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瘾?再来一个?好,那就再来一个,老叶住店遇鬼的故事。

老叶游历天下,遍采天下名鬼,有一天游到了一个小镇子。根据他在网上搜索的结果,这个小镇只有一家民宿,名叫游历雅居,不过这家民宿的网上客户评价却不怎么样,客户普遍反映民宿设施简陋、服务态度差,这还不说,有的客人竟然投诉说这家店闹鬼!

不过,闹鬼这件事对老叶来说倒不是个事儿,因为他讲了一辈子鬼故事,也有过几次撞鬼的经历,所以根本就没把这个小地方的土鬼放在心上。

于是,这天傍晚,风尘仆仆的老叶敲响了游历雅居的店门。

开门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微胖,微秃,眼泡微肿,老叶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形容词就是:油腻。油腻老板面无表情地说:“没房啦!”

老叶说:“我网上定不上,估计没房了,所以过来问问。你看这里只有你们这么一家旅馆,我也没别的地方可去。要不麻烦你随便帮我找个房间?我可以按照标准客房付钱。”

老板很果断地摇头:“没啦,没别的房。”

“有啊!” 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从老板身后传来。

老板依旧面无表情,也不回头,老叶循声望去,只见一名面容姣好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她对老板说:“我们后面不是还有一间库房吗?” 然后微笑着问老叶:“库房,您不在意吧?我实话实说,以前那里出过事,所以好久不用了。您要是忌讳,那就实在没办法了。”

老叶看女子比老板小七八岁的样子,看二人态度,估计她是老板娘。见老板娘客气,又这么坦诚,再加上早就有闹鬼的心理准备,老叶对这个出过事的库房倒是没有抵触,于是他回答:“我不忌讳,库房就库房吧。”

交完钱,天已经黑了。老叶跟着老板去后面的库房。民宿院子里有几棵参天大树,枝叶茂密,把偌大个院子遮蔽得密不透风,老板拿着一支电池几乎耗尽的手电筒,在前面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地领着路,老叶一边跟着走,一边观察着这个黑漆漆的院子。虽然没有见鬼,但这民宿的环境已经给了老叶鬼影憧憧的感觉。

到了地方,老板开了门,伸手打开灯:“到啦。”

老叶进门,站在门口四下看了一圈,只见房子只有一扇门,一面窗,一张床,连桌椅都没有。老叶心里苦笑:夜读的书生遇女鬼,至少还要有一张书桌吧?这可倒好,连带点书卷味的道具都没有,估计就算是闹鬼,也不会是个有文化的女鬼,难道要省略探讨诗词的情节,直接跳到床上?

一想到床,老叶这才注意到,这屋子里虽然有一张床,但床上连基本的铺盖都没有,回头刚想问老板,结果老板早已在他观察房间的功夫悄悄关门走人了。

老叶叹一口气,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硬件,这服务,我要是不给个差评都对不起你。” 老叶本想去找老板,转头一想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老板那样的态度,十有八九是不会搭理自己的,再说,自己游历的时候在山野露宿的时候多了去了,相比之下,这个房间的条件已经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光板床睡起来肯定不那么让人愉悦,更何况还是一张破床。老叶躺在床上,稍一翻身,身下的床就吱吱呀呀地发出怪声,他赶紧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努力躺平。

鬼屋,一种神秘的所在,一般人都是敬而远之,只有少数被《聊斋志异》洗脑、好奇心过重的人,才可能会冒险一试,但是,据我所知,他们对这一夜其实都会做好熬通宵的准备。对他们来说,鬼屋体验,是一种冒险,并不是用来睡觉的。

然而鬼故事大王老叶显然并不是一般人,并且也早就过了充满好奇心的阶段。对于老叶,住鬼屋几乎是家常便饭,虽然偶尔兴奋,有时惊喜,但总体来说,鬼屋不过是一种稍微特殊的旅馆而已。

老叶躺在床上,枕着旅行背包,看着窗外透进来的稀疏月光,听着四周秋虫毫无表情的鸣叫,自言自语道:“我准备好了,有鬼吗?来,我们聊聊!”

然而,鬼并没有来,睡意却已经来了,老叶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眯了多长时间,老叶忽然被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惊醒了。他小心地在床上坐起,侧耳听着。果然,嗒嗒嗒,有人在敲打房门。

老叶顿时睡意全无,低声问:“谁?”

“是我。” 门外似乎是老板娘的声音。

老叶脑海中顿时浮现了老板娘那姣好可亲的模样,心里戒备放下了八分,不过他还是小心地问了一句:“你是……老板娘?有什么事吗?”

老板娘回答:“刚才忽然想起来,库房里没有铺盖,我来给您送被褥枕头。”

老叶赶紧翻身下床,开了灯,过来开门。门开了,

老板娘站在门口,双手捧着一套铺盖,依然浅笑吟吟。屋子里的灯光正好照着她的双眸,眼光闪烁,在老叶看来,那目光分明在传达着某种暧昧的信息。

老叶心里一荡:这是真的吗?

他连忙伸手去接铺盖,却有意无意地摸到了老板娘嫩滑的手上。老叶此时的情绪就像一壶水,顿时烧到了九十九度,只差那么一点点,就会沸腾。

老叶满怀期待地看着老板娘,老板娘却连忙抽手,似乎脸都羞红了,转身快步离去,头也不回地叮嘱道:“一定关紧房门啊,这里小动物多,小心进了房间。”

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老板娘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夜色里,老叶这壶水的温度一下子就跌回了冰点。他楞了一会儿,无可奈何,只好伸手关门,垂头丧气地上床睡觉。

这一次床响得稍久了一些。老叶翻来覆去足有一刻钟,才重新入眠。辗转反侧时候的他,心里想的已经不是什么女鬼,而是那个活生生的老板娘。

老叶一觉睡到了天大亮。开门,院子里落满了树叶,看来昨夜起了风,而且这风还挺大。老叶心里奇怪自己睡得太沉,竟然一点声音都没听到。

退房的时候,前台只有油腻的老板,老板娘并没有出现。老叶再次怅然若失。

走出这家传说中的鬼屋,带着一丝莫名其妙的惆怅,老叶重新上路了。

走出不到一里地,忽然身后有人说话:“老叶,谢谢你!”

是个女声,但老叶一下子就听出,这显然不是老板娘。

老叶愣住了。他奇怪这里怎么会有人认识自己,而这个 “谢谢你” 又是从何说起?他连忙停下脚步,转身望去,却发现身后的山路上空去一人,只有几片树叶在风中漂转。

老叶顿时警觉起来,他大声问:“什么人?”

“我。” 随着这个回答,一阵风忽然在他面前吹起,卷起路上的片片黄叶。

老叶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真的遇到了鬼。他稳了下心神,问:“你是谁,为什么要谢我呢?”

那个声音回答:“感谢你给了我最踏实的一夜。以前那些住宿的,从来没有人能让我睡一个安稳觉。”

老叶心想:不是吧,难道自己被鬼讹上了?他狐疑地问:“这是从何说起?我一夜睡得好好的,并没有见什么人。你到底是谁?”

那阵风却已经渐行渐远,老叶隐隐约约只能听她回答:

“我是床。”

-897102(肉俩不良帅) 2021-6-26
不过瘾?再来一个?好,那就再来一个,老叶住店遇鬼的故事。
已转枫下笔耕✌所以,老叶最后还是睡了女鬼
前戏太长,又没有活色生香又不够惊悚吓人。你确定讲的是鬼故事吗?😝 -xiaoxiaoai(小艾) 2021-6-26
天下鬼是多元化,不止有吓人的鬼啊!
-897102(肉俩不良帅) 2021-6-26
我是床,鬼压床的床!
-averagejoe(小疯小浪) 2021-6-26
这个故事挺好听的👍
-hyg(泠泠七弦上) 2021-6-26
这个故事妈妈得,结尾稍弱。加油💪
-wongbo(万宝) 2021-6-26
我小时候经常看聊斋小人书,秀才遇见女鬼都是模板了,记忆犹新
-pumba(乱弹琴) 2021-6-26
我迟钝,那老板娘怎么回事儿?在故事里是多出来的嘛,为什么要描述这么多?
-hutuhao(随遇而安) 2021-6-26
我觉得是烟雾弹,让你以为老板娘就是女鬼。如果最后的真相是那个四五十岁油腻老板才是那张床的话,我会觉得更惊喜😂
-xiaoxiaoai(小艾) 2021-6-26
睡了四五十岁油腻老板?是挺惊喜😁
-fansile(随风而去) 2021-6-26
那阴影面积,下半辈子估计只睡地板不敢睡床了 😁
-xiaoxiaoai(小艾) 2021-6-26
如果最后的结尾以老叶人格分裂,其实女鬼就是他自己的心魔。我会觉得更惊喜
-wongbo(万宝) 2021-6-26
哇,自己把自己给睡了?
-xiaoxiaoai(小艾) 2021-6-26
您也太 trendy 啦。
-troyd(Troy) 2021-6-26
主要是想恶心一下老叶
-xiaoxiaoai(小艾) 2021-6-26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啊。
-troyd(Troy) 2021-6-26
一点不恐怖啊
-music(冰姬) 2021-6-26
哈哈哈,好隐晦
-silkshimmer(小蝉) 2021-6-26
还没加精?
-xiangcaosh(船头) 2021-6-26
加精的同时得打入冷宫,咋办?
-wongbo(万宝) 2021-6-26
冷宫里生?
-troyd(Troy) 2021-6-26
C总,这太污了!
-wongbo(万宝) 2021-6-27
好文笔。世有狐狸精,有蜘蛛精,今又有了床精。😄
-zlygy1971(北方的河) 2021-6-26
好看!真不错。前几天误点了个广告,是个新电影,说的是电梯成精的故事。
-troyd(Troy) 2021-6-26
数字哥改写鬼故事,前戏花里胡哨,结果和国足一样,临门一脚就腿软。
-guanshui3000(灌水) 2021-6-26
啥意思?弃掉老板娘这个线索,导致了数字哥的早歇?
-troyd(Troy) 2021-6-26
结尾的反转莫名其妙,热热闹闹地把我们溜了一圈,然后告诉我们只是一阵风。
-guanshui3000(灌水) 2021-6-26
👍
-235(不吃豹子) 2021-6-26
挺好,就是没看懂,怎么床踏实了
-bigcatf2(ToBe) 2021-6-27
感谢读故事、写回复的网友。其实这故事非常简单,如果精炼一下,八个字可以概况:心中无鬼,睡得踏实。鬼是哪个?自然是床。至于其他信息,都是烟雾弹,上面那谁说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挖坑而已。

鬼是床,和我这个八字概况,有啥关系?关系是这样的:心里有事、甚至有鬼的人,肯定是睡不踏实,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遭罪的是谁?如果床有感觉,那显然第一个跳起来诉苦的应该是床。相反,心里无鬼的那些人,吃得饱睡得香,自己舒服,床自然也舒服。就这么简单。

鬼屋的传说,夜读书生遇女鬼的套路,只是为了烘托气氛,制造悬念。

老板、老板娘也是。老板的丑,为的是衬托老板娘的美。

实际上老板不见得丑,四五十岁的男人,略微发福,发际线略微后退,眼睛下面略微厚了一点点,……在座的各位中年男找镜子照照,哪个不是这样?但是,这样的男人,在有所期待的同性主人公眼里,那就是丑的,是油腻的。

老板娘就很美吗?也不见得,五官端正的她,只不过是态度好了一些、说话温柔了一些而已,在中年男主人公眼里,那就可以美得像女鬼一样值得期待。这要是真的漂亮,那还不得美成女神?所以女ID们一定要注意。

老板娘的实,为了对比鬼的虚。

至于那阵风,不能算鬼,算是床鬼的化身吧。床鬼的神通再差,也不至于大白天以一张床的形象在大街上大步流星吧?

至于老叶到底有没有睡到女鬼,很遗憾,没有。

还有人哈哈哈说我写得好隐晦,我特地回去看了看,你是不是说老叶辗转反侧那一段?啊呀你太流氓了,说实话我真的没那个意思。

-897102(肉俩不良帅) 2021-6-27
感谢读故事、写回复的网友。其实这故事非常简单,如果精炼一下,八个字可以概况:心中无鬼,睡得踏实。鬼是哪个?自然是床。至于其他信息,都是烟雾弹,上面那谁说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挖坑而已。
床=女鬼,所以老叶睡了女鬼没毛病😝 我觉得你误解了小蝉的隐晦,她说的应该就是说床=女鬼,不是辗转反侧,你才想多了吧😂让她来确定一下
写个鬼故事还这么烧脑带哲理的,数字哥我服你 -xiaoxiaoai(小艾) 2021-6-27
还以为别的客人都睡了老板娘把床震怕了
-less_is_more(二手黑客) 2021-6-27
写得不错~看到最后一句笑了~点睛~
-dong3213(牛) 2021-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