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平安和它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上)
我喜欢狗,也养过很多狗,大的如圣伯纳、小的如奇瓦瓦,黑的白的黄的花的都有。我把它们当成朋友,从来也没有觉得它们是低我一等的生物。它们和人类的身体在化学组成上基本相同,只是在DNA的组成和排序上有着少许差异。相反,它们的善良和忠诚倒是令人类中的很多人都自愧不如。 我反对骂人的时候把坏人骂作狗,认为这是对狗的一种侮辱。直到小狗平安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颠覆了我对狗的这种认知。它的确是善良而忠诚的,虽然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平安是条土狗、母狗,因为长期挨饿,身体瘦削。它可能还患过很长时间的皮肤病,身上很多地方的毛都掉光了皮也烂掉了,露出一片片的猩红,和皮鞭抽打的瘢痕交织在一起,远远看去有点像邋遢丑陋的非洲鬣狗,显得有几分可怜还有几分恐怖。这也是让我对它印象深刻的一个重要原因。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它的一条后腿是瘸的,具体原因我稍后会详细解释。它身世不明,但从它游移不定的眼神和见到人就诚惶诚恐的样子,我确信它肯定吃过不少苦头,经历了很多糟糕的主人。平安这个名字是我替它取的,代表着我对它遭遇的同情和对未来的衷心祝福,尽管它自己都不知道还有人这样称呼它、关注过它。 平安最后的主人叫公驴。公驴是一个孤儿,生下来才几天大就被遗弃在龚庄。当村民们发现他的时候,正值原来村里最大的恶霸“公驴”死了。老人们都说这孩子是“公驴”的转世,因此大家都叫他公驴。老人们还说这孩子长大以后必将给整个村子带来灾难。所以大家把他遗弃在荒地里,希望他能够自生自灭。然而村里总是有好心的妇女偷偷把他带回家中轮流照顾。这样小公驴才免于一死。 等到十五六岁的时候,公驴终于不负众望地成为了村里最有名的地痞。虽然说他终日以乞讨为生,但公驴的手段似乎有些特别。凡是对他不予施舍或招待不周的,总是家里会莫名出现夜里门窗被砸,锁孔被堵以及院墙泼粪等咄咄怪事,甚至更有不少人家妻女被人凭空造谣玷污清白。村里人对他避之不及,却又不得不小心侍奉。公驴因此日渐骄横,还养了数十条流浪大狗,其中最大最听话的一条叫做夜叉。他还抓了很多普通的流浪狗回去,平安就是其中一条。具体时间不得而知,但无论是哪一天,都是平安最大噩梦的开始。 我也收容过很多流浪狗,一方面是出于怜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可以多了一个玩伴。和大多数养狗者一样,每天我都要把这些狗狗喂饱喂好、梳洗干净,然后再带它们到草地上尽情玩耍。时间久了,也许是出于嫉妒,爱人经常调侃我说我成了狗狗们的奴仆,它们反倒变成了我的主人。我对此一笑置之。当有陌生人接近我的住所时,这些狗狗汪汪的叫几声为我报个信儿,我觉得就是对我付出的最好回报了。狗的寿命比人短很多。到了哪只狗儿魂归天国的时候,我就会找个环境优美的地方把它葬在那里,并且连续几天茶饭不思,回忆曾经和它一起度过的那些快乐时光。 我把狗狗当成朋友,公驴则待它们如同奴隶。据早先曾经给公驴喂过狗的老史说公驴把他的狗们分成三等。第一等是藏獒之类以勇猛好斗著称的敖犬,比如前面我们曾提及的夜叉,主要用来看家护院或者由公驴带着外出讨债打架、为非作歹。它们可以尽情地享用新鲜美味的肉骨头和数不清的鸡腿。第二等是平安这样缺乏战斗力体型中等的土狗,平时要负责拉车拉磨耕地这些原本是驴马牛这类大牲畜做的活儿,只能吃些腐败变质的臭肉馊饭充饥,还经常食不果腹。 而第三等则更为悲惨,多半是前两类中不听话的,或者是生病落下残疾丧失劳动能力的狗。它们活着的最大价值就是每天无数次亲密接触公驴的皮鞭火钳和刀子,辅以各种抽搐和嚎叫,成为教育其他狗类效忠公驴的活教具。至于它们死后,有病的会卖给村东头老金家开的狗肉馆,没病的则成了公驴的下酒菜,或者赏给夜叉做滋补品。 平安瘸的那条后腿正是拜夜叉所赐。那一年的冬天特殊的冷,粮食很少,龚庄的家家户户都不好过,尤其是公驴家。据老史说当时平安和夜叉都下了崽子。虽然是特殊时期,但一等狗的待遇照旧,每天依旧有数不清的鸡腿和肉骨头。而二等狗则朝不保夕,经常几天也等不到一顿饱饭,还要照常甚至加倍劳作。平安偏偏在这时候下了崽子,一窝5个。因为缺乏营养,一个个只有老鼠大小,还赶不上夜叉崽子的半个脑袋。没有奶水的滋养,平安的崽子们整天饿得吱吱叫。 不知道是出于母爱还是被这叫声搞晕了头,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一天夜里,平安竟然壮着胆子趁着夜叉不在去偷它的鸡腿。结果被夜叉撞了个正着。夜叉不费吹灰之力便把平安的后腿咬断,并在它绝望的嚎叫中,把它的崽子们一个个咬死吞下。老史说当晚曾亲眼看到夜叉把狗崽头颅咬碎的情形。那是他一生中最恐怖的经历,头骨碎裂的声音和平安的哀嚎以及崽子的惨叫如同来自地狱,在他脑海中久久回荡。夜叉的崽子们则忘情而贪婪地舔着溅落在地上的血和脑浆,仿佛在享用一种无上的美味,而不是和它们拥有一样智慧、一样鲜活生命的同类。 我很难想象平安当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悲伤、愤怒还是绝望。但据老史观察,在此之后,平安流了几天眼泪之后,就恢复正常了,甚至工作得更加卖力了,即便是见到夜叉也显得异常恭顺,没有丝毫反抗报仇的意思。好像它只是将仇恨深深地埋在心底,等待有朝一日彻底爆发出来。没几天复仇的绝佳机会就来到了。 龚庄的饥荒还在延续,每天都有死狗从公驴家陆续抛出来。那些饿死狗的身上几乎没有肉,只剩皮和骨头,所以连老金家的狗肉馆都不要,只能丢在路边或者水沟里。我从一个在鸡肉加工厂工作的朋友那里搞到了一些他们不要的鸡皮和鸡骨架,放在那些二、三等狗必经的路上。群狗蜂拥而至。我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它们狼吞虎咽、大快朵颐。不幸的是,很快夜叉就听到了这边的声音,领着几条一等犬咆哮着赶了过来。它们很快用强壮的身体和锋利的牙齿驱散了这群食客。夜叉瞪着我愤怒地吼叫,然后在那些鸡皮和鸡骨架上傲慢地撒尿,并把它们蹬到旁边的臭水沟里。 夜叉的举动点燃了那些下等狗们心中积压已久的怒火,它们一拥而上将夜叉和它的伙伴们掀翻在地。一只叫憨熊的老狗死死咬住夜叉的脖子,让它动弹不得。血从憨熊的牙齿缝里慢慢地渗了出来,夜叉的挣扎也慢慢变成了抽搐。这时,一个拖着残缺后腿的身影出现了。它瞪着血红的眼睛,露出锋利的牙齿,把尾巴竖得跟旗杆一样,一动不动,不紧不慢地靠近过来。夜叉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在等待着最终时刻的到来。我兴奋地期待着即将发生的、快意恩仇的绝杀。 一声惨叫过后,憨熊拖着流血的后腿,一瘸一拐地跑掉了。夜叉则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瞪了平安一眼,一声不响地逃了,没有半分感激。平安则一动不动,喘着粗气,张着嘴巴,任凭里面热乎乎的鲜血淌下来。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完全搞不懂在它的小小脑壳里面出了什么问题。这就是它的善良,以德报怨?我觉得又不是。 在这次事件过后,公驴家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首先,为了避免像我这样的外人接触他家的狗,公驴在自家周围修建了一圈高达5米的院墙。其次,因为夜叉受了重伤致残,再也没有了利用价值,而且每天食量惊人,公驴将它以普通狗三倍的价钱卖给了老金家狗肉馆。没有成为公驴的下酒菜,不知道夜叉会为此感到遗憾还是幸运。我觉得至少是体现了公驴的仁慈和感恩吧。再一个就是夜叉的位置由其同父异母的兄弟恶魔接替。据说恶魔的残暴比夜叉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加残酷和悲惨的未来在等待着这个从来就没有平安过的平安。(未完待续) -audreymm(awesome) 2019-11-9
小狗平安和它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上)
兄弟这文笔真不一般,静等下文
-benii(惊坐起) 2019-11-9
多谢兄弟!每次都有你鼓励,非常令我感动!
-audreymm(awesome) 2019-11-9
中篇已经出来了,欢迎阅读!
-audreymm(awesome) 2019-11-14
正在跟骗子说话呢😂 (#12454830@0)
-benii(惊坐起) 2019-11-14
兄弟,俺没懂啥意思啊
-audreymm(awesome) 2019-11-14
哦,你发贴的时候我正好在跟一个电话骗子聊天玩 🤣
-benii(惊坐起) 2019-11-15
哈哈,这样啊,耍耍骗子玩也是不错的消遣。现在骗子电话太多了。
-audreymm(awesome) 2019-11-15
构思出神,语句老练,满眼都是精采的文笔
-hammer_king(锤镰帮) 2019-11-9
兄弟过奖了。多谢鼓励!
-audreymm(awesome) 2019-11-9
出集子吧。
-april(april) 2019-11-9
多谢鼓励!现在我写的东西都发在这里了。暂时也就不需要集子了。
-audreymm(awesome) 2019-11-9
你可以在枫下部落建立自己的专辑。
-sailor(Ocean & Mountain) 2019-11-10
如何具体操作呢?
-audreymm(awesome) 2019-11-10
枫下部落页面,选作者注册。然后就可以把你发表过的所有文章都收进你的专辑了,基本上只需要点击鼠标。
https://www.rolia.net/blog/ -sailor(Ocean & Mountain) 2019-11-10
好的,有时间我尝试一下。多谢!
-audreymm(awesome) 2019-11-10
期待下文
-walkthrough(老花镜) 2019-11-10
过个两三天吧。多谢关注!
-audreymm(awesome) 2019-11-10
中篇已经出来了,欢迎阅读!
-audreymm(awesome) 2019-11-14
文笔娴熟,构思新颖,主题分明,寓意深刻。👍 期待下文。
-kudos(苦读士) 2019-11-10
多谢多谢!
-audreymm(awesome) 2019-11-10
中篇已经出来了,欢迎阅读!
-audreymm(awesome) 2019-11-14
小狗平安和它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中)
公驴的高墙建起来之后,我就没有机会再见到那些可怜的狗狗了。第二年的开春,解冻得特别早,雨水也特别多,很多地方早早就开始翻浆了。大概是四月份的一个晚上,雨下得特别大,雷声也很密。我担心自家狗圈漏雨淋坏了我的那些心肝宝贝,就拿着电筒穿着皮靴,绕到了后院。一个炸雷打在了离我不远公驴家的围墙上,劈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足够三四条狗同时穿过。      就在我往那裂口走去的时候,好多条黑影已经从中倾泻而出,如逃命般地四散狂奔。它们没有方向,只是想逃得越快越远越好。甚至还有几条晕头转向地径直往村东头老金家狗肉馆的方向跑去。也许是它们觉得在这个冰冷无情的世界上,狗肉锅才是它们最温馨安逸的归宿。不过即便这样,同其他没逃得了的狗相比,它们的结局也还算不错,最起码要好过生不如死。很快在裂口处聚集了越来越多的黑影。因为出口狭小,时不时就会有几条狗一起卡在那里动弹不得,只能不住地乱叫。       很快,狗狗们的乱叫变成了绝望的嚎叫。几条巨大的黑影跳了出来。恶魔让几条一等犬在裂口外把守,自己对几条刚刚逃出的可怜虫穷追不舍,并将它们一一咬死。尽管如此,仍然有越来越多的二、三等狗冒死突围出来,夺路而逃。恶魔左突右冲,周围死尸遍地。这时,又一道闪电击中了不远处的另一处墙体,露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      憨熊圆圆的脑袋从洞口探了出来。在确认安全之后,它才全部钻了出来,准备逃走。恶魔在另一处正忙得焦头烂额,对此自然是鞭长莫及。令憨熊意想不到的是一个瘦弱的身影飞速从洞中扑了出来,转到了它的面前。不错,正是平安。它像是浑身通了电一样,眼睛泛着绿光,浑身残存的毛根根炸立,尾巴竖得像根电棍,嘴巴张得像只决斗中的鳄鱼,喉咙里发出阵阵低吼,摆出拼命的架势。憨熊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只能一步一步地向洞口退去。       虽然憨熊已经被吓得退回了墙内,但很多狗儿已经发现了这个缺口,向这里迅速聚集过来,气氛异常紧张。平安做出了一个令我大吃一惊的举动。它钻回墙内把身体横过来,像门闩一样将洞口死死堵住,任凭那些饿狗疯狂地冲撞和撕咬,岿然不动。公驴的几声枪响,让狗群恢复了平静。那些没能逃出去的狗儿,气急败坏地瞪着平安并不住地向它低吼,像是在对它进行最恶毒的诅咒。平安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全身都是血,肚子好像也被咬穿了。公驴把它小心地放到一个平板车上推了回去。       此后很久也没了平安的消息,不知道它是死是活。虽然无从打听它的状况,但笼罩在我心头的疑云始终消散不去。是什么样的思维方式能让它做出这样在我们看来荒唐透顶的举动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我见到了老甄,才知晓了答案。       老甄是我多年的好友,一名心理学家。因为要参加一个全国会议,路过这里,特意来看看我。我很自然地跟他提起了关于平安的故事以及我的疑惑。他沉思了半响,在纸上写下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八个字。      所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又被称为人质情结和人质综合症,是指被害人对于加害人产生情感、同情、认同,甚至反过来帮助加害者的一种情结。令这个病症引起广泛关注的是一起发生在斯德哥尔摩的银行抢劫案。两名抢匪劫持了四名银行雇员与警察僵持了130多个小时(5天多),最终投降。不可思议的时,劫持期间银行雇员竟然和抢匪成了朋友,并拒绝政府实施的营救行动。尽管在整个抢劫过程中,银行雇员的生命多次遭受到威胁,但在时隔四个月出庭作证时,他们竟然拒绝起诉罪犯,反而称他们是好人,对自己很仁慈,令人啼笑皆非。      这倒是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发生在中国的一个真实案例。一个李姓男子把地下室改造成精心设计的地窖,并先后囚禁了6名失足女作为性奴。这些被解救的女孩中的一部分不仅不恨李某,反而亲切地称李某为大哥,并说大哥对她们很照顾,甚至忘记了仇恨要求法官将李某无罪释放。她们的证词脏话连篇,难成逻辑,不便付诸于文字。翻译成便于理解和耳熟能详的大概就是“大哥刚带我们进来(地窖)的时候,我们只能三天吃一顿饭,现在每天都可以吃一顿饭。同比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提高。最开始大哥每天打我们三遍,现在一天只打一遍了。我们的人权也得到了极大改善。大哥好不好,我们最有发言权。外界无权干涉!”值得一提的是,期间甚至有的女子因为争风吃醋不惜将其他女孩杀死,并导致两人死亡。(真实案例,详细信息可百度查询。关键词:男子 地窖 6名坐台女 性奴)      心理学家把这一现象归结为弱者在遇到强烈外界刺激(如绑架、劫持、强奸)时出现的自我心理保护,将加害者的行为合理化,以求得自身心理安慰,减轻痛苦的反应。该类情况多发生在集中营战俘、劫持或乱伦的受害者中。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我发现其实就在我们周围每天也会见到很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他们或者打着“成王败寇”的大旗,或者身着“弱肉强食”的外衣,对过去曾经遭受的虐待和苦难视而不见,放弃抗争、拒绝挑战、大口大口地吸食“存在即合理”的精神鸦片,得过且过,任人宰割。           据心理学分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通常有如下几个特征:绑匪(也就是所谓加害者)通常为了某种原因(通常听起来冠冕堂皇)而绑架人质;受害者必须真正感到绑匪(加害者)会威胁到自己的存活;受害者必须能够体会出绑匪(加害者)所施加的小恩小惠;除了绑匪的单一看法之外,受害者必须与其他所有观点隔离(主动或者被动),得不到外界信息,或不愿意接受外界信息;同时受害者必须相信逃脱是不可能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通常会经历如下四大历程:恐惧、害怕、同情加害者、自愿帮助加害者。       通过这些我确信平安就是一个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可怜小狗。公驴和它就像是精心设计的一对角色,完美地演绎出了所有的要素和情节。我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是为它感到高兴还是悲哀。我一度不肯相信它的小小脑壳会进化出如此高级而完备的防御机制来减轻自己的痛苦。直到我看到有关狮群的纪录片时才对此深信不疑。      在狮群中,当年轻的公狮打败并赶走老狮王成为新君的时候,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群里的幼崽全部咬死,被称之为“杀幼”。之后,群里的母狮们才能快速再次发情,以利于繁育新狮王的后代。那些母狮们面对丧子之痛和尽在咫尺的杀死幼崽凶手,神情呆滞,无动于衷,心甘情愿地与之交配,繁衍后代,并尽力追捕猎物,奉献新君。这应该也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一个变种吧。在相信平安有这样高级智慧之后,我不由得对其钦佩起来。          就在我逐渐将它淡忘之际,从给公驴家狗们治病的兽医老栗嘴里传来好消息:平安高升了,一举成为了公驴狗群里仅次于恶魔的二号狗物。公驴不仅花重金给它治好了病,调养好了身体,还给它安装了一个黄金后腿假肢。它不仅可以拥有无穷无尽的鸡腿肉骨头,还有两只一等犬做保镖,并可以随时指定除恶魔之外任何一只公狗同其交配。平安的辉煌狗生即将开始。更多精彩尽在下篇小狗平安和它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之终结篇。(未完待续) -audreymm(awesome) 2019-11-12
小狗平安和它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中)
好!越来越精彩了
-hammer_king(锤镰帮) 2019-11-12
多谢兄弟!等着终结篇吧。肯定给你好看,哈哈😄
-audreymm(awesome) 2019-11-12
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小狗平安,尽管受尽公驴的折磨, 却还在死心塌地的维护主子,好可怜。 雷雨风都有了, 终结篇该是瑞雪飘飘压垮了公驴的房子,也压死了公驴。最后落得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啊,我没白听红楼。 别听我瞎说,盼终结篇。
-anexplorer(页于) 2019-11-15
终结篇刚挂出来,可以看一下跟你的一样不,哈哈。多谢关注和参与!
-audreymm(awesome) 2019-11-15
好吧,还是有学问的人黑,骂人都不兴带脏字的👍
-benii(惊坐起) 2019-11-14
也不是骂人,文中的公驴和我是两种体制。其余人物都是为了交代情节。其余的狗都是人,不含任何贬义。
-audreymm(awesome) 2019-11-14
驴,狗,都不是骂人,是的,是的。不管是批评你的还是赞美你的,都领会错了。
-897102(⑧⑨⑦⑩②) 2019-11-15
Apparently, you are criticizing the society and the government.
-kudos(苦读士) 2019-11-15
终结篇已经出来了,多谢关注!保证给你好看!
-audreymm(awesome) 2019-11-15
小狗平安和它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终结篇
老栗家本来是龚庄的大户,到了他这辈,吃喝嫖赌败光了家产。有钱的时候,他养了一大群狗,经常狩猎取乐。等到他成了穷光蛋以乞讨为生,那些狗也不离不弃跟着他。他原来读过几年书有些文化,养狗多年,对各种大病小病都有所了解,久病成医,又学习了一些医术,最近几年开始专业给狗治病。公驴家的狗很多,大多营养不良,所以经常生病。老栗也得以凭此维持生计,不用再乞讨度日。最近天气寒冷,我家的几条狗也生了病。我就喊了老栗过来。 老栗虽然是半路出家,但水平还真是不赖。看过之后,他说并无大碍,给狗下了几副药。等狗把药吃完,我请他回屋里招待喝酒。老栗年轻时嗜酒如命。后来家道中落,这个爱好自是难以为继。我准备了他最喜欢喝的烧酒。他甚是高兴,交谈中有问必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知不知道一条瘦瘦的,特别懦弱温顺的癞狗?”我小心地问。等他明白我说的是平安之后,他翻着白眼,不屑地看着我说:“癞狗?!它可是我最心爱的赛虎的种!”说到赛虎老栗的眼圈有些红润,继续说:“赛虎可真是条好狗啊!体型足有牛犊大。陪我打猎的时候,它自己可以单挑一头熊……”。“赛虎能打得过恶魔吗?”我好奇地插话问道。“恶魔哪里是它的对手!我破落以后,赛虎就带着我的狗群流浪。当时还有另外一群流浪狗首领就是恶魔。恶魔多次来挑衅都讨不到半点便宜,还有一次差点被赛虎咬死,从此它吓破了胆,不敢再造次了。要不是……,唉,……”他哽噎着说不下去了,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却更加勾起了我的兴趣。我赶忙给他斟满了一杯酒递过去。他把酒一饮而尽,顿了一小会儿继续说:“要不是,要不是公驴那头畜生惦记上了我家赛虎。赛虎就不会死。”“赛虎怎么死的?”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问。他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揉了揉胸脯继续说:“公驴想利用那些狗帮他为非作歹。他先是用肉骨头和鸡腿贿赂收编了恶魔那群狗,然后又打上了赛虎的主意。赛虎当然不是孬种,没有上当。软的不行公驴就来硬的,领着恶魔他们来打。恶魔当然斗不过赛虎。这时公驴,公驴……”因为情绪激动他几次说不出话来。“公驴就在背后开了一枪,打到了赛虎的脊骨上。恶魔才有机会把它咬死。” 说到这里,老栗老泪纵横,不住地啜泣。稍微停顿了一下,他继续激动地说:“赛虎的几个崽子都发了疯似地冲了上去,但不是被恶魔就是被夜叉咬死了,还有两个直接被公驴的枪打死。我当时就在那里,却因为害怕公驴的枪,一动不敢动。有时候人还赶不上一条狗啊!”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放声大哭,啪啪地扇着自己的耳光。我连忙站起身,按住他的手臂,连声安慰他。过了好一阵儿,他才重新又恢复了平静。 “那平安呢?当时在哪里?”我看他彻底没事儿了,才敢小心地问。“你说的那个平安当时也在。只不过它得了疟疾,病得很厉害,动不了,所以它才能活到现在。赛虎死了以后,它手下的那些狗就都被公驴抓了回去。之后这些你都看到了。”又喝了两杯酒以后,他话锋一转,长叹一声:“谁能想到它现在反倒却活得最滋润。” “谁?平安?” “是啊,你不知道,它现在可是个活宝啊,你用一车金子换公驴都不肯跟你换哩!” “真有这种事儿?详细说说看。” “那次集体出逃事件之后,公驴发现了一个怪事。凡是嘴上沾过平安血的那些曾经想要逃跑的狗都变得无比温顺了。” “还有这等事情?”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想从他脸上分辨出话的真假。 “当然,后来公驴找我去试了很多次。只要把平安的血注射到那些不听话的狗体内,任你再不老实的也都马上变得乖乖的了。” “我的天,还真有这种奇事!”我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只是有一个叫憨熊的不太听话,总是挖地道要逃跑。后来足足给它扎了5管血,你猜怎么着?现在比绵羊还乖。妈的,也难怪平安现在这样吃香,这家伙的血比金子还值钱啊。” “原来恶魔最受宠,现在平安马上就要超过它了。这也难怪,和平时期。公驴也靠这些狗的血汗钱积累了不少资本,不用再去外面抢钱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让那些下等狗心甘情愿地为他卖命干活。平安当然比恶魔有用。”他呷了一小口酒,继续说。“恶魔凶狠有余,但不够听话。公驴跟它讲也没用,下手太狠。上次下等狗集体逃跑,公驴不想弄死那么多。道理很简单,它们都死了,谁做工啊?可恶魔偏偏听不进去,把遇到的都咬死了,要不为啥它原来一只被夜叉压着呢。”接着,他又把嘴贴在我耳边故作神秘地说。“现在公驴正想依靠它俩搞一个大工程。他想让平安和恶魔交配,杂交出既听话又凶猛的狗。” “哦?那就直接把平安的血输给恶魔不就行了?”我问。 “不行,绝对不行。输完了恶魔就失去战斗力和野性了。所以万万不行。”他连忙摆手。 “现在这个计划开始进行了吗?” “刚刚开始,只进行了两次没成功。平安原来一直多病,体质不好,没带上。恶魔嫉妒平安受宠,现在正好有机会发泄一下……”之后,老栗又讲了很多事情,但我却听不进去一丝一毫,脑海里只是隐约看到一只小狗前腿跪在地下,把屁股撅得高高,任凭杀死自己至亲的凶手趴在身体上恣意地抽插发泄取乐。 “你还打算为公驴那个畜生做多久?”送老栗到门口时我忽然唐突地冒出了一句。“公驴的确是个畜生,不过……”他难为情地满脸堆笑说:“不过他给我的钱还不错,谁能跟钱过不去呢?你说呢?”我没有再说话,默默地关上了门。知道平安还活着以及它正在享受着荣华富贵,虽然说了却我的一块心病,但我感觉比听到它的死讯还难受。每每想到它,我总是会在眼前浮现出恶魔的淫笑和平安顺从配合的丑态,令我作呕。没过几天我的新烦恼就来了,如风失踪了。 如风是一条纯种的阿富汗猎犬,体态清秀、长毛飘飘、静如处子、动赛脱兔,全身充满了贵族气息。它是我朋友的狗。因为朋友要去欧洲游玩两个月,所以暂时把它寄存在我这里。它的名字取自许巍的歌“像风一样自由”,也正是它性格的真实写照。在我见过的所有狗当中,它是最特立独行的一个。 它喜欢无拘无束地到处玩耍,漫无边际地在田野里追逐着野兔和蝴蝶。它喜欢傍晚站在庄头的土坡上和情投意合的母狗一起看夕阳,也喜欢在月圆之夜恶作剧似的模仿狼嚎,惊起一树一树的乌鸦和麻雀。总而言之,它身上的每个细胞都跳动着浪漫的音符,每一滴血液都浸透着自由与高贵。 之前它也有过一两天为了追逐真爱夜不归宿的时候。但这次不同,我找遍了整个庄子都寻它不见。四五天过后,我也就不再报任何希望。一天夜里,老栗突然来访,说他遇到了麻烦要跑路,问我可不可以挪一笔钱给他救急。我就拿出了我有的全部现金,并把在京师的一个过命朋友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交给他,让他在必要时去投靠。他千恩万谢地匆匆离开,临走时告诉我如风就在公驴家,它和平安现在都有危险。 公驴家戒备森严,外人根本不可能入内,我只能祈祷如风能够真的像风一样可以飘出来。每天都可以听到公驴家里此起彼伏地传出狗的哀嚎,可是我却无能为力,只能强忍内心的煎熬。一个月以后,噩耗终于传来了:如风死了!平安死了!甚至恶魔也死了! 据知情人士说如风的确是公驴杀死的,虽然他很不情愿这样做。可能是厌倦了周围那些狗的奴才相,公驴对如风的自由和独立非常欣赏,钟爱有加,给了它各种美食、美狗以及豪圈。但如风对此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不断寻找机会逃跑。尽管如风最后找到了憨熊当年挖掘的隧道,可惜在即将逃出的最终一刻被平安发现,重新被抓。 公驴决定对如风使出杀手锏:输血。可是老栗在为如风和平安输血时阴差阳错地将如风的血输入到了平安体内。(对此我一直坚信老栗是故意的,就像我坚信人的良知和正义从来不会缺席一样。)到了当天晚上,恶魔可能是喝了公驴喝剩的酒,醉醺醺地来找平安进行育种试验。平安找到机会一口将它的两个睾丸咬下吞掉。随后平安去找公驴,却只撞见了正在吃蛋炒饭的公驴独生子小毛。平安仅用两口便将其咬死。 公驴得到了消息,带着众多一等狗来抓平安。平安打算通过地道逃走,却被憨熊拦下。走投无路之下,平安一头撞死在公驴的围墙上,脑浆迸裂、惨不忍睹。公驴为掩狗耳目声称平安死于醉酒驾车交通肇事,内心里咬牙切齿外表则悲痛欲绝地将其厚葬于七贝山的卖命公墓。同时为了避免其他狗接触到如风的血、肉和气味,公驴亲手将如风秘密勒死,并沉尸于憨熊所挖隧道内,以水泥浇灌。对于曾经接触过如风的狗则以如风有传染病为由,进行一一隔离禁闭。 恶魔的下场罪有应得。被平安咬掉了蛋蛋之后,它雄风不再,失去了战斗力,只能沦落为二等犬,干些脏活累活。它性情乖戾,心有不甘,多次将其他犬只咬伤咬残。公驴大怒,将其当众剥皮抽筋做成标本,以儆效尤。它原来的职务由一等犬笑面虎接替。 如风事件在下等狗中引起了广泛反响,对一等狗和公驴的反抗时有发生,以至于公驴不得不几次提高它们的待遇。平安死了之后,憨熊成了公驴拯救下等狗灵魂的唯一筹码。可惜憨熊年事已高,还有高血压动脉硬化,抽不出血。公驴只能将其杀死晒干制成粉末,掺在下等犬的狗食中。 鉴于公驴证据确凿的种种劣迹,我给动物保护协会打了举报电话。他们说第二天会派人来处理。就在当天晚上我做了三个奇怪的梦。第一个梦让我有些失望。当动物保护协会的装甲车冲开公驴家大门的时候,所有的狗包括一等犬和下等犬都一同冲了上来,对着我们大声吼叫。它们突然开腔说起了人话。那些一等犬和它们的崽子们对我们大声咒骂说我们没有权力干涉它们的幸福生活。甚至几条下等犬中的老狗(可能是服用了太多憨熊的粉末)也拒绝我们的善意,说它们希望安定地生活再也不想做回流浪犬。当我质问它们能承受的底线是抽筋扒皮还是挫骨扬灰时,它们默不作声。我进一步追问它们是否想让自己的子子孙孙也要将过去的苦难一再重复时,它们泪流满面。这时,笑面虎带领一等犬和它们的崽子一同冲过来,我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 第二个梦则显得甚是荒唐。当动物保护协会的装甲车冲开公驴家大门的时候,公驴正跪在地上接受传教士的洗礼。他的那杆打死无数狗狗的猎枪被砸个粉碎,四分五裂地躺在地上,再也无法使用。那些一等狗的食槽里面装满了谷物、青草和树叶,没有半点荤腥。 第三个梦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梦。当动物保护协会的装甲车冲开公驴家大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是满园春色,鸟语花香。如风带着那些曾经被视作最卑贱最不堪的下等狗们,一起自由地追逐野兔和蝴蝶,打闹嬉戏,享受每个清晨和日落……;而公驴和那些一等狗的尸体则被啃噬得只剩下一堆骨架,在阴冷的角落里发霉发臭。 写于西元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四日 -audreymm(awesome) 2019-11-15
小狗平安和它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终结篇
这位真是一个快笔!短短时间内推出好几篇佳作,且文笔非常老练,与专业写手并无异同。从内容来看,寓意很深,虽然我不太能完全读明白,但知道你在讽喻时政。这种风格的文章尚属首见,似乎效仿鲁迅但又胜于鲁迅。可赞👍
-kudos(苦读士) 2019-11-16
有什么疑惑可以发帖写出来,我一并解答。过两天我再写篇小狗平安的原型和写作心路历程。
-audreymm(awesome) 2019-11-16
先简单解释一下。公驴和我就是两种社会制度。狗代表各个阶层的人,没有贬义。如风象征自由。其他都是为了交代情节而设计的虚拟人物。
-audreymm(awesome) 2019-11-16
重读一篇,顶上去。
-ab6949(游牧民族) 2019-12-1
没有你顶,我差点错过了好文
-grainsw(两只小猪之神勇小白鼠) 2019-12-1
多谢,多谢!
-audreymm(awesome) 2019-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