都可以享受其中,并说出其各自独特的营养成分,言之凿凿、令人信服。 提到加拿大的教育,我有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比如:虽然小学生自入学的第一节课起就被灌输“个人利益高于一切”的观点:无论是遇到火灾、地震还是抢劫,一定要率先确保自身生命安全,不要吝惜财物,但加拿大士兵却以作战英勇著称,一、二战期间建立了很多不朽功勋;虽然政府从未组织爱国教育,但每逢节假日很多家庭都会自发地挂出枫叶旗表达对这个国家的尊敬和热爱……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真可谓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Alan就是加拿大教育体制下的一个典型——开朗、阳光、自信、充满责任心,在言谈中更是透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稳重。“叔,谢谢你能说服我爸!这样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我知道我爸不同意我回去也是为我好。不过我觉得我现在还年轻,也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和社会经验,应该做一些对社会更有意义的事儿。”挂断了电话,我沉思良久。如果有一天我的儿子要去参军或者支教,我会从支持他吗? 第二天早上,我刚刚起床,Alan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叔,后天我就和我爸一起飞中国了。明晚有空一起出来吃顿自助餐吧,你和我爸的老地方。” 写于西元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日晚 -audreymm(awesome) 2019-11-2
细思恐极的自助餐——信息爆炸时代的困惑
看得出文笔还是可以的,
起码还是流畅,高中水平。。但是一句“ 真可谓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说明你没学好文学。这句是那意思妈? 如果没说错,你是女ID, 说的是和个丧妻多年的男工友的故事。。两男的,尤其是这里认识的不可能这么好,老有闲情吃饭聊天。你是他女相好,说他自然听了。。我说的对吧?还有这题目,也是文不对题。”百分制,50来分。 -newlife2020(橡树十万火急) 2019-11-2
多谢!
-audreymm(awesome) 2019-11-2
" 如果没说错,你是女ID" ?哈,绝对不是女的。
-less_is_more(哈) 2019-11-2
嗯,是我妹妹帮我申请的账号,我也懒得改了。
-audreymm(awesome) 2019-11-2
火急童鞋跟老钱一个学校的老师,给学生打分打习惯了。
-235(吃豹子) 2019-11-3
哈哈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不错不错
-benii(惊坐起) 2019-11-2
多谢兄弟捧场!
-audreymm(awesome) 2019-11-2
很好很好!
-seadiver(海之蓝) 2019-11-2
多谢鼓励!
-audreymm(awesome) 2019-11-2
嗯,地球上从来没有 truth。可惜 Alan 前程和理想中选了个不靠谱的。
-troyd(刺猬队饲养员) 2019-11-2
桔子是甜是酸,要尝尝才知道
-audreymm(awesome) 2019-11-2
一生能有几次选择?
-troyd(刺猬队饲养员) 2019-11-2
悲剧有时候更有说服力!
-audreymm(awesome) 2019-11-2
喜欢这篇,话说俺二十年前去趟大别山后差点就辞职支教去了。。。谢谢😊
-tobewithyou(knowing nothing) 2019-11-2
多谢支持!
-audreymm(awesome) 2019-11-2
可惜没去成,否则。。。
-lifeinwoods(雨山) 2019-11-3
哈哈,人生没有假设。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这边长大成人的孩子不懂国内游戏规则,回国结局如何猜也能猜到了
-oldstone(stone) 2019-11-2
是啊,祝福吧!
-audreymm(awesome) 2019-11-2
回去混个媳妇也不错
-oldstone(stone) 2019-11-2
塞翁失马!
-audreymm(awesome) 2019-11-2
这故事的真实性有多大啊,这孩子到底去阿富汗了没。
-curve(curve) 2019-11-3
半真半假吧!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部队才呆了两年估计没资格去呢。
-thegirlbefore(Jane) 2019-11-3
聪明孩子一般不会当兵两年。当兵可以享受免费教育,聪明孩子一般都是当军官,人家招聘的时候一看你那个学历成绩,不会让你当普通士兵,服役时间当然会比较长。如果还去过阿富汗,那情商意志身体素质都是杠杠的,根本不用担心中国混不好。
读完大学再去当个普通士兵两年退役实在不合理,这孩子做事好像很 impulsive的样子。 -curve(curve) 2019-11-3
厉害!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加拿大当兵至少三年,现在可以肯定这孩子没参军了🤨
文章最后“ 在言谈中更是透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稳重”这种描述不适合放在这孩子身上,假设他的故事是真的,参军和Business经历够复杂丰富,相当成熟了,和国内10几年前的普通复原军人不一样。 -curve(curve) 2019-11-4
哈哈
-audreymm(awesome) 2019-11-4
佩服楼主文思活跃。近期楼主出了好几篇佳作,篇篇都有独到的构思和题材,真是一名写作快手!
-kudos(苦读士) 2019-11-3
有感于上一篇引发的争论。感觉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选择自己想要接受愿意接受的东西。就像总吃自助餐容易偏食偏激。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写得好
-dashixiong(nonono) 2019-11-3
多谢鼓励!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Mark,待看。
-jerrytang(JT) 2019-11-3
谢谢!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文风大变啊,真是个百变大咖啊,哈哈
-table(桌子来了) 2019-11-3
哈哈,过奖了!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I actually thought about going to voluntarily teach in Myanmar.
-sailor(Ocean & Mountain) 2019-11-3
really?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You know what, some universities (at least one) don't even have a computer department.
-sailor(Ocean & Mountain) 2019-11-4
教什么呢,老大
-lifeinwoods(雨山) 2019-11-3
If I do it, will be computer science.
-sailor(Ocean & Mountain) 2019-11-4
要不你写个教育软件?
-lifeinwoods(雨山) 2019-11-5
good idea!
-audreymm(awesome) 2019-11-5
好文!
-235(吃豹子) 2019-11-3
谢谢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kking(捣蛋) 2019-11-3
thanks!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写的真好,一气呵成的感觉。大的历史背景下小人物在命运里的挣扎,诺奖题材啊
-wifi(远方) 2019-11-3
过奖了!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老大正好找人创作剧本,就你了
-pumba(彪叔) 2019-11-3
哈哈,好啊!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这个能改成剧本吗?
-wifi(远方) 2019-11-3
太短了吧,基本就一个场景
-audreymm(awesome) 2019-11-3
能到高中特级教师,移民出来那得是多大岁数了~语文老师移得出来嘛那时,这专业谁要啊~~我以前就是中学语文老师,学校里能混上特级的排资论辈怎么也得40了~我要不是跟着我那学机械的老公,也来不了加拿大~~英语老师倒是有些可能~
-dong3213(牛) 2019-11-6
小说嘛,亦真亦假
-audreymm(awesome) 2019-11-8
这故事编得太厉害了,特别是参军这事情,只能说明作者完全没有接触过这儿当过兵的。
-gta_palace(呄 - 每天乃古) 2019-11-8
嗯,确实没接触过。只是听朋友说过有孩子要参军这档子事。也没仔细做功课。
-audreymm(awesome) 2019-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