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WCPC
没想到时隔半年在滑铁卢Renison College的East-West Concert上,又见到了这群人的身影,时间已然是六月十三日、地点在Renison的花园。 当晚会导演Dr. Gerard Yun向观众介绍WCPC(The Waterloo Chinese Philharmonic Choir-滑铁卢华人爱乐合唱团)时,三十几个团员早已在演唱区披挂上阵、秣兵厉马了。 更没想到他们第一首歌竟是歌曲《大漠之夜》,那首代表了尚德义教授最高音乐水准的混声合唱作品。尚先生早年在吉林艺术学院任教多年、曾现场听过长影乐团花腔女高音包桂芳在‘八个样板戏横行年代’演唱的《千年的铁树开了花》和那首后来脍炙人口的《春风圆舞曲》皆出自尚先生之手。而2001年获得中国音乐创作最高奖“金钟奖”第一名的这首《大漠之夜》是后来尚先生植根西北后的又一力作。 好好奇WCPC今天如何演绎这首难度颇大的名曲。 随着指挥手势微动和伴奏小伙子指头落下,歌曲由女高和男高哼鸣拉开序幕、其后的哼鸣合声似长镜头摇入浩瀚的沙海、定格在月夜跋涉的驼队上,男低伴着浑厚、深沉的旋律唱出“月色朦胧、星光闪烁......”,让你感觉到驼队由远至近、刚毅坚定地走着。男低显然把握住了发声位置后移的要领,音量不大但很有力。 随后男高的加入恰如其分地表现了驼队越走越近、驼铃声越来越清脆响亮...... Good start! 接下来‘连接段’的分解和弦和‘展开部’的织体四声部、二声部,逐渐形成渐浓的合唱色彩。那两段对骆驼描述,除却让人感到对骆驼不屈不饶、坚定向前精神的赞美,何尝不是对人类奋进拼搏、百折不回精神的赞美。又何尝不是我们这些在异乡漂泊的移民‘一步一个脚印’生活的真实写照。也许作曲者原意、但指挥确实让团员们表现出主旋律的明确弧状结构(121236),表现出那一座座沙丘被翻过、驼队走向远方...... 在两段‘啊’字高潮段的处理上,男高声部有承担、功不可没! Excellent climax! 高潮过后一切很快趋于平静,让听众随着向大漠深处走去的驼队身影返回到现实中来。尾声中的“啊......”把一切未曾表现出来的‘台词’囊括进去、‘此处无声胜有声’......与引子哼鸣对应、'啊'字和声小调结束了全曲。 Fine ending! 几秒钟的静默......他们得到了观众热烈的掌声......WCPC带给观众的不仅仅是一首混声合唱...... 似乎在尾声中听到SATTBB的划分,但男生部本身人不多,有此尝试,好像胆子不小。反复链接部分也有问题,但瑕不掩瑜了。 Good Luck, WCPC! 附《大漠之夜》歌词(邵永强) 嗯,嗯,嗯,嗯。 月色朦胧星光闪烁, 一队骆驼行进在无边的沙漠。 瀚海茫茫寂静辽阔, 驼铃声声从夜幕中飘过,飘过。 啊骆驼,骆驼,骆驼。 啊骆驼,骆驼,骆驼。 遥望远方你怀着坚韧的执着, 一步一步地默默地跋涉,跋涉,跋涉。 啊, 无怨无悔你驮着憧憬的生活, 无论道路是多么漫长,多么坎坷。 无论道路是多么漫长,多么坎坷。 啊,啊,啊,啊。 啊骆驼,骆驼,骆驼。 啊骆驼。骆驼,骆驼。 面对风沙你忍着旅途的干渴, 一程一程在希望中跋涉,跋涉,跋涉。 啊, 春去秋来你穿过金色的岁月, 迎着曙光你不停进取,不停奔波。 迎着曙光你不停进取,不停奔波。 啊,啊,啊,啊。 月色朦胧星光闪烁, 一队骆驼行进在无边的沙漠。 瀚海茫茫寂静辽阔, 驼铃声声从夜幕中飘过,飘过。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 啊。 -violet_dawn(卖糕的) 2012-6-20
又见WC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