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晚上九点多,天渐渐黑了下来,忙活了一天,终于可以坐下来喝酒看油管了。

抹黑到菜地了剪了把香菜,揪了三个还没有长大的青椒,一根顶花带刺的中国黄瓜。回到屋里,麻利地把黄瓜拍碎,香菜扯成段,青椒切成丝,装进盘子里。上边放上一大勺去年腌制的蒜蓉剁椒酱。然后开始油炸花生,把脆脆的花生连热油一起浇在菜上,用筷子搅合搅合,下酒菜算是做好了。觉得还少些什么,于是又从罐头里拿出七个鹌鹑蛋撒在盘子上面。

酒柜里那瓶廉价的杏花村只剩下个瓶底。从冰箱里找到两个冰块放进去,把酒瓶里的酒一股脑地倒进威士忌酒杯,没想到这个瓶底的酒还挺多,满满地一杯,足足有三四两。看着冰块在白酒里劈里啪啦地作响,嘴角微微扬起一丝自嘲,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洋泾浜,不仅说话夹着点蹩脚的英文,连喝劣质白酒也要用上等的威士忌雕花水晶杯,还要加两个冰块。这逼装的,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抿了一口酒,火辣辣的,让喉咙恁是舒服。

回头看看那空酒瓶就来气,一斤半的光度(河南话“裸体”)杏花村前年只卖28,去年涨到了32。今年一开春中国白酒就在LCBO (安省特许酒铺,至此 一家)脱销了。上周去逛酒铺,又看到她的倩影,大喜过望。但一看价格,调涨到了36。心里边念叨着“奸商奸商”,边毫不犹豫的拿了一瓶。

酒喝到最后,油管上常看的那些新闻已成了旧闻,自己也有些醉意。不知怎得,就点了油管上周深唱的《千千阙歌》。我实在不喜欢这个歌手,但喜欢这个歌,特别是梅艳芳唱的粤语版,好像不叫这个名字,叫《夕阳之歌》。我听不懂粤语,但今年电影《梅艳芳》热映时,偶然看到油管里梅艳芳最后的告别演出的片段,最后一首歌就是这首。梅艳芳一生未嫁,在她最后的舞台上,身患绝症的她,身穿白色绝美婚礼纱裙,拖着长度夸张的裙摆,最后一步三回头的消失在幕后。那个长长的白色裙摆,那些不舍得回头,不仅诠释她对生命的留恋,也揭示着所有生命的虚无。屏幕上划过的是《千千阙歌》的歌词:

曾经在雨中对我说
今生今世相守
曾经在风中对我说
永远不离开我
多少缠绵编织成的梦
多少爱恨刻划的镜头
为何一切到了终究还是空

听着听着,心中涌起一阵酸楚,眼泪竟然溜了下来, 一切到了终究还是空!

半夜三点多醒了,自己一丝不挂,但还是觉得浑身热烘烘的。虽然是流火的七月,但这可是多伦多,气温也就二十度左右,再说家里的空调一直开着。坐起来看手机新闻,突发,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街头助选演讲时遭到一个41岁的男子的枪击,命在旦夕。世界真是不太平,昨天刚刚英国首相老鲍宣布辞去党首的职务,意味着也会辞去国家首相,当然是被逼的。我不喜欢安倍,不喜欢特朗普,但特别喜欢老鲍,也许是他那种不要脸的文人气质,那种少了政治油腻的干脆劲儿,还有他身上的人味。一看到他头上那堆乱蓬蓬的麦秸秆,我就特别开心。

政治世家的安倍,长相上温文尔雅,政坛里长袖善舞,婚姻中忠诚不二。虽然在外界评价褒贬不一,但那是他政治上的事。作为人,他确实太完美,完美到和我们普罗大众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对他,我没有坏感,也没有好感,总之没感觉。

特朗普倒是很有人味,但他有的,是那种钞票味道太重的人味,对他无论如何没有好感。

那么老鲍呢?他曾经是个很不错的记者和作家,写过十本书,其中包括续高居亚马逊畅销榜单的《丘吉尔精神》。他有过三次婚姻。当选首相时,和第三人妻子还没有成婚,但已经未婚先孕,这在保守的英国也算是头一遭。他曾因撒谎丢了工作,也曾因婚外情丢掉保守党副主席职务。但正是这些瑕疵,使他拉近了与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的距离。

按照英国习惯 ,一般在社会上有声望有地位的人 、特别是政治人物,是用姓氏来称呼的,如前首相戴维·卡梅伦,公开称呼是卡梅伦,但约翰逊却我行我素 、特立独行,在公开场合常使用中间名鲍里斯自称,即使遭别人嘲笑,他也无所谓 。

有两个小故事很能说明他的亲民。《新闻周刊》说,他在2018年接到过一个恶作剧电话,对方谎称自己是亚美尼亚新一届总统萨尔基相,老鲍与对方聊了18分钟 。如果是拜登,一定会被认为是个失智的愚蠢行为,但放在老鲍身上,却让人笑出声来,觉得好玩的很。

另外一个是在2019年7月16日举行的英国保守党党首竞选的辩论活动快问快答环节中,主持人抛出了一个问题:二人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老鲍回答,自己最近一次哭是因为一辆被偷的自行车。后又解释该自行车是奥运自行车运动员克里斯博德曼赠送给他的。当他发现自己骑了8年的自行车被偷之后,他“流下了眼泪“。(以上部分摘自于度娘)。

第二天早上看新闻,听到了老鲍在宣布辞职时说,他失掉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工作。我心里有些唏嘘:以后那堆金灿灿的麦秸秆将逐渐消失在我们视野里了呀。有些人可能认为他和川普一样贪恋权力,我倒是宁可相信他是对未完事业的遗憾。话又说回来,谁人不觊觎权力呢!能承认,也是一种坦诚,他承认了失败,也承认他对这个位置的眷恋,没毛病。

到了第三天,枪击安培的凶手的资料比较详细被报道了出来。凶手山上彻也,今年41岁。看他的生活轨迹,确实让人唏嘘。山上彻也幼年丧父,但家境殷实,毕业于著名私立高中,但大学没有读完就因贫穷辍学,被迫入伍年谋生。他退伍后,获得宅地建物取引士、理财规划顾问等执照。这些执照并不容易取得,枪击安培所用的手枪是自制的,从这两点来看,他的智商挺高,如果不是家庭的变故,他会妥妥地步入日本上流社会。而这家庭的变故,就是因为他母亲狂热的宗教信仰。据说在山上父亲去世后,母亲入教世界和平统一圣殿。不仅把丈夫家的祖业贱卖,而且把自家的房子也出售换取现金捐献给教会,导致2002年她申报个人破产。媒体说她竟然捐了一个多亿,这娘们儿够疯狂!困难时,山上家吃饭都成问题,更有甚者,山上患长期病的哥哥经不起借钱度日的压力而自杀身亡,山上在海上自卫队服役期间亦萌生过自杀的念头。

山上原本想找宗教组织领袖下手,但较困难,在去年秋天在网上看到安倍在NGO法人团体“天宙平和连合”举办活动上的发言,觉得安倍与该团体有关,于是决定枪击安倍。母亲的疯狂摧毁了一个家庭,摧毁了山上彻也的一生,最终酿成了这起凶杀案。虽说不能同情任何对生命的谋害,无论是杀人还是自杀。但不知为何,我对这个凶手就是恨不起来。作为一个社会人,山上其实在他从大学辍学时就已经被谋杀,杀人者不是他的母亲,也不是那个宗教,而是这个社会的冷漠和扭曲。试想一下,山上母亲在丈夫去世后,成为宗教极端分子,极可能是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情绪疏导而陷入邪教泥潭。而山上彻也在这么许多年里,被冷漠的世界一丝一丝地切割和抛弃,所以他做出了这样惊世骇俗的邪恶之举,这也算是敲响了一下警世之钟吧。

这是七月八号就开始写的一篇博客,到了七月中才算完成,此时的多伦多更是天干物燥骄阳似火。但愿剩下的七月,生活里多些雨水凉爽、平静祥和;世界上少些突发热点、天灾人祸。

更多博客,请看:

http://ice-point.net/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7-16
七月流火
Trump又要回来了,如果当选的话,以前的旧账,一笔一笔慢慢算
-zzj999(ZT) 2022-7-16
可怕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7-16
最牛的前妻摔死 牵出川普风流往事
http://www.westca.com/News/article/sid=904283/page=4/lang=schinese.html




特朗普念念不忘的前妻,是个“野心家”。伊万娜的死因公布了。

作为特朗普的第一任妻子、伊万卡的妈,她在家中突然去世,消息迅速在美国刷屏。

纽约市首席法医办公室15日称,其死因是身体受到钝器撞击,事件被定性为“意外”。此前,纽约执法部门透露,伊万娜是不小心从家中楼梯摔下身亡。

要说谁最难过,自然是伊万娜的孩子。

女儿伊万卡发文说感到心碎。“妈妈聪明、迷人、热情,非常有趣。她过着最充实的生活,从不放弃欢笑和跳舞的机会,我将永远想念她。”



伊万卡小时候和母亲的合照。

而作为前夫,特朗普内心想必也五味杂陈。

年轻时,他爱她的野心;中年时,他厌恶她的野心;到老了,两人又因为野心聚在一起。

如今,她意外去世,特朗普在社交平台上写道:“她是一位优秀、美丽、了不起的女人,具有非凡且鼓舞人心的一生。”



迷倒特朗普

1976年,27岁的伊万娜第一次来到纽约,和朋友去酒吧玩时,遇到男人搭讪。

“嗨,我看你们好像找不到桌子啊……”说着,他叫来领班,吩咐几句,解决了问题。

那个男人便是特朗普。

而那句话就是两人爱情的开端。





对伊万娜来说,这场缘分来得并不容易。

她是出生在捷克的小镇女孩,家境普普通通,父亲是电气工程师,母亲是电话接线员。如果按部就班地生活,她或许一辈子都不会遇到美国富人区的公子哥。但她从不甘于平淡。

22岁那年,她嫁给一位奥地利滑雪教练。这场仅仅维持了2年的“短命”婚姻,是她离开捷克的第一个跳板。

离婚后,她顺利移居加拿大,当起了模特,获得去美国发展的机会……



伊万娜。

年轻漂亮的伊万娜,很快迷倒了特朗普。

相识还不到一年,两人就结婚了。婚后,伊万娜不愿在家当阔太,对特朗普说:“我喜欢工作,什么工作都行,但不能忍受坐在家里对着天花板发呆。”

之后,她和特朗普一起开发了纽约君悦酒店



那是特朗普在曼哈顿拥有的第一家酒店。图为1978年,特朗普(左一)和时任纽约州州长休·凯里(右二)在看酒店设计概念图。

一起盘活了特朗普泰姬陵赌场度假村



一起见证了特朗普大厦的拔地而起





伊万娜拒绝做个花瓶,担任了特朗普集团室内设计副总裁、曼哈顿广场酒店总裁、特朗普泰姬陵赌场度假村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等管理职务。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被特朗普任命为广场酒店总裁时,她的年薪只有1美元。不过,酒店要为她支付高级定制服装的费用,而这笔开销每年大概是50万美元。







伊万娜和特朗普经常一起出席各种活动。

夫妻俩打扮得光鲜亮丽,活跃在纽约的名利场上,把生意越做越大。

一切似乎都在往伊万娜希望的方向发展:

他们买豪宅,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海湖庄园也不在话下;他们获名气,被称为“纽约最有权势的夫妇之一”;他们还有三个孩子——小唐纳德、伊万卡和埃里克,生活幸福。

外界形容两人是“天作之合”。夫妻俩都汲汲于成功,野心勃勃,简直就像双胞胎。

刚开始,特朗普也很满意,觉得老婆能干,“她证明了我(的选择)是对的”。

但时间一长,他的想法变了。

“我觉得我娶了一个商业伙伴,而不是一个妻子。”特朗普后悔让伊万娜掺和生意。“如果你是为自己做生意,我真认为让你的妻子为你工作是个坏主意。当她成为一名商人时,一种柔情消失了。”

伊万娜的野心曾让他着迷,却又招来他的厌烦。





把离婚变生意

特朗普出轨了。伊万娜早有察觉,但一直不愿相信,直到两件事的发生——

1989年,在滑雪场,一名年轻的金发女郎走到她面前,挑衅道:“我是玛拉,我爱你丈夫,你爱他吗?”又惊又气的伊万娜大喊着让她滚。

不久后,《纽约邮报》登了一篇爆炸性报道,标题是《那是我这辈子拥有过的最好的性生活》,故事主角就是特朗普和玛拉。



忍无可忍的伊万娜下定决心:离婚!

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纽约城,连续11天被登在当地小报头版。



虽然签了婚前协议,但伊万娜也不是吃素的。

在她看来,自己为特朗普集团的发展殚精竭虑,而特朗普在外面沾花惹草,就凭这两点,也能从特朗普身上撕下一块“肉”。

离婚官司打了3年,双方闹得不可开交,伊万娜甚至指控特朗普“婚内强奸”。不过,后来她又改口:不是强奸,只是她感受到了冒犯,不希望自己的话被解读为控诉特朗普犯罪。



1992年,两人终于离了。

伊万娜分到的财产包括:1400万美元、在康涅狄格州有45个房间的豪宅、一套地段极佳的公寓、海湖庄园每年一个月的使用权。她还获得了三个孩子的主要监护权,特朗普每年要支付65万美元的抚养费。

这是什么水平?不妨对比来看——特朗普后来和第二任妻子离婚时,只分给对方200万美元财产。

伊万娜的手腕还不止于此。

离婚后,她不改姓,顶着“伊万娜·特朗普”这个名字想法设法搞钱。



她写小说,书名是《最好的还在后面》,全美大卖;

她在杂志开专栏,而那本杂志的名字叫《全球离婚》;

她还做起了生意,卖化妆品、女装、首饰。



伊万娜拿着自己的自传。

赚得盆满钵满后,伊万娜又结了两次婚。一次是在1995年,她与一名富商走到一起,两年后以离婚告终;另一次是在2008年,结婚对象是比她小23岁的意大利男演员,这段婚姻只维持了不到一年。

比起伊万娜嫁给小鲜肉,更令外界意外的是,特朗普当时也乐呵呵地出席了结婚典礼。

当初闹成那样,竟然还能握手言和?人们直呼“活久见”。


到了2017年,特朗普问鼎白宫,伊万娜趁机出了本名为《抚养特朗普》的自传,讲述她的成长经历以及早年与特朗普一起抚养孩子的经历。

她还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特朗普每周都和她联络,连发不发推特都会征求她的建议。

“我对他说,我认为你应该发推特。如果你希望你的想法正确表达,就应该用推特,而不是告诉《纽约时报》,他们会歪曲你说的每一个字。”

看起来,特朗普的生活中仍充满伊万娜的影子。



“要想办法得到一切”

孩子是离异夫妻间的纽带。

特朗普竞选总统时,在身边出力的三个孩子都是伊万娜所生。尤其是伊万卡——这个和伊万娜名字极为接近的漂亮女儿,一度为特朗普拉了不少好感。



在孩子这块,特朗普得感谢前妻伊万娜。

离婚时,她想要孩子的抚养权,对特朗普说:“厨房里只能有一个厨师。”此后,她承担起教育孩子的重任。



“不管多忙,我每天都和我的孩子们一起吃早餐,每天晚上都和他们一起吃晚饭,帮助他们做完作业,再穿着礼服去参加慈善活动。”

孩子的事基本都是伊万娜做主。“我会打电话告诉特朗普,‘伊万卡要去乔治城大学,埃里克要去希尔中学’。他会表示同意。”

伊万娜说,别指望特朗普能陪孩子去公园玩,或者和他们打棒球。孩子的事,他基本是通过电话决定的。只有等到孩子们大约18岁,他才能和他们交流,因为他能和他们谈谈公事了。



伊万娜(左二)与她的孩子们。左起:小唐纳德、伊万娜、埃里克、伊万卡。

也因孩子大了,特朗普和伊万娜之间的交流逐渐多了起来。

但这难免让特朗普的现任老婆梅拉尼娅不爽。尤其是2017年,为了宣传《抚养特朗普》那本书,伊万娜在接受采访时放话说:“我不想引起妒忌,但我是特朗普的首任妻子,我才是‘第一夫人’。”

虽然她紧接着说自己并不想代替梅拉尼娅,但她又说:

“我能在14天内打理好白宫吗?当然能。我能不用提词器,发表45分钟的演讲吗?当然能。我读得懂合同吗?我会交涉谈判吗?我会招待吗?当然会。然而,我并不真想去那儿(华盛顿)。我喜欢自由。”



她还大秀自己和前夫的关系有多好。

比如,特朗普曾建议她担任美国驻捷克大使,但遭到她的拒绝。“特朗普告诉我,只要你想要,我就把它(大使职务)送给你。但我喜欢自由,喜欢随心所欲。”

梅拉尼娅哪能忍,通过其发言人回怼道:“梅拉尼娅计划利用她的身份来帮助儿童,而不是卖书。这位(特朗普)前任(妻子)的发言显然没有实质意义,只是为了吸引外界注意的自言自语罢了。”

当时,不少人围观了这出“特朗普后院起火”的大戏。





梅拉尼娅。

当“第一夫人”没戏,伊万娜又想当“第一母亲”。

2020年9月,她还说自己的女儿伊万卡“肯定”可以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因为伊万卡“聪明又美丽”,并且“每天都在白宫里,每天都在她父亲身边”。

但2020年大选过后,特朗普的父女关系出现裂痕。上个月,父女俩更被认为公开“决裂”。在一场听证会上,伊万卡的证词没向着特朗普。这让特朗普异常愤怒,第二天就在社交平台上回击,称伊万卡“并没有关注或者仔细研究过大选结果”。

不知伊万娜看到这一幕心中作何感想。



当年,和特朗普离婚后,伊万娜曾跑去客串一部电影,名字叫《原配俱乐部》。她在里面有句台词令人印象深刻:

“女士们,你们必须坚强。记住,不要生气,要想办法得到一切(Don’t get mad, get everything)。”



这句话正是她人生的最佳注脚——想办法得到一切,即便没得到,也至少没白过这一生。

[] -xiaozuiba(xiaozuiba) 2022-7-16

最牛的前妻摔死 牵出川普风流往事
👍👍👍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7-16
写得真好,手动赞👍。宗教里很多人很善良,但容易受人影响被人左右。这边华人教堂也是一样。一个朋友曾对我说,她所在的教会这几年也是慢慢变成谣言,流言蜚语传播的滋生地。如果不是因为年纪大了,英文不好,而且图离家近,她真想换一个。
-locker(locker) 2022-7-16
🤝🤝🤝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