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歌剧《帕西法尔》(Parsifal) 观后杂感

疫情笼罩下的2020年Good Friday,托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福,把瓦格纳歌剧《帕西法尔》(Parsifal) 好好看了一遍,非常应景。

《帕西法尔》是瓦格纳创作的最后一部歌剧,也是他最有争议的作品。故事围绕着基督教传说中的圣杯展开,正统基督教不承认圣杯,因此视《帕西法尔》为异端;另一方面,《帕西法尔》简直就是戏剧化的基督教宗教仪式,也受到无神论者知识分子的批评。哲学家尼采曾经把瓦格纳当成父亲一样崇拜,就是因为这部歌剧,与他公开决裂。

《帕西法尔》确实很奇怪,多情种子瓦格纳、一生风流韵事不断,一生不信教,到晚年却创作了这部歌颂清教徒禁欲主义的歌剧,难怪尼采认为瓦格纳背叛了他自己。尤其是主角帕西法尔,这个纯洁的傻瓜(der reine Tor),他成为了拯救堕落的世界(和教廷)的英雄。这个情节设计,被尼采直斥为“反智”。

当然,瓦格纳毕竟是瓦格纳,《帕西法尔》的音乐和声丰富、宏伟庄严,是器材发烧友的最爱。我个人认为,音乐太过庄重缓慢,缺乏戏剧冲突,比不上他巅峰时期的《尼伯龙根的指环》。

讽刺的是,全剧中音乐最活泼生动的,我认为是第二幕。邪恶巫师控制下的花之少女们,诱惑了很多圣杯骑士,叛变投奔巫师。这些骑士被帕西法尔打败,于是花之少女们也试图引诱帕西法尔,但是傻瓜不解风情,没有上钩。

(也难怪那些叛变的骑士,他们守着圣杯,整日苦修祷告征战,太无聊了。遇到美丽的花之少女,换我也叛变)
然后妖艳绝伦的千年女妖Kundry出场:

 


-hubeir(Götterdämmerung) 2020-4-26
瓦格纳歌剧《帕西法尔》(Parsifal) 观后杂感
午夜沙发独享,读后第一观感:那简直就是艳舞嘛!然后联想起荷马史诗中奥德修斯的海上历险记:因为害怕无法承受海妖的诱惑拼命堵上自己的耳朵.....但对音乐教徒而言那是不可能滴!简直巴不得被音乐/美声诱惑且自甘堕落、沉沦...
-see1see(Isee) 2020-4-26
哈哈,午夜看了能不能睡着觉?😂 服装设计确实大胆,Waltraud Meier 已经是大牌了,仍然很拼,所以我粉她 😄
-hubeir(Götterdämmerung) 2020-4-26
嗯,这个戴镜,看滴俺兴致勃勃
-infrmrq(网眼欲穿?) 2020-4-26
感觉有些动机不纯 ... 😄
-hubeir(Götterdämmerung) 2020-4-26
极品,歌剧就应该是这样。给所有器官极大的愉悦…有些可能目前还做不到
-infrmrq(网眼欲穿?) 2020-4-26
啊,友情顶瓦贴😅 为啥歌剧那种唱法我就听不出美感来呢?音乐剧的唱腔位置没那么高那么靠后,很亲民,就很受用☺️
以前在朋友那里观摩了一场法国版歌剧“阿依达”录像,据说法国人演歌剧喜欢加入芭蕾舞成分,这部剧里舞蹈演员裸体出境,当然是在薄纱后面若隐若现的 -ingale(英格儿) 2020-5-1
哈哈,格格真是听多识广,总是提出这种发人深省的问题。靠后,你指的是胸腔共振吗?瓦格纳的有些唱段,确实不容易入耳 ...... 我不知道答案,瞎猜一下:
一般来说,歌剧的管弦乐团编制,比音乐剧的大。尤其是瓦格纳,他都不认为他的作品是歌剧,而是Gesamtkunstwerk(总体艺术),用的是大型管弦乐团,必须唱得又高又后(胸腔共振),才不会被乐团压制。 -hubeir(Götterdämmerung) 2020-5-2
涨知识了,谢谢瓦兄解惑。音乐剧也启用管弦乐队,但唱腔介于歌剧与流行之间吧,而且现代音乐剧融入了更多元素,爵士,Motown, 甚至还有Rap,加上丰富多彩的舞台表演,对我来说更有吸引力☺️
-ingale(英格儿) 2020-5-3
我听过的音乐剧不多,我喜欢的音乐之声和猫,觉得也挺高的
-hubeir(Götterdämmerung) 202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