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原创虚构故事)

Jenny

这是当年留下足迹的地方,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城。在那个只有几千学生的校园里,挂着几十面国旗,代表了各国的留学生。在一面漂亮的东南亚国旗下,我知道了一个美丽的名字,Jenny。那是在留学的第二年,我结识的一位来自异国的华裔女孩。她相貌平平,偏矮身材,皮肤黝黑,但是性格却很外向。女孩活泼热情,尤其对我一个大陆来的学生似乎特别感兴趣。我们常常在一起讨论功课,甚至无话不谈。Summer break的时候,我终于鼓足勇气邀请她一起出游。那个时候,作为穷学生一枚,各种花销都会精打细算,省了又省,连一餐麦当劳都成了奢侈。Jenny爽快地答应了!一个晴朗的早晨,我俩坐着长途车,来到了附近一个大城市。哇!这下开了眼,只见街上人群熙熙攘攘,比肩接踵。我们按预定计划,匆匆赶上轻轨,一路尽情地观赏着这座美丽的城市。但实在不巧,轻轨只跑了半程突然因故障停驶。我们下了轻轨后,这才发现它停的地方不偏不倚,就在一家麦当劳门口!缘分啊缘分,老天偏偏要我们奢侈一顿。我俩相视一笑,进去呗!

“Jenny,他们怎么会在这儿?” 当点完套餐,端着盘子跑上二楼时,我俩都愣住了。靠窗的一个角落里正坐着一对男女,男的是一个非常壮实的金发老外,正是本系的technical support,人称Big John,而女的则是一位新来的大陆留学生。“How come you guys here?” 我俩迎上前去,不禁脱口问道。

Big John似乎愣了一下,他面露窘色,尴尬地向我们介绍他身边的女友,“This is Lillian。。。”

"I know, we met before. " 我其实上月在一个大陆同学聚会上见过她,但说完后自己却有点后悔,于是转脸看了一眼Jenny。

我的女伴真是心领神会,她立即露出笑容,上前招呼道,“Nice to meet you!”

Jenny的大方,热情把尴尬的气氛扫得一干二净。我俩随即在旁边一张桌子坐下,一边吃一边聊了起来。“How's your study? ” 我假模假样地问起那女的。

这下轮到Lillian尴尬起来。她瞥了我一眼,一下子没有反应,过了半响后,却冷不防地用中文问道,“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眼睛不住地瞅着Jenny。

我吃了一惊,立即抬起头,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不期而遇的来客。自己的目光还算锐利,那女人虽然浓妆艳抹,眼神却掩饰不住岁月的风尘,说不定已近三旬,属于有家有小的年龄。“噢,只是朋友而已。” 我笑了笑,带着一种满不在乎的得意神情。

突然,女人又发话问道,“她多大年龄?”

我再次吃了一惊,如此唐突的问题真是闻所未闻!但转脸一想,自己的神情变得更加得意起来。我看了一眼Jenny,慢腾腾地介绍起我的女伴,“Please forgive me, this is Jenny, she just turned 18 。。。”我撒了一个小谎,Jenny当时只有17岁,是同学中年龄最小的。

Lillian的脸上马上现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那是一种令我无法解释的表情。接下来,她不再询问,于是转过脸去,与她的男友用英文交谈起来。

后面的进程简直成了令人难捱的垃圾时间,直到Jenny去洗手间的时候,那女的再次出其不意地用中文对我说道,“我简直不能相信她只有18岁,看上去30岁都不止。” 她察视了一下我的反应,又接着说道,“如果她是你的女友,请千万别介意!” 这句话冷酷到了冰点。我只好一声不吭 。

等Jenny回来后,我立即站起身,一把拽住她的手,匆匆向这对男女告辞离去。那天,我们玩得还是挺尽兴的,回家的时候早把麦当劳这段不愉快的插曲忘得一干二净。

几天后,当我在校园里又遇上Jenny的时候,她却开起了玩笑,“我又见到了你的comrade!”

我立即意识到她提的正是那个新来的大陆女子,“哦,你是说Lillian,怎么啦?她漂亮吗?”我故意逗她。

“唉,怎么说呢,打扮得像。。。no comment,”但是,Jenny故作老成地咳嗽了一声,又继续道,“当然喽,大陆妹都很倩,但有点怪怪的。”

“怎么怪呢?"

”你如果不介意的话,你说她跟那鬼佬是什么关系呢?“

哦,原来她又跟Big John在一起。”没什么呀,不像是恋人吧,就跟你我一样。“

”呵呵,there is nothing between you and me,“ Jenny笑了起来,”the two are very close!“

”Really?“ 我故作惊讶地问道。

”Really!“ Jenny噗哧一声又笑了起来。”对啦,我要上课去了,下次再说吧。Bye-bye!“

Jenny的学习并不太出众,但是精力却异常充沛。一学期除了4门CS的课,还特地加了一门XXXXX History and Culture。我选的清一色是CS课程,穷人出头靠CS,这几乎是当年大陆学生的唯一出路。而这学期,我恰巧和Jenny一起选了Operating System。

但当我们走进第一堂OS课的时候,却吃惊地发现Lillian也赫然在座。她猛然回头,正好跟我们打了个照面,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有道是 ”冤家路窄“,她怎么也选起了OS课程?我顿时觉得这不是好兆头,那堂课几乎让自己魂不守舍。并且,这门课学生要自行组合做project,而我没想到,这会带来了一个小小的烦恼。

一天傍晚,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正低头想着心事,眼前突然跳出一个穿着时尚的女子,coming from nowhere!我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Lillian。

Lillian实在忍不住,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瞧把你吓得,没跟小女友在一起?“

”我哪有女友?“ 我生气地问答。

”别介意,开个玩笑。对啦,你感觉那门OS课怎么样?”

我立刻知道了Lillian的用意,原来她是为了project分组的事来找我的。“Lillian,我听说这门课很累,很多人fail。”

我在暗示她,但语气是诚恳的。

“所以我想跟你一个组,我们一起做project吧。”

天哪,吓坏乖宝宝,她居然如此开门见山!

还未等我开口,她又接着说道,“这门课就我们两个大陆的学生,没有比我俩分在一个组更合适。”

“可是,你选了C语言没有?OS课的project要写大量的C语言程序,我担心。。。”

“我这学期正好也选了C语言,一边学,一边写呗。”Lillian的回答很干脆。

天才啊!我心里暗暗地讥讽了一句。“但我的英语很烂,project还要做presentation,怕人家听不懂我。”

"所以?“

”所以我已经跟Jenny讲好,我俩一起组合,她的英语强很多,我会多写些程序,她多准备些presentation。“

”你俩真是地造一双。“ Lillian顿时面露愠色。她把声音压得很低,几乎是在喃喃自语。

我不禁低下了头,知道她在骂我,心中却有点隐隐的愧疚。但当我再次抬眼的时候,Lillian早已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周后,Lillian终于drop了这门课。谢天谢地!从此,我心情大好。后面的进程出乎意料,仿佛有天神相助,这门令人害怕的OS课我俩越读越顺,最终project拿了全班最高分。

Lillian的大陆背景以及她与Big John的交往肯定会在校园里引来一些风言风语,尤其在这所华裔学生众多,传统观念很浓的学校。每当她跟Big John走在一起,就一定会引来奇异的目光。而我跟Jenny一直谨慎相处,除了在电脑实验室讨论功课外,很少在校园里一起散步,连学校的cafeteria也不会一起去。但即使这样,有时还是免不了百密一疏。一天,我陪着她一起坐公车去downtown,不料却在车上遇到了大名鼎鼎的Cathy!Cathy来自香港,刚满20岁,却在校园里以八卦婆出名。她性格泼辣,作风强悍,谙熟多种语言,包括英语,粤语,闽南语,当然还有国语,不仅热衷于男女八卦,而且还喜欢身体力行地来体验。她曾在一个同乡Party上,借着夜色和酒性,一下子扑向白面书生Elvin,结果后者吓得立马趁着皎洁的月色逃之夭夭。

她俩立即招呼起来,好在Cathy并不认识我,于是我在一旁缄口不语,好让自己透明。

谈话到了一半的时候,Cathy锐利的目光突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下完了,八卦婆没有放过我!

“Jenny,介绍一下你的男友?”

Cathy微笑起来,笑容却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刺中了我的要害。我继续缄口不言,并若无其事地瞥了一下车窗外的路景。

“他呀,他是。。。Cathy,你相不相信,他来自大陆?”

“啊!”这下Cathy的一双眼珠瞪得像两盏灯笼似的,半响儿说不出话。随后,她立即改用粤语,几乎贴着Jenny的耳朵继续着谈话。

我一点都听不懂她俩在说什么,但Jenny的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她时不时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又时不时地回头看了看我。此时此刻,我心中的疑云越积越厚,Cathy又在八卦什么?毫无疑问,她一定在说我的坏话!但我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始终未能插上一言。Jenny是我的好友,Cathy这样的态度完全把我当成透明,更不用说起码的礼貌。这分明是侮辱!令人讨厌的Cathy,我甚至变得怒不可遏。

“Jenny!”正当我快要发作的一刹那,车到站了。Cathy随即跟Jenny说了一声bye-bye,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匆匆下了车。

我总算松了一口气,“Jenny,她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看你紧张的样子,我都不知道怎么help。你没见,我一说你是大陆来的,Cathy的眼睛瞪得像灯笼似的?” Jenny半调侃半认真地说道。

本人的自尊心一向是很脆弱的,但这次我忍住了,心中的好奇越来越强。

“Jenny,她是不是说了我很多坏话?!” 这时,我真的变得怒不可遏。

“Temper, temper。。。” Jenny不住地提醒我。

我自觉有些失态,并渐渐地平静下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要回头看你?” Jenny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是为了保护你,because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you !”

这又是什么逻辑?我暗自嘲笑一番,但紧追不舍地问道,“到底有没有说我的坏话。。。或者我俩的坏话?” 最后一句,声音轻得自己都听不见。

“不要紧张,不是你,是你的comrade!” Jenny爽朗地笑了起来。

“哦,是她!Jenny,快说,到底什么事?”

Jenny看了看我,犹豫了片刻,终于道出了一个秘密。

原来Cathy上周五晚上去校园附近一个小酒吧喝酒,正巧Big John和Lillian也在那儿。Cathy没有在意,也无意跟他们打招呼,于是只管自己喝酒。期间还碰上一个胖乎乎的鬼佬来搭讪,她心里骂了一句“死肥仔”,没有理会。

喝下一罐啤酒后,Cathy跑去用洗手间。酒吧的洗手间是单人用的,门上正亮着busy的红灯。Cathy于是就在外等着。过了片刻,当洗手间的门打开时,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Cathy几乎不相信自己那双已经瞪得像灯笼似的眼睛。

洗手间一前一后走出两位:Big John和Lillian!

我故作镇定,用淡淡的语气问道,“Jenny,你怎么想?”

“No comment!What do you think?”

“Nothing, nothing at all!”

我心里猜想,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关于Lillian的传闻了。剧情毫无悬念,这个结局也许我们早已猜到,只是从Cathy嘴里传出,变成了一本不折不扣的狗血剧。

自从那天撞见Cathy后,不出所料,不大的校园里终于传出了有关我俩的风言风语。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正值学期结束,我和Jenny一起来到校园附近的Chinese Garden。当两人在湖边停下脚步时,平滑的湖面正巧被微风吹起了层层皱褶,真是美不胜收。Jenny的长发也随着微风飘荡了起来,我轻柔地揽住了她的肩膀。她猛地颤动了一下,突然发话道,”你知道我的朋友们都说了什么?“

我吃惊地看着她严厉的表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问我,‘你怎么会跟那个人在一起的?’” Jenny边说边气呼呼,“其实我并不在乎,再说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

我的脸刷地一下红了起来,Jenny的朋友们表面上对我还是很友好的,可没想到背后却这么说。心里面就像打翻了一地的油盐酱醋,羞辱和自卑混杂在一起。我立即放开了手,“Jenny,其实我没有什么意思。。。我是一个大陆来的,身无分文的穷学生,我。。。我只是喜欢你,但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Jenny回转脸来,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其实我并不在乎别人怎么gossip,我现在年龄还太小,不会考虑拍拖,but I will support you,I will be with you,as always!但是。。。”

“但是什么?”我焦急地问道。

“但是你现在真的养不活我,你应该等毕业后有了工作,那样会好很多。”

没有情人的眼泪,没有浪漫的悲哀,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像唐吉珂德,明明斗不过风车,却要勇敢地挺起长矛,奋勇向前。那一刻,我作出了一个决定,与Jenny分手。

半年后,我完成了学业,并办成了加拿大移民。我准备离开那个小城市。

在那个炎热的夏季,我忙了整整一周,问了多家旅行社,终于在各种昂贵的航班中选到最低价,订好了机票。周六的早晨,心情特别放松,我独自走进学校的cafeteria,要了一杯咖啡和一个muffin,转身看见角落里静静地坐着一人。

”Hi John,how's it going?“

”Hi,long time no see。I heard you are heading to Canada?“

”Yes,John,do you mind my sitting here?”我有点奇怪,Lillian没在场。刚想开口问,Big John发话了。

“Please,I need to ask you a question。”

“Go ahead。”

“You know Lillian broke up with me?”

“What?! No,I don't。”

“Lillian wanted a marriage, but I didn't. Why should we have a marriage, I don't understand. But Lillian said she would lose her face if I didn't marry her, because she already lived with me. ”他停顿片刻,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She moved to another city, with her friends now."

突然,Big John抬高了声调, "But why?Why!Why!Why!You must know her better than me. Why she did so?"

"Why? Because we Chinese people are traditional and marriage is very important. And she doesn't want to go back to China。 If you don't marry her, how can she live here forever?"

Big John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显然,这个回答不是他所期待的,但偏偏击中了痛处。他看上去像得了大病似的,卷缩着庞大而虚弱的身躯,再也无力反驳。

我乘胜追击,带着胜利者的口吻,“I am flying for Canada tomorrow. You know why? Because I can't live here forever, but I can live in Canada, they gave me the visa to stay forever."

这是一次痛快淋漓的胜利。这对男女,Big John和Lillian,双双被我斩落马下。而胜利之余,一股淡淡的忧愁涌上心头。此时此刻,我竟然对这座小城恋恋不舍。整晚我无法入眠,昏昏沉沉地躺到了天亮。

我没有吃早餐,背起行李包出了门。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长途车站,从这儿坐车直接到达机场。虽然时分很早,长途车站已经有不少乘客在等候。还有半个多小时发车,我在候车大厅找了一个靠墙的角落,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皮也耷拉了下来,这时才觉得困了。

只听得一个神奇的声音在呼唤,近在咫尺!我拼命睁开双眼,面前站立着一位天仙般的女子,带着晨曦和朝露,正在呼唤我!

”Jenny!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谁不知道你今天坐飞机去加拿大?我知道你会赶第一班长途车。“

”是啊,长途车要2个小时才能到机场。你一切都好吗,Jenny?“

”嗯,都好,再过1年毕业,我就可以回家了。不像你,家都不回,跑去加拿大。“ Jenny笑得很开心,”对了,这是给你的,知道你没吃早餐。“

Jenny递给了我一包麦当劳的快餐,”你没时间吃了,带到车上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还记得我们一起出去玩,也是在这里坐的长途车,后来在麦当劳吃饭的事吗?“ Jenny问道。

”我当然记得!“

“你今后不用给我打电话,长途电话费很贵,但我给一个家里的号码,万一你以后来玩。”

“我会来看你的,Jenny。等我找到工作,有了钱。。。”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说傻话。

“我会一直support你的。祝福你早日发财,娶个漂亮的太太。”

我一下子哽咽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眼泪差点流了下来。

“好吧,那就这样了,只剩5分钟,你快上车吧,bye-bye!”

Adieu!来到加拿大后,我学到了一个词,adieu,并知道了adieu和goodbye的区别。goodbye只是暂时分开,而adieu意味着永久。我很快找到了工作,有了新朋友,生活一直处于忙碌和充实中,却一直没有勇气再联系Jenny。

直到2年后的一个中国新年日,在百无聊赖之中,一个鬼使神差的念头突然闪现,我翻出了Jenny的家里电话,忐忑不安地拨打起号码,却全然不知接电话的会是谁。

Hello!一个熟悉的声音,正是Jenny!她非常惊讶,声音中带着欣喜,“你很lucky,我正好回到家里,平时你都找不到我。”

“那你平时都在哪里?”我好奇地问道。

“平时,哈哈,”Jenny笑了起来,“我已经嫁人,跟老公一起定居新加坡,嗯,生活,还有工作。”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最后一次听到Jenny的声音。Adieu,my Jenny!

-**() 2022-7-22
Jenny(原创虚构故事)
半夜叫“Jenny”,老夜?
-4_fun(寻开心: 誓别三推) 2022-7-22
从不打开这类匿名帖但看到三推这么认为也就好奇点进来看看别说这话风还真有点像夜游神那形散神不散的叙事风格
一直有感觉和咱们咬文嚼字的荡荡是一路人或没准是一个人 😅😄😂 -fan-fan(狭路相逢) 2022-7-22
当亩哪有这么扭扭捏捏的,早搞到手了,让女孩子怀孕再踢掉。
-thegirlbefore(Normal is remote) 2022-7-22
当亩同学有这么渣吗?:)
-fyuhongl(琳达) 2022-7-22
你是新人吗?
-thegirlbefore(Normal is remote) 2022-7-22
装嫩不行呀?
-fyuhongl(琳达) 2022-7-22
好青葱,好青涩,好文章。
老实巴交?难道就是老夜? -uptowngirl(若初) 2022-7-22
当然是姥爷,可爱的菲律宾女孩永远是姥爷故事的女主角
-**() 2022-7-22
主要姥爷这性格,在所有文章里始终如一
-uptowngirl(若初) 2022-7-22
测试了一下,应该是老实巴交,不知为啥要匿名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7-22
嗯,不错!嗯,有点老夜的意思,但又似乎缺了些邪秘的曲折,另外此句可能是bug:“我这学期正好也选了C语言,一边学,一边写呗”,这边的编程语言包括C基本上都是自学的吧?高中都那样了,大学还特意开一门课程?
-see1see(Isee) 2022-7-22
不错不错,青涩的初恋
-kking(捣蛋) 2022-7-22
好文好故事
-guwangyan(瞎说话) 2022-7-22
美好的青葱偶遇,没有风波,只有内心的曲折。
-**() 2022-7-22
好故事。不过,故事里的男主有点太小气😂😀
-newrover(漫游) 2022-7-22
青葱岁月流逝了。
-thegirlbefore(Normal is remote) 2022-7-22
主人公自尊心太强, 心眼太小,过于内向自卑,错失一段美好姻缘, 鉴定完毕🤣。
-wuxin123(小肥饭袋子) 2022-7-22
+1😂
-newrover(漫游) 2022-7-22
怪不得你那天说喜欢Jenny 这个名字。
-fyuhongl(琳达) 2022-7-22
你也这么觉得?请同学们拼命给主贴➕1,这样能让匿名不匿
-guwangyan(瞎说话) 2022-7-22
ta想匿就匿啰
但我还是给主贴+1了 :) -fyuhongl(琳达) 2022-7-22
这个匿名没用,以后大家也就不发匿名贴了。然后就看不到好故事了。
-**() 2022-7-22
听你的,起起哄。
-235(豹脾气) 2022-7-22
为了测试一下,拉黑了老夜,就看不见这贴了
-**() 2022-7-22
原来+1还能这样用。
也加一个,看看是不是真的。 -wakengduizhang(挖坑队长) 2022-7-22
这个女孩情商实在比男的高多了。她是要回去的,如果男的回中国未必没有这段姻缘,但男的要留下来就注定是没有结果的。这女孩处理的手法非常得体。能被这么优秀的女孩看中,这男的也具备潜力股的实力,可惜错失了好领导。
-**() 2022-7-22
顶老夜。读完后,叹一声,青春无价。
-**() 2022-7-22
这么长也能读完,真不错。
-**() 2022-7-22
加一,现在只能看短篇的了
-yihan(逸涵) 2022-7-23
明明像真实经历,干嘛说虚构泥?楼主不是老实巴交?你们说的老夜是谁?为啥不来rolia了?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7-22
原来老实巴交是老夜啊,谢谢提醒,我把他当新卡了。
-thegirlbefore(Normal is remote) 2022-7-22
我刚才测的应该是老实巴交,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你们说的老夜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7-22
这么老的ID,还不知道大名鼎鼎的老夜,就是矫情
-**() 2022-7-22
ID注册的早,但是前些年基本上都不来,咱先占个位可以不?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7-22
基本上能确定是马来西亚华裔女孩。
-xjcjq(rufeng) 2022-7-22
老夜喜欢的事是越南女人哦
-smileface2020(笑脸) 2022-7-22
老夜结婚以后才开始喜欢越南女
-**() 2022-7-22
越南女应该没钱做小留。马来西亚对华裔进入马来西亚大学有人数限制,所以很多海外留学然后或回马来西亚或去新加坡发展的。另外,马来西亚华裔女基本上不排斥交往大陆男。
-xjcjq(rufeng) 2022-7-22
马来西亚华人毕业后基本都是回去发展的
-shaoxing(绍兴师爷) 2022-7-22
好久没看到写得这样好的故事了
-coffeehouses(咖啡) 2022-7-22
一看题目以为是小蜜蜂的段子
-lifewillbebetter(XYY) 2022-7-22
跟偶八杆子打不着啊,不过看大家都开始回忆往事,哪天也来个原创虚构😜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7-22
记得预告一下,免得第一排被别人抢了
-lifewillbebetter(XYY) 2022-7-22
WOW,头名状元,210个赞
-helenc3(草长莺飞) 2022-7-22
有点觉得不真实的赶脚🤨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7-22
👍少年老夜之青涩懵懂烦恼
老夜开始认真地学习炮制肉骨茶,海南鸡饭,马拉盏炒米 -shaoxing(绍兴师爷) 2022-7-22
👍👍👍
-eleclan(eleclan) 2022-7-22
谢谢诸位的捧场和鼓励🙏🙏🙏本来并没有任何写作的打算,因有感而发,昨晚匆匆写下这篇。这个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虚构故事还是有很多真实的成分,包括女主角的名字,年龄,性格,等等。
另外跟看兄澄清一下,当年CS101课程确实是C语言。那个时候Java还未流行,C++和Small Talk,必须二者选一。居然有些学生看好Small Talk。 -**() 2022-7-22
再谢分享!原来还是挺资深的肉友嘛,你原来说过自己“注册了六万多个马甲”,到底是不是真的呀?若是,肉联马甲No1非你莫属了,呵呵...俺原来以为你说的是近10来年的事,没想到居然是90年代的,那时C还是主流,有课程很正常,是俺猜错了,Sorry!
-see1see(Isee) 2022-7-22
再次谢谢!之所以匿名是因为马甲全都用完了,这是最后一副。原来担心这个故事可能会引来抛砖,所以作了一些保护,呵呵。你我不知谁称兄谁称弟,贴完这个故事后我几乎无法入眠。真不相信自己还曾有过浪漫的青葱岁月。
-**() 2022-7-22
为啥觉得会抛砖呢?太小瞧肉联人八卦的热情,抛完🧱以后到哪听八卦去,故事虽然叙述的平缓,但是给人感觉很真实,欢迎继续回忆你的青葱岁月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7-22
谢谢小蜜蜂!我不再回忆了,回忆使人颓废。今后要写一些别的题材。
-**() 2022-7-22
恭候佳作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7-23
哎呀呀,“浪漫的青葱岁月”这里的肉友们绝大多数都曾有过的吧?只是他/她们愿不愿分享而已,如果老大弄个赞助说来个有奖青葱岁月征文(允许匿名,但唯有老大知道是哪个ID),必须是真实经历,估计很多人都会积极写.....
-see1see(Isee) 2022-7-22
这个匿名是假的,大家+1就显原形了。除非取消+1ranking。 否则大家才不会犯傻。
-**() 2022-7-22
稍微遮一遮也好,否则太赤裸裸地怀旧青葱,引起公愤,呵呵。
-**() 2022-7-22
我咋觉得很好呢,逝去的岁月可不就是只有回忆啦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7-23
看兄所言极是!
-**() 2022-7-22
90 年代 ibm 正如日中天 --- 还记得 ibm visualage smalltalk 么?要不是 java 出来搅局,没准 smalltalk 会成气候 --- 据说 Objective-C, Java, Python, Ruby 等等等等都受了 smalltalk 影响
-xmlhttprequest(build5381) 2022-7-22
我当年没有选Small Talk这门课,因为不喜欢这个名字。呵呵
-**() 2022-7-22
是新卡么?
-ysysning(三果) 2022-7-23
两个ID太像了。晚上都不睡觉。都不吃肥肉都爱吃北沟,都不知道北沟夹红烧肉是顶级美味
-guwangyan(瞎说话) 2022-7-23
姑爷此言差矣,小可穷困潦倒,孤苦伶仃,岂可与兴旺发达,如日中天的新卡相比?
-**() 2022-7-23
得了吧。仅仅就是怀疑而已,也没说你们是一个ID:)
-guwangyan(瞎说话) 2022-7-23
老夜你就别哭穷了,你这个九十年代的IT留学生怎么也比我这个四十岁才空手出来的人混得好。
-**() 2022-7-23
谢谢三果关注,可惜不是。
-**() 2022-7-23
👍👍👍
-extraman(挥天舞地机械手) 2022-7-24
🙏🙏🙏
-**() 2022-7-24
故事写得真好!似一杯茶,虽无酒之浓烈,却余味悠长。
-weidi(weidi) 2022-8-6
多谢美言和鼓励!一定努力,争取下次写出脍炙人口的故事。你的长篇连载我一定跟到底,呵呵。
-okee-dokee(老实巴交) 2022-8-6
别让我们等太久啊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8-7
谢谢小蜜蜂!不瞒你说,我写的很多东西都是鬼故事。最近脑子里也萌生了一些稀奇古怪的想象。不过,能不能多给些时间?我想至少逻辑上要通才行。
-okee-dokee(老实巴交) 2022-8-7
好的,看看你的脑洞有多大😄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8-7
多谢! 很喜欢你的风格,含蓄、克制。
我有时会写得激动了。要向你学习。 非常期待你的大作。 -weidi(weidi) 202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