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凝: 我眼中的加拿大
-news(转贴) 2000-6-4
我眼中的加拿大(1)
9月29日星期三 也许是出门前的兴奋吧,29日早上起来竟不怎么觉得悃,前晚一直收拾东西到凌晨两点多。 一行十二人,加六大件行李,三个小包,分乘两辆车前往机场。到达机场不过九点四十分,但国际航班入口处已有很多乘客先到了,等候的队伍排的很长。看到入口前有一个告示牌要求乘客办体检证明,心里惊出一身冷汗,我们一直没把它当回事,压根没办,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竟然没人问,就这么进到了登机手续办理处,这儿就更没人管你了。排了一个小时的队,到十一点多才办完登机手续。 因为办手续的人太多,速度又慢,原订十二点十分起飞的飞机,十二点五十才滑离跑道。 从沈阳到汉城,Airbus300的飞行时间不过一个半小时,北京时间下午两点多,飞机降落在汉城金浦国际机场。金浦国际机场面积很大,候机厅非常干净,设备也很不错。据说大韩航空的票价是最便宜的,但要把乘客都拉到汉城转一圈,这对刺激当地消费和旅游市场都大有益处。 一个台湾人转机去台北,坐到我身边和我聊天,我顺便了解一下台湾的市场和消费情况。台湾人的工资很高,一个建筑工地的工人每小时的时薪大约是十美金,一个月按二十天算,收入至少是一千六百美金,这在台湾还属于低薪。但台湾的消费也非常贵。例如和我聊天的这位先生,每年供三个孩子读书的费用就高达二万美金。这对大陆的工薪层而言无疑是个天文数字。难怪台湾人都把孩子送到国外念书,在国外的消费也比这高不了多少。 我们一起订票赴加的共有五人,在汉城侯机时发现一个在同一家公司办移民的朋友也乘这班机,还有一对老夫妇去伦敦看儿子的(请注意:是加拿大的伦敦,不是英国首都!),一个沈阳人到加几个月后回上海结婚,还有一个女孩是到加拿大念书的。等我们到加办完手续时才发现仅当晚就有二十位大陆新移民报到。照这种趋势下去,估计几年后,加拿大就要被华人占领了。人多就热闹,打牌、聊天打发了枯燥无聊的五个小时。 汉城时间晚上八点二十五分,B777呼啸着飞离跑道,开始了漫长的十四小时的飞行旅程。B777比Airbus300大多了,设备也好,有指示仪不时告诉旅客飞机现在所处的位置、飞行路线、高度、速度、机外温度等等各种参数。 起飞一小时后先吃了一顿算是晚餐的饭,然后开始以极不舒服的姿势睡觉。座位不能向后放得太多,以免影响后面的乘客。半睡半醒是最难受的,还要不停地调整姿势。头等舱就舒服多了,靠背可以放得很低,保持正常睡姿即可。幸福! 北京时间30日早上六点多,又吃了一顿,对国内而言是早餐,而对当地而言是晚餐,因为飞机早已进入加拿大领空。 吃过饭后不知飞机遇到了什么情况,经常上下颠簸,有时很厉害,离终点越近就越厉害,下降时达到了顶峰。我的肠胃在坚持了一个小时后终于没能经受住考验,把最后一杯提神的咖啡吐到了垃圾袋中。冰洁的脸色也很差,但竟没吐,看来我的身体还是不够强壮。 飞机终于降落在多伦多PEARSON国际机场了,滑行过程中我觉得还象在空中似的。 先过海关,一位LADY很认真地查验护照和签证,在已填好的入境登记卡上盖了几个章,问我们还有没有后继的物品,我们回答没有,她示意我们到另一边排队。移民局就在旁边,排队领号码,进到一个大厅等候。大约二十分钟轮到我们,问我们带了多少钱来,在这里有没有亲友,我说有朋友,他记下了L的电话号码。在出口处,另一个官员(华人)给了我们一些小册子,并用普通话向我们交代了如何办理“社会保险卡”、“健康保险卡”和中国人社区服务等等。因为入境的人多,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过了海关、移民官的两道关口后,到外面拿行李,发现散在几处,费了好大的力才把六件行李找全,幸亏我们的行李比较好认。不过行李车要投一块钱硬币才能用,等出去后放到外面的停车处才退还给你。可我身上哪有加币啊?后来和旁边一个人用两美金换了两块加币才取了车,小亏一点。 出来后给L打投币电话,换钱又是个大问题。事先L已经订好了旅馆,好不容易等来了接机的两辆车,竟然放不下五个人的行李,一辆车又跑了第二趟才接完。 等一切安顿下来,已经是当地时间30日凌晨一点多了。我们就这样过完了36小时的29日。 枯燥的旅程是结束了,而以后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9月30日 星期四 因为时差的关系,早上很早就醒了。 昨晚到的时候,多伦多正在下雨,今天的气温就迅速降了下来。总体而言,这里的气温和沈阳差不多,所以我们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应。 (李) 生物钟真是一种奇妙、厉害的东西。明明按当地时间来起身、躺下,并强迫入眠,但第二天早上,无论有多困,都会睁开炯炯之眼,想着怎么样去体现自己的“勤劳”,这时正是当地时间凌晨两、三点钟。对我这样一个不论在车上还是在飞机上都不耽误睡觉的人来讲,尚且如此,何况他人乎? 这儿的人似乎很懒惰,也很悠闲。早上六点天还漆黑一片,直到七点才亮起来,走在街上,两边都停着车,房子两层,有的还有个阁楼,这样的房子谓之“house”。楼前的空地上种满草,不同的设计有不同的情调,的确和中国不一样。人很少,要是七点半、八点的沈阳,这时路上可正是高峰期呢,学生更要走得早,这里却直到八点半,才看到学生背着书包。便利店、快餐店大多数没开门,我们走进的一家便利店是少数几家九点前开门的店之一。 胖子很多,而且不是一般的胖,是超级的胖。第一次看见我眼中的“超级胖子”,差点没指着他惊呼。不分男女,不分老少,胖得都邪门。 男胖子们最大的特点是肚子明显突出,腰带在身上一系,就看不见皮带扣。 女胖子们大多数穿裙子,可能是那种型的裤子不好做吧?上下绝对不是一般粗,而是一个菱形,横在我前面像一堵矮墙,足有我两个半宽,两至三个厚,GOD! 女孩子们截然两种,一种白皙苗条,眼睛鼻子轮廓分明,见之驻步;一种皮肤红一块白一块,要么身材敦实,实在瞧不得。而前者占极少数。真难得电影中的美女,应该是很难找到的。 中国人很多,而其中说粤语的占大多数,我们目前接触到的中国人全部是以说粤语为母语的人,跟他们说起话来也很麻烦,我们英语不好,他普通话也很蹩脚,两者常混着说。听他们说普通话,急得我心要着起火来,要是心脏不好,堵得我都能一口气提不上来。现在我开始同情正在和将要与我讲英语的人们,估计他们将要被我的英语所折磨! (仲) 今天的第一件任务是办社会保险卡,也叫SIN(Society Insurance Card)卡或工卡,有了这张卡,才表示你有在加拿大合法打工的权利,也表明你能享受加国政府的各种福利政策。离我们住处最近的Human Resource Center在一个mall里。所谓mall就是一个很大的建筑,里面有很多独立的店铺,也有office,混杂在一起。办SIN卡很顺利,卡会在三周之内寄给你。这里的政府工作人员态度很好,的确有公仆的感觉,这一点和国内真是天壤之别。办完卡后,顺便逛逛mall,和当地的收入比起来,物价的确很便宜,但同样的东西不加税也要比国内贵一些。在著名的大型商场Wal-Mart里面,价格似乎更低一点。 再下来的任务主要就是找房了。平时人们所说的多伦多是指大多市,metro Toronto,是把以前的YORK等六个市合并起来的。我们只想在Toronto找房,其它几个地区交通、购物、办事都不方便。不是说多伦多没有房子租,而是想租一套合适的房子不容易,地点要合适,价钱又不能太贵。现在新移民多,又是月底,找房的人多,房子就更不容易租了。经常是你按照广告去看房时,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买了一份《星岛日报 加东版》,按照上面的租房广告打了若干个电话,不是已经租出去了,就是没人接。也是,我们想要租房的东区、中区、西区,大家都想要。好不容易联系上一位,房东让我们晚上去看房,我们坚持马上去,后来发现我们的决定有多么英明! 我和一位朋友MR.W马上赶过去,走了差不多有半小时。这是一幢house,两层,没有阁楼,房子正在装修,油漆味道很重。房东姓麦,是香港人,来多伦多已经二十年了。刚买了这套房子,一楼已经收拾好了,自己家人住,二楼租出去,以后地下室(英文叫basement,香港人叫土库)收拾好了,也要租出去。二楼两室一厅,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900块。除了冰箱、炉具外(这是政府规定房东必须提供的),没有任何其它家具。我和朋友商量了一下,觉得这幢house的地点比较好,离subway不过六七分钟步程,离47路bus两分钟步程。房子因为刚装修过,很干净,房东人也不错,决定租下。我们夫妇住一小室一厅,500块,那位朋友住一大室。厅其实也有门,也许是没铺地毯只是地板吧,所以叫厅。 回到旅馆,房东知道我们租到了房,直说我们“真好运”,很多人来了要四五天,甚至一周才租得到房。的确,签约过程中,至少有两次电话是来问房的,房东答已租出去了。看来真是先到先得啊! 在旅馆里碰到一个82年复旦大学毕业的人,在美国读了几年书,又到新加坡干了若干年,已经拿了新加坡护照,又申请了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绿卡。原来他以为加拿大和美国差不多,来了加拿大以后,大失所望,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荒凉、落后”,还有税太高。他说新加坡的物价比加拿大加上税以后还高得多,但这里结帐时加税,总感觉心里很不舒服。他正准备放弃加拿大绿卡,玩几天回新加坡。 -news(转贴) 2000-6-4
我眼中的加拿大(1)
我眼中的加拿大(2)
我眼中的加拿大(2) 亦凝 10月1日 星期五 (李) 今年的十一已非往年的十一,12小时的时差、没有法定的国庆假日,因我已身在加拿大。 早上搬到新住处就开始收拾带来的东西,窗帘挂上,锅碗瓢盆拿出来,倒真有点象个家了!要是我们俩都有工作,是不是可以单租了呢?现在整个二层每月900,我们一室一厅,500块,条件很不错。厨房有两个水龙头,冷水和热水。冷水可以直接接来喝,热水只适合洗碗、洗手。 我妈给带的东西都很好,尤其是毛巾呀,睡衣呀,窗帘呀,还有微波炉用的三个圆盒。这些东西在这里买都很贵。我还在商场里看见一个人在用安利牌的洗涤剂。 在加拿大办事可真是麻烦死了。仲书秋谓之“呆”。办银行户口,先去道明银行,不给办,因为工卡还没下来,去了唐人街,在皇家银行开户存钱,花了三个小时,说法很多,不在唐人街的银行,根本搞不懂这些细节,而且不在唐人街的皇家银行可能没有工卡也不可以开户。奇怪,这里同一家银行的不同分行规矩都不一样的! 这里银行和国内另一个不同之处就是所有的服务都收费,比如皇家银行每个月只提供两次免费的取款服务,以后再取款就要买服务了。个人支票也要买,在ATM上提款要收费,在其它银行的ATM上提款费用就更高了。 去哪里办手续都要两个ID,而护照和签证同时只算一个。工卡、银行证明、驾照都行,我想ID可能就是证明身份的证件吧。安电话、买手机也是一样,要两个ID。   10月2日 星期六 (李) 终于一觉睡到了五点钟,时差可算是基本上倒过来了,真幸福啊! 还没有床,就打地铺。有暖气,有地毯,虽然不冷,但终究不是办法,于是今天最大的任务是买床。早上出去开始坐了好多站的地铁,却坐错了方向,到了VICTORIA PARK。原因是那里有条街名字跟我们真正的目的地很像,AUGUST AV—AUGUSTA AV,是不是很像?虽然走了这么夸张的冤枉路,但是PARK真是很漂亮,这个时候正是看枫叶的时候啊!色彩斑斓! 床很贵,最便宜的也要120块,弹簧的,乳胶的要贵一些,没有国内我们俩买的那种棕榈的。最后敲定一张连床垫带床盒共195块的,单买床垫也要165,单买床盒的话就要100块。 买床的地方在唐人街,只有到了这个地方,才不会觉得这里是外国,也不象大陆,完全是香港的模样,买东西都说中国话,货品标签是粤语的模式,一时也记不得许多。 在小旅店住的时候,房东太太很善言谈,就是普通话不太好,时不时蹦出来粤语“混淆”我们的“视听”。 英语还没学,倒学会了几个和汉语对应的粤语,“土豆”叫“薯仔”,比如“从这里走过去要五个字”,“五个字”就是二十五分钟。 昨天晚上在住处附近的华人开的便利店里买了油、米、两个苹果等等,今天又在唐人街买了一个星期的菜,报报价钱: 一袋8公斤的大米$11.00(这儿的米都是细长的,产自美国和泰国,做粥还行,米饭可难吃,要是我妈,估计要绝食了) 一袋猪肉$3.99(炒完一股火腿肠味) 一桶菜油3L $4.49(也有花生油,不过很贵,看来中国人吃的挺高档呢。但洋人说花生油对健康不利,要菜油和粟米油间隔着吃。油不好,爱沾锅,第一天煎鸡蛋都变成了炒鸡蛋了) 一袋胡萝卜$0.99(好象是五根,挺粗的) 一包面条$0.99 一袋牛奶(4L)$4.29 两个苹果$0.61 四个土豆$0.95 四个梨0.79/LB*1.80LB=$1.42 一个鸡架$0.71 鸡蛋1.99/打*2打=$3.98 一袋排骨$1.42(不知道多重,大概3斤吧) 猪腰0.39/LB*1.44LB=$0.56(我们很爱吃,也还会做, 而且是下货中最便宜的。) 两只鸡腿0.79/LB*1.75LB=$1.38 一个菜花$0.99 一棵白菜0.69/LB*1.95LB=$1.35 两个青椒0.59/LB*1.27LB=$0.75 一块姜1.99/LB*0.33LB=$0.66 八头蒜 1块钱 吃的东西不要税,但其它的可麻烦了,都得加税。   10月3日 星期日 加拿大人总是懒散,星期六星期日商场大多关门,公共汽车和地铁也比平时晚几个小时开。今天上午和L约好九点在地铁站碰头,可地铁到九点才开门!黄花菜都凉了!只有唐人街还象个样子。 L住在一幢apartment的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内。这楼内印巴人很多,一股怪怪的味道。他们五个人三个房间,很挤,不过都是单身男子,也都是从广东过来的,年龄相近,脾气相投,也算不错。 L嫌现在的电脑慢,准备信用卡下来后,分期买一部PIII。不是不能一次付清,而是分期付款更划算,到了北美,消费习惯也要跟着转变。他答应把他三个月前买的电脑800块卖给我们,当时含税共1050块。 (李) 听L说,这里洗胶卷很贵。其实如果有了一份工作,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了。这里的东西价格相对于整体收入来讲很低,但没什么是加拿大特有的,除了枫叶。商场里的电器比中国落后很多,在中国那样的电视恐怕都没有人买,又贵又不时髦。还有很多很多东西都是“中国制造”,看到一个假面具,很恐怖的那种,就是<我爱我家>贾圆圆扮鬼时戴的那种,记得吗?我看挺好玩,想着等回去时给我小妹带回去一个,哪知一看标签“MADE IN CHINA”!算了吧。还有大蜡烛,非常好看,矮矮敦敦的,有放在杯子里的,也有单卖的,单卖的那种可以配买一个玻璃垫,很精致,想带个这东西也很好,可是一检查,还是“MADE IN CHINA”!可我怎么就不见在中国有卖呢?甚至从L手里买来的电脑,好多部件都写着“MADE IN CHINA”,没辙!   10月4日 星期一 (李) 早上去洗衣服。洗衣房离我们的住处很近,三两分钟的路。拿着攒好的八九件衣服去洗,结果发现还是拿少了。洗衣机和烘干机都不知道怎么用,只好问人。问一个老头,结果他说的不知道是哪国语,仲书秋说是拉丁语(注:不是我说的,那老头自己说的,我也就听懂这一个词!)。没办法,只好给我们演示一遍。这个机器非常省事,把衣服扔进去,放洗衣粉,投币,拧开关,OK!自动洗,涮,甩。然后扔进烘干机,投币,拧开关,OK!拿出来时已经可以叠起来收进衣柜了。洗衣机根据机器的新旧和大小不同,价钱也不同,我们用的机器每次$1.50,烘干机我投了两次币,因为一次没干透,每次是$0.25。 中午床送来了,比家里的床要小一点,但很软,不舒服,是DOUBLE SIZE,大一点的叫QUEEN SIZE,再往上叫KING SIZE。 仲书秋查报纸找电脑学校,相中了一家,想选两个班的课程,时间不冲突,又很有用,就是太贵,所以还未决定取舍。 打电话联系一个NEW COMMERS INFORMATION SERVICES,询问哪里有免费的语言学校,他们说他们那里就有。据听说和我们的估计,那里的条件和效果都不会太好。 (仲) 电话已经去联系安装。这里的市内电话是由Bell电话唯一经营的,和国内中国电信一样,没有竞争,服务就差一些,不是服务态度不好,而是速度慢,要两天后才可以安装使用。长途电话、手机、ISP都有很多公司经营,各公司之间比价格,比服务。比如我们就不准备用Bell的长途,打往中国的价格比其它公司贵差不多一倍。还有手机,一间叫FIDO的公司在上周五以前,一部NOKIA51**的手机只卖49块,还送一个包,每月20元,可打200分钟市话,所以这里手机很普遍,中学生都有,因为实在很便宜。ISP为了鼓励用户使用,一般第一个月都是试用,不收钱,所以有人就挨个公司试用,试过四五家公司再选一家。   10月5日 星期二 (李) 今天去考driver license的笔试。考试的地方在Bay ST的一幢GOVERNMENT BUILDING里面,这里可以用中文考试,但没有中文书卖,跑到公共图书馆,也没有。我在图书馆里面看书(馆里有专门的中文区,只是几乎都是港版),他和MR.W去唐人街买驾驶考试的书,回来还给我带了三个橙子。我和仲书秋先看书,再吃饭,大约2点钟又回到GOVERNMENT BUILDING考试,三个人都通过了。这儿的考试非常容易,书上75道题,考四十道题,错八个以下就可以通过,以前在国内考试,几百道题考100道,只可以错10个以下才通过。 (仲) 这里考试的条件非常好,随时都可以考,根本不用预约,这里办各种手续的总原则就是在信任的前提下尽可能方便来办事的人。我们两年前在国内办的驾驶证现在就有用了。首先是缩短了拿正式驾照的时间,加拿大的驾照分为G1,G2两阶段,通过笔试后如果以前在其它国家和地区有两年以上的驾驶经验,可以不经过G1等候路考的一年实习阶段,笔试后直接报名参加G1路考。另外,以前有驾驶证的,笔试的考试费是60元,否则是100元。 在安大略省申请驾照,必须: 1. 十二岁以上 2. 通过视力检测 3. 通过交规笔试 这时可领G1实习照。G1照不能单独驾车,须有一名四年驾驶经验持G照的人坐在前排、不能上高速公路、等至少十二个月,通过路考,可获得G2照。持G2照的人,受限制少了。再十二个月后,通过路考,可获得正式的G照,可以开小型车。 在其他国家有证明你有两年以上的驾车经验的,如有别国驾照,经视力检查,交规考试和第二级路考(即G2至G的路考),可领正式的G级驾照。若未通过二级路考,则发G1照,并立即进行第一级路考,即G1至G2的路考。否则,只发G1照,与新学车者一样。 (李) 4点多到L住处,等他下班后帮我们把电脑搬回来。我做了排骨、炒菜花和白菜汤。 目前我们已做的事有:办工卡(三周后可拿到),开银行户口(从开户之日起十天之内收到银行卡),通过驾照的笔试(两周后可拿到),当然还有找房、搬家、买床、买电脑,基本上算安定下来了。 -news(转贴) 2000-6-4
我眼中的加拿大(2)
我眼中的加拿大(3)
我眼中的加拿大(3) 亦凝 (仲)=仲书秋、(李)=李冰洁 10月6日 星期三 (李) 今天一觉睡到八点,看来时差已经不是问题了。 电脑是今天上午装好的,速度比我家和他家的都要快得多,我们都很高兴。也不知道我妈会不会自己收邮件了。 电话今天没有来装,明天差不多,电话安好就可上网,今天把前些日子积攒下来的话输到机器里来,上网后就可不必再花时间敲入,而可以直接发送出去了。 由于到今天已是一个星期,话积得太多,所以按日子整理出来,看起来也许会得劲一点儿罢。以后随时可发信,就不必用这种格式了。 室内外温差很大,我们住的地方还好些,怎么说都可以随时加减了,在地铁里、办公楼里、商场里就不行了,很热,穿少了在外面又凉。以后真的是得里面薄薄一层,中间空,外面穿厚一点。 现在天气凉了,听说是从我们来的那一天晚上转的,下了飞机遇到了下雨,第二天气温就降了。现在仲书秋已经穿上新买的那件薄的羊绒衣了,里面只穿了内衣和衬衫。我的羊绒衣质量要好得多,现在不必穿,穿的是背心、佐丹奴灰色的象衬衣似的那件衣服、白坎肩,外面是个小外套。 信里所用的时间都是多伦多当地时间,“$”也是指的加元。 大概国内的长假也要结束了吧?又该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了。 10月7日 星期四 (仲) 说好昨天来装电话的,但等了一天也不见来人,今天一早就到Bell去问,一直等到十点才开门。原来MR.W当时没能和人清楚说明室内没有插座,而一般室内有插座的,只要在规定的时间连上电话,电话公司回自动测试是否连通的。安装插座的时间被推到了下周,还要等电话通知。买了一部电话,$8块多一点吧,背面写着“MADE IN CHINA”,早知道还不如从国内带一个呢。 回家的路上,我们顺便到图书馆办图书证。护照和临时驾照,两个ID就可以申请,手续非常简单,当场开通。大多市有近100个公共图书馆,凭图书证可以在任何一个图书馆借书、还书,如果三周后不想还,只需打电话续借即可,真是方便!图书馆内有很多电脑,大部分都直接连到Internet,有些需要预约,有些轮换使用,每人15-20分钟不等。所有这些都是免费的! 下午,我们到选中的一家电脑学校交定金。学校离我们住处很远,但因为离地铁很近,所以交通还是很方便的。我同时选了两门课,每门800元,和学校电话里讲价,最后敲定两门课共1200元。尽管在国内时计算机的很多方面都接触过,但出国以后必须确定一个将来的发展目标。我和L谈过几次,我们都认为从事网络上的应用开发,如电子商务等将会大有前途,他就是在短短的两个多月中就找到了一份这方面的工作。国内很多人过来以后,还抱着以前的东西不放,不肯转方向,很长时间都找不到工作;更多从其它学科转到计算机的人都扑向了C,ORACLE,MCSE,MCSD等等培训,我认识的好多人来加以前就是这方面的高手了,尚且找不到工作,后转行者就更难了。但奇怪的是,那么多人就都没意识到这问题,以为拿一个MCSE或者MCSD就可以找到一份高薪工作,殊不知现在MCSE和MCSD证书在北美已经很滥了,尤其中国人,电脑不会操作,没有任何经验,都能通过考试,使得这两个证书在老外眼中已经远不如以前那么值钱了。我也不敢保证学完这两门课之后就一定能找到工作,或者找到这方面的工作,但我感觉以后会大有前途的。 10月9日 星期六 原订今天上午开始的课向后顺延了一周,在家里看书。这里上课的教材都是英文原版的,简单翻了几页,看起来问题不大,但时间久了太累。 上午给家里打了三个电话,电话卡就用完了。这种利用网络的IP电话效果比一般电话差很多,延时明显,等电话装好以后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10月11日 星期一 今年的THANKSGIVING DAY,也就是感恩节,似乎早了点儿,今天几乎所有的政府机构和商店都不工作。在加拿大常有周一也休息的时候,这样连上周六、周日就是长周末,加拿大人常会出去玩。 10月12日 星期二 (仲) 第一次在国外过生日,尤其今天,实在是很特别。 我在电脑学校选了两门课,SUN JAVA和MCP SB,今晚是MCP SB第一次上课,事先看了一点教材,虽然是英文原版,但实在很简单,听完课后,都不想继续上了。不过微软的考试实在很麻烦,总出一些很偏很怪的题,为了顺利拿到certificate,还是继续念下去吧。 很多一起上课的人都问我为什么不去找工作,为什么花钱花时间来听这种很容易的课。我跟他们说是为了顺利通过考试,其实我更希望通过学这两门课来转换一个方向。如果我以后想在北美有所作为的话,只有通过网络。做一个VB,或者VC的程序员,恐怕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李) 今天冒险包了有生以来独自包揽全套活的第三次饺子,有人道为何冒丧失名誉之险而为之?要知道前两次实验每次都是对自己身心的一种摧残,也是对他口味的一种摧残!唉!只因仲书秋之丈母娘不在加国,偏又馋饺子这口,生日这当口儿不忍拂其意,吾母此高手不在,只好我来滥竽充数了。 第一次,三鲜馅里没放油,仲书秋谓之“难吃”;第二次,面和得太软,包完之后从面板上拿不起来,一煮全漏,几无一饺幸免,仲书秋谓之“不能吃”;此次饺子有模有样,味道也大有进步,仲书秋一人吃了一大盘,这次“好吃”!唉!余深得母之亲传,有道是名师出高徒,又兼本人于此悟性奇高*_^,所谓一回生两回熟,这第三次可算成功了。仲书秋道:虽不能与丈母娘之手艺相提并论,至少苗头正,可嘉!哈哈哈哈哈! 忘了说了,前些天想吃疙瘩汤,似乎看我妈做过,于是动手操作,结果我一加水,仲书秋说“还得和面啊?”气死我了!我不过是水加多了嘛,反正也不知哪个步骤做得不好,放到锅里差不多每个疙瘩有丸子大小,很长很长很长时间才煮透,汤都要成面糊汤了L 。 我们的伙食很不错,上次报价的菜吃了大约九、十天。这次又买了至少一个星期的菜,跟上回一样,也是在唐人街买的。排骨比上次好,很精,鸡腿又买了两只,买了一块火腿,一袋鸡爪子,四个西红柿,一袋面包,一个白萝卜,三个茄子,五六个苹果,一瓶果汁,一瓶可乐,一个猪肝,一捆葱,若干土豆,一个菜花,一捆韭菜(每捆都细细的,要九毛九!),一袋豆腐泡,半斤猪肉馅,一打鸡蛋。这儿的螃蟹很便宜,活的,每磅才一块五毛九,但我们还没买过。 其中,茄子做成蒜茄子,味道很好,只是茄子有点老,这是美中不足的;萝卜切成片放在糖水里腌,仲书秋开始说不吃,可一吃还就是好几片好几片的吃,看来我水平太高了!猪肝煮得有点老,不过还是很好吃,下回再做一定可以做得更好;豆腐泡还没想好怎么做,想求得建议和指导;韭菜、鸡蛋、一部分肉馅做了饺子,其余肉馅,我想做萝卜氽丸子汤。啊!一边敲着字,一边在流口水,小心弄湿了键盘! 10月13日 星期三 (仲) 上周和TORONTO BOARD OF EDUCATION约好今天上午九点半到那里,联系上免费的ESL(English as Second Language)课程。简单填了一页表,和Instructor谈了一会儿,然后做一套阅读,写一篇作文,算是入学考试。这里的学生被分成一到八级,一般来讲,一二三级一套试卷,四级一套,五六级一套,七八级一套,根据学生的考试情况再分班。我只有READING到了八级,其他WRITING、SPEAKING、LISENING都只有七级。INSTRUCTOR告诉我,可以参加一些英语考试, 然后到COLLEGE或者UNIVERSITY去念书。 (李) 考试前有一个面试,一位LADY喘着粗气问完了仲书秋,让他出去,他怕我听不懂就跟那人说我的英语不好,但那个人问了我“what’s your name?”后,可能认为我可以说英语,就让他出去了。以下的一切我自己来应付,还可以,她说得很慢,而且没有我陌生的单词,听不清的就让她再说一遍,她就换个方式来解释。接下来,给我一套1-3级的试卷,规定一个小时之内答完,虽然有五页纸之多,但题很简单,不到半小时就答完了。我想如果给我一套四级的试卷,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不过还是稳妥一些吧,万一上课听不懂怎么办?毕竟说话和答题是两码事。我被分到LEVEL3B。每天四节课,一节计算机和三节英语。我们俩选的都是FULL TIME,每周一至五的早九点到下午三点,午休11:30到12:30。学校有食堂。 (仲) 回来的路上顺便到图书馆给两所大学发了要入学申请表的信。现在太多人转读计算机专业的MASTER,尤其中国人特别多,加拿大只有八十多所有权授予学位的大学和研究院,数量少,所以申请入学变得很难。是否继续念书取决于很多其它的条件,来之前的想法还要根据这里的实际情况不断调整。 幸亏回来的早,再晚一会儿,刚好赶上雨。 -news(转贴) 2000-6-4
我眼中的加拿大(3)
我眼中的加拿大(4)
我眼中的加拿大(4) 亦凝 (仲)=仲书秋、(李)=李冰洁 [亦凝夫妇] 10月14日 星期四 (李) 今天头一天课,计算机无聊极了,就是打字,环顾四周,我打得最快,有点骄傲,但一想,我几乎每天都打字,现在这水平也就不算很高了。接下来的几堂课听得有点累,因为不是母语,必须集中精神来听都是讲的是什么话,即使内容都是些“家常”似的。如果说的是汉语的话,睡着觉也会知道她讲些什么。昨天的课我没来,讲的是一些小的惊叹语,今天复习时老师说一段话,让学生根据内容来用那些惊叹词,就是“following she”.结果屋里一时充满了“MM.-Hmm”; “Uh-huh”; “Yeah”; “Wow!” “Oh”; “Mm”; “Hey!”; “Huh?”; “Han”; “Awa”的声音,放学后连仲书秋说他那个教室都能听得见。 今天的课主要是发单词中“TH”的音,写一个句子,写一段对话,里面都有很多个这样的单词,结果下了课说汉语还总想把舌头伸出去发音。 我们这班是个三十五岁的女老师,个子挺高,笑声有点夸张。今天来的学生一共14个,其中算我一共三个中国人,却只有我一个人说国语,哦,就是普通话,唉,来了之后被这些说广东话的人带的!我都快习惯说广东普通话了。那两个是香港人,普通话也能说点,但不流畅,其中一个因为是在加拿大学的电脑,所以一些词比如“删除”“复制”“剪切”等等都用英语来讲,我问她中文是什么,她说不知道,我们俩就说具体怎么操作,然后我告诉她翻译成中文时怎么说。要是我从加拿大学了什么以前没接触过的学科,估计也不会知道翻译成中文怎么说。就比如这里坐地铁,除了月票外还有一种“车票”,是金属圆币,两块钱一个,买十个以上一块七,这种东西叫“token”, 翻译成中文是什么我就不知道,我们俩每次买十个,现在已经买了四回。 (仲) 第一次上ESL课,班里中国人占了四分之一还多。 因为被分到LEVEL 7,老师上课时的语速基本和正常语速差不多。开始的时候,连老师让干什么都不知道。在国内时总还不觉得,出来以后真正用到了,才知道自己的英语有多烂。听不懂,也表达不出来,纯粹是应试教育下的恶果。 晚上去上MCP课,班上有一位三十左右的“老”移民,来加快十年了,英语和计算机都是在这边学的,很多字不知道用汉语怎么说。比如老师问她是不是用CAD,老师说的是C-A-D,她回答“不是,是CAD(读成CARD)”,我一听,这不是一回事儿嘛,只不过一个读字,一个读词。我一说,老师也乐了。 去和回来的路上,分别碰到两位同是在WISE办移民过来的朋友,世界真是太小了!   10月15日 星期五 (仲) 电话终于装好了! 十点半,我到楼下,打开门透透气。刚好一辆BELL的车从东边开过来,是不是来装电话了?那辆车转了一圈,停在院子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黑人。一问,果然是。 上了二楼,他看了一下,问我哪有线,我告诉他“NO LINE,NO JACK!”他嘀咕了几句,让我再打电话给BELL,他没法干。我问为什么,他回答说“没线”,我心想有线让你来干什么。他打了一个电话问了几句之后说,他的工作只是在裸线上安装插座,让我再打电话和BELL联系。典型的官僚作风,何曾相似!我告诉他一楼有线,他出去转了一圈,找到了通往二楼的线。原来二楼有线进来,但房东在粉刷时挡住了,他抠开墙皮,准备安装插座。我们事先问过,一个插座$65,两个$95。我和WR.W一商量,既然有线,不如买线自己连,线也就十块左右,于是我们告诉他我们准备自己连。他问我们如果他帮我们装两个插座,我们能给他多少钱,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重复了一遍,好家伙,加拿大也有以公肥私的主,居然这么明目张胆,不过想想我们也能省钱,也不错。“fifty dollars”,我试着说了一个价钱,他马上说“OK”。成交!于是我们省了几十块,他赚了几十块。他一边干活,一边告诉我们,如果是加拿大人他就不会这么干,还说加拿大人很“stupid”,又让我们打电话给BELL取消安装插座的要求。 终于可以上网了! 我现在用的是L以前申请的一个帐户,本来只有第一个月是免费,谁知后来没被取消,就一直用着,他现在用CABLE,这个就给我继续用了。 在加拿大几乎一切可通过网络来实现,所以不上网的感觉就如同瞎子和瘸子。年青人一般都会,学校、图书馆里上网都是免费的。这里上网有几种选择:最普通的通过电话线、MODEM拨号上网的速度比国内稍快一点,但访问国内网站的速度较慢;通过CABLE上网的速度那就快多了,L那里就是用CABLE上网的,DOWNLOAD的速度可达到每秒80或90K,我试过在线听MP3,大部分时间的效果和在本机听没分别,在国内的网迷们除了局域网外,恐怕没有过这种感受吧;还有一种是光缆,我还没尝试过,因为费用要高不少。 这里上网费用和收入比实在很低,哪怕是最低工资,三个小时的收入就可以保证一个月的上网费了。电话拨号的费用一般在十几、二十几块不等,各公司的收费差别很大,例如BELL的费用就高达$39,而低的不过$12;CABLE的费用比电话高不了多少,大约每月$49,还给你专用的设备。 为了不至于影响接听电话,BELL有一个INTERNET CALL DISPLAY服务,可以在上网时显示来电号码,以选择是否接听,每月$5,这样就不用装第二部电话了。这个功能就是在网上申请的,不用到BELL去办手续。也许这就是发达国家与不发达国家的区别吧!至少在电信行业如此。BELL还有不少这样收费不多,但很有用的服务。 (李) T.Q.I.F --- THANK GOD IT’S FRIDAY! 这是老师说的 去语言学校已经两天了,我算是插班生,9月7日他们就开学了。 这两天每次都有十三四个学生,算我一共三个中国人,那两个香港人跟我说起普通话来费劲得很,我听得上气不接下气,没办法,慢慢的跟她们说,教她们国语怎么说。比如我说计算机课,她们不懂,后来明白,哦,原来是电脑;老师教眨眼睛这个词,用动作给示范,她不知道普通话应该怎么说,我告诉她是“眨”。她对中国大陆很不熟悉,只知道有北京,我说我是沈阳,她不知道也还说得过去,我说我在中国的东北,她还是不知道!这两个香港人一个不做工,一个在衣厂做PART TIME,就是非全职的。 其他我知道的有一个阿尔巴尼亚人,一个哥伦比亚人,他们俩跟我说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哪里,就让他们写下来,我顺着读下去才知道是这两个国家;而一个巴西人她写出来我也不知道是哪儿,回家一查字典才知道。第二天她把我带到地图前面指给我看,我告诉她昨天我查了字典,知道是哪里了。她就问我是不是从前不知道,我说也知道,只是不知道用英语怎么说。还有一个印度老太太,一个黑人女孩,两三个皮肤比较黑,也许是印尼什么的地方的吧。 这十几个人里,只有两个女孩儿发音还比较清晰,其他的都奇怪得很,哥伦比亚英语,巴西英语,印度英语,刚去的头一节课,每个人念一个句子,我照着书都不知道她们在念什么,叽哩咕噜的。直到第二天,我才隐约听得出来她们的发音,有趣极了!每次念大段子的时候,老师就让我和其她两个女孩念。但我的听力还不行,有一半都听不大清,只是似乎觉得是让做什么而已。 头一天上网,而且不限时,发了无数封信出去,真是过瘾!在国内的同学看来,这一定是一个值得羡慕的事情。   10月17日 星期日 (仲) 昨晚和L约好今天去SCARBOROUGH喝早茶。SCARBOROUGH是华人在多伦多规模仅次于DOWNTOWN的一个聚居地,从我们住的地方过去大约要坐一个半小时的车。 大多市(GREAT TORONTO)的面积非常大,从西南的MISSISSAUGA到东北的MARKHAM,乘车大约要3个小时,要知道这里的车速至少是四五十公里/小时,地铁就更快了,由此可以想象多伦多之大。 多伦多的公交系统称为TTC(TORONTO TRANSIT COMMISSION),非常发达,包括有多种交通工具: 公共汽车,有轨电车,地铁,轻轨铁路。这里道路的布局很有规律,几乎所有的街道都是直的,基本上每一趟车只在一条街道上行驶,不转弯。如果你需要垂直改变方向,就在转弯处换乘另一趟车。乘TTC可以上车时自动投币,成人2元,儿童0.5元;也可以事先在书店、邮局或者杂货店里把票买好,如果一次买10张或更多,每张1.7元,儿童0.4元。票既有纸做的,也有金属的,称为TOKEN。从甲地到乙地,如果需要换车,可以在换下一趟车前向司机索要一张TRANSFER,地铁里TRANSFER是自动的。只要不走回头路,在一定时间内换车不需再付费。如果你经常乘坐TTC,车费是一个不小的开支,可以买月票,称为METRO PASS,80多元。另外TTC还专门为周末家庭乘车提供了特殊优惠票,称为Family Pass或者Day Pass,只能在周日或节假日使用,现在每张票7元,可供两个成人、四个儿童或者一个成人、五个儿童共同使用,凭此票当天乘车不再收费。三口之家节假日出去玩,买一张Family Pass,一天只要7元车费,相当划算。这里的人投币都很自觉,司机一般不看,但如果你投入的硬币不够,司机很可能会要求你下车。另外,千万别指望司机给你换零钱。在加拿大硬币用途很广泛,除了坐车,在自动售货机买东西、售报机上买报纸、打投币电话、付小费等都需要硬币,所以每次出门前都要检查硬币带的是否足够。其中,用的最多的是二角五分的,称为quarter。 在多伦多,地图非常重要。TTC交通路线图可以在地铁站免费索取,标明了TTC所有通车的路线和街道;多伦多市区图加税大约$3.5,非常详细,任何一条小路,只要有名称,哪怕只有几十米长,在地图上也标得清清楚楚。凭着这两张地图,只要你知道目的地的街道和号码,即使没有汽车也可以顺利到达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在SCARBOROUGH逛街的感觉就像在香港一样,到处都是华人,标牌也都用英语和广东话两种文字,只是没有香港那么拥挤。赶上一家长途电话公司在做宣传,只要填一张表,付一些定金,他们会在五个工作日内替你从原来的长话公司转过来。这家公司打到大陆的费用是每分钟五毛八,算是很便宜的,从大陆打到北美,每分钟是十五元人民币,相差悬殊! -news(转贴) 2000-6-4
我眼中的加拿大(4)
我眼中的加拿大(5)
10月19日 星期二 (李) 看来我念这个LEVEL3是挺正确的。老师讲的大部分话我都能听得清楚,其余的也能猜到一点。临放学做一个习题,一个听课老师说话比我们的任课老师快很多,但也许发音比较清楚,也许是这几天我有所进步,总之她的话我也都能听清。 我们老师叫Kay,象个神经病,课上得活泼点固然好,可她常常蹦来蹦去,大喊大叫,有时弄得我头晕。 因为我上课拿的是一个备课笔记,当测验或者做练习的时候涂抹得乱七八糟很不方便,那个香港人给了我几页纸,说你先用,这样的练习用本子很麻烦。我谢过她,她又告诉我哪儿有纸和笔卖,二百页纸(大十六开。纸边有装订孔,纸面有横格)只要$1.99(不含税),铅笔也很便宜,不到两块钱十支。   10月20日 星期三 (仲) 对这里银行的办事效率实在不敢恭维,银行卡已经过了二十天还没收到。没办法下午到开户行去办了一张临时卡,这里人一般不带多少现金,而我们没有卡,只好放现金在身边。因为正式卡已经寄出,收到也不能用,要等再下一张正式卡寄到才行。 (李) 新认识了一个同学,今天第一天来上课。刚进教室门的时候,可能不确定是否在这间屋,就过来问我,下课之后,她要借一纸试卷,也来向我借,而她同桌的有三四个人,嗯,看来我还蛮有人缘的。 她是孟加拉人,76年生,这一点是在午饭后知道的,继续谈下去,知道她来这里二十天,我一想,我不也是二十天吗?于是我跟她又对了一下时间:本年度九月二十九日登陆多伦多!真是巧得很。当时两人瞪着眼睛握了握手,以表惊讶和欣喜。还是同样的,她也结婚了,当我问她结婚多久时,她想了一下,扳起手指,我怀疑地问:“SEVERAL YEARS?!”她看我惊讶的样子,倒冲着我笑起来,好像我是少见多怪。孟加拉从前十五六岁就可以结婚,最近才延到二十岁。 另外,前几天我以为是印尼的那两个人,是斯利兰卡的,还有一个西班牙人。真是哪儿的都有,两个国家的人用第三国语言费力地交谈,真是滑稽又有趣。   10月21日 星期四 (李) 这几天终于开始转冷了,想起上个星期还温暖如春的阳光。上个星期的某一天,我把午饭拿到学校对面的PARK里去吃,多伦多的PARK到处都是,没有栅栏也没有围墙,就是一大片绿地,高高低低的,有一些枫树,几把长椅。绿地上面,有很多鸽子和海鸥,有时候在绿地上走来走去吃草籽什么的,有时候成群飞起,哇,很漂亮!我在那里照了一张照片,照的就是鸽子在天空飞着的情景,只不知我的相机和我的技术能否拍出那种效果。我把吃剩下的苹果核掰下一小块扔在地上,马上就有海鸥过来啄起,然后,附近的几只海鸥就盯着我,向我靠近、靠近,于是又扮掰了几小块扔过去,它们竟然要打起架来,吓得我不敢再扔东西过去,免得它们迁怒于我。一大群海鸥和鸽子围在自己身边的感觉真的很好,象是它们的主人,高高在上,而且从不曾有过这么亲近鸟类尤其是海鸥的经历,所以也很新鲜。坐在长椅上晒着太阳,暖洋洋的几乎要睡着了。 枫叶现在已经要落了,红的黄的绿的深棕的,很惹人驻步,但随处都可见类似景色,所以倒也不觉太过留连。 最常见的动物是松鼠。有棕色的,黑色的,长长大大的尾巴,贼一样的滴溜溜的小眼睛,深色的松鼠尤其显得肥胖,而且毛色油亮。常常就在路边的草坪地里抠来抠去,然后不知抱着什么东西就啃起来,象只大耗子,想起耗子突然觉得恶心,不如不想。来到这儿,还真就没见到过耗子,哎,怎么又去想!   10月22日 星期五 (李) 你们猜那个孟加女孩家里都有什么人?她已经有孩子。我就问她和几个,回答一个,这一点倒不出我的所料,顺着问下去几岁了?“SEVEN YEARS OLD。”给我吓的差点说不出话来,她毕竟是二十三岁不是三十三岁。原来她十五岁就结婚了,她丈夫大她七岁。噢,在瑞得聊天时我把这事说给我小妹,她说“那不是未成年少女吗?”呵呵!国情不同,文化不同嘛。 谈到不同国家的文化,我就要提提今天上的课。上午照常,下午老师给我们在教室放录像,片名叫<IRON AND SILK>,我不知翻译成中文怎么会合适些,反正不应该是表面的意思。看完片子,我想这个片名意思可能是美国和中国的文化差异,铁大概指美国,丝当然非中国莫属。整个电影是从一个真实的故事改编出来的,演员大部分是自己扮自己,尤其是男主角-一个美国人。 故事讲述八十年代初这个美国青年MARK到中国教英语的两年时间里的见闻。初到时,看了一部中国片<少林寺>,然后热爱起中国武术。于是拜学校武术潘老师为师,后来又跟他的中文老师May学太极。潘老师开始不教他,说“我们不叫功夫,叫武术!”“你们外国人不懂得武术精神!”(汉语)于是MARK跟在他后面,在教室外面偷看,这时电影插了一段<少林寺>李连杰趴墙头偷学武术的画面(这样的手法应用了四五回,觉得这电影真是亲切,只是李连杰那时真是太年轻了,现在看竟有些不太习惯)。两年后,他的武术练得很象回事儿了,铁索、长剑练得都不错。片子里潘老师所讲都是汉语,还有插的<少林寺>片断,都是汉语,但有英文字幕。其中有一句“没吃三天素就想上西天”,字幕出得很快,我没看清是怎么翻译的,但我想他们外国学生是不可能真正领悟到其中的含义了。 唉,看来我是不太擅于有条理的叙述一件故事的。也不知大家能不能明白我说的电影内容。 因为片子拍完已十几年,所以里面人所穿得衣服不是蓝就是灰,言谈之间也夹杂着一些特定的历史阶段所特有的词。我想我有必要告诉那些外国人这不是现在,而是许多年以前的样子,现在跟以前是不一样的。因为正在看的过程中,我只把这话告诉我旁边那个孟加拉女孩。电影结束,老师也向他们解释,这是近二十年前的事,现在中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跟从前不同了。   10月25日 星期一 (仲) 房东在二楼留了一根有线电视的CABLE,我原想顺便买一个三通的插头和线,等买了电视后连到我们的房间。不过那里的线似乎短了些,等回去量一下再买。在商店里看到文具用品、电线电缆、插座插头几乎不是MADE IN CHINA,就是MADE IN TAIWAN。没有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民,北美的资产阶级们能享受到这么物美价廉的商品吗? (李) 这儿卖的纸大都是边上有三个圆孔,带横格的,就是前两天我买的每包二百页$1.99的那种。在韩国街给仲书秋买了个夹子,硬壳,翻开后中间有三个固定的环可以掰开。也可叫活页夹吧?可能就是为了适应纸,哦,当然也可能是纸适应夹子。 在MALL里买了一个打孔器,因为他上课的资料都是复印出来的散页,没有孔就不能用夹子。打孔器特价一块钱,加上税共一块一毛五。别的地方要卖两块钱。关于价钱差并不是我跑腿得来的,而是问我们班的同学,那两个香港人,过来都已经几年,我想买什么就问她们,省得我自己去“货比三家”,象她们俩,买的打孔器价钱就不一样,一个一块钱,一个两块钱。 逛完了MALL,到旁边的大超市去买菜,大的超市比小店要便宜,东西也全。在入口处看到一张广告,原来是超市招人做PART TIME。我想如果就是做收款员(cashier),那这份工作很简单。但是仲书秋不太想让我做,说我的英语不好,先练好英语再说吧。   10月26日 星期二 (李) 放学路过这个超市,终于忍不住又进去了,还是想得到这份工作。收款员又不要怎么说话,英语自然也不很重要了,我这么想着。告示上面只写了如果要申请这份工作就请进,并没写具体到哪里去。我就在里面逛,想问问那些cashier“where are your office?”,但每人后面都排了好长的队等着交款。算了,就想找类似保安或者管理货品的问问。哪想到昨天还看到一个老头在这儿摆牛奶,一个年青人摆青菜,今天一个也不见了。我又走到门口,看到这个超市里只有两个小门,一个门上贴着轮椅,肯定不会是办公室了,另一间在小旯旮里,黑黑的门上什么也没有。不敢确定,因为万一只是一个仓库,那我过去敲门岂不太傻了!就远远地看着会不会有人进出。果然,一个身上挂牌的胖女孩拉门进去了,我确定它即使是仓库里面也有人,就走过去,居然有个门铃。胖女孩开了门,我问她:“Is this office?”(说起话来毫无语法),“Yes.”下面我说的原话不好意思重复了,因为不仅没有语法,简直颠三倒四,好在她还听得懂,嘻嘻! 我问她“你们在招part time的职员?”她说 “Yes. @#%^&*(+=*&^%$#”。 不管她在说什么,我只管说我想说的“你们要求要流利的英语吗?”她说“#¥@$%^#@%& so so”。我知道她在说不用很好,一般就行。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然后她又指向一个收款机的方向“*&%$#@+=*&”,我知道她在给我某种指导,于是说 “Can you help me? ” “Sure.” 于是带我去一个收款机旁边,拿了一张表给我,指着表说“#¥@$%^#@%&。”我知道她在跟我说都要填什么。问她“Fill in now?” “You @#$%&* home, *&^%$ back. OK?”虽然我不懂她具体的话,但我知道我可以拿回家填,反正表上肯定会写清楚填表的要求,回家查字典,问仲书秋都行,不必马上要懂。为了确定我听得没错,就问“我可以拿回家填,明天拿给你?”她说“明天也许我不在,你可以给她”(指着一个cashier)这句话我听清了,却忘了英文原版。我说了句“OK”,然后“Thank you.”“Bye-bye”都忘了说,就转身走了。反正整个过程乱七八糟,紧张是没能来得及,过后更觉得很搞笑。哈哈,搞笑! 表上的内容很具体,看得出这个超市管理还不错,很正规。 仲书秋注:上面凡是乱七八糟的符号都表示大小姐听不懂又记不下来的话。   10月27日 星期三 (李) 放学后又到那个超市,昨天那个cashier已不在,换了一个,我不确定是否可以给这个人,刚这么一想,过来一个红衣服的工作人员,问我“·#¥%* ?”因为本来英语就糟,再加上心理没准备,压根没听他说了什么,就“嗯?”了一下,他又说“#¥%* finished?” “Yeah.” 他指着我前面的cashier,“@#$%^&*the guy, OK? ” “OK, thank you!” 他又跟那个cashier说了一句话,我走过去说“我昨天填了这张表,今天拿回来给你。”噢,这话翻成汉语都这么别扭!我问他我现在回家等是吗?他告诉我 “They will call you.” 哈,这句倒简单。而且没忘了说thank you. 那张表上说,六个月之内会给交申请表的人打电话。六个月!我想我还是够呛。心里却倒盘算着一小时能给我多少钱。 -news(转贴) 2000-6-4
我眼中的加拿大(5)
我眼中的加拿大(6)
我眼中的加拿大(6)   10月28日 星期四 (仲) 下午在网上到处闲逛,看到新闻组里一条招聘广告,觉得自己能干,不过并不太合适,因为我好久没干过这方面的活了,但收入高,就按照留的电话打了过去。前一段,我只是给一些agent发简历,从来没打过电话的。 那边人不在,我在电话录音里留了姓名和电话。一会儿回电话了,问了一下我的情况,让我发一份简历给他,告诉我他的邮件地址时,我怎么也弄不懂他说的符号是“-”,费了好大劲。这就是实用英语!老外有一习惯,就是不停地夸你,“GOOD”“PERFECT”一堆一堆地往你这儿甩,整得你直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其实人家也就是客气。 (李) 最近有点胖,想自己每天走四十分钟怎么还会胖?不愿早起,所以坐地铁去上学,放了学不急,便走着回家。可能是不该吃太多的肉。而且前几天班里新来了一个广州人(MS.OU),三年前就来了,亲属移民。刚移过来时,待了两个月,觉得太萧条,就回广州复了职,一年后,才又辞职回多伦多。以前跟她妹妹住一起,最近才搬到学校旁边的house住地下室。中午吃饭,她吃不了很多,先拨给我一半,她再吃。有的时候买薯条,有的时候买蔬菜沙拉,有的时候买意大利面条,有的时候买鸡肉。除了蔬菜,每样都容易长肉。比如今天,她买了一盘面条和三块鸡肉,我尝了一口面条,很多的蕃茄酱,尝不出面条的本来味,不过它本来的味道我深深知道,下次再讲缘故。三块鸡肉,她先给我一块,让我尝尝,然后自己只吃了一块,便说饱了,不肯再吃,于是……呜呜呜呜!我该怎么办?坐在我后面吃饭的一个中国人跟别人聊天被我听见了,“来了才三个月,以前的衣服都穿不进去了。”天啊!我不会也变胖得这么快吧? 10月29日 星期五 (仲) 上网时看到有电话进来,转过来一听是昨天那个agent,又问我一些情况,问我有没有搞过IVR,在网上倒看到过这个词,可没留心,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解释了一遍,没听懂,只好说自己没搞过。他表示要问一下客户,IRV经验是不是必须的,听得出来,他对我其它方面挺满意的。 放下电话,我就到网上去查什么叫IVR,如果人家愿意用我,连去干什么都不知道不太好意思。一查,原来是Interactive Voice Response。咳,不就是CALL CENTER的一种应用嘛。不过没搞过就是没搞过,否则面试时也要露馅,丢不起那人。 下午我们出去闲逛,在WAL-MART里买了一部新的19"电视连税$247。因为当初和房东说好,租金包括有线电视费,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收到几十个频道,效果很不错。一台旧的13"也要七、八十块,说不准什么时候坏,不过多花170块可以看一部新电视,至少能用五年,还是划得来。我们早这么想就好了,白白晚用了一个月。 (李) 十月三十一日是万圣节,HALLOWEEN,鬼节。提前一个星期就有人家做了准备。几乎家家门口有南瓜灯,好多还挂了许多仿蜘蛛网,稻草人,破苕帚,骷髅什么的,鬼里鬼气。学校也做了开PARTY的准备。 一早到教室上计算机课,正打着字,突然“啊哈哈哈!”一阵怪笑打破了安静的课堂,天啊!这是什么?象老巫婆一样的,绿脸,黑衣,大苕帚。“HALLOWEEN!”一听说话,原来是KAY,其实也应该想到是她,别人谁会这样呢?不过她刚冲进来大叫的时候可真吓了我一跳。 第二堂是英语课,KAY是老师。我仔细打量了她,从来没见过这样打扮的人活生生站在面前。不知几百年没洗的黑头发长至肩下(假发),皱巴巴的黑裙子,裙带上系着一只大蜘蛛,手里拿把大苕帚,脸和脖子涂了绿色的颜料,眉毛画得又宽又长,快连在了一起,几颗牙齿染了黑色看上去象是掉了。就这么一身打扮站在那里讲课,常用手去撩挡在脸前的假发,时不时还怪笑几声。我总是忍不住笑她,并说“BEAUTIFUL!”然后她也笑,不过她是鬼笑,然后扑向每一个同学。这还不算,还常到其它班去吓学生。昨天下午我们一起去买了七个大南瓜,每个能有二十几斤,只有五个男同学,所以我和PAPPA(跟我一样大的孟加拉女孩),MS.OU轮流抱一个南瓜,PAPPA先抱,刚一接手便大叫“OH,I CAN’T!”真笑死人了!一路上我和她走在一起,说了一路,其实也没说太多的话,但是架不住水平都不高,所以一句话得用若干句话来解释或者重复。今天的南瓜派上了用场,要做南瓜灯,我和其他三个人一组,由我执刀。事先Kay 让我们每人画了图,我们组挑了一张比较容易操作的图(是我设计的)。我说一下步骤,Kay写的: Buy a nice orange pumpkin. Put newspaper on the table. Wash the pumpkin. Cut a large hole around the top. Use a sharp knife. Be careful. Take out the seeds. Cut out eyes, a nose, and a mouth. Put a candle pumpkin. Put the top on. Turn off the lights. Now you have a Jack-o’-lantern! Ahhhh! 围着这些南瓜灯照了一张相,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洗出来。 我问Kay,你骑车来的时候就穿这身衣服?她说是,我说我不信。她就说早上她跟在一个人后面骑,过一个路口的时候,那人正好回头看到了她,“啊!”吓了一跳。到了学校,每个见了她的人开始都没认出她来。真逗!不知道她在家里是不是也这样闹成一团。 还听了几遍万圣节的歌,让我们跟着唱,很有趣的歌,节奏感很强,有的地方是说唱的形式。   10月30日 星期六 (李) 关于万圣节,我介绍几句。 万圣节-HALLOWEEN,十月三十一日。是一个恶作剧和款待人的日子。人们穿上幽灵、巫婆、僵尸或电影明星的衣服,小孩子挨家挨户敲门,喊“Trick or treat!”或者“Shell out”.意思是:你要恶作剧还是要款待我们;拿钱。这家人就要给孩子们糖、巧克力、苹果或者其它点心,这叫就“TREATS”。 人们把南瓜洗干净,做成南瓜灯,然后放在窗户上,做好的南瓜灯叫“JACK-O’-LANTERN”。有些人让孩子们唱歌或者在给他们“TREAT”前逗他们。有时一些青少年对不给他们糖果和点心的人家搞些恶作剧,把鸡蛋扔到房子的墙上,用肥皂涂抹窗户或者偷走他们的JACK-O’-LANTERN。 在加拿大几乎每个城镇,十月三十一日都是一个穿戏服和开PARTY的日子。许多人在他们的房子里装饰上骷髅模型、蜘蛛网和幽灵似的灯。在万圣节,你可以在晚上扮演其他人,也可以开许多玩笑。   11月1日 星期一 (李) 由于记错了日子,没能去街上看万圣节的热闹。到了学校,PAPPA和MS.OU都说他们的孩子昨晚出去要了很多糖,简直够一年吃的。MS.OU的孩子还得到了十几块钱。由此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昨晚楼下门铃一个劲儿地响。原来是小孩儿来要糖。中午我还吃了几块MS.OU的小孩要来的糖。 Raman(计算机老师)和Kay(英语老师)都留了一篇作文。一篇是关于二战中关于本国,要突出和平;一篇是关于本国地理。历史地理我一向不感兴趣,差不多是一片空白。晚上费了好大的劲才凑成老师要求的“至少十五句话”。   11月2日 星期二 (李) 我都说过计算机练打字对我来说只不过小儿科。上节课发的一张纸,我打完并按要求排完了版,而我周围没有人完成它。Raman检查完,他说“GOOD!”,然后又给我拿了一大篇纸让我打,一会儿就打完排好版,又去找Raman,“I finished the paper.”,“You finished? My God! You fast!” 哈哈哈!不知道明天会做什么。自从我上了Kay的课,也学会了她的笑声!   11月3日 星期三 (李) 10月30日夏令时结束,从此和北京时间相差十三小时。 在网上新认识个朋友,在一个英语聊天室里,发现很多都是中国人,聊了几句,发现竟有一个就在多伦多,上海人,从此时常在ICQ上聊几句。 下面是他在ICQ上敲的内容: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又气又好笑。知道怎么回事吗?请看下一个。” “夏令时都结束好几天了,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 “我这几天一直过着比别人早一小时的生活,今天到了KERC才发觉不对还好我反应快,发觉情形不对,跑到一角落向个陌生人打听了一下,果然是!” 看完之后把我笑得不行,这人真笨!不过如果我不去学校的话,恐怕也会一直过着比别人早一小时的生活!坐在家里,只靠互联网并不能什么都解决,要了解万圣节,就要亲身去感受它(可惜记错了日子,没能到街上去看看),要了解加拿大社会,就要溶入它,至少要身临其中真正接触它。这是我的想法。   11月4日 星期四 (仲) 同样一份工作,同样一个AGENT,又出现在新闻组里。想想一直没有回音,就又打了个电话。他还能记起我,并且又询问了我几个问题,可是在一个关键处,我根本听不懂他的意思,他给我讲了几遍还不行。他建议我去上一个英语班,过一个月再打电话给他。多婉转的拒绝!没办法,my poor English,让我失去了一份本有机会得到的工作。看来我还要去上英语课,不过在那个ESL,我很怀疑对我能有多大帮助。   11月5日 星期五 (仲) 最近这两周发了不少简历,都是一些代理也就是职业介绍所,除了有一个因为我英语不好拒绝外其他都没有回音。听说上ESL课的地方有教如何找工作的班,就去问了一下,其实是为愿意做义工的人办的班,并不帮你找工作。但也报了名,一方面给自己找一个北美的工作经验,一方面锻炼语言能力,也就当是给社会做贡献吧! 中午在餐厅看到一个托福班的广告,就在附近,于是过去听了一次课,尽管只听了一个半小时,但因为是针对托福考试,同时对我最差的听说写几项都有专门的训练,所以感觉比较有效。冰洁上课的ESL班我不准备再去了,其实昨天我已决心再回那儿上课的,不过比较了今天的托福班以后,我觉得这个更适合我。 -news(转贴) 2000-6-7
我眼中的加拿大(6)
我眼中的加拿大(7)
11月6日 星期六 (仲) 傍晚去MR.HAO那里拿东西,见到他的一个同学,来了已经两年多了,刚从一所COLLEGE毕业,是从电子转到计算机的,现在在做一份义工的工作,他介绍了不少这边的情况。 综合我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申请读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非常非常难,尤其是象滑铁卢、多大这样的一流学校入学变得几乎不可能,甚至那些偏远省份的一般大学都很难申请。主要原因有几条:一是现在中国学生太多,很多学校已经明确表态,要控制中国学生的比例,尽管我们在学费等诸多方面和本地人是一样的,但从教育背景来看也就是校方的观点来看,我们仍属中国学生,只不过不需要签证罢了。第二,一般研究生要求你从事过科研的经历,而我一直从事应用开发,没有发表过学术论文,也不合适。第三,我本科的背景不好,普通院校(教授们肯定没听说),很低的成绩。第四,英语不好,而只有这一点是我现在可以改变的,尽管托福和GRE成绩在目前的申请过程中不起关键作用,但对我仍是致命伤,因为我很难考到从国内来的那些申请者惊人的分数。 从国内来的人不管是什么专业什么学历都到COLLEGE里回炉,一般在COLLEGE要念两年,然后拿到一个文凭没有学位。要知道大多数人都有本科以上学历的,要读一个类似于国内的大专似的院校,这种反差太大了。前些天一个朋友告诉我他申请读YORK大学的本科,因为在国内已经有一个学士学位,所上过的一些相关课程抵掉了,这里的一些学分大约两年可以拿到一个学士学位。还有一个朋友到多大干脆从头读大学。 我现在也有了重读大学的想法,与其读一所极普通的学校的硕士(还不一定申请得到),不如争取进一所名校读两年大学。尽管我已有了四年的工作经验,但因为语言的关系,同时也因为没有北美的学历和工作经验,找工作也很困难。不如到学校里再待两年,一方面拿到了北美的学历,另一方面基本可以解决语言问题。既然很多从国内出来的人重读硕士或者专科,我也可以再重读大学。不过已经有一个学士学位还要重读大学而且是同一个专业的,心里不太平衡,也不甘心。 现在只有三管齐下:首先不放弃找本行工作的机会,找到工作再读一个PART-TIME的硕士;其次,申请YORK和WINSOR的硕士,尽管机会很小,但可以试一下,之所以不申请那些名校,是避免无谓的尝试,其他边远省份的院校即不增加多少入取机会,也没多少打工机会,也不考虑;第三,申请滑铁卢或者多大这样名校的本科,争取转一部分学分,估计两年能毕业。上中下三途,必须走通一条,我可不想去工厂打工。下周五、周六有一个大学和学院的招生说明会,准备去看一下,多了解一些情况,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学校有计算机硕士的。 我们的电视买了一周,今天才发现了一个极好的功能,屏幕下面可以有字幕,否则连怎么听不懂都不知道。现在看电视才真正起到帮助学习英语的作用,也幸亏买的新电视,否则没有这项功能。   11月9日 星期二 (李) 记不记得有一天我说要讲讲为什么我知道那种面条的滋味? 我去超市看到好多这样的面条,或者是一个空心的圆面条,或者是别的花式的面片,总之它都叫NOODLE。我看好多人买,看起来也挺好看,就拿了一袋回家试着煮,严格按照说明上写的做,但是咸得不能吃,盐放得太多了,一袋面条吃了好几天才吃完。我们还想呢,怎么外国人就吃这种东西?后来知道,煮完之后是要放SAUSE的。 (仲) 下午去上课的路上看到几台17”的显示器堆在路边,不知是不是人家扔的,以前也没有过拣东西的经验。放学回来,发现还有两台在那里,看来真是扔的,于是挑了一台往回抱。平时10分钟的路,今天走了近半个小时,到后来每走几米就要停下来歇歇。千辛万苦的抱回来,发现没有线,和一般显示器不同的是,它的线不是连在显示器上的。天啊,我上哪儿去找两头都是九针串口,而且一公一母的线啊!于是,我抱回来的大家伙连能不能用都不知道,只好堆在一边。以后只能拣家具,不能拣电器。   11月10日 星期三 (仲) 中午到ESL学校听一个关于义工的讲座,中间介绍了应该如何写简历,尽管我的RESUME是从L那里抄来的,但听完之后发现我的RESUME实在算不上好,也的确不会有人愿意看。 (李) 本来说好放学后MS.OU、PAPPA和我一起去唐人街。PAPPA很高兴,她没去过唐人街,很想看看中国的东西。但是PAPPA的丈夫有事,只能她去接她的孩子。我和MS.OU说,没关系,下次一起啦。 没想到放了学就下起雨来,好在MS.OU带了伞,在唐人街,我去银行设密码、交电话费,MS.OU等了我半小时。她对唐人街熟得不得了,就象我妈对太原街北街很熟一样。给我介绍哪家超市的东西便宜,哪家的肉好,哪家的鱼好。她要买面包,就到专门卖点心的店去,要买熟肉,就到一家小饭店去,那儿的烧味很好。 到了那儿问我都想做些什么,我说要配钥匙,于是径直到龙城—一个商场,想都不想说:“那边是配钥匙的。”我一看,是个鞋店,原来这儿既卖鞋又修鞋,还配钥匙。如果不是她带我来,我还真难想得到鞋和钥匙在一起。 在一家超市,看到有卖馒头的,好亲切呀,我还是第一次在这儿看见有卖馒头的,MS.OU说这种馒头很好吃,我回家一尝,果真如此,好象还是呛面儿的。晚上看电视就拿它当零食吃,很甜。 我们俩还在卖菜的地方对了几个菜名,都对不上,她们的油菜和我们油菜不是一种菜,还有广东的白菜倒象是我们平时所说的油菜。总之很多不同。   11月11日 星期四 (李) 和平日之前我们就学了和平歌,还有关于和平日的来历,11日上午全校去礼堂开会,五级以上的几个学生发言,当然事先是准备好的。越往高级中国人越多,昨天发言的有一多半是黑头发黄皮肤,我想差不多都是中国人。本来在一周前Raymond说让我在学校里念我的作文,可是五级以上的才可以上台,我原来的担心没有必要了。我写的题目是WE LOVE PEACE。中间有一段写日本人侵略中国,并且现在不承认历史什么的,我怕日本人听了对我拳脚相向,虽然我写的是事实。 PAPPA一家三口到我家来了,前两天就说要跟我学WORD和上网,我说你可以到我家来。但两天都有事耽搁了。临放学,我让她来之前先打电话,然后我到门口接她。开始她不懂,说不用,“在我们国家,到别人家去直接敲门就行。”我就跟她解释“楼下是房东,门外没有专门通到二楼的门铃。”过了好半天她才明白。但是由于我的英语水平太差,在七点钟接到一个英语电话,因为听不懂而错过了,后来想起,是不是PAPPA?不过不是女声啊,也没听出是找Carol,算了,如果是找我应该还会打电话过来的。大约十分钟后,楼下传来门铃声,房东太太敲门说有人找Carol,我说我是。到了一楼打开大门,果然是PAPPA,后面站着她的孩子和她丈夫。请他们进来,上楼换鞋,跟房东解释一下,说她是我的同学。 先给她的孩子一盒巧克力,那还是坐飞机的时候发的,我嫌它太甜而一直没吃,所谓的一盒,只有三块。又拿了几个香蕉请他们吃,PAPPA说“Carol, what are you doing? Leave it!”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艰难的学习过程。教她如何保存文档,如何上网。仲书秋临去上课时给我写了一张纸,告诉我上网的基本设置,还有一些名词怎么用英语来说。我拿给PAPPA看,又一边演示一边解释。有时候说不明白,急得就差连脚都搬上来,不过还好,我维护住了自己高大优美的形象。 她给家里发了封信,好几个词拼错了,她说这是给他爸爸写信,不是给老师,“Doesn’t matter!” 她丈夫的英语不如她,在学校只上到LEVEL 2,说起英语来比PAPPA还孟加拉,他们的小孩儿吐字还挺清楚,叫AKASH。他刚进来的时候问他叫什么名字,听差了,以为叫“CASH”,一直纳闷为什么起这样一个名字,很好笑!后来看PAPPA的信里写不要担心AKASH,我才明白! 拿出我的照片。她说我的婚纱照“NICE”,但是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大,后面的照片倒很自然。看到我同学的的一张照片,没照好,我说是我的同学,她说怎么看起来这么老?象“grandmother”! 临走,她说我的拖鞋穿起来很舒服,问我唐人街会不会有卖的。我说这是在中国买的,很便宜,不知道唐人街有没有。她笑说,在这里可就不一定便宜了,我点头。孟加拉的钱和加币是30:1。 我很抱歉地说“Sorry, Pappa, my English is very bad, I can’t teach you clear.” “No, Carol, you are a good teacher, like Kay!” 都还挺客气的。 等她走了,我发现出了一身汗,累的,好紧张啊。   11月12日 星期五 (李) 这个星期象在幼儿园一样,不是学歌就是画画。不如在国内学几天画画了。我们组这三个人画的是和平鸽,上面写着PEOPLE ARE EAGER FOR PEACE ON EARTH。贴在图书馆门口。不知是哪一组,大概也想画鸽子,身体枯瘦,翅膀很短,还在翅膀上画了几个点,我对PAPPA说,象CHICKEN,结果以后每次路过那儿,我们都得笑一会儿,特别是饿了的时候。   11月13日 星期六 (李) 不知道一天都吃什么好,总吃排骨,都要吃腻了,总是吃一半,剩下一半就加了水放白菜煮汤。买了几次蘑菇,味道不错。仲书秋居然还没吃腻西红柿炒鸡蛋,成了保留节目。不知道家里都在吃些什么?最近买的一种面条挺好吃,在唐人街买的,叫云吞面,有点象家常面条。听MS.OU说买回几罐鸡汤预备着,用它煮面条,下馄饨都好吃,这里只卖$0.87,在国内要贵很多。 说了好几天的MS.OU,还未介绍过她的情况。她95年从广州过来,父母在这边。当她95年过来的时候,这里还很荒凉,觉得很没意思,于是带他的儿子只待了三个月就搬回广州了,而且那时不打算再来了,第二次来到多伦多,一直住到现在。他儿子十四岁,读中学。 -news(转贴) 2000-6-10
我眼中的加拿大(7)
我眼中的加拿大(8)
我在多伦多(8) 11月14日 星期日 (仲) 冰洁听力的进步快得出乎我的意料。昨晚看电视的时候,好多对白都能听懂了。那部片子的发音清楚,语速不是特别快,但毕竟是正常语速,能听懂不少就是很大的进步了。看来语言环境对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11月15日 星期一 (仲) 下午回来时赶上小学放学,有一位女士拿了一个‘STOP’的牌子站在路边,当有小孩要过马路时,一举牌,各个方向的车全都停了下来,等小孩通过。生活在北美的孩子真是幸福! 11月20日 星期六 (李) 今天,我们俩到电视塔那里去看了看。电视塔所处位置在UNION,到了那里才感觉到原来多伦多还是有漂亮的高大建筑的。出了地铁站,把头仰到后背上才能看到楼顶(这句话写的象不象乡下人进城?),而且高级酒店很多,插满了国旗,估计里面的消费不是普通国民可承担的。也许是今天有什么比赛,体育场外排了很多人准备入场,还有人倒票,这点倒是和国内一样。 电视塔非常高,本来带照相机想照相的,但是这里的建筑都是大型的,我们的小小普通相机没法办到照下全身,尤其是这世界最高的塔。 因为天色渐暗,没有到湖边看。如果下个星期不是很冷的话再来。 11月21日 星期日 (李) 一天没开火,早上起得晚,十点半到唐人街和L、zhou夫妇以及另外两个朋友一起喝早茶,十二点半吃完早茶去看圣诞游行。游行从BLOOR开始,我们走到DUNDAS & UNIVERSITY时还不到一点,游行队伍还没过来,但街道两旁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到了多伦多以后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连路旁的柱子上都有几个小孩坐在上面,一边吃零食,一边等着看游行。居然有一个人准备了梯子! 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才看到开道的警车。虽然刚吃完早茶不久,但站久了就饿了我说我这儿有刚买的馒头,于是L他们每人拿了一个站在那儿边吃馒头边等,我也吃了一个,现在想想那个样子一定很有趣。 游行挺好看的,一队一队,身着各式服装,学生一般穿统一的服装,大概是校服。还有一些小孩穿着五颜六色的民族服装,好象是童话故事中的人物。很多辆彩车,大多是著名的童话故事,或者其中的人物。队伍中有很多小型的乐队,演奏西洋乐器,其中有的乐器类似中国古代的编钟和扬琴。还有一些类似技巧表演的。很快一卷胶卷就照完了,人太多了,难免照到前面的众多黑的白的黄的头发,恐怕效果不会好。我们没有看完,在街上站了两个钟头,实在太累了,就一起去L家玩,吃完晚饭,八点多才往回走。听L说这里几乎每个月都会有游行,尤其是夏天,各种名目的游行不断。 我把游行的消息写信告诉了JEFF,就是在网上新认识的那个上海人,免得他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写信的时候不确定开始时间,所以告诉他让他自己到SHOP里问问,反正最早10点,最晚1点左右。结果他写信来说非常好看,非常好看。下面是他给我的信: "首先感谢提供如此重要的情报,不看可就后悔不已了。我也没打听具体时间,10:00出门,在DOWNTOWN瞎逛,到EATON中心吃了肯德基,从另一门出来一看,坐了一地的人,就知道是时间地点都差不多了。也不知道花车打哪儿来,就沿着游行路线走了起来,走走看看,附近逛逛。游行开始后我也逆流而上,停停走走,人多的地方得踮脚伸脖,或是爬上花坛才看得清。从没见过这么热闹的游行,真是难得。走到近BLOOR时遇上了收尾的老公公,便跟着他前进,一路感受达到高潮的气氛。每看到一对华人夫妇就凑上去相相面,结果碰了几鼻子灰。。。一直跟回到EATON中心,目送老公公远去,我准备撤退,那料到全体人民都这么想,全在这儿散伙,结果一路跟来的群众把那儿挤的路都不好走,让我想起国庆观灯时上海的南京路。。。3:30以后?那时我好像已经挤进EATON中心了。最后一个节目我记得是一辆扫地车在沿路消化一地狼籍。。。" (仲) L的朋友DENNIS凭着一份WEB的简历也找到了工作,42K/Y,好歹也算进了这个圈子。我原来不敢编造简历,不过看来不这样不行,完全按照我的工作经历写根本找不到工作机会。 11月24日 星期三 (仲) 早上起来打开机器,发现昨晚十一点多给一个AGENT发的一份RESUME已经有了回信,让我尽快给她打电话。马上电话打过去,不过没人接,是录音电话,因为今天是NOW(Newcomer Opportunities for Work experience)第一天上课,而且要去办医疗卡,不知道几点能回来,也没留言。 到教室刚好九点,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一眼望过去,中国人占大多数,登记了名字以后,发现MR.LI也在。原来以为今天开始上课,谁知因为太多人申请,昨天已经有二、三十人申请,今天是第二拨,而一次只招二十人,所以要进行筛选,只接受那些确实需要,换句话就是上了这个班能找到工作的人。一位LADY先介绍了一下这个班的性质,强调他们并不帮学员找工作,而是教你如何找工作,并介绍学员到一些机构做义工,以获得加拿大的工作经验,然后介绍一下日程安排(四周课堂学习,四周义工)和要求,这时她停下来问有没有人想离开,显然没人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她又喊来两个工作人员一起听每个人陈诉自己的经历。在三十一个人当中,超过二十个是中国人,而中国人当中有十二、三个是搞计算机的,在十个其他国家的人当中,大半也是搞计算机的。相比之下我的英语没什么优势,专业更是一大把人,我只讲了几句话,要求写的学习目的和个人经验也写的很简单,对自己也不抱什么希望,在单独谈话时连事先准备好的简历都没给她,因为这是一份较早的版本,我不愿意把这么糟糕的东西给别人看。 吃完中饭,和冰洁一起去办医疗卡,然后去唐人街买菜,回到家已经两点半了,给那个AGENT打个电话,还是录音,留了言,等她回电话。三点多时接了一个电话,以为是那个AGENT,很是紧张,不过一听好象不对,听老外念我的中文名字怪怪的,原来是NOW通知我下周上课。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以为没机会的,却又送上门。差不多四点钟的时候,又打电话,这回是她接了,让我介绍一下自己的工作经历,实际上是在考我的英文,聊了几句,约明天上午见面,我听不清她说的地址,她表示写在MAIL中告诉我。晚上去zhou家打印了三份RESUME,准备明天“接头”用,哈哈! 11月25日 星期四 (仲) 按照约定,早上十点半在LAWRENCE WEST的SOUTH SIDE 出口等那个AGENT。因为第一次到那边去,特意提早了几分钟,不过她却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六、七分钟。她开车带上我到一家咖啡馆,路上告诉我她是HOME-OFFICE,也就是在家办公的。是个小AGENT,成功率不大,我心里有点嘀咕。 她说中国人一般比较SHY,不太愿意和人交往,一个在这里工作三年多的中国人通过她找工作,竟然到了和同事沟通也要用MAIL的程度。我表示中国人的确不善于表现自己。她问我要COFFEE OR TEA,我要了COFFEE。坐下来以后,她开始帮我改RESUME,三页纸改了二三十处;向我介绍了这个公司的背景,两个合伙人专门投资一些高新技术公司,做到一定规模就把它卖掉,再开一个新公司,如此反复,挣了几百万,她告诉了我几个网址,是他们以前或现在拥有的公司站点。这两个家伙现在没事做,发现INTERNET很热门,准备做几个站点,做好了再卖掉。他们有资金,有想法,但是没人、没技术,在这个公司工作可能会有股票等等。她问我想要多少钱,我不敢多要,40-45K吧,她点点头,告诉我在公司面试时可能遇到的问题和应该如何回答,简直就是一堂培训课,单凭这一点也值得了。不过想想也是,这些AGENT是靠把我们卖出去挣钱的,不对我们好点,对谁好?只不过现在找工作的人太多,工作机会却少,他们才显得比较牛,挑三拣四的。往后就是天南地北的闲聊了,比较中国和加拿大的种种不同之处,询问我的家庭情况,也说了她的家庭,就象两个朋友在一起喝咖啡闲聊一样。十二点多她开车把我送回地铁。整个面谈过程中气氛相当好,还说我的英语GOOD,这是我来这里以后听到最好的夸奖了。 现在我知道我的RESUME基本没有问题了,下一步就是提高的我的面试技巧和技术水平,我对找到工作比较有信心了。回来以后改好简历又寄给她,下面就是等回信了,看她能不能给我争取到公司的面试。反正下周NOW也要上课了,不会闲着,慢慢来吧。 11月26日 星期五 (仲) 根据现在的市场情况和我自己选定的方向,现在我已经不再向其它方面的工作广告发简历了,一方面耗费精力,另一方面即使现在找到FoxPro等方面的工作,以后还有转方向的问题,不如直接找WEB方面的工作。更何况现在也不是全无机会。 11月27日 星期六 (李) PAPPA说让他爸爸给她寄了个包裹,其中有两本英文字典。我估计便宜不了。我也想给家里寄信,主要是照片还有多伦多的地图,但不认识邮局。听嘉宁说就在OSSINGTON那条街上(我放学的途中),但走了几次都没看到。 早上打电话问PAPPA邮局在哪儿,她说十二点她要去图书馆,到时候打电话跟我一起走,她带我去。于是十二点我去她家找她,只有她和AKASH(她儿子的名字)在家,LOTON(她丈夫的名字)已经先去图书馆了。这个房子一共三层,他们住顶层,有一个大阳台,非常大,比我们的厨房还大。有自己独自出入的门,一个卧室,一个小小厨房和一个小小的卫生间。房子非常旧,听PAPPA说,有一百多年历史了。每个月房租五百。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没找到临街的邮局,太小了,里面只有一个人。 我给PAPPA看我的信、在万圣节的照片(照片里也有她),还有一张地图,她笑。本来我想在地图上标明我们住的位置,但是没有找到那条街,可能是因为这是一张交通图,而不是市区图的原因吧。正巧LOTON从图书馆回来看到我们,在地图上帮我找到了我们住的位置,于是画了一个圈,怕注意不到,就又画了一个勾。WALLACE AVE & LANSDOWNE AVE,离地铁很近,容易找到,东西向地铁的北面。邮局的那个人是韩国人,我说英语她好象不是很明白,于是居然让PAPPA当起“翻译”,用简单的单词讲给我听,我才明白:用挂号信比较安全,但是要差不多十块钱,普通信就便宜。我那封信超重,所以收了一块八毛多钱,如果正常,只要一块零几分就行了。 -news(转贴) 2000-6-11
我眼中的加拿大(8)
(9)
11月29日 星期一 (仲) 今天是NOW第一天上课,班上同学有两个特点:一半以上是中国人,一半以上是搞计算机的。先是负责人讲话,然后换上我们的主讲教师。 (李) 晚上七点钟,PAPPA打电话来,我以为是让我帮她查邮件(她没有计算机,就把邮箱及密码给了我,让我经常查一查。),却原来她申请义工的工作需要填一个表格,但是不太会填,想让仲书秋帮填,于是我们说OK,我们去你家里,十分钟以后。 前一阵子我们谈论茶,她说要COOK,我不明白,她就说她的方法:把茶放到水里,加两勺糖,两勺炼乳,放到火上煮。我说中国的茶喝起来很方便,把茶放到杯里,加上热水,就行了,她很惊讶。今晚我尝到了她煮的茶,象中国的一些简易茶包一样,她说一般茶是散的,而不是这样一包一包的,我明白。味道闻起来跟中国茶差不多,但是煮出来就不一样了,发红色,闻起来很香,喝起来象是咖啡的味道,挺好喝的。 PAPPA原来非常有钱!在孟加拉,80%是穷人,绝大部分连电视是什么都不知道。剩下的20%分成两部分,10%是“巨富”,其余10%属于中产阶级,虽然是所谓的“中产阶级”,但是由于贫富差距太大,所以这“中产阶级”可以说非常富有了。PAPPA她们家,据她自己说属于中间的10%。PAPPA的父亲在政府机关工作,有自己的车、自己的房。PAPPA结婚他父亲居然送给她一块在DAKA的土地!(DAKA是孟加拉首都,所以这块地虽然只是块土地没有建筑,但是仍然很贵很贵)我们说中国的土地是属于全体人民的,可以使用这块地,但是它不属于个人。在孟加拉,由于贫富差距太大,有计算机的人家可以说凤毛麟角。你想,至少有80%没有?而PAPPA两口子,家里有两台,还不算自己家工厂里使用的。LOTON家里更有钱,他父亲有三家电影院,LOTON自己有工厂,有三台印刷机。哇噻!我不知道双方父母的薪水是多少,但是我问了LOTON,他每月挣120000 孟加拉的货币,为了确定他到底是否算富人,我们又问“那在孟加拉基本生活费是多少?”他说,只够吃穿的话,2000。天啊!这下可真的确定了!如果合成加币每月也有4000块啊,而基本生活费只有60几块!她拿出她的手饰,有一箱,只有一对手链是银的,其余都是金的,光戒指就八九个。但却没有铂金,可能她们国家比较流行黄金吧。 PAPPA15岁结婚。他们两家离得很近,每天上学的时候LOTON都给她信,每封信都好多页纸。但是她们结婚没有象她姐姐那样的场面,也没通知其他人,因为没人会赞成他们的婚姻。在孟加拉,大部分人是穆斯林,LOTON就是穆斯林,不吃猪肉;PAPPA则是印度族,不吃牛肉。不同民族不通婚,现在八年过去,这种现象略有好转,但他们还是不常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他们结婚的时候,双方的父母都不知道,去周边的国家玩了一圈回来,父母才知道。我说,PAPPA,你真是个MODEN GIRL。在孟加拉,女性的地位不高,LOTON说丈夫就是妻子的上帝。MY GOD!穆斯林民族的人可以娶四个妻子。MY GOD!只要前面的妻子同意并签字,就可以娶下一个。MY GOD!不过现在没有人愿意这样做。 LOTON在我们这个学校里只上到LEVEL2,但是词汇量大得惊人,跟仲书秋谈政治,有好几个词仲书秋不得不借助于字典。而我,根本就听不懂。谈民主,谈政党,谈选举,天啊!PAPPA对政治显然不是很明白,就象我一样,但是她知道那些词的意思,她对我们国家只有一个执政党感到很奇怪“那你怎么知道哪个政党好,哪个政党不好,你们不是没有选择?”我们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她说“在我们国家,如果政府有什么举动,而我们认为不好,可以批评他,反对他,不让他执行。如果认为这个政府STUPID,就重新选择。”仲书秋说,我们不可以说我们的政府STUPID,更不可以反对他,否则会被投入监狱。PAPPA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她也说,多个执政党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经常FIGHTING。而LOTON,看来以前知道一些关于中国的情况,跟PAPPA解释了一下。我却在想,是啊,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有选择?不知道以前受的教育都跑哪里去了,心里有点空荡荡的。 PAPPA和LOTON问我们中国的学校有没有学生会。当然有,每个学校都有,这是肯定的。但是再问下去,就不同了。孟加拉的学生会完全掌握在学生手中,跟学校可以说没什么关系,LOTON就是学生会的主席,不得了啊!我们跟他说,中国的学生会权力掌握在学校手中。他们还是不理解。PAPPA说,有一次她们学校考试,只有五个人没通过,但其中一个人的姐姐是学校的领导,所以只让他升了级。于是其他同学,包括通过考试的,把学校的玻璃都给砸了。PAPPA说她也参加了,看玻璃都碎了,“ very nice!" 说得兴高采烈的。   12月2日 星期四 (仲) 今天上课的内容是如何写一个好的RESUME,讲了一个多小时,然后是针对每个人的RESUME进行具体辅导。我是第一个,前几天那个AGENT看过,这两天上课后又改过,基本过关,只是一些小小的改动,回来改完再到NOW打印一份就过关了,还得到了一个“PERFECT”的评语。 下午在新闻组看到两个新的NEWS,就发了RESUME。很快有一个来了电话,告诉我忘了附上简历,我表示马上寄去,他又要问我几个问题,不过在他问我用没用过JAVA时,我说了实话,正在学,没用过,电话那边立刻热情巨减,很快放了电话。估计希望不大,但还是重发了一份RESUME。心情大坏。 晚上是WEB班的最后一次课,半个月后有个PROJECT。回来时在地铁里,一个来了一年多的“老”移民主动过来打招呼。这人很能聊,介绍了不少自己的经验体会,还告诉我他也在DIGINET上过课,上了一半找到了工作,安慰我不要着急。听他讲话,感觉这人还不错,心里也舒服一点。 12月3日 星期五 (仲) 上午讲如何寻找HIDDEN JOB,题目不错,可讲起来总觉得有点空洞,不切实际。下午继续改简历。一周下来,已经不象开始时对这个课程抱那么大希望了,不过即便不能通过这里找到工作,练习一下听力也是好的。 回来后发现信箱里有一封MAIL,让我在方便时回电话,讨论一下我RESUME。查了一下发出去的简历,竟然是半个月前应聘FoxPro的简历,现在看简直“惨不忍睹”,居然有了回应。开始想马上回电话,想了想还是慎重一点,不仅因为这是个FoxPro的职位,更要命的是在渥太华,而且自己也没准备好,不知道讲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下周再打吧。     12月5日 星期日 (李) PAPPA一家来玩儿。AKASH喜欢看《007》,他家电视收不到,问他听不听得懂,他说有些地方不懂,他才7岁,我只有几个地方能听懂。他说可以用英语说任何事!也难怪,PAPPA早就做好了移民的准备,从孩子3岁起就送进英语学校,每个月学费要3000块!现在AKASH可以说孟加语,但写得很差,就是因为从小就没让他学本国语。这也是因为PAPPA的婚姻造成的,因为不同民族之间通婚,PAPPA他们叮嘱AKASH,别人问起就说自己是穆斯林。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们才想移民,给孩子一个好的环境。 PAPPA给家里写信,她儿子在另一房间看007,PAPPA告诉我“PLEASE WATCH HIM”,我说为什么?她说因为电视里经常有一些不健康镜头,不希望小孩子看,我说那我怎么看着他呢?她告诉我一有这样的镜头,就换台! 跟PAPPA早就约好给我穿上印度服装,今天我的愿望实现了。那条红色的裙子还很普通,那件黑色的可就是正规的了,里面一条肥裤子,一个小小的衬衫,大家能够看见的只是一块长方形的大布,在身上左缠右绕,叠来折去,就变成了照片上这个样子了。   12月6日 星期一 (仲) 今天上课时,讲解加拿大的政治制度,两党斗争,三权分立,说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这样的,因为可以避免权利集中。举例时提到几个国家,当时我就怕问到中国学生,因为中国只是名义上的三权分立,事实上的独裁,更何况是公开的一党专政。前几天和PAPPA夫妻闲聊时,他们问我在中国时可不可以反对执政党,我回答说如果那样我会被投到监狱里的,他们听了都表示不可理解。以前不觉得这些有什么不对,可出来以后,不知不觉思维方式有了改变,也不再觉得以前接受的教育多有道理,反倒对以前那种教育产生很大反感。同样是爱国主义教育,加拿大把它融入到日常生活当中,学校每天早上放国歌,这时人们都会停下手里的活,自觉站在原地,等国歌结束后才继续,这在国内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别人会把你当成傻瓜。到底政治该是什么样子呢? 下午有一个高新技术职业招聘会,特意请了假去。到了那里一看,好几百人排着大队应聘,却只有九家公司来招人,包括两家美国公司,有一家叫QUANTUM,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家大名鼎鼎的做硬盘的昆腾公司。美国公司展台前门厅冷落,一看就知大多数没有公民身份,所以送简历的人也很少。在几百应聘的人当中差不多一半是中国人,另外一半人,印度人和东欧人各占一半。   12月8日 星期三 (仲) 晚上回来电话拼命响,冲进屋里接电话,是L。 他们公司的客户准备再招几个JAVA的程序员,他觉得对方派到他们公司培训的几个程序员水平都极差,相信我一定能比他们强,他愿意推荐我到对方公司工作。据L讲,对方是一个规模很大的公司,待遇很不错,业务主要在医药方面。在这里,有人推荐非常重要,成功的机会也非常大,如果能成功,他实在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 12月9日 星期四 (仲) 最近几天,有三个中介写信给我,两个想要我再发简历给他们,有一个在渥太华,我不想去,另一个原来发的简历是应聘VB/FoxPro的工作,我不想做,而且最近很忙,也就没回信。如果L这边不行,我再回信。说实话,我对这些中介的作用很怀疑,经常一个职位有若干个中介发招聘广告,而每一个中介都能收到上百个申请,就算过了中介这关,到了公司那边也难讲。就象上个月底那个中介,面试时谈的非常好,现在已经过去两周了,再没一点消息。晚上准备了一份JAVA的简历给L发过去,他回信说明天就给那个公司。希望好运吧! -news(转贴) 2000-6-25
(9)
(10)
12月10日 星期五 (仲) 上午Jennifer(NOW班的老师)给了我一个WEB DEVELOPER的WORK PLACE的面试机会,她告诉我是个小公司,要扩大,那就意味着如果表现好,就有很大的机会得到一个JOB OFFER。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得到这个面试机会,事实上NOW课程内容要求每个人准备20个公司的联系材料,我只找到两个,这个机会应该是前面学员收集到的。不过,我还是对L介绍的那家公司更感兴趣,因为转到JAVA上,至少五年内我不担心失业的危险了。现在,我相信了,加拿大的确需要很多计算机专业人员,尤其是大量的中小公司,只是我们这些NEW COMER没有渠道得到这些信息罢了。 在NOW刚上课时,老师就强调了NETWORKING的重要,对于我们这些新移民,一切都是新的,所以渠道很关键。我很幸运,能申请到这个课程,在这里的确学到很多东西,而且也的确多了很多机会。另一方面,我来了之后毫不犹豫地转到了WEB和JAVA方面,当初1200元的学费不是个小数目,现在已经看到了它的回报,从这一点来讲,我庆幸自己当初明智的决定。 上周,我们做了两套试卷,测试每个人的性格、兴趣,以决定从事什么方面的工作。一套当时就有结论,另外一套就正规多了,寄到一个什么评估机构,今天拿到了结论。在全班二十多人当中,我是唯一一个职业兴趣广泛的,而且是唯一一个两套测试结果完全吻合的。我的最佳职业选择是商业管理,的确这也是我最希望做的,建议的职业第一个就是“信息管理”。不管别人对这种测试怎么看,对我而言,它是准确有效的。 回来后查了一下Jennifer给我的公司,还好,很快就找到了。原来以为是一家做其它行业的小公司,实际上是一家专门做WEB方面工作的计算机公司,从介绍的内容看不出规模大小,但完成的项目和技术含量都很不错,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压力会比较大。现在机会有了,就看自己能不能把握住了。 (李) MR.W的太太昨天夜里到了,把要带的东西带来了:三根网线,一根九针串口线,一个网卡,一条裤子,一本书。他太太在澳大利亚读书,圣诞节前回国,在多伦多待到27日再回国,然后从国内再去澳大利亚继续学业。MR.W来了不到一个月就去打工了,老板就是房东,房东是自己搞装修的。我们一直都在坚持着。 前天被一个台湾同学气着了。我真想是黑帮的!给那个台湾人一拳!可是我这两下拳头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那天上课,老师让每个人说自己是从哪儿来的,那个台湾人说“I AM FROM TAIWAN”,我心里一阵不舒服! 然后老师大家讲对在座国家的印象,然后让本国人来纠正。对中国大家显然知道得很多,知道有很多寓言,知道有很多人口。。。有一个同学问我,听说中国每对父母只允许生一个孩子,所以如果第一个孩子是女孩,就把她杀掉。我说城市里没有,农村有没有我不知道,反正我没听说过。 那个台湾人接着说,“我知道,消息就是从你们那边来的。”我说没听说 -news(转贴) 2000-6-26
(10)
(11)
12月20日星期一 (仲) 第一天上班,开始BOB向我介绍公司完成的项目;然后让我装一个软件,开始我还在想这么简单的活,是不是没活给我干?做了才知道,这个软件不知为什么装不了,我查了一下,少了四个库文件,我单独安装这几个文件也不行。换了一台机器,安装上了,但不好用。原来这个软件还在测试阶段,不是正式版。下午一个DESIGNER把我喊过去,问我可不可以实现她做的动画效果,我说可以,BOB就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完成,DESIGNER希望我周五以前完成,因为下周放假。并不是我原来准备的JAVA和PERL,而是DHTML和JavaScript。 12月21日星期二 (仲) 任务比我想象的还要麻烦,而我又从未做过,压力特别大。设计人员不断提出改进的意见,我连基本的功能还没实现。 (李) 学校音乐会,前半个月KAY就开始教我们唱“GRAMMAR NO.5”(KAY根据一首流行歌曲改编的),说唱形式,速度极其快。但是KAY病了一个星期,就把这事儿放下了,然后人来的总是不多,练不了。上个星期五我说我们还是换一个简单的歌吧,一天就能学会。昨天,就是开音乐会的前一天,我们开始学新歌,练了几遍就算大功告成,真是速成。下午放学到图书馆帮忙,问FLORA(图书馆老师)第二天要不要唱歌,她说唱全体老师一起唱“GRAMMAR NO.5”。我说原来我们班唱这首歌,但是太难了,速度太快,就换了歌。一会儿KAY过来教FLORA唱这歌,还一边跳舞,给FLORA帮够呛,回头跟我说“怪不得你们要换歌1 音乐会第一个节目就是老师的“GRAMMAR NO.5”。KAY打头阵,有一半老师并不会唱,就只是跟着乱跳。那个LEVEL4的老师居然在这么摇滚的音乐中拿着一杯咖啡!我们在下面鼓掌,还有的学生打口哨,欢呼。至于学生的节目大部份是凑数的,幕后的原声带比学生的声音还大。MS.FANG说这是作弊。LEVEL8的节目相对好看一些,是传话的游戏,就象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里的一个项目一样。逗得我前仰后合的。有一句话明明是有人掉到河里喊救命,最后却被演绎成一个人早上洗漱完毕欣赏美丽的花! 音乐会时间很短,从九点半到十一点半。 12月22日星期三 (仲) 昨晚写了一段程序,以为解决了问题,早上试了一下,还是不行,而且对需求理解的有些偏差,白做了一部分工作。下午BOB问我有没有问题,我把做的给他看了一下,同时告诉他存在的问题,他帮我调试了一下,解决了一个问题,不过好象不太彻底。还是要靠自己。 12月23日星期四 (李) 这个学期结束了,我已拿到升四级的通知书。MS.OU送我和PAPPA每人一条围巾,我给PAPPA一套衬衣裤,给MS.OU一个耳麦。 下午学校开PARTY。我已经对学校比较熟悉,坐在那里没有象上次HOLLAWEEN那种陌生的感觉。LEVEL 2的老师宣布开始,让每个国家的人用母语唱一首关于圣诞的歌,立刻大厅里就热闹起来了,中国人很好认的,很快就围成一堆儿,不知道那些欧洲人怎么辩识同国的人。说西班牙语的最先唱,虽然听不懂但是挺好听的,然后就是我们。原谱是英文歌,大概叫“祝你圣诞快乐。”用手打着拍子大声唱了两遍,然后高举双臂鼓掌“噢1我想应该很是壮观了,因为最多就是中国人。第二轮只让西班牙语、中文、日文唱。我们又大声的唱了一遍。我的嗓子都哑了! 还是象上次的PARTY一样跳舞,MS.FANG还是挺会跳的,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复杂的舞步。她和PAPPA拉我去,结果我站在那里就是不知道怎么把全身各个部位都扭起来。巴西人跳桑巴很好看,但是我们班的REGINA没来,她跳得好。一个黑人跟我说“I CAN SHOW YOU。”“THANK YOU1非常简单,只是我放不开而已,我回座位去休息,看到LOTON直捂眼睛,真的是太糟糕了!后来就好多了,我在国内还没这么玩过。我发现我比PAPPA还会跳,由于到最后几支曲子我才开始跳,于是…… 回到家里,先填饱肚子,等仲书秋回来,放上张惠妹的歌,开始在家里跳,跳得我几身的汗,洗了两次澡,真是舒服啊!要是每天跳上一会儿,也许可以当减肥操了!仲书秋是懒得动的了,看着我莫名其妙。不管他! (仲) 今天NOW结业,昨天我就请好了假。每个人总结一下自己在的收获,然后发了一张结业证,很简单,但正如班上的一位同学说的,这是我们在加拿大第一张证书。中午回到办公室继续未完成的工作,他们要求我在下周三以前完成这些工作,到五点多时我把要求的功能大部分都独立实现了,但放在一起就是不对,BOB帮我调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结果。六点左右,同事们在公司的大厅里开PARTY,我们也放下手中的活,加入当中。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英语显得很可怜,因为我根本听不懂,看他们开心大笑,我却不知他们讲什么,这就是移民很难融入当地生活的根本原因,因为文化背景的不同,语言也不过关。我拿了一杯红酒,和BOB站在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真看不出来,BOB只有24岁,我以为他比我大呢。本来PARTY后大家要一起去吃饭,不想把冰洁一个人丢在家里,就提早回来了。 晚上,那个面试过我的中介又打电话过来,她自报姓名是SHARON时,我还以为是NOW的老师,听到她问我是不是在全天工作时,我才反应过来,我都快忘了有这么一档子事了。听说我在工作,她很感兴趣,问了我公司的名字和网站,告诉我结束这份WORKPLACE后要给我安排一个面试(是公司面试)。有一份工作经验实在是太重要了,看来拥有一份工作指日可待! 12月24日星期五 (李) 和PAPPA的照片洗出来了,还不错,就是看着不象我。拿到学校让同学看时,他们都很惊讶。KAY说很漂亮,还说你们“Share your culture"。的确,我喜欢了解各国的文化,也喜欢和别人分享我们的文化,中国的文化。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过几天MR.W的妻子回国,请她把照片带回去让家里人看看,一定不认得我的样子了,因为连PAPPA都说象印度人。 12月25日星期六 (仲) 早上起来就坐到计算机前开始工作。从昨晚开始仔细研究从一个站点上下载的一套函数库,觉得对我做的工作有很大帮助。随着不断的学习,对很多知识有了更深的认识。的确,读那些优秀程序员写的源码,对自己是很大的促进。 12月27日 星期一 (李) 临放假的一个多星期认识了一个新朋友,MS.FANG。可能下个月准备回国了。Boxing Day买了很多东西,我不能买那些现在看来还是奢侈的物件。她说“谁戴隐形眼镜不丢氨,让我为丢眼镜而“愧疚”的心理得到平静,并且理直气壮地宣扬这一观点,他向我挥了挥拳头...给L写信还是让他从国内买一副隐形眼镜吧。我想仲书秋的工作指日可待了。 (仲) 不过大小姐也够可以的,临来之前,特意去买了两副隐形,可一个月,她居然把两副眼镜的左眼镜都弄丢了,而且是在戴的时候丢的,要命的是,她两边眼镜度数不一样。现在居然振振有辞!! 12月28日星期二 (仲) 中午接到一个电话,找WAYNE,说收到了我的简历,要我明天去面试,我一听,还是WAYNE-我刚来时用过一段时间的名字,那至少是一个半月以前发的简历了。只好问他是哪家公司,他说是CHINESE COMPUTER PAPER,我记得刚来没多久,发了一份简历给一家计算机报纸,查了一下记录,果然和打电话的人名字一样。天哪,这是我到多伦多发的第一份简历啊!隔了两个多月才有回音。我根本不想去,但又不好马上拒绝,就表示如果我明天去不了会打电话通知他。放下电话查他告诉我的街道,居然查不到,又到多伦多黄页上查公司地址,不得了,居然在我买的大多市地图的右上角,太远了,更不能去了,就算请我也不去!现在不比刚来时,有份和计算机相关的工作就会去,现在我有不止一个更好的机会,而且我必须考虑三年、五年后,我做什么工作,现在的经历必须对以后有帮助。 12月28日星期二 (仲) 终于算是完成了这个任务,尽管还不是十全十美。 中午去FUTURESHOP买了一台佳能BJC-2000M喷墨打印机,现在是BOXING WEEK,把买打印机的单据寄回佳能公司,可以得到$70的退款,实际是连税96块多,相当于500多块人民币,满划算的。可惜现在还没有收入,要不然现在可以多买些东西,很便宜的。 12月29日星期三 (仲) 又是中午,前天让我去面试的那个JAM,又来电话,问我昨天为什么不去,居然还敢质问我?我说我昨天打了一个小时你留的号码没人接,已经发传真通知你了。他问我打的号码是多少,我把电话和传真号码重复了一遍,他立刻不吱声了。他又问我今天能不能去,我想了一下,去看一下也行,就约好2点见面。放下电话已经十二点了,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以为要坐两个小时车,但我实在是低估了TTC的速度,从出门到下车不过七十分钟,尽管找到那座楼耽误了十五分钟,但还是提早了一刻钟。很简单的面谈,甚至不能算是面试,因为他们并不是要招聘编辑,而是想找一些专栏作者,如果采用投稿,按字付酬。完全是业余爱好,如果投中,就当是意外收获吧。回来以后冰洁也说就这么点事哪有必要跑一趟,电话里谈就好了嘛。不过这个JAM 不知是哪国来的移民,英语讲得也不怎么样,又不会讲汉语,真在电话里谈,还未必能谈清楚。 (李) 仲书秋去面试,PAPPA打电话过来叫我过去跟她聊天。别看我的英语这么差,聊起天来从贫富问题聊到孩子的教育到人口问题到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基本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她说孟加拉政府也提倡少生孩子,但没人听。我们都同意一点,那就是越穷越生,越生越穷,都跟受没受过教育有关。我说我怕把孩子放在这边就会忘记祖国的文化,也许他可以讲母语,但是对于一些文化和习惯会理解不了。比如电视里演的母亲带儿子在美国生活,儿子从小在美国读书生活,娶了个美国女孩,问他:你妈妈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照顾她?虽然他很孝顺,但是还是不能全能理解他妈妈的思乡情绪。PAPPA说她也不喜欢美加的这种文化--和父母完全独立。 1月1日星期六 (李)(把JEFF和我写的揉吧揉吧放到这里了) 凌晨两点才回到家。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昨晚是新年前夜,是世纪末日,多伦多时间九点半在湖边有盛大的音乐会和焰火,欢庆新年,新世纪,新千禧。五家十口人在MR.LI和MS.G夫妇家聚会,真够热闹的,做菜,包饺子,聊天,都是WISE客户。最长的来这儿快一年了,最短的十一月底才来。除了一对夫妇外,大家离得都不远,不过一两站地铁的路。也许春节时还会再玩一次,但不会有焰火了。 我们拿了几罐啤酒,一点就到他家了,其余几人陆续到四点才来齐。每人也都拿了点东西意思意思。一过九点我就有点沉不住气想去看表演,可是大家正热衷于聊天,谁都没有走的意思,快十点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劝大家出去走走,这下可好,从SPADIA走到YOUNG街,再沿着YOUNG走到湖边,好几站地铁路埃 离湖边越近人越多,每次遇上红灯都有大堆的人在等候过马路,不时有一辆一辆标有"Special"的巴士驶过,每辆都装满了人,方向是湖边。不停地听见年轻人打口哨,大声喊,乱哄哄的还挺热闹。要说世界真是小,这么多人这么乱居然碰见两个相识的人,都是一起上课的同学。 行人戴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装饰,有一种眼镜不错,由"2000"四个数字组成,当中两个零作镜框,还是发光的。不少人都买了那种圆形或柱形的萤光棒,举着或顶着,或就戴在腿上,胳膊上,脖子上,看着也够另类的。 来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到湖边,不过夜太黑,虽然有灯光但仍看不很清,只看见波光粼粼,几艘船停在湖面,也都装饰得富丽堂皇,写着大大的2000。 看来我们是来晚了,平常没有几个人的大街了挤满了人,象在中国的夜市,大概多伦多全体市民都出来了吧,怎么这么多人,来这以后除了在CBC这么挤之外还没见过这么高密度的人群,不过这是广场,比CBC大厅可大多了。 典型的大舞台上悬挂着各种各样摇头晃脑的聚光灯,旁边放着层层叠叠的音箱。音乐会看来也开完了,只剩下主持人在那里讲话,不知讲的什么,不时再放几首曲子,很远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低音。台下的人就自觉或不自觉的随着音乐摆动,我也跟着跳,感受这欢乐的气氛。人群随舞台上传来的音乐节奏和煽情的鼓动不时的欢呼、摇摆、挥手,强烈的低音似乎穿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与身体共鸣。我们往前挤了挤,却发现越往前倒越看不见,又退回到最后面。前排的人大都拿着长气球摇来摇去。后面的看不着舞台,有的女孩子就坐在男朋友肩膀上。我们大家看着,也只能看着,谁也学不来,后来MS.G终于也坐到MR.LI的肩上,可是怎么看就是不协调,她1米72,MR.LI也差不多。倒是仲书秋抱起我几回看了看舞台,两个主持人身着礼服说着什么,两侧有表演蹦床的。 终于快到十二点了,大屏幕上倒计着秒数,人群也沸腾起来,“5、4、3、2、1、HAPPY NEW YEAR1哇!这种气氛真的很感染人。焰火开始升空了!沿湖四个发射点,每组礼花一样,同一时间放出,气势很大,也许是电脑控制的。我还没有看到过这么漂亮的礼花,我喜欢白色或者金色的,有的窜到半空突然散开,然后落下,金色在黑夜里留下长长的痕迹,就象瀑布似的。有的散开后象离地面特别近,都想伸手去抓一把。低空焰火高空焰火一秒不停,很壮观。结束前几秒好像交响乐达到高潮一般令人振奋,随着密集的爆炸声,天空被大量的焰火照的异常明亮。看周围的人欢呼雀跃,我也忍不装噢噢1“呜呜1跳着振臂高呼了一通,后来嗓子都喊哑了,第二天胳臂疼了一天。 十七分钟的焰火结束了,大家也都准备散场,太多的人,我们不得不改道,YOUNG街是没法走的,TTC也塞满了不得不步行。如果说刚才是热闹,接下去人群就有点疯狂了。整条大街都是撤退的人流,不见头不见尾。这时的人群好像干透的草堆,一点火星都能引发一阵大火。不时有人大喊"Happy New",也不管认不认识,然后就是一阵此起彼伏的回应;一辆警车呼啸着从后面驶来,后面居然有一群大呼小叫的男男女女在跟着跑(要不是因为我已超过二十岁三年棗岁数太大了,说不定我也能跟着跑);到了十字路口总会有车停下来,挥手“HAPPY NEW YEAR1,时不时的所有汽车一起鸣笛,每次都会引来人群疯狂的叫喊。警察这时候才不管这个呢,只负责疏散人群。我也冲一部车里的人大喊“HAPPY NEW YEAR1,真过瘾!总之一路走一路都是“HAPPY NEW YEAR1,还有人吹嗽叭,有人边走边唱,和平时的多伦多大相径庭,真是有趣! 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 整个晚上,不断有飞机飞过,也没见到有掉下来的,我们俩都没准备水和干粮,根本就不担心,只要说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 -news(转贴) 2000-6-28
(11)
(12)
1月4日星期二 (仲) 上午还是没事做,中午一个同事问我忙不忙,在我回答不忙以后,他交给我一个用ASP和CGI做的活,当我知道要今天完成时,中午饭都没去吃。因为我从来没干过,心里紧张的不得了。一个同事给了我一段功能类似的程序,我读了以后,改写了一下,实现了要求的功能。这家公司给我感觉最好的一点就是同事之间彼此互相协助的精神很好,大家都很愿意帮忙,而且问别人问题时都愿意回答,愿意教你。 1月6日 星期三 (李) L昨晚回到多伦多,晚上仲书秋下班和他一起到家,我做了好几个菜,感觉水平都发挥得不错。我们托他从国内买了一副隐形眼镜,加上药水一共才一百四五十块钱人民币,如果在这儿配,便宜的也要五十多加币一副,MS.OU给他儿子配了一副花了三百块加币! 本来从国内过来的时候我是带了两副隐形眼镜的,可是第一副的左眼镜在来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丢的,于是启用第二副,没料到又过了不到两个月,又丢了一只,还是左眼镜!我的两只眼睛度数不一样,没办法再戴了。MS.F说:谁戴隐形眼镜不丢啊!这句话可给我解了围,成了我给自己辩护的“武器”! 这下好了,我终于又有隐形眼镜可戴了。 1月16日 星期日 (李) 每个星期六的晚上九点第四频道都演香港电影,都是些好电影。而且不是陈旧的片子,象上星期演的《天旋地转》就是比较新的片。MR.L两口子到我家一直看完电影才走,是我非留他们的,自己看不如人多一起看有意思。 1月19日 星期三 (李) 这学期英语课有两个老师,第一节的ANN,纯加拿大人,口音不清楚,我听不清她的话,即使是我认识的单词,也许这才是纯正的加拿大口音?人长得很胖,我唯恐她的腿支撑不了她的体重。下午是CHARLIE的课,这个老师是学校里比较有名气的老师,很多学生进了他的班就不走,一待就是一年,所以他的班里永远坐满了学生。他的发音我就懂。 前些天看王又辛家书,大概是第十七封吧,真是感慨万分。确实,很多人来了以后就后悔,要么由于和国内相比自己的收入地位相差很大而心理不平衡,而国内的许多同胞还在积极的往国外涌,问自己的意见,如果说让他来,是对某些人的不负责任,比如一个学文科的,英语不是很好,在国内待遇不错,出来干嘛?或者坐机关的,习惯的悠闲,地位和前途都很光明,出来怎么办?不能说永远翻不了身,这太严重了,可是确实会有相当一段时间比较紧张和窘迫(不仅是经济上的)。如果说别来了,这里不适合你,他也许会愤怒:你出去过好日子了,怎么就不让我去? 还有国内高中生办留学,英语好的是学习的材料的没话讲,如果是那些高考没希望的,估计到这边来希望也不大,所谓的预科还不是高考补习?如果国内的高中生能在一年里把这里学生三年学的课程都学完并考出好成绩,估计在国内高考也没问题了。可是正如王又辛说的,能顺利读完预科通过考试的,占的比例并不大,而且生活怎么办? 我也想学王又辛的样子把周围人的情况写一写。 来移民的人的想法很多,比如我认识的F,直言是为了挽救婚姻而来,她先生先来,她在登陆的最后期限到来之前报到。可是不久就发现这个挽救婚姻的举动,令她失望。她想回去了,因为在这儿,她不想去打工,不想去读书,在国内她有令自己很舒服的薪水,令人羡慕的工作…… 仲书秋认识的一个南开的女博士,曾赴瑞士学习一年,在国内做经济分析,月薪过万。来加后几个月没有找到工作就想回国,滑铁卢让她去读博士,开始也不愿去,后来还是决定重念同专业的博士。 在MR.L家认识一对夫妇,丈夫来这儿已经一年有余,妻来了不过两个月。丈夫找了一份非专业工作,干了不到半年就盼着被老板LAYOFF,因为被LAY OFF的待遇很好。九九年底终于如愿以偿,不仅每月能拿到几百块失业金,还可以免费去上学。如果是自己辞职,失业金就很少了。 在这里如果是夫妻一起过来,大都是丈夫找工作,妻子读书,尤其是在ESL里,问到的同胞们都是先生在工作。在这里一家只要一个人有工作,就可以支持全家的开销了,如果找的是职业工作,就更没有问题。可是找第一份工作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许多人都抱着第一份工作不计得失的态度,我们也是。当然对于一些运气好或背景很好的人,找工作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听说北京IBM来的几乎包了半座APARTMENT,大部分人从找工作开始,两三周就可搞定。 1月20日星期四 (仲) 转眼又过了一周,来多伦多已近四个月了,今天第一次真正有轻松的感觉。中午,NOW的DIRECTOR来看我,和BRIAN、BOB分别谈过之后告诉我,BOB对我的评价很不错,她认为我有机会得到一个OFFER。当时我就有能得到这个工作的感觉,好不容易熬到四点,我去问BRIAN有没有决定,他说初步决定给我三个月的CONTRACT,具体细节要明天或者下周一再谈。所谓“守得云开见月明”,当时的心情既高兴又兴奋,人也突然轻松下来。看看没什么事,其他人大多去另外一个公司不知干什么去了,才四点就回来了。 晚上,冰洁在论坛上讲了几句找工作的情况,如同点着了火药桶,跟帖不断。有人问做WEB DEVELOPER需要会什么,因为网络编程涉及面广,东西多,理论上,什么都该会;有人问学点什么可以找到工作,马上有高人介绍UNIX下的C++和WEB好找工作,可哪那么容易,否则也不至于那么多人半年一年找不到工作了!UNIX下的C++,一点不错,好找,薪水又高,可也不好学呀,二来应聘时的考试能不能通过更是问题,因为这真的需要经验啊!不是你吹几句就行的,我所知道的一些C++程序员,得到工作真可谓是过五关斩六将,甚至有一考再考的。另外,通常大公司要求你对一两样极专极精,也就是说,你要用英语把你懂的东西讲出来,把对方全部干倒,真有这水平也不用犯愁找工作了。WEB倒是容易上手,可哪有公司让你只懂HTML或者一个JAVASCRIPT就行的,尤其中小公司,老板恨不能你三头六臂样样全能。 很多新移民都转行学计算机,或者原来计算机行业转方向,现在都有一个重新定位和重新学习的过程,千万别以为学一点东西就能找到,那是碰运气。我们这些已经体会到难处的人也这么说,就是欺骗群众了。 1月21日星期五 (仲) 合同还没签呢,已经体会到WORK和JOB的区别了。早上开例行早会,特意要我参加,告诉我下周一和客户开会,以为今天还没有事,刚刚把JAVA装上,BOB就发来了一封信,没等我看呢,他人也过来了。当时我就觉得不是好活,果然,一家公司的开发人员跑了,扔下一摊子活,客户就找到我们公司,让我们公司把它干完,当然我“荣幸”地接过这个烂摊子,并且要在一周内完成。 天哪,这都是什么呀。明明后台是用SQL SERVER,偏偏绕个圈子,把数据库的后缀也改了,也许前面那位高人另有玄机,反正我是没懂;ASP程序没有任何注释,也没有任何文档;各种各样的文件全放在一个目录下面;名字也起得五花八门;我恨不得踢他一脚,这不是让我难做嘛! 一会儿,BOB又拿来这几天做的那个项目的客户新传来的资料,好家伙,连数据库结构都改了,好在我早有准备,一个小时就全部搞定。可这个新项目呢?我一看那堆丑陋的源码就生气。 1月22日星期六 (仲) 早上起来的晚,也没做早饭,收拾收拾就到了中午。两个人一起去DUFFERIN MALL,直奔麦当劳,十几块钱早饭中饭全解决了。在WAL-MART里闲逛时遇到了MS.OU夫妇,我和她老公站在那里聊天,避开了陪同逛街的“痛苦”。 晚上七点多去MR.L家,本来是要借本SQL的书,他们夫妻说要庆祝一下我找到工作,做了几个菜,一边吃,一边聊,不知不觉居然快一点了,到家时差不多一点半了。大年初一是星期六,刚好都休息,我们请他们夫妻过来吃饭,一起热闹热闹。 1月24日星期一 (李) 仲书秋嫌薪水低,我倒觉得无所谓,不到三个月找到工作,四个月时可以拿薪水,我已经很满意了。第一份工作不计得失,这是很POPULAR的一句话。再说它只是在同专业里稍逊色一些,比一般的工作还是可以的。尤其我们来了之后没打过体力工,这真真正正是“第一份”埃对于他的薪水,我不但不失望,甚至还有一点兴奋。也许这就是男与女的区别吧。找到了第一份,再找第二份就要相对容易一些了,至少在写简历,面试方面有"底气"。 1月28日星期五 (仲) 真不知那家伙是怎么想的,定义了一大堆表,我和BOB一起分析了所有的表,发现只有十七张,也就是不到一半有用。下午开始写程序,只用了一个ASP文件就解决了那家伙十几个ASP文件都没干完的活。想想不禁有些得意,这实际上是我做的第一个ASP的活,效率和效果都不错。 1月30日 星期日 (李) 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唐人街,华隆超市里,满满的人,寸步难行,东西象不要钱似的,我不过买了几样东西就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买了八个鸡腿准备做鸡汤,按照嘉宁的办法,汤非常鲜美,不过耗时也长,三个多小时,仲书秋很爱喝。我们唯恐营养不平衡造成体态问题,又不敢节食,人说食补不如汤补,这样的鸡汤应该会给我们带来好处。 鸡腿八毛九一磅,豆角今天特价九毛九,其实听MR.L说每天晚上临闭店前都差不多是这个价,白天就要一块四毛七。 1月31日星期一 (李) CHARLIE是我现在下午的老师,他对我说,如果要给孩子起英文名字的话,CHARLIE是一个好名字。英文名字一般没人会在意有什么含义,有的名字根本就没有含义,只是个名字。但是,他告诉我,有两个名字要注意,PETER和JOHN。JOHN是TOILET的意思。至于PETER,他拿过MS.OU的快译通敲了几个字母,然后点点头,挡着屏幕绕过我让MS.OU看,说我“THIS IS FOR ADULT,YOU ARE SO YOUNG。”嘉宁看完,CHARLIE就把字都消了才还给她。所以对不起大家,我只能告诉大家起名字的时候要注意这两个,至于原因,只知道JOHN,PETER就没法探听到了。 中午和几个同学去一楼的健身房跳健身操,动作并不激烈,可是跳了我一身的汗,因为今天是现决定来玩的,所以服装什么的都没有准备,下回可得带件运动的衣服。学校的设施很不错,还有游泳池,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热气腾腾的,倒象洗澡堂,人很少。 早就在寻寻觅觅,为我的钢笔找一个用武之地,可是从来,从来没看见有人用钢笔,更没看见有卖钢笔水的,要是下次来,一定带上两三瓶!半个月前曾在图书馆里问一个老师,结果她也不知道哪里有卖,图书馆的老师FLORA拿过一本类似杂志的书翻看,里面都是文具店的介绍,然后告诉我在BLOOR&BATHUST有一个文具店可以去看看。 由于不确定那个店到底在什么地方,放学后去了HONEST,找了一大圈也没看见,就问一个CASHIER,她给我画了一张简易地图,给我店的名字,说那儿可能有。果然有,可是每瓶要七块多钱!后来又去唐人街,卖的也是PARKER,七块多!算了,等有人从沈阳来我再求人带吧,不过一两块人民币的事儿。今天计算机课,老师问我,“是不是你问过我哪儿有卖钢笔水的?我买到了”。我非常高兴,但又十分紧张,万一很贵怎么办?该不会也是派克的吧? 然后她从抽屉里拿出一瓶“英雄”黑色钢笔水,标价一块钱。虽然黑色并不是我喜欢的钢笔水颜色,但怎么说总算是得到了一瓶…… -news(转贴) 2000-7-1
(12)
(13)
2月4日星期五 (李) 听说我奶嘱咐我小妹不要跟我说春节是哪一天,怕我想家。事实上,在这里想不知道都难。今天是新年前夜,虽然今年没有腊月三十,但习惯上还是说大年“三十”,一到学校,就有同学向我说“HAPPY NEW YEAR1KAY穿了一件褐色底白色小花的旗袍,她很瘦,个子也比较高,穿旗袍很漂亮,但是看上去就是觉得怪怪的,因为她毕竟还是外国人。学校的广播里也说2月5日是中国的新年。韩国的新年跟中国春节是同一天,所以也有同学向他们说“HAPPY NEW YEAR1 2月5日星期六 (仲) 昨晚到家已经夜里十一点半了。下午给小廖打电话,约好晚上一起去SCARBOROUGH那边和一些朋友一起吃饭。然后又去太古广场逛,很多人,还有节目表演。 (李) 去SCARBOROUGH吃饭时有一个女孩,大家互相问是哪一届的时候,她说是96的,开始都以为是96年毕业的,可事实上96年才入学!也就是说应该2000年才毕业。她在广州是学中文的,退了学结婚,然后移民。她先生比她大六岁也是做电脑这一行的,是她老师的儿子!绝吧?酷吧?来了刚刚两个月。我们都认为她比较聪明,不然等中文毕了业到这边还是没什么用,一切都重新来过,不如趁年轻过来。我意味深长地对她说:“你太年轻了,多好1 太古广场熙熙攘攘的都是中国人,二楼还有节目可看。按照广州的习惯,逛花市时男子买桃花,女子买吊钟--含来年钩到金龟婿之意。不过只看到有卖桃花,吊钟什么样的我没看到。倒是因为嘴馋在卖零食的地方买了些开心果,$1.69一两。 下午MR.L夫妻来玩。妻MS.G不到四点先来了,MR.L在家看书,他很担心在一个月的WARKPLACE内不能完成老板给的活,所以一直到九点多才来。 我请客的内容是:一盘红烧猪蹄,一个蔬菜水果沙拉,MR.L他们带来半只烤鸭,我们买了一桶果汁和一打啤酒。饺子包了两种馅,三鲜馅和猪肉白菜馅。还不错。水果是葡萄,干果是开心果。精神食粮是晚上电视台播的两个香港电影,一个是《赌侠1999》(以前看过),一个是刘青云和舒淇,叶童演的《对不起,谢谢你》。 2月8日 星期二 (李) 今天充当一下英语老师吧!嘻嘻嘻!讲讲关于STOOL。 上课的时候老师发下一张纸,是COFFEE SHOP的图,标上数字讲每样东西都是什么,其中就有STOOL,事实上它是凳子的意思,但还有另外一个意思。教师说是“doctor word”,有“toilet”的意思。然后又详细解释了一下…… “你的胃有些问题的时候,也许STOOL是SOFT,不是HARD。如果医生让你第二天带一些“STOOL”样本,不要把它拿去--手里拿起旁边的一个高凳子;而且不要全都拿去,A PIECE IS ENOUGH……”一边说一边自己就先忍不住笑,他指着高凳子说,“当你要说它的时候,不要说MY STOOL IS HARD,要说 THIS STOOL IS HARD。”过了一会儿,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放在手边的那张高凳子上说“TAKE MY COFFEE ON MY STOOL”!逗得我直不起身来了! 2月10日星期四 (李) 现在来说说DONUTS。就是咖啡店里卖的点心,大部分都是甜的。上课的时候老师画了好多种DONUTS,我一种也不知道。放学后和MS.OU去COFFEE TIME(咖啡连锁店)“实地学习”,服务生问我们要什么,我们说只是看看,上课老师教的那些词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原来这个服务生也在BICKFIRD CENTRE上过课,还知道CHARLIE,不过她是上的六级和七级。看了好半天,终于决定买回去尝尝,一个ECLAIR,一个FRENCH CULLER。味道还不错,就是有点甜。 2月13日星期日 (李) 这个周末进行了采购。添置普通电饭锅一个$49,不是没有高级的,只是二三百块钱,太贵。一双雪鞋$30,一根128M的内存条$197。这些都是不含税的价格。至于吃的东西,买了很多。好久没报帐,报一次吧: 两条鱼$1.59/磅; 葡萄三磅,$1.79/磅; 一盒豆腐; 一瓶辣豆瓣酱$1.79; 一袋花生,$0.79/磅; 两袋虾条$0.89/袋; 三四磅的豆角$1.47/磅; 一袋速冻蔬菜(MIX VEGETABLE,里面有玉米粒、豌豆粒、豆角段、蚕豆粒、胡萝卜块),1块多钱; 一包腐竹$0.99; 一袋香肠(六根),3、4块钱; 干豆腐一袋(不知道多少钱,没标价); 最便宜就是这豆芽了,才$0.39/磅; 一小袋瓜籽仁,$1.19; 一扇排骨$1.79/磅(在BLOOR街上的一家店里,排骨$2.4/磅); 一瓶辣油香荀$2.19; 一箱桔子(大概三四十个吧)$3.99; 两瓶无酒精啤酒,听另一个不知哪国的人说好喝,$0.6/瓶(没想到一喝有种止咳糖浆味,仲书秋不爱喝,我也不喜欢,最后……炖排骨了!味道居然很好!) 2月14日星期一 (李) 情人节PARTY。中午各个班都坐在自己班的桌子上,拿出准备好的吃的东西和大家分享,我带的水果。午餐结束就开始跳舞,当然此次和以往不同,跳舞时用一条纸绳套在两个人的腰上,看谁最后坚持不把绳跳断。 KAY也跳,她参加的是另一个游戏。两个人在一张大纸上跳舞,然后对折对折再对折,最后只剩下一只脚那个大,男伴就只好抱起舞伴来跳,好在KAY比较瘦,我们班两个同学上去跳,折了两回纸就弃权了。 事前我跟PAPPA说今天有PARTY,所以她下了课也过来了。这学期她转了学,在YOUGE,因为那个学校每天给学生两个TOKEN,她就不用买月票了。 2月18日星期五 (李) 下午开始下大雪,预报是说的15-20厘米。早上上学只带了一个TOKEN,FLORA说这么大雪怎么能走回去呢?即使你年轻也不行。我可以给你一个,我有很多。所以我还是坐车回来了。 晚上去PAPPA家,她要去一个PIZZA店打工,这个店四月份开张,现在招人,我也想去,她就帮我问了一下,连夜写好简历FAX出去一份。我做PART TIME,所以不影响上课。在这样的地方学英语会快些,好几个同学都这么跟我说,而我的词汇量也的确需要提高,仲书秋也很赞成。 前些天还跟MS.OU去了一个COLLEGE,要了两本材料。我真的不想学会计,太烦,就挑了两个看上去,至少看上去有趣的专业:Early Childhood Education 和 Hotel Management。但拿不定主意,家里有什么意见?第一个专业可能没什么发展,第二个是典型的服务行业,到时候操心受累起早贪黑。唉,我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这偏偏是最危险的—没有方向。 2月19日星期六 (李) 好紧张啊!PAPPA介绍我去PIZZA店面试。四点多在DUNDAS的一家分店里接受了“问话”。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主面试,他问我: “觉得多伦多怎么样?” “一般。” “为什么?” “想家。” 然后又聊了几句,说了一下北京(BEIJING)和沈阳。他问我PEAKING是哪儿,我说就是BEIJING,以前人们叫PEAKING。他转向另一个人“ PEAKING AND BEIJING”是一回事儿。 问我以前是不是在沈阳读过COLLEGE;来多伦多后有没有其他工作;为什么你是一个好的TEAM PLAYER;你先生在学习还是在工作,什么工作;……还问你是读会计的,你先生又有一个好工作,你愿意在饭店干活吗?我说 “NO PROBLEM。”跟着又问了一句:“为什么问我这个?” 他们连忙说:没什么,SORRY。 还问什么来着?唉,当时太紧张了,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我的腿直哆嗦,PAPPA问我都问了什么的时候,我说等等让我冷静一下,我太紧张了,我记不得了。过了一会儿我才跟她说都有什么问题。他们问你可以在什么时间工作?我说3点以后。 “早上九点开始不行吗?” “我得上学。” “周末行吗?” “时间太长不行,比如要是从九点一直到八点就不行。” “那不会。从九点到五点。” “NO PROMBLEM.” 他们对视了一下(两个人),我就问他们: “那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噢,我们没问题。”从这时候开始,大多数我都答 “NO PROMBLEM!” 快结束的时候,他们问我吃没吃过他们店的PIZZA, 我说没有, “来这儿以后我没吃过PIZZA。”----当然是谎话了!不过吃的不多倒是真的。又问我北京有没有PIZZA,有没有他们店。我说有PIZZA店,但不知道有没有他们店,因为不知道那些店名用英语怎么说----多糟糕啊,我居然忘了我来应聘的店名(或者可以说压根没记),所以只好打个马虎眼说“不知道”。 “也许将来在中国开店,你就可以回去了。” “ THAT IS VERY GOOD!” 面试结束后我赶快看店名:PIZZA HUT。我唠咕了几遍,突然想起是不是“必胜客”呀?如果是的话,我倒是吃过。后来经证实,的确是必胜客。我没事找事地问:“ 即将开的分店是不是在DUFFERIN那儿?” “对。”“那离我家很近。” “到时候你先生就可以到我们店来订PIZZA了。”然后大笑,我以为他说完了,就要起身,所以后面他又说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不过大概意思就是“不用付钱” 之类的,我也就跟着笑了一下。 “KIDDING, KIDDING!”他补充道。 临结束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要考虑两三天再打电话给我结果,居然还说“THANK YOU.”我也说了谢谢,临出门还非常淑女、非常客气地说了句 “HAVE A NICE WEEKEND!” 哈哈哈! 面试过程中,我说了两次 “PARDEN ME”, 第一次说的时候,他说 “ 对不起,我说得太快了。”不过他的发音非常清晰,所以即使很快,我也还是 “猜”个八九不离十。另一个人发音就不很清,不是当地口音,我听得非常吃力。后来PAPPA告诉我,他们俩都不是加拿大人。 回到家,我想我有点紧张,如果不紧张也许发挥得更好。可是又一想,精神上的确紧张,因为又要费力听英语,又得想答案,可是居然反问他“为什么这么问?”得意啊!得意!如果说汉语,我还可以说得更好!语言不通真是太大的障碍了! 2月21日星期一 (李) 放学到图书馆,刚要干活的时候,FLORA让我进她办公室有事,给我一个用彩色纸包的小礼物, “你可以现在就打开它。” “噢,我也有东西要送给你。” 昨天晚上把TOKEN放到画着京剧脸谱的小盒子里(曾经给过PAPPA一个)准备既送礼物又还东西,没想到倒让她在我前面给我礼物。 拆开一看,原来是一盒茶。上星期我问过她这茶是在哪儿买的,她说好多地方都有卖。没想到居然给了买了一盒。我喜欢这茶,记得圣诞节的时候送FLORA送义工礼物就是一个杯子一些茶(不过那个茶不如这个好),冲开水,加牛奶和糖,挺香的。 她对我送她的礼物也表示很喜欢,不过比我表现得充分。她说 “SO NICE” , 又说 “回家拿给我女儿看,一定向我要,不过我不能给她,我就对她说‘等我死了之后,把它留给你。’” 天啊!如果是中国人,会这么说吗!我想不可能吧? -news(转贴) 2000-7-4
(13)
(14)
2月24日星期四 (李) 春节一过,大批新移民就要杀过来了!昨天夜里从汉城飞来多伦多的一架飞机,有三家共五个人是我们认识并受我们家里委托带东西过来给我们的。其中两家是兄弟俩MRA、MR.B和各自的妻子MS.A1、MS.B1;另一个是仲书秋从前的同事MR.K,这次先行过来安排好房子,妻子再带未满一岁的孩子过来。 早上上学前接到了MR.K的电话,他住在移民之家,FINCH往东一点,离DOWNTOWN很远,我们马上赶去。昨晚仲书秋已经和同事打过招呼今天晚去一点。 我带MR.K去银行存了钱,在银行开户很麻烦,大约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本来好象挺有功的,可不幸的是,我还办了两件很丢人的事。首先,我和仲书秋、MR.K一起坐地铁到YOUGE,然后由我执行向导的任务,我带着MR.K在地铁里绕了一大圈才找到转车的,可是我怎么知道YOUNE原来有三层呢……然后带他去找房子,又告诉他星岛日报上有租房信息,可以看一看,他去买了一张问我哪个版有,我说不知道,我只看娱乐版,广告都是仲书秋看,他就把娱乐版给了我。到了学校,MS.OU说广告就在娱乐版上!惨了,由于她对这里比较熟,就让她帮着划了几个广告,回家打电话念给他听。虽然说了好多遍对不起,但是……这事办得实在太糟了!我真的不知道广告在娱乐版上。唉!我的形象算是彻底毁灭了! 2月25日星期五 (李) 回到家非常困,倒头便睡,没想到错过了一个电话。等我迷迷糊糊的起来,MR.W告诉我刚才有一个电话找我,但是敲我屋的门,没有反应,就只把来电的人和住址记了下来。是MR.A,他们已经找到房,但没有电话,是在公用电话打的。我想去他们家,但是怕找不到,仲书秋打电话回来说等他下班一起去。 六点到他家,住地下室,不远,离我住的地方只有两站地铁加三站公共汽车的路。因为原来不知道是在地下室,径直就去敲主门,问有没有刚入住的,叫A,没料到开门人答:“我就姓A。” 后来房主告诉我们在地下室。这个地下室显然没有MS.OU住的好,但同样都是600块钱一个月。四个人在一起,已经很便宜了。 两家四个人不同的专业,分别是英语、计算机、航空、电力。年龄在28-31之间。男主人是哥俩,差一岁,这次是一起办的移民,关系不错。两家的女主人很善言谈,但性格却大相径庭。 本来以为不到八点我们就能回家,没想到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次这个成语被我扭曲成另外一种意思:打开话匣子关不上—跑得好远啊!到家都半夜两点了! 2月28日星期一 (李) 去SHEPPERD签合同,为了这一天,我从接到通知电话就开始紧张。首先我听到RONALDO(面试人之一,菲律宾人)的电话录音,我就回了个电话,没想到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被我要求重复了三遍!我汗都下来了。28日下午4:30到SHEPPERD地铁站某出口集合。 放学后着急忙慌的先跑回家拿他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早上出门时忘了带。我担心万一找不到碰面的地方就栽了,连个电话都打不了。对到SHEPPERD的路程心里没谱,所以坐在地铁上就开始猜测到那儿的时间,好在提前十分钟便到了。地铁站里还有几个女孩也一直站在那儿,看来也是来签合同无疑了。 过了4:45,几个女孩跟我一样开始不安,看她们都往RONALDO的办公室走,我也尾随上了五楼,这个办公楼是和地铁口相连的。在接待处拿了访问者的小夹子坐在沙发上等候,已经坐了一圈的人,除了我没有一个东亚人。终于等到进他们办公室的时候了,还挺正规的,又很大。走廊里标着TACOBELL的指示牌,旁边写着食品有限公司。我们进的这间小屋里有两张长桌子和若干椅子,桌子上放着纸文件夹还有一些文件。文件是培训用的材料,夹子里放的却是别人的档案。工作人员重新发给我们属于个人的档案,就是关于工作时间的选定和简历、申请表一类的东西。 我正经八摆地坐在那里,一副饱经风霜、久经考验的正规模样,但是心里却是怦怦乱跳,没错,饱经风霜,经风霜的菜地! 因为那个人(给我面试的另一个人,忘了他的名字,好象叫GEORGE,看得出来,他的地位在RONALDO之上)说话太快了,只能听懂一半,还有赖于他丰富的表情和手势。而其他女孩却都象听懂了的样子。RONALDO根据计划表让我们先做个自我介绍,包括姓名、背景,再说两句话:一句真话,一句假话,然后让在座各位猜哪句是假话。 终于发现,我在这些女孩中间年纪算是很大的了,没准得管我叫阿姨,最小的才15岁,我周围一圈全都是17或18岁。而且有两个人曾经在麦当劳做过工。我心里更打鼓了,我怎么能有她们适应力强?我的自我介绍也和她们一样简单:我叫CAROL,从中国来,我已结婚,今年25岁。马上有人猜25岁是假的。后来我想,这招算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人真够狡猾的了,一方面算是活跃气氛,另一方面,看看哪些人说谎不易被察觉。幸亏当时我在说自己25岁时嗑巴了一下! 第二步是GEORGE给我们讲TACO BELL和PIZZA HUT的情况,还有我们手中的小册子的内容。听了半天,只听出来这两个店将开成邻居店,我们将在两个店工作,但具体这两个店怎么个关系,实在是不知道了。我们手中的小册子是关于员工的一些手则和注意事项,要求的非常具体。看到这儿的关于卫生方面的规定,我想我再见到PIZZA HUT一定会放心大胆地去吃。到底要求什么了呢?鞋子要穿深色的;必须穿袜子;每个耳朵上只允许戴一只耳环;每只手上最多戴两个戒指;如果留长发,要用网罩罩起来再戴工作帽;每二十分钟洗一次手,如果手碰到头发或眉毛,要额外再洗一次…… 另外,要求 “SERVE COLD THINGS COLD AND HOT THINGS HOT.” 意思是 “该冷的食物冷,该热的食物热”,冷热都有一个标准,设定了一个温度范围。 第三步讲了讲我们的合同,只是大概的说一下每页纸都是什么,还有其它表格都介绍了一遍。我只能看着他手里拿的表格来选我该看什么,所以有点手忙脚乱,虽然表面够镇定,够整齐。 最后一项是看录像,前一部分是关于TACOBELL和PIZZA HUT的简介,后一部分,也是重要的一部分,是关于安全。安全又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日常工作中的劳动安全,另一方面是关于突发事件的处理。 日常工作。在搬重物时,先穿好护腰,看上去,那是一件皮制的很结实的带肩带的劳动保护服;要穿防滑的鞋,如果地面有水,应该小心不要滑倒,尽快擦干,并放置防滑标志牌;擦地时倒清洁剂,需戴手套;切菜,切水果等时,右手握刀,左手要戴手套防割伤;拿热容器时需戴手套—三种手套设成不同颜色…… 突发事件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打劫,一个是火灾。 详细说明,晚上闭店前不要从后门出入,跟店内仅剩的顾客说几句话以便察言观色;下班离店的时候要分开走,在远处等另一个下班职员出店门才可离去,这样做的目的是如果在自己离开后看到店内遭劫,可以及时报警;如果强盗入店,要按照他们的话去做,不要跟他们有冲突,让举起双手就举起双手,让俯在地上就不要乱动,但要记住一点,努力记下强盗的衣着相貌,以便在警察来之后详细描述提供尽可能多的线索;强盗的目的是钱,告诉他们钱放在哪里,交给他们,不要在这上面跟他们耍花样(毕竟人命比钱更重要);目的达到,强盗会马上离去,不要追出门,这样容易激起他们的愤怒与恐惧,有可能开枪。 片中先讲解发生火灾时的注意事项,用灭火器,如果灭火器控制不了马上报警;不要躲在室内,并确定室内不再有人;跪地爬行找出口。火灾之后,分析起火的原因,在日常工作中怎么样防止火灾的发生,发现电线及插头破损要及时说明并维修更换;存放物品时远离热源及火;烤完PIZZA等,要及时清理烤箱内残留碎渣,并保持清洁…… 看完半个多小时的录像,眼睛有点疼,关键是听着累。GEORGE问我们看完了觉得怎么样,只有我一个人说USEFUL,GEORGE又补充了一下IMPORTANT,这一点我比较认同,即使我不来这里工作,今天也算没白来。 最后,填写工作时间,由于不想耽误上课,我填的是下午4点到9点,和周六的9点到5点,纸的底端是签字区。交上去之后,RODALDO说“对不起,我忘了一件事,18岁以下的把表拿回去让家长或监护人签字”,就见周围的孩子们纷纷举起手把表格要了回去。另外,18岁以下的孩子们不能在TACO BELL干活,因为它有酒卖,我们这些成年人就既可以在TACO BELL也可以在PIZZA HUT。 然后念了一些资料的名字,告诉我们带回去,我都来不及找,所以很急。临走时问对面的女孩,她留什么我就留什么。可是总觉得不对劲,因为和我听到的有些出入,好象是应该把培训材料带回去,而她留下了,左边的女孩就留下很少的东西。我想这可不能凭空想象了,还是确定一下吧,就问RODALDO,他帮我捡好要带走的材料,果然和对面那女孩的不一样!嗯,这就是年龄大的好处,要不怎么说 “姜还是老的辣”呢! 3月4日星期五 (仲) 这一周一直没什么活,只是对前面的项目进行简单的修改,一周的全部工作量也不过四五个小时。上周末天天出门玩,没休息好,这周一直不在状态,人也懒懒散散的。中午Mr.L打电话过来约一起吃饭,要介绍几个朋友认识。一起吃饭的另外四个都在Mr.L他们公司的客户公司工作,因为都是从大陆出来的,共同语言多,Mr.L被借调过去的两周和他们也都混熟了。其中一个是93年清华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先在新加坡待了三年,拿到加拿大移民纸后又到美国工作了近一年,有了美国的工作经验,过来就是TEAM LEADER。那家公司的工资待遇都不错,一个来了一年多的广西女孩刚刚买了楼花,25万,因为IT行业的工资高,银行都愿意贷款,交5%的首期就行。还有一个广东的小伙也是刚刚买了新车。的确IT行业的工资比较高,所以尽管来的时间都不长,买房买车的也大有人在。其实我的很多朋友,都是做计算机的,现在都能供房供车,不过因为各种原因不买罢了,最普遍的原因是都想几年后去美国。 晚上去Mr. A家吃饭。他们来了不过一周,手续早就都办完了,电话来了五天就开通了,这还是因为中间隔了个周末,ESL也考过了,NOW也报了名,电脑也买了,办事情的速度比我们来的时候快多了,当然这是因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消息给他们,省了很多时间。的确,新移民加入这个新环境要迟一点,但他们也有一个很重要的优势,就是充分利用老移民了解到的信息和经验,不用再走弯路。相比之下,我认为来之前的准备,带什么东西只是一个较次要的方面,更多的是对来之后要做的事多一些了解,在这里无所事事多待一天,花钱还在其次,时间浪费了就太可惜了。 在总结过去了的五个月的生活经历时,发现只有我在家闲待上网的那半个月是最没有收获的,几乎就是浪费。尽管对于现在所做的工作不是很感兴趣,但毕竟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且迈进了这个门槛,对以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3月5日星期六 (李) 中午给Mr. K送银行卡,顺便把家里托他带的东西拿回来,放在他那儿已经十天了。值得一说的是,姐给带了一些调料,尤其是一些火锅料,当晚我们就买羊肉片,买肥牛片,青菜吃了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好久没吃,觉得好香啊!吃得很饱! 3月7日星期一 (李) 非常不幸,学校图书馆记载我有一本书没还,我明明记得我已经还了! FLORA指给我看借书记载,居然标明我有一本书是在1月12日借的到现在没还!而借书卡片上也分明是我的签名。我说我还了,FLORAYU等你把书找到自己可以把图书卡片插到书里。我跑到书架上后看,同样名字的书是有一本,可是不是我借的那本。跑回家找遍了所有的地方,也没有这本书,我真的记得我还了。没办法,明天到学校去再查一下是不是漏记了我的还书记录吧,实在不行,就只有赔偿了!我怎么这么倒霉! -news(转贴) 2000-7-7
(14)
(15)
3月9日星期三 (李) PIZZA HUT一直没有消息给我,看来是没有什么希望了。虽然我已经把合同拿回来了,但是其中有一条是双方可以事先不通知对方便解除合同!这不是跟没合同一样? 仲书秋 “逼”着我给RONALDO打电话,但是我实在是不敢,在电话里啊,多难听懂啊!我说忘了他的电话。没想到早上仲书秋在地铁里和PAPPA遇见,说了我的事,PAPPA答应晚上告诉我RODALDO的电话。果然就打来电话,还特意嘱咐我不要在九点之后打,太晚了,我说知道,然后答应她打完电话后告诉她结果。没想到7:30PM.打电话到RODALDO家,是他太太接的,他还没回来,我说我只是想知道培训什么时候开始,并留下了我的电话号码和名字,最后我说:“SORRY, I BOTHER YOU!” “GOOD NIGHT!”我高高兴兴地去仲书秋那儿领功:“打了电话了!不过没人在家,我都没忘了说晚安1 哪想到仲书秋一语中的:“我都知道你想什么:‘幸好没在家/” 为什么仲书秋一直比我着急去PIZZA HUT?他说在工作中练英语进步会比较快。这点我承认,可是在学校就不能练了吗?你猜仲书秋怎么说?“跟你那帮不知哪国的同学练?就象跟臭棋篓子下棋1 3月11日星期五 (李) 给RONADOL打了电话,终于!MRS.A1下午给我打电话,非常急的,“快给RODADOL打电话,我给你号码。”我跟她说过PIZZA HUT在招人,她也去面试了。 “你怎么知道这个号码的?哪儿的号啊?” “你先打吧,然后再给我打电话。”跟我就是不一样,我总是慢吞吞的。 于是,急着忙呵的打了个电话,我说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培训,他一边自言自语找材料,一边跟我说话,我的英语哪好到这种程度,不管了!他问我能不能再等一下,也许三天后会给我打电话。我说行,再说了,说不行又能怎样呢?我说我只是担心你们是不是还接受我在PIZZA HUT工作。他说那没有问题,不要担心这个,开业之前一定会告诉你的。天啊,开业前! 这次打电话倒没紧张,因为太急了!奇怪吧? MRS.A1说她刚从RONADOL那里签合同回来,让她做WAITRESS,每小时7块钱。没有象我们那样看录像,也没有那么多人在那儿一起听讲解,就她一个人在店里就把合同签了。 3月15日星期三 (李) MARCH BREAK过得好辛苦,星期一接待PAPPA, 他儿子的健康证明收到了,现在可以办工作许可,于是到我家来打印一封信给民局寄去。 昨天去MISSISSAUGA 探路,因为前一晚仲书秋接到一个电话,让他面试,当时太紧张没有听清地址是多少号。在地图上找好半天,找出一条最佳路线让我去探探,看看从这儿到那儿要多久的路。结果我去了,一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坐得我晕头转向。半路实在受不了,步行了两站,这两站可不同于DOWNTOWN的两站,每站之间距离相对要长很多。也不白走,缓解了一下胃里的翻江倒海,还看到两只大雁—我想应该是大雁,灰褐色羽毛,黑色脖子,脚上有蹼。但没敢走得太近,只离得两米远看着,因为以前看过《尼尔斯骑鹅旅行记》,感觉大雁都是挺厉害的。它们俩在那吃草!喝雪水!真奇怪,大雁原来是吃草的吗?唉!对自然的了解太少了,太孤陋寡闻了! 到了那条街,85号原来是个幼儿园,推门往里一探头,都是小朋友,就没敢进。也不知是不是那个公司在这儿租的房间。不管怎么说,知道这么个地方了。于是打道回府,去仲书秋公司,在KING街上吃了中午饭,当然是中国人的餐馆。KING街是很繁华的街道,车很多(当然不如沈阳或北京的繁华地段车多),那汽车废气的味把我熏得几乎要晕倒!天啊!我这才来了多久,半年不到,就已经受不了废气的味了!将来回国怎么办?怪不得有人说在国外人的身体素质都会下降,好多零部件都会变得娇气而脆弱。 3月16日星期四 (李) 今天和MRS.OU去SCARBOROUGH玩。她要去换一件羽绒服。我们三个人:MRS.OU,她的儿子,还有我,坐了一个小时的车,包括半小时地铁,半小时公共汽车。她在店里跟店员说为什么要换,又讲了半天条件什么的,我都听不懂。会说广东话真的是一大优势,每个唐人街(我去过的)上的店大部分都是说广东话的人开的,电视节目也大都是广东话,与其让我听广东话还不如让我听英语呢,虽然我的英语也是一塌糊涂。中午在金王朝喝下午茶,MRS.OU向我介绍每样点心是怎么样的。我说为什么说下午茶?就是吃饭喽!她说不一样的,连外国人都能区分吃饭和喝茶。我总觉得没什么不同。最大的收获就是买了好多好吃的,零食,水果,这里比DOWNTOWN要便宜。我总是在吃的上舍得花钱!想当初在北京工作时,一个月的薪水主要用于两个方面:打车、吃—总之都是物质上的享受! 3月17日星期五 (李) 把羽绒服拿到洗衣房都洗了,然后大扫除,打扫每一个角落,把春天的衣服拿出来,冬天的衣服都收了。春天要来了吧! 多伦多已经开始转暖,不过还处于乍暖还寒阶段,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没有淡酒,我喝茶!),足以挡晚来风急(我晚上一般不出门)。但奇怪的是,现在和沈阳温度差不多,却可以穿一件薄衣服,只是稍凉一点,不象沈阳那么冷得刺骨。 3月18日星期六 (李) 来了半年,没骑过自行车,今天在一家店里看到一辆价廉物美的自行车,仲书秋给我买了下来。我那个高兴劲儿就甭提了。一路骑回家,神气极了!(虽然只是自行车,但是我真的真的非常高兴。)把车抬到楼上,放在厨房。晚上吃完饭,我就骑在车上,让仲书秋扶着我,他还笑话我说:一辆自行车而已,怎么就至于这个样儿了? 3月22日星期三 (李) 还沉浸在有车(当然是我那辆宝贝自行车)的兴奋中,见谁就跟谁说,我有自行车了,是新的!可是,放了学,走到存车的地方,头都大了!不见了!真的不见了!我找遍了周围的地方,真的没有! 怎么会不见呢?可是真的就是不见了!不见了整辆车!我怎么这么倒霉?这才是骑车上学的第三天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的?我还没来得及拍一张骑车的照片!早知道这样,我干嘛非得买它!中午出来转了一圈,那时候车还在啊,就连我同学放学的时候都还看见那部车,可是就在这一个小时里,不见了。。。我也不是锁在杂乱的地方,是学校专门为学生设的存车的栏杆,和马路是楼上楼下的关系,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没了? 我几乎就是哭着回到家的。对我真的很残忍,一辆自行车在国内不算什么,我也不是没有过,可是,刚来多伦多,总是舍不得花钱,一辆自行车对我,尤其是新车,简直是一件奢侈品,不只是物质上的奢侈品,更是精神上的奢侈品。刚骑上三天,还很骄傲地跟每个人说,我刚买了一辆自行车,这个”刚”字,言犹在耳。。。突然就是过去时了,简直就成了过去完成时了,怎么能不伤心? 谁说多伦多是一个美好的城市?真是一个糟糕的城市! 到现在我还不敢相信,怎么会呢?仲书秋刚刚为我买了它呀! 3月25日星期六 (仲) 今天有两个考试,11:00,到了第一家,公司在NORTH YORK,从进楼开始,就全是普通话,根本不用讲英语,所有的工作人员全都是中国人,来考试的几乎也全部是中国人,而且全部都是讲普通话的。虽然环境不错。规模也不小,但除非找不到工,我是不太想在去那儿干了。考到12:40,急急忙忙赶到第二家公司,那个家伙事先告诉了我乘车路线,可到终点下车时发现不对,原来因为时周末,车不到平时的终点,还有两站就不往前开了,我只好走过去,今天还特别热,中午时差不多有20度,结果晚到15分钟,没有见到考试的人。下周还有两个面试,一个是电话"面"试,一个是当面面试。 (李) 我从这个星期六开始培训,在TACO BELL, 以前就说过PIZZA HUT和TACO BELL要开到一块,他们之间还有点什么联系。今天11点10分从KING街那个TACO BELL(店名)走(自己乘车到KING,然后乘店里的面包车一起到培训的店里去,那个店比较大),半个多小时就到MISSISUGA了,先看了一个半小时的录像,然后开始干活,挺好玩儿的,没有MRS.A1说得那么累,那么可怕,虽然我开始也很紧张,因为记不住那么多种卷饼的方法。每样都差不多,又都不同,总是记混。 录像中讲的主要是怎么预备材料。西红柿的底和最顶部都要挖去,然后用专用的工具先切片,再切丁,看着很有意思;葱是一把一把的,在白绿相接的部分一刀切下去,只留绿色部分,葱白?弃之!好可惜哦!还有牛肉、鸡肉什么的都是袋装的,只要在热水中浸一定的时间就可以拿出来用了。这些材料的外包装上,都印有TACO BELL的字样,想来应该是专门给TACO BELL订做的了。 店里很干净,厨房的台子及用具都是银白色不锈钢的,做TACO的案是长条的,大概一米长吧,在案的前面有斜坡状的凹洞,上面架起几个方形不锈钢桶,分别装做TACO什么的半成品:生菜丝,干酷丝,西红柿丁,还有一个是西红柿和香菜什么的混在一起的SAUCE,叫个什么 “FIESTA SAUCE”,之所以非得写英文不可,是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翻译,我记这些英文名实在有困难,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两个圆槽,分别放CREAM和另一种调料(忘了叫什么,是绿色的)。做TACO的这个长条案有三个槽,这样一案就可以把要卷的饼正好放在槽里,方便STUFF的人加料。三个槽是没有底的,下面有一个抽屉,洒到外面的菜什么的就直接漏到下面,方便收拾。对面还有相同的设备,他们叫TWO LINES,就是两排。两边共用中间的几个桶,分别装着葱花、洋葱盯黄豆、3-blener cheese。做错的东西不能给顾客,也不能据为己有,直接扔到垃圾桶里,有时顾客点好了某一样,我们马上就做好,可是这时顾客却改了主意不要了,没有办法,也只能扔掉重做。看着真心疼,不过这也可以避免越错越多都留给自己吃了,我想。 没有顾客的时候也不能闲着,用抹布每隔几分钟就要擦一次台面,要么就扫地。每次扫地过后要洗手,洗手有凉热水两个水管,一定要用洗手液,然后用纸擦干,再擦消毒液,然后再重新回到自己的 “工作岗位”上去。我不喜欢扫地,喜欢站在STUFF的那个位置,虽然记不住该放什么,但是那种用手抓菜的感觉真的太棒了,很潇洒!谁在家里可以东抓一把西抓一把的做饭呢?这种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哈哈! 炸薯条看起来比较轻松,可是很热,后来我发现,在炸薯条的人的头上有一个通风口,站在下面,正好风可以吹到,可以凉快一些。薯条有四种:大、孝CHEESE、和超级薯条。超级薯条里添好多配料:牛肉、CHEESE、SOUR CREAM、西红柿和葱花! 明天休息,星期一到星期五再去。 3月26日星期日 (仲) 看报纸上有两个手机的广告不错,就和冰洁去看一看,没想到两家公司都要求签一年的合约,这可不行,万一我丢了手机,也要继续交话费,或者花很多钱再买一部手机。想来想去,还是去买了FIDO的手机,可回来以后打电话要开通手机时,居然不行。要明天再打电话试。 刚才给MR.L打电话才知道今天去考试的那家公司正在申请IPO,也就是说批下来后18个月内会在NASDQ上市,哇,一上市就成富翁了,他的几个朋友去年才来,现在已经是“准”百万富翁了。听他一说,我倒想去了,可惜昨天考的不好,没机会了。 -news(转贴) 2000-7-11
(15)
(16)
3月27日星期一 (仲) 一个AGENT给我联系了一家公司,约好晚上七点半打电话过来谈一下,实际就是初步的面试,不过改在电话里进行罢了。估计他们觉得我的简历尚可,可以先谈一下,那个AGENT再三强调这个谈话很重要,关系到能不能进一步深入谈下去。 那家伙一直到7:45才打电话过来,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妙,因为问话的人对我简历明显不熟,而且直接问我对他们公司了解多少,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他居然问我知不知道老板的名字,我只好回答忘了,但接下来我谈了一下他们公司的合作伙伴以及产品,还有他们公司的强项,这家伙似乎才转变过来。再往下让我介绍我做过的工作,以及熟悉哪些技术,在工作中有哪些困难。我从两个方面来回答最后这个问题,一方面是针对WEB开发的,我说做WEB开发并不难,但要想让你设计的网页在任何环境下都保持一样的效果就不容易了,无论是IE还是NETSCAPE,无论是PC还是MAC,无论3.0还是5.0,同一个页面看上去都应该一模一样(我看到很多网站都写着建议使用某种浏览器,说明什么?说明你做的东西不行!我现在工作的公司开发的网站几乎看不到这句话,在正式完成前,要在各种个各样的机器,各种各样的浏览器上反复实验,连1PIX的误差都不行),听到这里,对方连连说YES,另一方面,我说我做过很多项目,最困难的是如何帮助客户决定什么是他们想要的!因为很多时候客户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是他们真正想要的。大约谈了二十分钟,他问我能不能去公司再谈一次,我一听有门,就约了周三下午3点,因为5点我还有另外一个面试,也在那个方向。不过放下电话我就后悔了,应该安排到2点的,万一来不及去下一个公司怎么办,前天刚犯了类似的错误。唉,实在不行就打车去吧,估计花不了多少钱。 的确,加拿大的工作经验非常重要,比如我说我做过朗讯(加拿大)的网页,听起来的效果绝对比我做过国内某著名网站好得多。我并不是很担心找不到下一份工作,只是关心是不是我想做的工作和待遇怎样。 3月28日星期二 (仲) 下午收到了周六去考试的那家公司的信,让我周五或周日再去面试一次,并暗示有可能签约。前天回来听MR.L说完以后正后悔那天为什么不认真一点,以至失去了这个机会时,今天居然柳暗花明,不由让人喜出望外。不过,公司全是中国人这一点总让我犹豫。走一步,看一步,没拿到OFFER就不算。刚刚又收到信,约我周五下午5:30,如果没有明天下午的两个面试也就罢了,可明天下午就不上班了,周五再走影响未免不好。希望这周面试的三个公司都能给我OFFER,也不枉我连续旷工。 冰洁这两周都要十一点多才能回来,只好自己做饭。对付了一个西红柿抄鸡蛋,味道是远不如冰洁做的好吃。唉,现在才体会到单身男同志的痛苦,下了班回来还要自己做饭。以前哪受过这锻炼呀,也就是对付个面条什么的,西红柿抄鸡蛋,这已经是我能做的最复杂的菜了。 3月29日星期三 (仲) 最近一个多月都没什么事做,偏偏今天我有事要先走,活就过来了。急急忙忙做到一点多,完成了一个,另一个实在来不及做完,只好请别的同事继续。 TTC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提早了一个小时就到了第一家面试的公司附近,吃完午饭,又看了看资料,还有半小时,在楼下等了一会儿,实在没事做,提早十五分钟就进去了。先和前晚打电话的那个家伙谈了十几分钟,围绕PERSONALITY方面的问题谈了很多,这当中他提到了SESSION,我当时一楞,因为他不是问我会不会ASP,而是问我懂不懂SESSION,我说当然,开发ASP应用时,肯定要用到SESSION的,他笑着解释说,以前就有来面试的自称会ASP,可不知道SESSION,这就不能怪人家了。可能不问一问技术问不放心,换了一个估计是搞技术的又问了十分钟,这个应该是中国人,不过他没说,我也没问。。还行,挺满意的。最后,第一个面试官又回来了,问了问我想要多少钱,我给了一个范围,不算很高,还可以。他表示可能公司其他人还有问题要问,会再打电话给我联系。从进去到出来五十分钟,谈话时间大约半个小时。 顾不上闲扯,我赶紧奔第二家公司去。往东北方向又坐了四十分钟车,下车之后又走了十五分钟,因为不熟,不敢坐车,怕坐过了。还提早了半小时,不过附近没有能待的地方,只好进去。这是家大公司,在TSE和NASDQ都上市的,气派果然不同,自己一栋三层楼,后来才知道对面两幢楼也都是这家公司。进楼以后,和接待的小姐说了要见的人,特别强调我来早了半小时,本意是希望她过一会儿再打,她还是马上打电话了。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人才下来。 今天要见的是这家公司R&D的经理,在这样的大公司里做R&D经理,职位已经很高了。开始态度很严肃,问题特别多,而且很细,基本上面试常见问题被他捋了一遍,提完问题就低头记录,好象我是领导讲话似的。我一看没戏,反正刚才那家估计没问题,放开了算。我本来就能说,再放开了讲,跟他提问有关的,我就来个滔滔不绝,他什么时候打断什么时候停。这么一来,他反倒态度有所转变,话也多了一点,也主动介绍了一些情况,不再跟审犯人似的。谈了将近半小时,要领我去和一个什么人来一个TECHNICAL DISCUSSION,即来之,则安之,刀山火海也得上啊,那就跟着去呗。在往对面一幢楼去的路上,他介绍说,这是公司三个GROUP中的一个,是做什么的,其它两个GROUP做什么的,问我愿不愿意到这个GROUP。把我介绍给GROUP的经理,他就跑了。这个经理是个大胖子,裤腰至少有我两个,很健谈,态度也和蔼。他主要向我介绍这个组的工作内容,这个公司发家的产品就是这个组的,现在公司每年50%的销售额都来自这个组。在谈话当中,有时他问我答,有时我也提一些问题,或者在中间插几句话,会什么不会什么也就出来了。整个谈话气氛很融洽,我的听力比以前好了一点,说还是没什么长进,什么时候能坐下来好好学学英语呢。 回来坐了一个半小时的车,这还是顺利的,如果真去这个公司,肯定要搬家了。 晚上给MR.L打电话才知道,周五要去面试的那家通过考试选了一百个人,在周五,周六,周日三天最后面试一次,选45个人。而且据说这家公司刚刚在中国接了一个大项目,也许有机回国呢,这倒是个很大的诱惑。希望周五面试也象今天一样好运气吧。 3月31日星期五 (仲) 每次只要我有事,肯定活也多,今天又是如此。下午五点一刻我有一个面试,不过离公司很远,四点就得走,偏偏今天让我帮另一个同事做一个项目,简单倒是简单,就是烦琐,而且工作量很大。我像个机器人一样,手不停,中午吃饭时都没敢停下来。紧赶着,到四点差不多干完,交代了一下,赶紧往车站赶。 (李) MS.SY和MS.li。这可是我在这儿工作的第一批 “战友”“同事”!都是四川人,但MS.li在深圳待了好几年。两个人还是隔了一层的表姐妹,先后于去年的十二月和今年年初来加拿大。比我们新了好几个月,我们都算是老移民了!“老”?唉!我们就要把青春留在加拿大了! MS.li一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很快乐的样子。她老公帮她在这边收拾好房子之后就回去了,七月份才来。她在深圳待了好几年,所以广东话没有问题。我们那儿有个小女孩大概17、8岁的样子,父母是广州人,但她是在洪都拉斯出生,然后在美国上的学,来加拿大已经三年了。我问她第一语言是什么?她说西班牙语和英语,我一愣,问她哪种语言说得最好?西班牙语和英语,广东话能说一点,但是不会写,至语普通话,就不行了。有一次我问这女孩一句话怎么翻译,能不能用广东话慢点儿说,或许我能听得懂,她想了想,刚想张口,似乎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说“我还是用英语给你解释吧。” 而跟MS.li,她们就既能用英语说,也能用广东话说。 4月2日星期日 (李) 好不容易到休息日了!从上个星期六开始上班,已经一个星期过去了,好辛苦啊!每个星期六中午11点到5点,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晚上5点到晚上11点,到家都快12点了,就为了这,特地买了一个手机,以方便转车时给仲书秋打电话他好去地铁站接我,今天又买了一条黑裤子,工作时穿,唉!钱还没入帐,倒搭了不少钱进去。一个星期都没怎么写信回家,那是因为没有时间写太多,以前每天都要写,有的时候甚至一天好几封。 其实星期五那天我就没去上班,因为前一天晕车晕得厉害,去MISSISUGA的路上我要求停了一会儿车去呼吸新鲜空气,他们问我怎么样?我说不舒服,问我能不能干活,如果不能的话等把他们送到了再送我回来,我说行。到了店里,我觉得好了些,他们问我可不可以干,是不是只有在车上才觉得难受,我一听,好象还是想让我干啊,就干吧,虽然他们又说这随我的便。下班的时候,他们问我明天要不要休息,我说要(这可真是个好机会,都不用我自己请假,我真需要休息一天。)。结果就散漫了一天。昨天下班他们问我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工作,我说是下星期一。他们告诉我星期一全体休息,星期日能不能工作,我赶紧说对不起,我不能。我可不能把星期天都搭进去!年轻人,困难和辛苦算不了什么,但是适当的休息和娱乐还是要的,对吧? 每天的活并不累,就是站在那里做卷饼呗,只是脚有点疼,但毕竟不是“重工业”,工作小时数也不长。最让我感到糟糕的是听不懂他们在讲些什么!大部人都是菲律宾人,人家讲英语当然没有问题。和我一起培训的有一个小女孩,19岁,长得乖乖小小的,来这儿已经15年!她的母语是西班牙语,但是写得不好,英语没有问题,在学校学了七年法语。我就跟她说我会说几句西班牙语,结果她居然说我的西班牙语发音比英语好!店里还有菲律宾人和一个孟加拉人,我都可以跟他们说菲律宾语和孟加拉语打招呼,哇!好了不起!不过,呵呵呵,都只有一两句而已,我哪儿能会说这么多种语言,可惜没有日本人和阿尔巴尼亚人,否则我会的就不只一两句了。 4月5日星期三 (李) 我已经在学校读五级了,是从上星期一开始的,有一多半同学升了班,因为都已经待了三个月了!今天是令人兴奋的。每个人都说五级班的这个老师ANN不好,又不负责又严厉,可是对我还挺好的,自我感觉。中午她找我谈话,说如果我在这个班感到厌烦的话,可以跟她说,然后升到六级,因为我的语法比其他同学多很多。天啊!这才在五级待了一个多星期啊!还有,我的语法?哈哈!我居然也懂语法了,嗯,不错!不错!要知道我的英语一直都不好,初中、高中,都不好,然后就几乎没碰过英语了…… 其实我也觉得自己进步蛮快的,从开始连人家问几点了都听不了开始,到敢于去超市要招工的申请表(即使在书面上表达的都是乱码),到现在可以用英语跟别人聊天半个小时到两个小时(虽然有很多语法错误,有很多意思表达得不是很确切),我想这个进步对我来说真的不算小了,只是用的时间稍长了点,五个月!好在现在ANN开口说了话,我随时都可以升六级,到时候同学的英语普遍好过五级,我就可以再次得到进步了,这是我的想法。 4月7日星期五 (李) 刚刚到家不久,给家里打了电话,因为现在在国内已经是星期六的中午了。 外面正在下雨,明天就要降温到零度了,多伦多的天气真是奇怪,反复无常!前一个星期还热得要命,接近二十度呢。 从TACO BELL回来,心情很愉快,不象最开始的时候累得要命,刚开始真是太难了,又要听英语,又要记菜的配法,天啊!现在我最愿意做的就是配菜的那个地方,抓一把这个,抓一把那个,都记得很自然,不需要想好半天或者总是问别人,这种感觉很好,象大厨似的。培训就要结束了,新店将在四月下旬开张,最近几天每个人都要考试。拿一本书,一本练习题,先看书然后做练习,再由店里的老员工打分。吃饭的高潮一过,经理就拿给我这两本册子,天啊!是英语!当然了。让我看五个标题的内容再答题,看了半天只看了一个。然后有人过来问我怎么样,我说这也太难了,这是英语,要是中文的话,我肯定记得住,然后我跟他开玩笑:你能不能翻译成中文?要是答完这些题,我今天晚上不用工作了。 这个员工是个胖子,四年前从印度来,但是居然一点印度口音都没有,至少那些打卷的音没有。平时总是他跟我们几个中国人过不去,总说“COME ON, COME ON”,要么就指挥我们干这个干那个不要站着,那天我就反问了他一句:你现在在干什么?今天我炸薯条他又冲我喊要什么样的薯条,我说请你加上“请”字!但是没想到他其实还挺好的。答题的时候我说好多词我不认识,你最好边给我说边教我,居然他答应了,而且还挺耐心的。于是,就这样边喝饮料边学英语还带着薪过了两个小时,一直到罗纳尔多来接我们!幸福死了!今天只做了三个标题,还有两个没做,所以幸福的时刻还没有结束! (仲) 我自己都没想到这第二份工作顺利。早上8:40从家出来,因为上一次去面试来回的时间都用了一个半小时还多,为了保险,今天索性提早两个小时从家出发。前两天琢磨TTC地图,发现可以乘另一路车,也顺便试一试哪个更快,没想到70分钟以后我就站到了公司楼下,离面试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上次也提前了近半个小时,这次提早的未免太多,也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了。果然接待员听到我要见的人以后,一愣,反问我约的是几点钟,看来面试也不是越早越好。 等了半个小时,那个经理才下来,告诉我今天面试我的是一个SENIOR DEVELOPER,马上就过来,听名字我还以为这是个中国人,见了面才发现也是个洋鬼子,估计应该是东欧的。把我领到一个小屋里,先寒暄几句,然后直奔主题,指着我简历中的一个项目说,能不能把这个项目介绍一下?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问题,愣了一下,稳住神站起来拿起水笔开始在白板上画结构图,一边指指点点,嘴里在滔滔不绝,听起来倒也连贯,我讲了两三分钟,停下来看着他,等他下面的问题。 开始的几个问题还都是关于项目本身的,比较好回答,后面几个问题既和项目有关,又和这个项目本身无关,比如这一部分你为什么这样做而不那样做?如果在什么什么条件下又该怎么怎么做?一连三四个这样的问题,差点把我挤到墙角,幸好他就止打住,又让我介绍最近做过的项目,我把简历上提到的在DEVLIN所做的三个项目一一解释一遍。他又摆出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我觉得这样不行,太被动了。其中一个项目,我是在NT上做的,结果在客户的98上运行不了,后来在微软的站点查到这原来是NT的一个BUG,同时给出了两个解决办法,不过两个办法都太麻烦了,给不懂计算机的客户讲太费力,而且一旦换一台机器,又要重复一遍,连考虑带试验我发现装上IE5就能解决这个BUG。我把这个例子讲给他听,果然引起了他的兴趣,他也就这些问题发挥了几句。我能感觉到这段谈话以后,气氛明显融洽了许多,尽管后面的问题一样有不容易回答的,但我心里也镇静了,回答也越来越流利。 谈了将近一个小时,他要送我去见经理,就又跟他回到主楼。在大厅里等,虽然只有几分钟时间,但真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我想如果他认为我不行,对我不感兴趣,也不用这么麻烦的陪我过来了,看来是有戏。几分钟之后,他们一起下来,那个DEVELOPER跟我打了声招呼就走了,我跟着经理上楼到他办公室,坐下以后他直接说,年薪这么多行不行?他看我一愣,紧接着解释了一句,上次你说介于多少之间的。我心里这才敲实了,赶紧点头说很好,然后他又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一边打到OFFER上,又拿了OFFER一条条解释给我听,还讲了几句公司的福利。说实话这个工资让我已经挺知足了,至少在目前是这样,何况还有这么多福利,大公司真是不一样啊! 一直到出来,感觉象做梦一样,没想到会当时就拿到OFFER。回到办公室,看到我的TEAM LEADER发给我的信,说我前面做的一个项目的二期大下周将开始,用ORACAL和SERVERLAT,让我准备一下,如果没有这个OFFER,我会很高兴的继续做这个项目,尽管钱并不多,但现在已经签了OFFER,只好婉拒了。 -news(转贴) 2000-7-15
(16)
真是好文章!希望能继续写下去!
-wyz(miky) 2000-7-25
(17)
4月14日 星期五 (李) 这个星期比较舒服,只有星期二晚上去干了几个小时,还有两个小时在看书答题。因为新店就要开张,所以主要培训那些白天班的人。 (仲) 今天是在DEVLIN工作的最后一天,早上开早会时,没给我分派任何任务,我也就心安理得在那里看小说。四点多,我拿到了REFERENCE和这两周的支票,跟每个人打招呼道别。气氛倒也融洽,毕竟我是因为合同到期离开的,大家面子上都好过。 和冰洁约好在DUFFERIN地铁站碰头,等她的时候,旁边有两个中国人在找汽车站,我就指给他们,然后闲谈了几句,他们都是从哈尔滨来的,一个来了一个月,另一个只来了一周,我说“你们可真是新移民啊1然后就留下了彼此的姓名和电话。晚上接到了其中一位打来的电话,说起来也真是够巧的,他说当时就看到我的名字眼熟,上了汽车想起来原来在冰洁的主页上看到过我们的连载。我们也很高兴我们的“小站”有这么多人光顾过,希望我们的经历能对其他人有所帮助。 4月17日 星期一 (仲) 今天是到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早上到人事部报到,添了一大堆表,开始还看了几眼,后来看不过来,干脆人家指哪儿,我添哪儿,倒省事。然后到我的老板FRED的办公室报到,也就是第一次面试我的GROUP MANAGER,他先领我到秘书那里,安排我位置,然后带我去见上次面试我的SENIOR DEVELOPER,以后他就是我的顶头上司了。 因为机器还没到,我无所事事,到处闲逛,看到一个隔断上的名字是大陆的拼音,就问他能不能讲普通话。聊了几句,他介绍了一下公司的大致情况,因为和我不是一个组的,就带我去见另一个和我同组的也是大陆来的同事VIVIAN,VIVIAN是个热情的女士,她领我一一拜会每一个大陆来的同事,一见面就说“祖国又来亲人了1 4月18日 星期二 (李) 从图书馆借了一本书,是关于做汤的,确实挺好喝的,只要水一开,乱七八糟的一放,就不用管了,三个小时之后一关火,加盐喝汤!就是没找到有减肥的汤。大部分都是养脾胃的。还有一个汤更有意思,一看就没什么道理,所以根本没抄。说是鸡脚汤(即鸡爪汤)的作用是增强脚力!这可是典型的吃什么补什么了! 4月19日 星期三 (李) PAPPA要离婚了!我是上个星期知道的,但是她先不能说,因为必须等以LOTON做为主申请人来获取移民身份后。如果现在说了,她就不能做为副申请人留在加拿大了,如果不能留在加拿大,她还要在孟加拉受罪,因为LOTON对她不好,每次吵架还要打她!如果在孟加拉离婚,LOTON家里有政治权利,妇女又没有地位,她不知道又受什么罪,而且在孟加拉,离婚妇女根本没有抚养权,她想要自己的孩子。她说每天她做了什么事,都要对LOTON一一汇报,每次花钱,即使一块钱,LOTON都得追究;每次给谁打电话,都要听明白。现在我终于相信了她跟我一个学校时我给她打电话发生的事。我知道那个时间她准在家,可是偏偏没人接电话,后来才知道,LOTON带AKASH去图书馆,PAPPA自己在家,LOTON用电话线把电话缠起来,又放到什么柜子底下,所以PAPPA听到电话声,来不及拆开电话线接电话,当时我就很生气,从没听过这样的事! 每次她到我这儿来,都要赶在LOTON回家之前回去,不只为了做饭,要是只为了做饭倒也正常了,只是因为LOTON回到家看不到她会跟她吵架。 她到这儿来除了聊天,有时还发电子邮件给她父母,现在她让她爸把一些文件(可能是离婚需要的东西吧)寄过来,寄到另一个朋友家里,因为我要搬家,所以没写我的地址。让她爸发电子邮件时,发到我的邮箱里,怕LOTON看见。今天早上,我收到她爸的来信,一会儿附在下面,看得我,唉!马上回了一封,下午回家给PAPPA打电话,给她念了她爸给我的信和我给她爸的信,她说很好。 PAPPA的爸爸英语很好,因为孟加拉的官方语言有一个是英语,而她爸在政府部门工作,我非得借助字典才能明白信的全部内容。第一封信是PAPPA写给他爸的,在这之前,她曾给她爸发信说她要离婚了,但是请他放心,这里是加拿大,LOTON不能对她怎么样。开始我还不明白LOTON家的政治权利究竟是怎么回事,后来PAPPA说,她的一个同城市的朋友现在离她住的不远,现在也不敢帮PAPPA了,因为怕LOTON在孟加拉的势力! 真是可怜!我庆幸我不是孟加拉人! 4月21日 星期五 (仲) 今天开始复活节放假。 这周只上了四天班,就赶上了今年第一个长周末,真是幸福!和以前不同,前几个月,每天早上进办公室就想着什么时候下班,现在至少每天早上并不讨厌上班。因为是报到的第一周,什么任务都没有,每天自己看看资料。大公司就是这样,几乎没人管你,需要什么,自己找对口的管理部门。 4月22日星期六 (李) 我终于买了一套《笑傲江湖》了! 文华中心办大陆图书展,我早就看中了《笑傲江湖》。可惜对金庸小说入门太晚,没来得及在国内看完,没想到在这儿也有得卖,而且是大陆出的简体横排版。书展快办了一个月了吧,一直想买,但一直没舍得。这次书展书的价钱是按书后定价的一半收钱,只是单位折算成加币,这样一来,我买这套笑傲江湖,花了38块加币,折算成人民币,是原价的近三倍。我中午到那儿一看,金庸小说只剩下两套了,不是我想要的,顿时感到丧气极了,来晚了一步,要是早点来买就好了,现在,没了……到底还是没甘心,问卖书的大爷,是不是每套书只有一套,我想要一套《笑傲江湖》,他说可以叫人送来。我在那儿等着,店里的几个人说今天一早就卖出去四套金庸小说,包括一套《笑傲江湖》,下次得让经理多进点儿。销售经理是沈阳人,和我还是老乡,姓于。我在国内的时候,李老师(我在杂志社工作时的领导)就说我们在多伦多有个书店,当时我问她在什么地方,她不知道,其实她就是知道告诉我,以我当时对多伦多地理的一无所知,也不可能记得住,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家。但这是做买卖,怎么好攀老乡呢?也没多说几句话,拿了书就走了。 MRS.LI帮我问了我工作的时间,因为两个星期过去我没收到任何通知让我去工作,有点儿急,而MRS.LI她们都去了好几天了。我说我买了套《笑傲江湖》,她说她也喜欢,不过早就看过了。她和MRS.SY都挺热心,几次打电话来问我得到工作通知没有。MRS.LI就要搬家,搬到东边,如果我们真能搬到VICTORIA PARK的话,应该离她们比较近了,到时候可以一起玩了。 复活节休息这几天,天气好得不得了,阳光普照,暖洋洋热烘烘的,难以想象一周之前还阴风凉雨的。当家里来信说沈阳的桃花已经开了,我说多伦多也已经开始转暖,只是桃花刚刚打苞;当沈阳下雨后时候,这边也是细雨绵绵。我爸就说,从4月份开始,加拿大好像搬到沈阳郊区了,沈阳下雪、下雨那儿都跟着下。沈阳桃花开了,那儿的桃花打苞,正常!沈阳是城市,热岛效应使然。 :):):) 本来嘛,地球之大,架不住通讯、交通之快之便,再大的地球,一村而已! 在这里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了,只不知何时才能象在国内一样,有自己的交际圈子,我想这太难了,毕竟在国内,那些朋友都是从小玩到大,交往多年了的。现在人人为自己的生活所奔波,又都有自己的家庭,哪象以前,都是孤家寡人,我已经算是结婚很早的了。无论如何,现在的状况已比刚来时好了许多,收入虽不算高,可不必为坐吃山空而担忧;也有了一些朋友,不必为想打个电话都不知道打给谁而发愁。 4月27日 星期四 (仲) 打电话到我原来看中的房子的RENTAL OFFICE,晚了一步,两幢楼的空房都租出去了,但附近还有一幢楼有空房,打电话给冰洁一起去看房,刚进去我们就都皱了眉头,房间不大,而且前面的住客把房间弄的很脏,阳光也不足。我们俩都不太满意。 4月28日 星期五 (仲) 终于把房子订了下来。昨天在回来的路上拿了一本免费的租房期刊,发现MR.L住的那幢楼有空的ONE BEDROOM,上午先开好了JOB LETTER,两点半就离开公司,还去了一趟银行,要了一封BANK LETTER,但要周一才拿得到。 这是一套一室一厅的房间,四楼,面积比昨天看的那套房要大,当然价钱也贵一点,阳光比较好,阳台也大,周围各种设施很全,离地铁也很近,只有五六分钟的步程,和我们现在到地铁的距离差不多,我们马上决定租下来。MR.L很高兴,他就住在八楼,这样不愿意开伙时他可以到我们这里来吃饭。 几个月前,一位在国内的网友在看了我们的连载以后给冰洁写了信,一直通过MAIL保持联系,一个月前她和老公一起到了多伦多,还和冰洁通过几次电话。非常巧,她老公的一个朋友是MR.L的ROOMMATE,今天和那位朋友聊起来,都说世界太小了。 5月1日 星期一 (仲) 中午和JERRAMY打个招呼,说要去租房子,还不到十二点就走了。到RENTAL OFFICE一看,负责租房的AGENT还没来,看看时间还早,先回家吃饭,再和冰洁一起到银行取BANK LETTER,顺便买一张MONEY ORDER付房租。没想到前台居然说我没有事先打电话到银行预约,所以没准备好,让我打电话预约,就把我打发走了,我说有一位女士答应我今天早上可以拿的,他根本不听,表面上态度还可以,实际上我能感觉到他的不耐烦。我一边办MONEY ORDER,一边想,这么太窝火了。办完以后,我又到前台,他说已经是第三次接待我了,还是要我打电话,我质问他为什么上周有人答应我今天可以拿到,他说他会追究的,我说我只知道那位女士也是你们皇家银行的雇员,你们皇家银行承诺了我的服务。我的态度很严厉,当时我简直恨透了我的英语,要是能讲中文,我非问他个张口结舌,在我“义正言辞”地追问下,他终于答应马上为我写reference letter,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费了这么大劲,看来服务水平还有待提高。 签好租约以后,因为要晚上八点半才能拿到钥匙,我们先去买了几件旧家具,一张书桌,一张圆桌,两把椅子,一共95元,约好晚上等我电话送过去。 5月2日 星期二 (仲) 早上很早就醒了,按照昨晚想好的开始收拾东西。真是不收拾不知道,一收拾吓一跳,来了不过七个月,大大小小的包十好几个,还有很多衣服和鞋没装进去。一辆小卡装得满满的。幸亏刚搬进来的两个人建议我尽量往车上装,后来我才发现有多明智,不过我还是没完全接受,厨房里的东西没装,准备自己带过去。 装车时觉得东西很多,运到房间里根本不觉得,尤其是把箱子放到壁橱里以后,房子显得空荡荡的。虽然只是一室一厅,估计能有五六十平米,卧室里因为只有一张床,更是显得空荡,如果把这一室一厅都装满,下次搬家就要一个集装箱才行了。 回旧房子的时候,顺道去BELL申请了电话,因为准备用CABLE上网,所以其它的服务都没要。刚来时装电话,因为没工作,什么卡都没有,还要交200块押金,现在有工作,什么卡都有,很快就办好了。 5月3日 星期三 (仲) 早上到办公室先上网查到ROGERS的电话,然后打电话过去申请BASIC CABLE和ROGERS@HOME,要了我的SIN 卡,DRIVER LISENCE,还有VISA卡的号码,因为用信用卡付帐,所以马上就办好了,订好周日上午来安装。 今天是每个月BarBQ的日子,中午大家在公司楼下排队拿三明治,热狗,蔬菜和饮料,然后三五成群在周围随便找一个地方边聊边吃。很明显,按照母语的不同,各成一堆,华人一堆,苏联人一堆,一时间,周围各语种交汇在一起,只有和外国人交流时大家才讲英语。 -news(转贴) 2000-7-26
(17)
(18)
5月8日 星期一 (李) 国内五一放了七天假,真是幸福,国内网上报道的旅游热也看出来人们的观念发生变化,出门走一走看一看比在家里要有趣得多。我是工作之后心才变 “野”的,以前几天足不出户,后来一天不出去一趟心里就闷得慌,现在一下子跑来多伦多。 近一段日子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仲书秋换新工作,五一搬家,今天我升六级班,还有,我们就要变成三口之家了!除了做饭,我几乎什么都不干了,就是一天到晚的难受,希望这一阶段尽快过去,不然我会发疯的!我已于一个星期前把TACO BELL的活儿给辞了,我在TACO BELL培训一个月,新店开张两个星期,在那儿正式干活也就只有两个星期。短平快! 新搬的住处没有以前安静,没有以前的房子新,但毕竟大了许多,又不用跟别人合租,这是最大的改善了。也许是以前在国内每次搬家都住新房子的缘故,我对这个新环境不是百分百的满意,搬就搬了,没有过多的欣喜。阳台上有一只鸽子做了个窝,生了两个蛋,时刻都在那儿孵着,不知道鸽子刚出生是个什么样子。 星期日请两家朋友到家里做客,我的厨艺发挥到了有史以来最高水平,真是高兴!不然每次客人来,我做的菜都还不如平时好吃,可昨天,可是露了脸了!只是现在自己胃口不好,只看着别人吃,好生嫉妒! (仲) 刚来的前两个月,天天没多少事,一直没去把驾照考了。换了工作以后,天天上下班要两个多小时,这才开始着急练车。问题是我在国内养成的开车习惯实在不好,教练对我百般教育,我总是虚心接受,死不悔改。原计划五月中旬把驾照考下来,但教练说还要再练两次,看来月底能去考一次就不错了,至于过不过就再说了,反正我给自己订的目标是两次考下来就行。 这里和国内的驾驶习惯的确有点不一样,比如等红灯时,时刻要准备踩油门,绿灯闪时,表示可以左转,当然可以直行或者右转,国内你就要小心黄灯了。为了应付考试,明明是空无一人,你还要作出夸张的动作,东瞅瞅,西望望。当然这些都是很好的驾驶习惯,可我还没养成,倒不如以前不会开车。 用CABLE上网真是舒服,尤其北美的网站,速度很快,国内网站虽然没有这么快,和MODEM比起来还是快多了。有时一边接电话,一边上网,爽呆了!   5月12日 星期五 (李) 一直想找家庭医生,可是搜集不到太多的信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尤其要找说中文的医生。没有办法,今天去了一家诊所,说英文,好在就在楼下,方便得很。十点去,一直等到十一点多医生才来。抽血就给我抽了三大管!身高体重是以英尺和磅为单位,我有点转不过来弯儿。 几乎每个人都警告我不要这样不要那样,要怎么样,还举一些例子给我听,好象每个人都是有经验的医生,真的非常感谢!我在这儿,再也不寂寞了!   5月14日 星期日 (仲) 上午去SCARBOROUGH喝茶,一共八个人,东西没吃多少,聊得很热闹。来了七个多月,到SCARBOROUGH三次,每次都是来吃饭。看看时间还早,就一起去逛街,给冰洁买了一条裤子,要五十多块,就是普普通通的布,样式也不特别,简直是抢钱。   5月18日 星期四 (仲) 昨天晚上接到一个AGENT的电话,问我想不想换工作,我表示上个月刚刚换过,暂时不想,她似乎很失望,问我现在在哪家公司,好象不死心,我就告诉了她,她听了以后说,“那是个大公司,很好的公司”,又问我有没有朋友适合做WEB DEVELOPER和WEB DESIGNER的,她表示相信我推荐的人,想到有几个朋友正在找工作,就问了她的电话和姓名。 今天下班回来就看到这个AGENT发来的MAIL,详细介绍了几个职位的要求。难怪她那么希望我去,有一个职位的要求和我的经历很相符。赶紧给几个朋友打电话,把信转给他们,希望有朋友能通过这个AGENT找到合适的工作。   5月19日 星期五 (仲) 终于到长周末了,可以好好休息几天,下班的时候还带了一些资料回来,想在这几天看看,回来的路上就觉得没必要,下周上班再看好了,真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好不容易放假,有空还不如整理整理日记,给朋友们写写信。 自从“网易”登了我们的连载之后,信箱里的信又多了好多。我的一些同学还是从“网易”上看到我们的连载的,写信问我要下文。我和冰洁都没想到在“网易”连载后会有这么大影响。尤其“网易”上还开辟了一个“亦凝沙龙”,很多网友看了之后在上面发表自己的看法。很多网友对我们的日记评价不错,让我们很是惭愧,也有一些网友提出了批评和建议,我们深表感谢,不过有些就比较莫名其妙了: 我在网上说不懂一个开发HTML的软件,有位仁兄感到不理解,说用过FRONT PAGE,为什么不知道什么是HTML? 知道什么是JAVA,却不知道什么是HTML,而且 说HTML是一种软件也不太正确吧?马上下面就有两个跟贴,解释了一下HTML。 很感谢这两位朋友的解释,就是说话的口气冲了点。来这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对这里的工作环境也有了一点认识。在国内的时候,没有亲身感受,不知道人家用什么开发工具,只是想当然。大家都知道开发HTML的工具很多,很难说哪种最好,每种工具都有很多使用者,别说没用过,没听过都很正常。象我现在工作的公司,同一个TEAM中,开发JAVA,各人的开发工具都不一样,有的喜欢用CAFé,有的喜欢用J++,我以前就只用过JDK,开始搞的我无所适从,后来才发现各取所好,根本没人管。 前一段,还有个网友来信问DELPHI在这里流行不流行。我不懂DELPHI,不过在报纸上好象没怎么看到这方面的招聘广告,为了慎重,我又到新闻组去查了一下,结果让我吃惊,用“DELPHI”作为关键字查找,居然一条也没有。我记得“DELPHI”在国内挺热的呀,也许最近不那么热门吧,我不知道。如果有网友看到这段,要为“DELPHI”打抱不平的话,请直接和BORLAND公司联系吧。   5月20日 星期六 (仲) 来多伦多已经快八个月了,虽然离的很近,可到现在还没去过号称加拿大最大的公共图书馆-TORONTO REFERENCE LIBRARY,趁着有空,两个人一起去了图书馆准备借几本小说。REFERENCE LIBRARY位于789 YOUNG ST,是一座五层楼的建筑。进去以后是一个一直通到顶的大厅。书架完全是敞开的,旁边有很多书桌,每层楼都有电脑,可以上网,可以听CD,条件非常好。不过很多书只能在图书馆阅读,不能外借。   5月21日 星期日 (仲) 中午出去散步,穿过一座桥,那边完全是另一个世界。记得在“网易”的“亦凝沙龙”上,有位网友说“Toronto是加拿大贫民区”,真该让这位老兄看看,在DOWNTOWN也有豪宅,不过他要是认为百八十万的房子也是贫民区的话,那就无话可说了。 其实,我们的初衷只是纪录自己这一段的生活并且告诉家人和朋友,让他们了解我们在这边的一些真实情况,正如网友们批评的,是一本“流水帐”,普普通通的日子就在平平淡淡的日记中流走了。我们无意误导读者,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评判是非的能力,我们不认为自己有误导别人的能力,更何况我们所写的内容都是我们自己亲身经历的,也许有误差,但在写日记的当时,我们绝对是这么认为的。比如,日记中提到,在国内有驾照的人考笔试是60元,实际上安省笔试费用就是60元,只不过对于没有驾照的人,考试中心直接收了G1路考的40元费用,如果你不参加G1路考,而直接参加G2路考,的确省了40元,否则是一样的。但因为当时我们的确只交了60元,以为就是如此。这应该算是一个"误导"!还有一些生活费用是在不断变化的,你以过去和现在的价钱来比较,当然会有不同。这也是一个"误导"!事实上开始连载的题目是“我眼中的加拿大”,正因为考虑到我们所了解的仅仅局限于多伦多,所以才改成了现在的题目。 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新移民,我们的连载不是教材,也无意取悦任何人,不管在别人眼里如何,这就是我的真实生活。生活好的有没有?当然有,我的一个同学,每小时薪水50;生活比我们差的有没有?当然有,每小时薪水10块以下。无论在哪个国家,绝对的平均绝对的一致是不存在的。很多人在这里都生活得不错,但个别朋友觉得我们没有把他们享受的美好生活展示出来,批评我们写的太消极了,是在"误导"别人。大家都知道,IT的工资比较高,我的朋友大多也都是做计算机的,所以工资高的人很多。可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做计算机的,如果片面强调这些,我想更是一种误导,其他人会认为一切都很容易,而没有注意到IT行业的特殊性。在这里,我既看到了很多成功的例子,也听到很多悲惨的情形,我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统计,既没时间,也没精力,所以无法以调查的整体状况作衬托,只能根据我们的亲身经历叙述流水帐,希望不会让读到连载的朋友有所误会。 我们可以接受批评,却无法容忍诋毁。有批评者说我们不能在这儿过上好的生活是因为我们的起点太低,我们需要花很长时间提高技能来适应在这儿的生活最终过上正常的生活。我们在国内过的是普通人的生活,而且我们在国内的工作时间很短(两个人加起来才五年),所以的确没什么经济基础;我们到多伦多不过七个多月的时间,也的确“没有一定的经济水平”,好在我们还年轻,只要努力,我们一样可以享受生活!我想这正是大多数人为之奋斗的一个目标吧。至于我们现在的生活怎样,实在没有必要向别人汇报,日子是自己过的。很多人出国的目的都不相同,但这里自由的生活无疑是吸引人们的一个重要条件, 我想没人愿意别人对你的生活说三道四,指手划脚,正所谓"己所不欲"! 经常有朋友问"为什么移民",或者"移民到底好不好在"。在我们的回信和连载中都提到过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因为这完全是因人而异的,是由很多因素造成的。你在国内成功,在这里并不一定成功,不是你没有才能,而是环境不合适。也许你在国内普普通通,在这里大显身手,因为你适应了这里。 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给许许多多普通人了解信息和发表意见的场所。这也是自由的一部分! -guest(转贴) 2000-8-6
(18)
who know his e-mail?please tell me ,i have some thing want to contact him.my e-mail:delin_w@hotmail.com
-delin_w(brian) 2001-1-6
Good Articles. Could you kindly tell us the original URL? Thanks.
-gang2canada(Gang) 2001-1-10
以前有个个人王占叫亦凝小站的就是这个,但是最近连不上了,好像国家近期封了不少加拿大的地址,可能那里法论功网站比较多巴
-vega_lee(天津人) 2001-1-10
网址是yining.homepage.com,有人能上么?
-vega_lee(天津人) 2001-1-10
我再帮着贴一个:和鸽子的斗争---亦凝
-vega_lee(天津人) 2001-1-10
对不起,忘了写内容
和鸽子的斗争 亦凝   我住的地方苍蝇不多,不需要苍蝇拍,但我想要一个鸽子拍!手动还是电子都行!我想,打落在地上的 鸽子没什么意思,最好一个人先站好,另一个人猛跑过去,鸽子飞起,站好的那个人挥拍击之!啪啪啪!众鸽 落地,解除鸽患!爽!可惜没有卖鸽子拍的,有卖的也不能让打。 可能你会想,年纪不大,脾气不小,狠劲更大!可是鸽不犯我,我不犯鸽,鸽若犯我,我必犯鸽! 刚开始,见两只鸽子在阳台角上孵蛋,觉得好奇,有趣,并未生厌恶之感,可是随着鸽子的孵出,鸽族 成员的增加,我越来越不能忍受了!没日没夜在那”咕噜咕噜”地叫,听得我心里生出烦恶之感,恨不能也学 个什么”易筋经”压一压所受”内伤”。加上阳台无处不被它们当成了五谷轮回之所…… 本想拴根绳就不会再有鸽子落在这儿了,可是鸽子是少了很多,尤其不在栏杆上落了。没想到孵蛋的那 只,是一只临危不惧,处乱不惊的主儿。我敲窗户,砸护栏,扔东西……要是在国内,鸽子还不早吓飞了,可 是……这一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我能有什么法子?吃完的榛子皮全都用来打它们了,打中脚都不管用 ,必须正中鸽身,才能起到欲达之效。 随着鸽仔的长大,这一家子变本加厉,肆无忌惮,从阳台的另半边渐渐扩张到这半边活动了,这我怎么 受得了!这房租它们可付过一分一厘吗?还变成它们的天下了!那天突然下起大雨,就听鸽子在外面扑扑腾腾 ,拍得阳台门直响,闹得我够呛。别说现在它扑腾我听着烦燥,只要鸽子在阳台上一走动,我都能知道! 这不,刚才睡觉,睡之前轰了半天鸽子,照例是敲砸打,止住了”咕噜咕噜”声;睡醒了!又费了半天 劲打鸽子,用榛子皮一打不中,二打打尾,三打正中,但炮弹力度不够,转换重型之后终于成功!!YEAH!! 这鸽子实在可气,我看阳台上没有在这半边的鸽子,推开门却把我吓了一跳,一只巨恶(”恶”,请读成上声 )鸽子靠在门上,我一推门,扑腾一下,把我吓了一大跳!它可好,摇着屁股回了几下首,踱步而去!你说能 不让我一击再击嘛! 多伦多的鸽子太多,脏了吧叽的,在路边或草地上聚众,长得难看不说,还挺大的架子。就说过马路吧, 汽车总得等它迈着官步过去了,才能开过去,活把人急死。据说每只鸽子身上都带几十种细菌呢,听得我更加 毛骨悚然,就怕我经过鸽群时,它们飞起,不知落下什么呢L !这也是我厌恶这儿的鸽子的一条理由。不只我 一个人对它们咬牙切齿,好多人家都请人在阳台上装网架栏的防鸽子降落,我们也收到过这样的广告,但当时 没有重视,广告单丢了,也就只好我每天与鸽子斗争,敲砸打一类暴力行为练得越来越熟练了。 唉!总之,鸽子的罪行罄竹难书! -vega_lee(天津人) 2001-1-10
对不起,忘了写内容