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豫大河:楔子

本要昨天父亲节发的,但又心虚胆怯,今早终于鼓起勇气,这算是动笔开动自己的第一个长篇。一年、两年、还是三年完成?心里没谱,无论如何有了开始了就要写下去。

秦豫大河:楔子

六月中旬的一个早上,我三点多醒后再也睡不着了。从被窝里坐起身,心里问自己,也没有什么心事咋就睡不着了?于是长叹了一口气想,这是人老了,觉就少了。觉得身体不太得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舒服。看到薄被窝卷被自己蹬在一旁,我下意识地拉起被子盖在自己的肚子上,然后坐起身,愣了愣神,这才觉得出是因为温度低,又没有盖被子,以至于身上冷飕飕的。这几天,多伦多的天气晴好,二十三四度,不至于冷吧?

我裹着被子打开手机看了一会新闻,几乎都是糟心的事情,股票跌地一塌糊涂,房价也开始下滑。海外中文新闻网站上的小编们唯恐题目不吸引眼球,全是“血崩””暴跌”“突发”等字眼。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好消息,中国第三艘航母下水,但却偏偏又被命名为“福建号”。它不在福建生不在福建造,这明显是给岸那边看的:“咱有大家伙了,你敢离家出走,看大哥不打死你!” 哼,两岸兄弟间硝烟弥漫,似乎也不是什么好的信息。

突然想起白天和老友聊天,他问我最近的写作计划。说实在的,那时还没有,但嘴上却说,父亲节快到了,根据父亲生前的回忆录,想动笔试着写个长篇。其实这个计划一直都有,只是春夏这段农忙时间,赶着种那块菜地和后院花园,把时间占了个满,自己又不是勤快之人,于是就撂下了这个念头。现在躺在床上睡不着,就觉得这两天应该先写个片段,看看自己能不能行。这样想着就更睡不着了。今天周五,父亲节是周日,如果今天提笔,没准儿,可以完成其中的一小段,也算是对父亲的吊念。父亲陕西人,却大半生在河南度过,一生都在徘徊在离黄河两岸极近的城市,不如就叫《秦豫大河》吧。想到黄河,就想到了前段时间群跑,遇到一个姓尤的跑友。我说自己的姥姥也姓尤。那人说,尤姓包括了“尤“和”游“。我这才想起,其实姥姥的姓是”游击队“的游,我父母旧的户口本上,她叫”张游氏“。那人又说,其实游家来自福建,清朝在京当官,后来被贬到河南新乡。我当时心里一惊,模模糊糊我记得,大姨家的三哥告诉我,新乡的游家坟一带的半个新乡城原是姥姥娘家的祖业。民国初年,姥姥的上辈们抽大烟、唱戏、娶小老婆,一阵折腾,把家产丢的差不多了,新乡也解放了。但到了70年代共产党落实政策,他们游家还是落了不少的房产。

看看手机,5:20,这个数字不就是那个烂大街的谐音吗?老天什么意思?赶紧起床下楼,把咖啡煮上。还是觉得冷飕飕的,于是把椅背上搭着的一件夹克穿上,出门。喔,外边比屋里还暖和些。粉色的芍药已经到了盛花期的后段,渐显出凋零的枯色。矮牵牛则刚刚开了几朵,但花苞已经很多。矮牵牛是我今年花了两三刀买的种子育的苗,也就用了半包种子,就种了上百株。这种不起眼的小花开起来就收不住,一直到入秋才算渐渐歇息下来。看着这些花花草草,心里想芍药倒是雍容艳丽,可惜花期极短,矮牵牛虽然贫贱,每朵花的花期更短,但却不断有新花开放,所以能灿烂一夏。心里感叹,生命各有各的美丽和唏嘘。

.......

全文请点击链接:

http://ice-point.net/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6-20
秦豫大河:楔子
5:20咋就烂大街了?
-xiaozuiba(xiaozuiba) 2022-6-21
把汉语玩坏了的谐音,我觉的烂。竟然满大街都用来敷衍糊弄感情,可不是烂大街😀😀😀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