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的帖子我提到写一部长篇小说,收到了很多热心的回帖,在此表示诚挚的谢意!遵照建议,我写了一个片段,就是小说的开头,贴在这里。如能继续得到朋友们的关注和评判,将不胜感激!

     第一章  首善之区

第一节 收费问路

长途客车下来,杏雨背着大件行李,两手一个网兜,迈着发木的双腿徘徊在街头

眼前是长长车流、纷攘的人群,还有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平生第一次离家乡这么远,来到大都市,杏雨顾不上看新鲜,她要尽快搞清楚如何去火车站

问了几个过往的行人,口里吐出的只有硬硬的几个字:“不清楚”、“不知道”;还有人似乎听不懂杏雨的话,疑惑地瞟她一眼便毫不犹豫地走开了。

不得已之下,杏雨走到一个报摊,摊主在招呼一个民工模样的中年人。

“买什么报?”

“我不买报···请问,请问哪里有厕所?”民工陪着小心问,口音浓重。

“你哪儿来的?到北宁来干什么?!”摊主没有回答他,却不满地盯住他,连声责问。

“我···从口外来,到北宁串亲戚。”

“串——亲——戚?”摊主先是怪腔怪调地学说民工的口音,又用干脆利索的北宁话质问:“干嘛不去你亲戚家上厕所?!”

编的话被揭穿了,民工无言以对,低头耷脑,羞愧地走开了。

大概看杏雨不像是买报的,摊主没开腔,只是用不解的眼神盯着她。

“我想麻烦一下,去火车站在哪儿坐公共汽车?”杏雨问。

这里不管问路啊!没见那个牌子吗!”摊主颇不耐烦地指了指。果然,摊位着一个牌子,写着请免问路四个黑顿顿的毛笔大字。

杏雨讪讪地说声对不起,然后急急地走向其它摊位,发现大放着同样的免问牌;也有没放牌子的,但摊主一听是问路的,立刻变得冷冰冰的,没等杏雨问完话,就打断说不知道。

想不到,在这里问路竟然是一种禁忌!现在出发还有个小时,至少留下三个小时排队买票。这是在鹏城打工的同乡王会娟,在信里特地叮嘱的;至于坐几路车去火车站,会娟说她记不得了。

正彷徨无计时走过来一个背着蛇皮袋的妇女,她操着外地口音,给杏雨指点了一处收费问路的摊位。谢过外地妇女杏雨快步来到那处报果然在显眼处摆着一块牌子:收费问路,一次五角。”

你!什么事!”摊主利索地给一个买报纸的人找了零钱,抬眼盯住杏雨,将军般命令

我是问路的,”杏雨把手里的兜子放地上,送上早已准备好的五角钱,再小心问:“请问去火车站在哪儿坐车?

“哪个站?摊主问。

“就是火车站,北宁火车站。”杏雨答。

“前面路口左转弯直行穿过马路第二个红绿灯右拐!”摊主抬手一指,爆豆子似地摔下一句紧凑简洁、信息含量极高的话。

什么?能麻烦您再说一遍?”听了这绕口令般的话,杏雨懵了。

听清楚喽:前面路口左转弯直行穿过马路第二个红绿灯右拐!”摊主这次说的稍稍慢了些,可带有明显的不耐烦。说罢再不理会杏雨,而是招呼其买报问路的人去了。

杏雨是懵懂,她怕自己会很快忘记这句话,一边强行在大脑里记忆着,一边嘴里唠叨重复着,一边对照着大街一个一个地拆解分析。可是细细琢磨了好久,又重归于糊涂。

能麻烦您帮写下来吗?实在是对不起了···”等摊主不忙的间隙,杏雨鼓起勇气再次请求

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我看你岁数儿也不小了,怎么这么不懂事!牌子清楚,一次五角!都给你说了两遍了,还怎么着?合着就为你这五毛钱,我丢下打个面的送你去得了!摊主口齿利索,大气不喘地愤愤说一通。

杏雨不敢再问了,再这样拖下去,怕是误了去鹏城的火车。她凭着强行记在大脑里的信息碎片,慌慌失失地,在长途车站附近的几条街上兜圈子找。每当见到一个站牌,她就跑过去看,盼着能找到“火车站”三个字。

干什么的?!”杏雨正仰头看站牌,一声吆喝传来杏雨一个激灵,急忙寻找喊声的来源,她以为自己违反城里的什么规则

“嘿,往哪儿看!说你呐!”吆喝声又来了。杏雨忙循声望去,见出租在几米外突突地响着,车窗里探出一个剃得齐齐整整的板寸头,挂着一副黑色蛤蟆墨镜紧盯着

我要车去火车站,有什么事吗?杏雨小心问。

来,上车,我送你去!司机师傅同样是一副不容拒绝的命令口气,因戴着墨镜,看不表情。

不了,我公共汽车去,谢谢杏雨客气地答。

可出租车师傅不依不饶,继续探着头朝杏雨吆三喝四,好像这地面是他家的。杏雨怯了,站牌也不敢再看,赶紧躲开。

不识好歹的柴禾妞儿司机丢下一句骂,轰地踩下油门了。

-weidi(weidi) 2022-7-26
前面的帖子我提到写一部长篇小说,收到了很多热心的回帖,在此表示诚挚的谢意!遵照建议,我写了一个片段,就是小说的开头,贴在这里。如能继续得到朋友们的关注和评判,将不胜感激!
支持写下去。
-xjcjq(rufeng) 2022-7-26
谢谢鼓励!
-weidi(weidi) 2022-7-26
不错👍,第一章就勾出了一幅恐怖黑暗的画面。请继续写下去,内容好一定会有读者的,不用担心出版。
-okee-dokee(老实巴交) 2022-7-26
谢谢鼓励!不过没有恐怖和黑暗吧?
-weidi(weidi) 2022-7-26
第一节就吸引了我。能感受到你描写的氛围,我若身在其中,会害怕的。文笔很娴熟,精炼,看得出有专业功底。
-okee-dokee(老实巴交) 2022-7-26
伯乐呀!
-weidi(weidi) 2022-7-26
伯乐不敢当,但我读过一篇怪诞而恐怖的小说,主人公来到一个似乎陌生又似乎熟悉,但又无法融入的环境,周围充满敌意的目光。。。你写的有点儿相似。
-okee-dokee(老实巴交) 2022-7-26
是这样的。一个未出过远门的乡下打工妹,第一次来到大都市,应有类似的感觉。
-weidi(weidi) 2022-7-26
这个格调很好,那些正能量的小说有什么读的。不好意思问一下,你每天能写多少字?
-okee-dokee(老实巴交) 2022-7-26
这要看时间安排了。空余时间多就多写些。因为腹稿已有,也反复酝酿修改过,因而写出来不会花很多时间。
-weidi(weidi) 2022-7-26
现在就是要有一个最迫切的令主人公陷入矛盾的情节以吸引读者
-shaoxing(绍兴师爷) 2022-7-26
女主人公打工路上困难重重。也是底层百姓的无奈。
-weidi(weidi) 2022-7-26
👍👍👍,真棒,加油加油
-eleclan(eleclan) 2022-7-26
谢谢鼓励!
-weidi(weidi) 2022-7-26
写的不错,有小说的感觉,可以继续写下去。
-14feb(夏天不热) 2022-7-26
谢谢鼓励!
-weidi(weidi) 2022-7-26
点开了,但是字太小了,俺看着有点费眼睛,字体不能大点吗
-jennyjiang(小蜜蜂) 2022-7-26
谢谢阅读!不好意思,第一次贴这么长的内容,也注意到字体小的问题,但已经有回帖,就没法改了。下次一定用大字体。
-weidi(weidi) 2022-7-26
👍👍
-111111(快乐老家) 2022-7-26
谢谢鼓励!
-weidi(weidi) 2022-7-26
说实话,我看着有点恐怖,这故事背景是哪个时代的?我是70年代的人,感觉人之间没这么冷漠啊。
-laohu667(成也萧何,败也曹操) 2022-7-26
90年代中期,民工潮时代。
-weidi(weidi) 2022-7-26
哦,那个时代是有可能,尤其车站那种乱的地方。
-laohu667(成也萧何,败也曹操) 2022-7-26
农民工进城,收到的冷眼不要太多。
-weidi(weidi) 2022-7-26
这段历史我们可能不太熟悉。不过,你按照这样的格调写下去,国内能让发表吗?
-okee-dokee(老实巴交) 2022-7-26
我比较关注这方面的信息,当时的暂住证曾闹得沸沸扬扬。写出来在国内出版可能比较困难。
-weidi(weidi) 2022-7-26
但这正是你这篇小说的价值。想办法在国外发表吧。
-okee-dokee(老实巴交) 2022-7-26
多谢肯定!
-weidi(weidi) 2022-7-26
文学城,华人都可以
-shaoxing(绍兴师爷) 2022-7-27
是因为孙志刚被活活打死引起公愤
社会底层人民的内卷从来都是血淋淋的 -shaoxing(绍兴师爷) 2022-7-26
作者深刻地揭示了社会底层打工者在外地谋生的艰辛生活!如羔羊般无助弱小
没有弘扬社会主义主旋律,讴歌改革开放,歌颂党的富民政策,建议封锁注销作者的微博账号,扭送乡派出所 -shaoxing(绍兴师爷) 2022-7-26
多谢肯定!
-weidi(weidi) 2022-7-26
支持,继续!
-897102(路人甲) 2022-7-26
谢谢支持!
-weidi(weidi) 2022-7-26
但是还是有映射炮打之嫌疑
北平? -shaoxing(绍兴师爷) 2022-7-26
没有,只是个虚构的城市。
-weidi(weidi) 2022-7-26
当年我一个女性朋友只身南下广东珠三角城市打工,在去广州汽车站坐巴士前隔夜用煤灰把脸抹得又黑又脏,才敢去搭长途客车。
-shaoxing(绍兴师爷) 2022-7-26
也真是无奈!在那个时代,那个城市是很乱的。
-weidi(weidi) 2022-7-26
风格挺吸引人的,感觉这种风格最好叙述简练些,进展快些,黑色抑郁再强烈些,意想不到发展才能抓人
-coffeehouses(咖啡) 2022-7-26
好的,多谢指点!
-weidi(weidi) 2022-7-26
打工女骑单车不慎剐蹭了总理的专车
-shaoxing(绍兴师爷) 2022-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