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扬,心向远方《三》
我继续奋力骑行,路旁又出现了挺拔的穿天杨,一棵连着一棵,一直伸向无尽的远方。道路两旁的绿色渐渐地丰富起来,绿色之中掩映着一处处农家小屋,人影晃动,炊烟渺渺,这难道就是大人口中的“老乡庄子”“黄土梁子”? 这时,我的眼里出现了一处奇特的建筑,弧形的拱门,球状的屋顶,屋顶之上矗立着一月牙形的标志。烟雾弥漫之间,不断有人从大门走出,他们个个头戴小白帽,步履缓慢,神态安详。 这是什么建筑?这些神秘之人又在此做些什么?直到多年后,我才知道,这个建筑是清真寺,这些神秘的小白帽都是穆斯林,据说他们的祖先来自遥远的阿拉伯。 忽然,我眼前出现了一片开阔的水域,“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冰湖水库到了。 湖水清澈碧绿,波光粼粼,水明如镜。晶亮的湖面连着天,开始还浓淡分明,越是远处,水和天便朦胧在一起,只透出一道水天相交的白色痕迹。 我曾来过冰湖吗?我怎么总是梦见和父亲在湖面上泛舟捕鱼?船儿随波摇曳,我好晕好怕。湖里的鱼儿好多好多,好大好大,这些都是真的吗?我不敢确定。梦既是真,真亦是梦? 路边的房屋逐渐密了起来,大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空旷的马路上几乎不见一辆汽车,伴随着赶车人的吆喝声,不时有各色毛驴车从我身边驶过。 前方的马路突然变成了罕有的柏油路面,阜康县城到了。 我此时已站在了县城最繁华的十字街口。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独自来到所谓的城市,可不知为何?我心中完全没有一种特别的激动,应该说更多的是失望。 县城很小,很破,映入眼帘的街景,皆是一片片灰蒙蒙的黄土色。除了位于十字路口的两层银行大楼外,街道两边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土平房,还不如我农场家的砖窑洞气派整齐呐。怎么说呢?我觉得眼前的场景很像电影《人生》中高加林眼中尘土飞扬的西北小县城。 此时已近中午,我肚子早已饿得“咕咕”乱叫了,好在母亲于我出门前塞给我了一点零钱,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我推门进入了一家国营食堂,好像叫“前进”或“红星”?食堂内客人很少,一片昏暗,摆着几排黑幽幽的长条桌和长马凳。这应该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下饭馆,还真的有点紧张和激动。 我点了一份鸡蛋炒面,似乎就五毛钱。刚出锅的炒面,酱油加得很多,黑乎乎的,炒面的味道如何呢?不好意思啦,我真的记并不起来了,我只记得那顿大餐吃的很香很饱。 离开食堂后,我应该去了新华书店,在那里呆了很久很久。再后来又去了哪里?哈哈!忘了,真的忘了! -qwg(GONE) 2019-12-23
我心飞扬,心向远方《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